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67章 受到牵连

第1567章 受到牵连

        徐正业是崇祯二年到的三亚,已经在这里待了快七年时间,早就入乡随俗剪发易服,改了日常谈吐和生活习惯,没有再保留太多的明人痕迹,甚至有不少新移民会把他误认为身份高贵的首长。因为所从事的媒体职业,对于海汉这个国家的状况,他要比大多数国民都有着更为深刻明确的认识。这安全部是个什么性质的衙门,他当然也是略有所知,这放在大明就是东厂、锦衣卫一般的存在。像他这种民间人士,根本就得罪不起这样的特权机关,服从和配合就是徐正业仅有的选择了。

        “大人,本报社一向遵纪守法,忠于执委会,这怕是有什么误会……”徐正业低眉顺眼地向徐十七解释着,心里却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从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安全部居然找上门来,怕是跟今天出版这一期报纸上所刊登的内容有关。

        果不其然,徐十七接下来就立刻谈及了他要调查的问题:“今天出版的这期快报,头版关于马打蓝国的文章,是何人所写?”

        徐正业心里咯噔一下,连忙应道:“这篇文章是由本报记者荀鹏程采编……大人,可是有什么不妥之处?”

        徐十七未置可否,继续问道:“那这个荀鹏程人在哪里?”

        “他下班回家了……”徐正业越发觉得事情严重,这篇稿子怕是杵着了某些大人物的逆鳞了。

        “他家的地址?”徐十七却根本不留给对方慢慢盘算的时间,上司还在等着自己查完了回报情况,每分每秒对他来说都十分要紧。

        徐正业哪敢有所隐瞒,连忙告知了荀鹏程的住处。徐十七做个手势,站在他背后的两人立刻便转身离开,去找这写文章的荀鹏程去了。而徐十七自己则是留了下来,因为他要调查的事情可不止文章作者这么一个参与者,眼前的这位主编也是知情人之一,徐正业自然要先将他这里的消息掏个干净。

        徐十七所接到的命令,是要调查这篇报道的背后是否另有隐情,而上午发生的事情,下午就将其放到头版上印刷发行,这显然不会是一名写稿的记者所能决定的事情。在徐十七看来,这徐正业的情报价值比起那个记者可要大多了,须得好好盘问一番才行。

        而对发生的状况一无所知的荀鹏程此时正在家中独酌,他目前住的是早年建设部给归化民盖的第一批集体宿舍楼,每户一个单间配套,虽然空间小点,但好歹也是个窝了。

        荀鹏程这种没有公职的普通人没有公家分配的福利房,只能要嘛租要嘛买,不过以他的身家也买不起条件更好的房子了。两个月之前他花掉了来到海汉之后的所有积蓄,才买下了这套宿舍,虽然房子小点,但位置还算不错,距离市中心的胜利广场也非常近,日后换大房子的时候卖掉肯定是不会亏钱的。

        当然了,想换套大房可不是容易的事,三亚这地方一年比一年繁荣,而房价也是水涨船高,早就不是前些年的价了。像荀鹏程这样想换大房住的人太多,但真正有这个经济实力的人却很有限,荀鹏程算过,依照自己目前的收入水平,不吃不喝也还得存好几年才够,不过几年之后本地的房价会涨到什么水准,那就不是他所能预计的事了。

        荀鹏程自知生活艰难,索性也不去想那么远的事情了。反正现在单身一人在三亚生活,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也算是无牵无挂。赚了钱不如想办法提高生活质量,让自己活得开心一些。比如今天下班之后,荀鹏程就去买了两瓶三亚特酿,切了几样卤菜,回到自己的小窝庆祝自己今天又拿下一次头版。

        不过荀鹏程本身就不胜酒力,第一瓶酒都没喝完,便倒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待他醒过来的时候,却是因为听到了从屋外传来的敲门声。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徐正业是崇祯二年到的三亚,已经在这里待了快七年时间,早就入乡随俗剪发易服,改了日常谈吐和生活习惯,没有再保留太多的明人痕迹,甚至有不少新移民会把他误认为身份高贵的首长。因为所从事的媒体职业,对于海汉这个国家的状况,他要比大多数国民都有着更为深刻明确的认识。这安全部是个什么性质的衙门,他当然也是略有所知,这放在大明就是东厂、锦衣卫一般的存在。像他这种民间人士,根本就得罪不起这样的特权机关,服从和配合就是徐正业仅有的选择了。

        “大人,本报社一向遵纪守法,忠于执委会,这怕是有什么误会……”徐正业低眉顺眼地向徐十七解释着,心里却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从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安全部居然找上门来,怕是跟今天出版这一期报纸上所刊登的内容有关。

        果不其然,徐十七接下来就立刻谈及了他要调查的问题:“今天出版的这期快报,头版关于马打蓝国的文章,是何人所写?”

        徐正业心里咯噔一下,连忙应道:“这篇文章是由本报记者荀鹏程采编……大人,可是有什么不妥之处?”

        徐十七未置可否,继续问道:“那这个荀鹏程人在哪里?”

