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58章 竞争关系

第1558章 竞争关系

        尽管以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实力和现状,要在贸易协定的磋商过程中与海汉讲条件,不免会显得有点自不量力,但苏克易作为东印度公司驻三亚公使,还是要尽力为自己的阵营争取一些有利条件。至少在自己代表东印度公司做出了妥协的表态之后,苏克易认为海汉也应该在某些领域做出一定的让步,这样才能算是达成了平衡。

        施耐德面带笑意道:“那苏先生先把条件说来听听吧,但丑话说在前面,贵国的要求也必须要在我刚才所说的贸易协定框架之内才行。”

        苏克易道:“我的条件是……希望贵国能够在此之后,向东印度公司开放舟山以北海域的港口,并允许我方商船停靠以及在当地进行贸易活动。”

        施耐德还未对此有所反应,旁边的托马斯倒是先坐不住了:“苏克易先生,你提出这样的要求未免也太不了解形势了,海汉在舟山港以北海域的控制区都是军事要地,怎么可能允许外国商船随意进出?”

        苏克易反击道:“是吗?那在下可是听说贵国的商船已经通行在舟山以北的航线上了。”

        托马斯脸色微变,葡萄牙商船“迭戈”号的确已经得到了海汉的首肯,被允许加入到北方航线的运输序列之中,如果航程顺利,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抵达了海汉在山东的控制区芝罘港,甚至有可能去到更加遥远的辽东地区,但苏克易是从哪里得知的消息?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尽管以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实力和现状,要在贸易协定的磋商过程中与海汉讲条件,不免会显得有点自不量力,但苏克易作为东印度公司驻三亚公使,还是要尽力为自己的阵营争取一些有利条件。至少在自己代表东印度公司做出了妥协的表态之后,苏克易认为海汉也应该在某些领域做出一定的让步,这样才能算是达成了平衡。

        施耐德面带笑意道:“那苏先生先把条件说来听听吧,但丑话说在前面,贵国的要求也必须要在我刚才所说的贸易协定框架之内才行。”

        苏克易道:“我的条件是……希望贵国能够在此之后,向东印度公司开放舟山以北海域的港口,并允许我方商船停靠以及在当地进行贸易活动。”

        施耐德还未对此有所反应,旁边的托马斯倒是先坐不住了:“苏克易先生,你提出这样的要求未免也太不了解形势了,海汉在舟山港以北海域的控制区都是军事要地,怎么可能允许外国商船随意进出?”

        苏克易反击道:“是吗?那在下可是听说贵国的商船已经通行在舟山以北的航线上了。”

        托马斯脸色微变,葡萄牙商船“迭戈”号的确已经得到了海汉的首肯,被允许加入到北方航线的运输序列之中,如果航程顺利,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抵达了海汉在山东的控制区芝罘港,甚至有可能去到更加遥远的辽东地区,但苏克易是从哪里得知的消息?尽管以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实力和现状,要在贸易协定的磋商过程中与海汉讲条件,不免会显得有点自不量力,但苏克易作为东印度公司驻三亚公使,还是要尽力为自己的阵营争取一些有利条件。至少在自己代表东印度公司做出了妥协的表态之后,苏克易认为海汉也应该在某些领域做出一定的让步,这样才能算是达成了平衡。

        施耐德面带笑意道:“那苏先生先把条件说来听听吧,但丑话说在前面,贵国的要求也必须要在我刚才所说的贸易协定框架之内才行。”

        苏克易道:“我的条件是……希望贵国能够在此之后,向东印度公司开放舟山以北海域的港口,并允许我方商船停靠以及在当地进行贸易活动。”

        施耐德还未对此有所反应,旁边的托马斯倒是先坐不住了:“苏克易先生,你提出这样的要求未免也太不了解形势了,海汉在舟山港以北海域的控制区都是军事要地,怎么可能允许外国商船随意进出?”

        苏克易反击道:“是吗?那在下可是听说贵国的商船已经通行在舟山以北的航线上了。”

        托马斯脸色微变,葡萄牙商船“迭戈”号的确已经得到了海汉的首肯,被允许加入到北方航线的运输序列之中,如果航程顺利,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抵达了海汉在山东的控制区芝罘港,甚至有可能去到更加遥远的辽东地区,但苏克易是从哪里得知的消息?尽管以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实力和现状,要在贸易协定的磋商过程中与海汉讲条件,不免会显得有点自不量力,但苏克易作为东印度公司驻三亚公使,还是要尽力为自己的阵营争取一些有利条件。至少在自己代表东印度公司做出了妥协的表态之后,苏克易认为海汉也应该在某些领域做出一定的让步,这样才能算是达成了平衡。

        施耐德面带笑意道:“那苏先生先把条件说来听听吧,但丑话说在前面,贵国的要求也必须要在我刚才所说的贸易协定框架之内才行。”

        苏克易道:“我的条件是……希望贵国能够在此之后,向东印度公司开放舟山以北海域的港口,并允许我方商船停靠以及在当地进行贸易活动。”

        施耐德还未对此有所反应,旁边的托马斯倒是先坐不住了:“苏克易先生,你提出这样的要求未免也太不了解形势了,海汉在舟山港以北海域的控制区都是军事要地,怎么可能允许外国商船随意进出?”

