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57章 野心勃勃

第1557章 野心勃勃

        南海贸易联盟中,占主导地位的自然是贸易量最大的海汉国,而各国与海汉的贸易内容中,又有相当一部分比例是通过海汉控制下的港口做转口贸易,真正的贸易对象其实是大明。特别是像荷兰、葡萄牙这样的西方国家,他们所能提供的商品,绝大部分海汉都能自行生产,他们只能通过海汉的贸易渠道向大明出售这些商品,才能获得比较丰厚的收益。而大明所出产的各种瓷器、纺织品、茶叶等等商品,这些国家也只能通过海汉设立的贸易中心才能买到。

        过去海汉在大明沿海的控制范围仅仅集中在东南沿海部分地区,对于海上贸易渠道的掌控并不足以用来拿捏其他国家,但如今海汉已经基本完成了对大明海疆由南至北的控制,特别是大明最为富庶的江浙地区,海上贸易几乎全都处于海汉的直接控制之下,而大明官方也已经通过建交通商这种方式承认了现状。这个时候海汉要设置一些条件来换取南海贸易联盟成员国的服从,就比以前要容易多了。

        海汉对大明海上进出口贸易所实施的全面控制,可以说是相当厉害的贸易手段,因为这影响到的不仅仅是大明,还有诸多东南亚乃至西方的国家。施耐德目前所要提出的新的计划,便是要求南海贸易联盟的各国尽快统一贸易标准,而这个标准的绝大部分内容,便是来自于日前大明与海汉的通商协定。

        准确地说,这份通商协定中的许多行业标准和相关法规,其实都是由海汉主导制定,这也是石迪文前段时间在浙江密集会晤当地各行业领军人物的原因之一。施耐德认为这些与大明谈定的贸易标准正好也可以用于改变南海贸易联盟的现状,毕竟来自东南亚地区的订单有很多其实都是由海汉经手转给了大明来完成。如果能够将大明、海汉、南海贸易联盟的贸易标准统一起来,就可以有效消除贸易壁垒,由海汉引导这些贸易伙伴国接受新的游戏规则。

        施耐德认为,海汉加上大明的份量,应该足以影响到这些国家的决策了,特别是荷兰和葡萄牙这两个西方国家,他们对于大明出产的部分高级商品基本是刚需,又无法用武力或别的手段来打破海汉对大明海贸的垄断,只剩下接受海汉安排一途。

        于是施耐德很快便召见了葡萄牙驻三亚特使托马斯,以及荷兰驻三亚特使苏克易,向他们说明了当前局势,以及海汉对远东地区国际贸易的新构想。

        对于这两国来说,海汉真的是一个让他们又爱又恨又怕的国家。与海汉的贸易过程其实是很愉快的,海汉人的商业信誉与结算速度几乎无可挑剔,远比他们在远东打交道的其他国家舒服得多。但同时海汉也是他们在远东最为强劲的竞争对手,中南半岛以北海域的所有商业航线都处于海汉掌控之下,与大明的贸易也必须要经过海汉来进行,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更愿意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搬掉这块绊脚石。

        但这种尝试他们已经做过多次,却永远都只有失败这一种结果,而且每次的失败也会让他们意识到双方在军事实力方面的差距不可逾越。到后来亲眼见识了海汉是怎么把不可一世的西班牙舰队打得抬不起头,怨气就慢慢变成了庆幸。是的,不被海汉视作对手,而是贸易伙伴,这大概已经算是像他们这样的西方殖民国家在远东地区最大的幸运了。

        对于施耐德所提出的“贸易标准”,其实他们也很清楚这是老调重弹了,海汉早在两三年前就已经开始着手制定国际贸易的标准,从那时候就显露出了其野心之大。但作为葡萄牙和荷兰这样的国家来说,赞同海汉的标准,实际上就否决了自家今后在这个区域内成为控制者的可能性。所以尽管海汉方面已经就此问题提出过多次要求,葡荷两国却一直都是采取拖延战术,嘴上答应得好,但在实施时就千般推脱,并不会按照海汉主导的标准去执行。

        葡荷两国对于国际形势比大明看得明白得多,除非区域内的所有国家能够联手对付海汉,为此不惜发动可能持续数年的大规模战争,否则海汉在远东一家独大的趋势基本上是不可抑制了。但组建这种军事联盟大概要比海汉从这个世界上自行消失的可能性更小,所以谁都不会傻到真去尝试组织这样的一个联盟来对付海汉。

        唯一比较可行的策略就是拖慢海汉的扩张和发展速度,尽可能让双方的实力差距不要进一步扩大。以不配合的方式阻碍海汉将国际贸易的标准统一到其制定的框架之下,便是葡荷两国目前所能采取的主要手段了。

        这个招数可以说相当简单实用,葡荷两国对于海汉的提议都会表示赞同和支持,只是在执行中或明或暗地使绊子,让海汉的手段无法实施到位。海汉这边就算明知这是他们不配合,也很难对他们进行制裁,毕竟大家在明面上还是合作伙伴,为了这些台面下的龌蹉撕破脸皮就不值得了。

        但这种操作的可行性前提是海汉对这两国没有决定性的牵制手段,大家心里再怎么骂骂咧咧,表面上也还是得嘻嘻哈哈地把生意做下去。不过如今这样的平衡已经被大明与海汉的建交通商所破坏,以前的走私贸易如今要全部合法化,并且几乎是海汉单方面掌控了主动权。施耐德已经向他们明说,今后葡荷两国与大明的所有贸易,都必须遵照海汉大明两国所签订的通商协议中规程来办,也就是说他们这两年来一直拖延着的那些由海汉制定的贸易标准,这次恐怕就没法再敷衍着绕过去了。