        “他下班回家了……”徐正业越发觉得事情严重,这篇稿子怕是杵着了某些大人物的逆鳞了。

        “他家的地址?”徐十七却根本不留给对方慢慢盘算的时间,上司还在等着自己查完了回报情况,每分每秒对他来说都十分要紧。

        徐正业哪敢有所隐瞒,连忙告知了荀鹏程的住处。徐十七做个手势,站在他背后的两人立刻便转身离开,去找这写文章的荀鹏程去了。而徐十七自己则是留了下来,因为他要调查的事情可不止文章作者这么一个参与者,眼前的这位主编也是知情人之一,徐正业自然要先将他这里的消息掏个干净。

        徐十七所接到的命令,是要调查这篇报道的背后是否另有隐情,而上午发生的事情,下午就将其放到头版上印刷发行,这显然不会是一名写稿的记者所能决定的事情。在徐十七看来,这徐正业的情报价值比起那个记者可要大多了,须得好好盘问一番才行。

        而对发生的状况一无所知的荀鹏程此时正在家中独酌,他目前住的是早年建设部给归化民盖的第一批集体宿舍楼,每户一个单间配套,虽然空间小点,但好歹也是个窝了。

        荀鹏程这种没有公职的普通人没有公家分配的福利房,只能要嘛租要嘛买,不过以他的身家也买不起条件更好的房子了。两个月之前他花掉了来到海汉之后的所有积蓄,才买下了这套宿舍,虽然房子小点,但位置还算不错,距离市中心的胜利广场也非常近,日后换大房子的时候卖掉肯定是不会亏钱的。

        当然了,想换套大房可不是容易的事,三亚这地方一年比一年繁荣,而房价也是水涨船高,早就不是前些年的价了。像荀鹏程这样想换大房住的人太多,但真正有这个经济实力的人却很有限,荀鹏程算过,依照自己目前的收入水平,不吃不喝也还得存好几年才够,不过几年之后本地的房价会涨到什么水准,那就不是他所能预计的事了。

        荀鹏程自知生活艰难,索性也不去想那么远的事情了。反正现在单身一人在三亚生活,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也算是无牵无挂。赚了钱不如想办法提高生活质量,让自己活得开心一些。比如今天下班之后,荀鹏程就去买了两瓶三亚特酿,切了几样卤菜,回到自己的小窝庆祝自己今天又拿下一次头版。

        不过荀鹏程本身就不胜酒力,第一瓶酒都没喝完,便倒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待他醒过来的时候,却是因为听到了从屋外传来的敲门声。徐正业是崇祯二年到的三亚,已经在这里待了快七年时间,早就入乡随俗剪发易服,改了日常谈吐和生活习惯,没有再保留太多的明人痕迹,甚至有不少新移民会把他误认为身份高贵的首长。因为所从事的媒体职业,对于海汉这个国家的状况,他要比大多数国民都有着更为深刻明确的认识。这安全部是个什么性质的衙门,他当然也是略有所知,这放在大明就是东厂、锦衣卫一般的存在。像他这种民间人士,根本就得罪不起这样的特权机关,服从和配合就是徐正业仅有的选择了。

        “大人,本报社一向遵纪守法,忠于执委会,这怕是有什么误会……”徐正业低眉顺眼地向徐十七解释着,心里却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从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安全部居然找上门来,怕是跟今天出版这一期报纸上所刊登的内容有关。

        果不其然,徐十七接下来就立刻谈及了他要调查的问题:“今天出版的这期快报,头版关于马打蓝国的文章,是何人所写?”

        徐正业心里咯噔一下,连忙应道:“这篇文章是由本报记者荀鹏程采编……大人,可是有什么不妥之处?”

        徐十七未置可否,继续问道:“那这个荀鹏程人在哪里?”

        “他下班回家了……”徐正业越发觉得事情严重,这篇稿子怕是杵着了某些大人物的逆鳞了。

        “他家的地址?”徐十七却根本不留给对方慢慢盘算的时间,上司还在等着自己查完了回报情况,每分每秒对他来说都十分要紧。

        徐正业哪敢有所隐瞒,连忙告知了荀鹏程的住处。徐十七做个手势,站在他背后的两人立刻便转身离开,去找这写文章的荀鹏程去了。而徐十七自己则是留了下来,因为他要调查的事情可不止文章作者这么一个参与者,眼前的这位主编也是知情人之一,徐正业自然要先将他这里的消息掏个干净。

        徐十七所接到的命令,是要调查这篇报道的背后是否另有隐情,而上午发生的事情,下午就将其放到头版上印刷发行,这显然不会是一名写稿的记者所能决定的事情。在徐十七看来,这徐正业的情报价值比起那个记者可要大多了,须得好好盘问一番才行。

        而对发生的状况一无所知的荀鹏程此时正在家中独酌,他目前住的是早年建设部给归化民盖的第一批集体宿舍楼,每户一个单间配套,虽然空间小点,但好歹也是个窝了。

        荀鹏程这种没有公职的普通人没有公家分配的福利房,只能要嘛租要嘛买,不过以他的身家也买不起条件更好的房子了。两个月之前他花掉了来到海汉之后的所有积蓄,才买下了这套宿舍,虽然房子小点,但位置还算不错,距离市中心的胜利广场也非常近,日后换大房子的时候卖掉肯定是不会亏钱的。

        当然了,想换套大房可不是容易的事,三亚这地方一年比一年繁荣,而房价也是水涨船高,早就不是前些年的价了。像荀鹏程这样想换大房住的人太多,但真正有这个经济实力的人却很有限,荀鹏程算过,依照自己目前的收入水平,不吃不喝也还得存好几年才够,不过几年之后本地的房价会涨到什么水准,那就不是他所能预计的事了。

        荀鹏程自知生活艰难,索性也不去想那么远的事情了。反正现在单身一人在三亚生活,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也算是无牵无挂。赚了钱不如想办法提高生活质量,让自己活得开心一些。比如今天下班之后,荀鹏程就去买了两瓶三亚特酿,切了几样卤菜,回到自己的小窝庆祝自己今天又拿下一次头版。

        不过荀鹏程本身就不胜酒力,第一瓶酒都没喝完,便倒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待他醒过来的时候,却是因为听到了从屋外传来的敲门声。...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072557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