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59章 排查线索

第1559章 排查线索

        尽管苏克易不愿意承认,但他也明白除了贸易领域之外,海汉在军事和国际关系领域也还有别的手段可以挟制东印度公司。如果停止与海汉的合作关系,可不仅仅是多了海汉这么一个对手而已,比如西班牙和葡萄牙在远东的存在,就让荷兰人不得不先放下对国际贸易的争议,重新审视自己与海汉的关系。更何况还有号称海汉头号拥趸的安南国和如今与海汉正式建交的大明,苏克易就算再怎么自大,也不会认为东印度公司凭一己之力就能与这么多个国家进行对抗。

        再说了,战争也并非东印度公司成立的初衷,股东们出钱维持这个机构的运营,主要目的是为了能在远东地区获取收益,赚钱才是公司的第一要务。东印度公司现在不仅仅是与海汉在进行贸易,而是身处于海汉领导之下的远东国际贸易体系之中,一旦与海汉闹僵了,就基本等同于脱离了整个贸易体系,这对东印度公司来说是比新的贸易协定更加无法接受的结果。

        服软吧,还能怎么办,即便苏克易心比天高,但现状就是如此,东印度公司拿不出份量足够的条件来跟海汉人讨价还价,除了低头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了。

        而葡萄牙人虽然在这场谈判中的处境比荷兰人稍好一些,但托马斯也着实开心不起来,荷兰人既然不敢跟海汉翻脸,那对他来说就没有收获可言。倒是施耐德所宣布的贸易协定马上就要开始执行,这对葡萄牙究竟是福是祸,托马斯一时间也看不太分明。

        送走了愁眉苦脸的两国公使,施耐德立刻便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通了安全部部长何夕的号码,向其告知了葡萄牙商船“迭戈”号行迹暴露的情况。

        “迭戈”号在浙江海域出没,始终都要停靠当地的港口,而其船体外观明显有异于大明和海汉的船只,想要完全隐匿行迹基本上是不可能办到的事,被航行在这一海域的荷兰商船发现了也不足为怪。但“迭戈”号前往山东的运输任务是机密,甚至连那艘船上的水手都未必知道最终的目的地。这个消息是怎么被东印度公司的苏克易打听到的,就是一个值得琢磨的问题了。

        要嘛是荷兰商船在没有知会海汉的前提下悄悄进入了北方海域,并且在某处地方发现了“迭戈”号的踪迹,要嘛就是某个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在有意或无意间向苏克易透露了这个秘密。前一种状况算是荷兰人的胆大妄为,但很难抓到实证,而后一种状况性质就比较严重了,这种泄密事件必须由安全部接手调查处理才行。

        苏克易的身份比较特殊,按照外交规则,安全部也不能把他直接抓起来审问,何夕接到这个报案之后也是有些挠头。不过好在安全部对处理这种案子也有经验,何夕挂了电话,便让秘书去通知徐十七来报到。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尽管苏克易不愿意承认,但他也明白除了贸易领域之外,海汉在军事和国际关系领域也还有别的手段可以挟制东印度公司。如果停止与海汉的合作关系,可不仅仅是多了海汉这么一个对手而已,比如西班牙和葡萄牙在远东的存在,就让荷兰人不得不先放下对国际贸易的争议,重新审视自己与海汉的关系。更何况还有号称海汉头号拥趸的安南国和如今与海汉正式建交的大明,苏克易就算再怎么自大,也不会认为东印度公司凭一己之力就能与这么多个国家进行对抗。

        再说了,战争也并非东印度公司成立的初衷,股东们出钱维持这个机构的运营,主要目的是为了能在远东地区获取收益,赚钱才是公司的第一要务。东印度公司现在不仅仅是与海汉在进行贸易,而是身处于海汉领导之下的远东国际贸易体系之中,一旦与海汉闹僵了,就基本等同于脱离了整个贸易体系,这对东印度公司来说是比新的贸易协定更加无法接受的结果。

        服软吧,还能怎么办,即便苏克易心比天高,但现状就是如此,东印度公司拿不出份量足够的条件来跟海汉人讨价还价,除了低头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了。

        而葡萄牙人虽然在这场谈判中的处境比荷兰人稍好一些,但托马斯也着实开心不起来,荷兰人既然不敢跟海汉翻脸,那对他来说就没有收获可言。倒是施耐德所宣布的贸易协定马上就要开始执行,这对葡萄牙究竟是福是祸,托马斯一时间也看不太分明。

        送走了愁眉苦脸的两国公使,施耐德立刻便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通了安全部部长何夕的号码,向其告知了葡萄牙商船“迭戈”号行迹暴露的情况。

        “迭戈”号在浙江海域出没,始终都要停靠当地的港口,而其船体外观明显有异于大明和海汉的船只,想要完全隐匿行迹基本上是不可能办到的事,被航行在这一海域的荷兰商船发现了也不足为怪。但“迭戈”号前往山东的运输任务是机密,甚至连那艘船上的水手都未必知道最终的目的地。这个消息是怎么被东印度公司的苏克易打听到的,就是一个值得琢磨的问题了。

        要嘛是荷兰商船在没有知会海汉的前提下悄悄进入了北方海域,并且在某处地方发现了“迭戈”号的踪迹,要嘛就是某个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在有意或无意间向苏克易透露了这个秘密。前一种状况算是荷兰人的胆大妄为,但很难抓到实证,而后一种状况性质就比较严重了,这种泄密事件必须由安全部接手调查处理才行。