        苏克易反击道:“是吗?那在下可是听说贵国的商船已经通行在舟山以北的航线上了。”

        托马斯脸色微变,葡萄牙商船“迭戈”号的确已经得到了海汉的首肯,被允许加入到北方航线的运输序列之中,如果航程顺利,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抵达了海汉在山东的控制区芝罘港,甚至有可能去到更加遥远的辽东地区,但苏克易是从哪里得知的消息?尽管以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实力和现状,要在贸易协定的磋商过程中与海汉讲条件,不免会显得有点自不量力,但苏克易作为东印度公司驻三亚公使,还是要尽力为自己的阵营争取一些有利条件。至少在自己代表东印度公司做出了妥协的表态之后,苏克易认为海汉也应该在某些领域做出一定的让步,这样才能算是达成了平衡。

        施耐德面带笑意道:“那苏先生先把条件说来听听吧,但丑话说在前面,贵国的要求也必须要在我刚才所说的贸易协定框架之内才行。”

        苏克易道:“我的条件是……希望贵国能够在此之后,向东印度公司开放舟山以北海域的港口,并允许我方商船停靠以及在当地进行贸易活动。”

        施耐德还未对此有所反应,旁边的托马斯倒是先坐不住了:“苏克易先生,你提出这样的要求未免也太不了解形势了,海汉在舟山港以北海域的控制区都是军事要地,怎么可能允许外国商船随意进出?”

        苏克易反击道:“是吗?那在下可是听说贵国的商船已经通行在舟山以北的航线上了。”

        托马斯脸色微变,葡萄牙商船“迭戈”号的确已经得到了海汉的首肯,被允许加入到北方航线的运输序列之中,如果航程顺利,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抵达了海汉在山东的控制区芝罘港,甚至有可能去到更加遥远的辽东地区,但苏克易是从哪里得知的消息?尽管以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实力和现状,要在贸易协定的磋商过程中与海汉讲条件,不免会显得有点自不量力,但苏克易作为东印度公司驻三亚公使,还是要尽力为自己的阵营争取一些有利条件。至少在自己代表东印度公司做出了妥协的表态之后,苏克易认为海汉也应该在某些领域做出一定的让步,这样才能算是达成了平衡。

        施耐德面带笑意道:“那苏先生先把条件说来听听吧,但丑话说在前面,贵国的要求也必须要在我刚才所说的贸易协定框架之内才行。”

        苏克易道:“我的条件是……希望贵国能够在此之后,向东印度公司开放舟山以北海域的港口,并允许我方商船停靠以及在当地进行贸易活动。”

        施耐德还未对此有所反应,旁边的托马斯倒是先坐不住了:“苏克易先生,你提出这样的要求未免也太不了解形势了,海汉在舟山港以北海域的控制区都是军事要地,怎么可能允许外国商船随意进出?”

        苏克易反击道:“是吗?那在下可是听说贵国的商船已经通行在舟山以北的航线上了。”

        托马斯脸色微变,葡萄牙商船“迭戈”号的确已经得到了海汉的首肯,被允许加入到北方航线的运输序列之中,如果航程顺利,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抵达了海汉在山东的控制区芝罘港,甚至有可能去到更加遥远的辽东地区,但苏克易是从哪里得知的消息?尽管以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实力和现状,要在贸易协定的磋商过程中与海汉讲条件,不免会显得有点自不量力,但苏克易作为东印度公司驻三亚公使,还是要尽力为自己的阵营争取一些有利条件。至少在自己代表东印度公司做出了妥协的表态之后,苏克易认为海汉也应该在某些领域做出一定的让步,这样才能算是达成了平衡。

        施耐德面带笑意道:“那苏先生先把条件说来听听吧,但丑话说在前面,贵国的要求也必须要在我刚才所说的贸易协定框架之内才行。”

        苏克易道:“我的条件是……希望贵国能够在此之后,向东印度公司开放舟山以北海域的港口,并允许我方商船停靠以及在当地进行贸易活动。”

        施耐德还未对此有所反应,旁边的托马斯倒是先坐不住了:“苏克易先生,你提出这样的要求未免也太不了解形势了,海汉在舟山港以北海域的控制区都是军事要地,怎么可能允许外国商船随意进出?”

        苏克易反击道:“是吗?那在下可是听说贵国的商船已经通行在舟山以北的航线上了。”

        托马斯脸色微变,葡萄牙商船“迭戈”号的确已经得到了海汉的首肯,被允许加入到北方航线的运输序列之中,如果航程顺利,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抵达了海汉在山东的控制区芝罘港,甚至有可能去到更加遥远的辽东地区,但苏克易是从哪里得知的消息?尽管以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实力和现状,要在贸易协定的磋商过程中与海汉讲条件,不免会显得有点自不量力,但苏克易作为东印度公司驻三亚公使,还是要尽力为自己的阵营争取一些有利条件。至少在自己代表东印度公司做出了妥协的表态之后,苏克易认为海汉也应该在某些领域做出一定的让步,这样才能算是达成了平衡。

        施耐德面带笑意道:“那苏先生先把条件说来听听吧,但丑话说在前面,贵国的要求也必须要在我刚才所说的贸易协定框架之内才行。”

        苏克易道:“我的条件是……希望贵国能够在此之后,向东印度公司开放舟山以北海域的港口,并允许我方商船停靠以及在当地进行贸易活动。”

        施耐德还未对此有所反应,旁边的托马斯倒是先坐不住了:“苏克易先生,你提出这样的要求未免也太不了解形势了,海汉在舟山港以北海域的控制区都是军事要地,怎么可能允许外国商船随意进出?”

        苏克易反击道:“是吗?那在下可是听说贵国的商船已经通行在舟山以北的航线上了。”

        托马斯脸色微变,葡萄牙商船“迭戈”号的确已经得到了海汉的首肯,被允许加入到北方航线的运输序列之中,如果航程顺利,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抵达了海汉在山东的控制区芝罘港,甚至有可能去到更加遥远的辽东地区,但苏克易是从哪里得知的消息?...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058570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