        关于海汉与大明建交通商这个消息的真实性,托马斯和苏克易并不怀疑,他们相信海汉人不会拿这种大事来开玩笑,而且海汉人从来也不屑于在贸易方面使用欺诈手段。但也正因为如此,他们立刻便意识到了此事的严重性。

        施耐德直接召见他们宣布此事,已经不再是像之前那样,是要与他们商议一个实施的进程时间表,而是将此作为结果通知他们了。

        “两位,我们互相之间认识的时间已经很长了,所以就不用再说一些互相刺探的客套话了。开门见山地说,今后葡萄牙、荷兰与大明之间的贸易往来,必须要完全遵照这次制定的通商协定,这是我国与大明共同的要求。”施耐德态度十分坚决地说道:“如果两位要问有没有讨价还价的空间,或者是实施时间表,我的回答是……没有。”

        “完全不留余地的操作?”托马斯耸了耸肩问道。尽管听了施耐德的口气,他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但还是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这是为了大家的共同利益,我保证所有参与贸易的国家都会从中获益,而且越早执行,收益越大。”施耐德的态度依然十分坚定,同时不忘用一些优惠条件安抚坐在自己对面的谈判对手。当然了,在海汉已经占据明显上风的情况下,他也并不会给出什么具体的优惠政策,如果对方仍然不愿就范,那么后续的贸易惩治手段可不是闹着玩的。

        “贵国难道不担心这种粗暴的方式会得罪贸易伙伴国吗?”苏克易则是采取了另外一种方式来质疑施耐德的决定。

        “我相信我国真正的伙伴自然能够理解并配合我们的工作,我已经说过了,这并不会伤害到参与国的利益,只会提供更多的便利。”施耐德何等老练,根本不会被苏克易从言语上挤兑到,反倒是用言语继续拿捏对方——要是还不配合,那就不是“真正的伙伴”了,到时候可别说不照顾你们的感受。

        施耐德这次手里掌握着极为有力的条件,自然是半分都不肯再退让,如果这两个国家仍然要坚持过去的态度,那么施耐德就要祭出大招了。他已经取得了执委会的授权,可以在形势必要时启动贸易制裁措施,即部分中止这两国与大明之间的贸易项目,最高程度便是完全封锁他们与大明的贸易往来,直至满足海汉提出的条件为止。

        贸易制裁这种特殊手段,其实早在南海贸易联盟成立之初就已经写入了协议之中,不过从来都没有哪个国家在双边贸易中使用过这种手段。海汉即便有使用这种手段的资格,但也不愿造成两败俱伤的结果。但如今海汉控制国际贸易所需的客观条件已经完全形成,海汉可以用极为简便的手段就挟制住葡萄牙与荷兰这两国,那施耐德自然就不吝采用这种极端手段了。

        不过即便是当下这种气氛,施耐德也依然没有主动提及“贸易制裁”四个字,只是不断用言语暗示两国公使,海汉在必要情况下也不排除采取某些比较极端的手段来达成目的。

        对于这两国公使来说,目前的处境的确比较尴尬,葡荷两国虽然分别在广东澳门与台湾大员拥有港口,但与大明的贸易却不得不受制于海汉。特别是在福建海峡以北的海域,葡荷两国的商船就只能停靠海汉规定的港口,今后更是连所有的贸易内容都得先在海汉这边登记,才能获准与大明商人进行交易。海汉要是想给谁穿小鞋,那真的就是一句话的事。

        托马斯与苏克易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出了明显的无奈。似乎从他们来到三亚当驻海汉公使开始,与海汉的各种谈判中就从未取得过上风,而这大概将是他们职业生涯中的又一次挫败体验。

        受制于人的感受是相当不舒服的,特别是葡荷两国这种几乎已经实现了全球殖民的海上强国,却不得不在远东吃瘪受气。苏克易本身是生长于巴达维亚的华人后裔,对荷兰的强大并没有真正体验过,那倒也罢了。但托马斯可是货真价实的葡萄牙人,很清楚这种实力压制有多么可怕,在此之前也就只有西班牙能够做到这一点。不过想想西班牙人在南海的悲惨遭遇,托马斯瞬间也觉得自己没什么可抱怨的了,贸易制裁的威胁好歹比军事打击程度轻得多。

        “好吧,我想伙伴之间应该要有充分的互相信任才对,我对于贵国的商业手段一向十分欣赏,相信这次也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吗?”托马斯率先表示了妥协。实际上他的确也没有选择的余地,施耐德根本就没有把拒绝作为一个选项留给他们。

        “你的决定很明智。”施耐德向托马斯微微点头示意。虽然这是他预料之中的结果,但能够仅凭一番言语交锋就搞定对手,这让他还是有几分自得。

        施耐德接着便将眼神转向苏克易,等待他作出表态。相比葡萄牙人,荷兰东印度公司显然更难打交道,而且过去与海汉的恩怨更深,现在则是较劲的意味更浓。苏克易虽然是个华人,但其立场却完完全全是站在荷兰人一边,所以施耐德并不指望他会因为对海汉有亲近感而轻率作出不利于东印度公司的决定。

        “苏先生怎么说?”施耐德见苏克易久久没有开口,便忍不住催促了一句。

        托马斯则是已经进入了看戏状态,葡萄牙与荷兰的竞争关系更加直接,就算他与苏克易的私人关系还算凑合,但站在他的立场,当然巴不得海汉与荷兰翻脸,然后终止荷兰在安不纳岛以北地区的一切贸易活动,把这个巨大的市场腾给葡萄牙来操作。不过他也不会故意用言语去挑拨这两家对立,在精明无比的施耐德面前耍这种小聪明,效果很可能只会适得其反。

        苏克易叹了一口气,满脸无奈地说道:“贵国的条件我可以答应,但我也有条件要提。”...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056560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