        苏克易的身份比较特殊,按照外交规则,安全部也不能把他直接抓起来审问,何夕接到这个报案之后也是有些挠头。不过好在安全部对处理这种案子也有经验,何夕挂了电话,便让秘书去通知徐十七来报到。尽管苏克易不愿意承认,但他也明白除了贸易领域之外,海汉在军事和国际关系领域也还有别的手段可以挟制东印度公司。如果停止与海汉的合作关系,可不仅仅是多了海汉这么一个对手而已,比如西班牙和葡萄牙在远东的存在,就让荷兰人不得不先放下对国际贸易的争议,重新审视自己与海汉的关系。更何况还有号称海汉头号拥趸的安南国和如今与海汉正式建交的大明,苏克易就算再怎么自大,也不会认为东印度公司凭一己之力就能与这么多个国家进行对抗。

        再说了,战争也并非东印度公司成立的初衷,股东们出钱维持这个机构的运营,主要目的是为了能在远东地区获取收益,赚钱才是公司的第一要务。东印度公司现在不仅仅是与海汉在进行贸易,而是身处于海汉领导之下的远东国际贸易体系之中,一旦与海汉闹僵了,就基本等同于脱离了整个贸易体系,这对东印度公司来说是比新的贸易协定更加无法接受的结果。

        服软吧,还能怎么办,即便苏克易心比天高,但现状就是如此,东印度公司拿不出份量足够的条件来跟海汉人讨价还价,除了低头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了。

        而葡萄牙人虽然在这场谈判中的处境比荷兰人稍好一些,但托马斯也着实开心不起来,荷兰人既然不敢跟海汉翻脸,那对他来说就没有收获可言。倒是施耐德所宣布的贸易协定马上就要开始执行,这对葡萄牙究竟是福是祸,托马斯一时间也看不太分明。

        送走了愁眉苦脸的两国公使,施耐德立刻便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通了安全部部长何夕的号码,向其告知了葡萄牙商船“迭戈”号行迹暴露的情况。

        “迭戈”号在浙江海域出没,始终都要停靠当地的港口,而其船体外观明显有异于大明和海汉的船只,想要完全隐匿行迹基本上是不可能办到的事,被航行在这一海域的荷兰商船发现了也不足为怪。但“迭戈”号前往山东的运输任务是机密,甚至连那艘船上的水手都未必知道最终的目的地。这个消息是怎么被东印度公司的苏克易打听到的,就是一个值得琢磨的问题了。

        要嘛是荷兰商船在没有知会海汉的前提下悄悄进入了北方海域,并且在某处地方发现了“迭戈”号的踪迹,要嘛就是某个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在有意或无意间向苏克易透露了这个秘密。前一种状况算是荷兰人的胆大妄为,但很难抓到实证,而后一种状况性质就比较严重了,这种泄密事件必须由安全部接手调查处理才行。

        苏克易的身份比较特殊,按照外交规则,安全部也不能把他直接抓起来审问,何夕接到这个报案之后也是有些挠头。不过好在安全部对处理这种案子也有经验,何夕挂了电话,便让秘书去通知徐十七来报到。尽管苏克易不愿意承认,但他也明白除了贸易领域之外,海汉在军事和国际关系领域也还有别的手段可以挟制东印度公司。如果停止与海汉的合作关系,可不仅仅是多了海汉这么一个对手而已,比如西班牙和葡萄牙在远东的存在,就让荷兰人不得不先放下对国际贸易的争议,重新审视自己与海汉的关系。更何况还有号称海汉头号拥趸的安南国和如今与海汉正式建交的大明,苏克易就算再怎么自大,也不会认为东印度公司凭一己之力就能与这么多个国家进行对抗。

        再说了,战争也并非东印度公司成立的初衷,股东们出钱维持这个机构的运营,主要目的是为了能在远东地区获取收益,赚钱才是公司的第一要务。东印度公司现在不仅仅是与海汉在进行贸易,而是身处于海汉领导之下的远东国际贸易体系之中,一旦与海汉闹僵了,就基本等同于脱离了整个贸易体系,这对东印度公司来说是比新的贸易协定更加无法接受的结果。

        服软吧,还能怎么办,即便苏克易心比天高,但现状就是如此,东印度公司拿不出份量足够的条件来跟海汉人讨价还价,除了低头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了。

        而葡萄牙人虽然在这场谈判中的处境比荷兰人稍好一些,但托马斯也着实开心不起来,荷兰人既然不敢跟海汉翻脸,那对他来说就没有收获可言。倒是施耐德所宣布的贸易协定马上就要开始执行,这对葡萄牙究竟是福是祸,托马斯一时间也看不太分明。

        送走了愁眉苦脸的两国公使,施耐德立刻便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通了安全部部长何夕的号码,向其告知了葡萄牙商船“迭戈”号行迹暴露的情况。

        “迭戈”号在浙江海域出没,始终都要停靠当地的港口,而其船体外观明显有异于大明和海汉的船只,想要完全隐匿行迹基本上是不可能办到的事,被航行在这一海域的荷兰商船发现了也不足为怪。但“迭戈”号前往山东的运输任务是机密,甚至连那艘船上的水手都未必知道最终的目的地。这个消息是怎么被东印度公司的苏克易打听到的,就是一个值得琢磨的问题了。

        要嘛是荷兰商船在没有知会海汉的前提下悄悄进入了北方海域,并且在某处地方发现了“迭戈”号的踪迹,要嘛就是某个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在有意或无意间向苏克易透露了这个秘密。前一种状况算是荷兰人的胆大妄为,但很难抓到实证,而后一种状况性质就比较严重了,这种泄密事件必须由安全部接手调查处理才行。

        苏克易的身份比较特殊,按照外交规则,安全部也不能把他直接抓起来审问,何夕接到这个报案之后也是有些挠头。不过好在安全部对处理这种案子也有经验,何夕挂了电话,便让秘书去通知徐十七来报到。...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059925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