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56章 建交之后

第1556章 建交之后

        章曲闻言赶紧起身道谢,石迪文摆摆手道:“章老板别急,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再谢不迟。你要想投靠我国,想以后留在我国做官,那就必须要先放弃大明的国籍,加入我国国籍才行。这个道理就不用我解释了吧?”

        章曲连忙应道:“在下仰慕贵国已久,这个规矩自然是知道的。在下甘愿放弃大明国民身份,还望将军成全。”

        “既然你这么坚持,那就明天跟着船去舟山吧……不过你刚才谈的事情怎么办?”石迪文倒是没忘记先前这章曲向自己询问盐业代理的事。

        章曲来之前就已经有了计划,对此还是早有准备,当下便应道:“国事当先,这种蝇头小利,在下就不贪念了。”

        这话说得大义凛然,不知道的人听到这话,或许还会以为这章曲是什么爱国忠臣,殊不知这人不过只是想抱海汉大腿而已。石迪文心中暗暗好笑,但对章曲此人的评价却也就没多高了。当下便将其先打发出发,倒也没再想要去验证此人的身份是否属实。而章曲虽然是没有达成最初的目标,但至少是得到了前往海汉接受培训的机会,这勉强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如今随着海汉的国势越来越强,南方沿海诸省也开始有了越来越多主动投靠海汉的人出现,其中读书人的比例呈现出了逐年上升的趋势。这是因为南方沿海地区的治安局势逐年向好,习惯了依附于土地生存的农民大多不愿在和平年代背井离乡,去往前途未卜的异国他乡谋生,而读书人学问见识都要比农民阶级更高一些,所能接触到关于海汉的信息也更多,他们知道去到海汉之后能够获得更好的前途和机会,胜过自己留在大明高不成低不就,所以选择去海汉搏一把的读书人越来越多,而其中自然也不乏像章曲这样的官迷。

        章曲最终能够在海汉得到什么样的待遇,石迪文其实并不关心,他肯定也不会为了这么一个资质并不出众的人去给人事部门打招呼,既然章曲都明说了对先前谈的生意没什么执念,石迪文自然也不会自降身份去求他。少这么一个谈判对象,并不会影响到象山盐场今后的销路,毕竟食盐这东西是刚需,只要能把生产成本和价格控制住,挤占江浙地区的食盐市场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类似食盐这样由两国建交所带来的商机其实还有不少,如果说过去的走私贸易是让大明的国门打开了一条缝隙,那么现在两国正式建交,这就相当于是对海汉完全敞开了大门,工业社会对农耕文明的技术和经济优势,也在这种环境下越发明显。

        这种形势变化当然是在海汉的计算之中,事实上海汉费了数年工夫推进两国建交,目的也正是为了能够从中获益,可以说是带着非常强的目的性在推动这件事。但大明对此的认识就显然没有那么深刻了,包括礼部、户部在内的相关部门,都几乎没有意识到打开国门之后,海汉的贸易手段会对大明社会造成多么大的冲击,只是简单地认为这样国际关系能有助于让海汉帮助自家对抗后金。

        也只有那些真正与海汉有过比较深入的接触,对海汉的发展方式和大明东南局势有明确认识的少数大明官员,才能明白海汉与大明之间的关系改变意味着什么。

        目前整个大明东南部的海岸线几乎都在海汉的控制下,但过去海汉从中所获得的经济收益其实是比较有限的。而两国的建交通商,便是为海汉提供了将这种控制公开化,并转化成经济效益的可能。这种控制一旦公开化,形成了默认局面,大明今后想再把这些海域的控制权再夺回来,大概就只能指望海汉散伙自毁长城了——这当然是绝无可能发生的状况。

        以浙江为例,海汉所实际控制的地区都集中在宁波沿海,但并未对外公开声称对占领区拥有主权,但两国宣布建交之后,海汉便果断将舟山群岛和石浦港划入了自己的版图,大明就算对此不甘,暂时也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吞。而海汉则将会以石浦港和舟山定海港作为自己在大明东南海疆的贸易中心,石迪文近期在浙江推进实业建设,目的之一也是在为巩固区域贸易中心的作用添砖加瓦。

        当江浙地区的商人开始接受这种现实,并且认为与海汉进行贸易合作能够为自己带来更多的经济收益,大明想要收回这些地方就不得不还得面对来自内部的压力。要知道与海汉进行贸易的既得利益者可不仅仅只是那些商人,沿海地区官府大大小小的官员只要没站出来反对海汉的,多少都有利益夹杂其间,这个群体可就相当庞大了,在海汉的支持下甚至足以对抗朝廷的旨意。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真正了解两国现状的这些大明官员,几乎全都是之前走私贸易的既得利益者。他们很清楚两国通商之后能够为自己带来更多的好处,所以即便明知此举只会让两国国力此消彼长,使大明在这个局面下越发被动,但他们还是会选择站在海汉这边。不管官职高低,他们都相信海汉人曾经向他们承诺过的两件事,一是不会对大明开战,二是保证他们的利益和后路。只要这两点承诺能得到保障,他们就不会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问题。

        这些官员都很清楚,大明很难在武力方面与海汉正面抗衡,海汉军比起同样是来自海上的倭寇不知强了多少,一旦开战吃亏的只会是大明。只要能保持和平,也就是保护了大明的利益,而如今朝廷所作出的种种让步,在他们看来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和目的。既然皇上和朝廷也有类似的看法,那这些地方官员就更加不会有什么忌惮了。这才会有了杭州城中知府和通判争相要与海汉合作,甚至不惜为此动用暴力手段的状况发生。

        在八月月末,浙江各地官府先后贴出朝廷关于两国建交通商告示的同时,海汉与本地商人进行的连续十余日的会谈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仅实业项目的合作就谈定了二十余项,有意见但需要进一步协商的项目就更多了。这就相当于是石迪文以一己之力,在宁波城内召开了一次招商会,而且还取得了相当好的成绩。

        经过这短短的半个月,整个江浙地区的官员和商人都知道了海汉派到浙江坐镇的这位石将军不但能带兵打仗,就连商业谈判也是一把好手。有人甚至认为石迪文的主业应该是经商,带兵打仗才是兼职,也足见对他表现的肯定了。

        浙江方面所取得的进展,可以说是海汉在大明沿海诸多控制区内进展最为显著的一处。两广福建早就被海汉渗透得千疮百孔,贸易和官方往来都是早已经公开化,说实话建交与否都没有太大的影响了。山东占领区基本是维持原状,海汉也并未尝试要继续扩大当地的占领范围,仅仅只是让大明承认了海汉在当地权益。至于辽东就更不用说了,大明已经默认了海汉在金州的占领区,但海汉如今却没有余力将与后金的战争规模进一步扩大了,因此在辽东的控制区范围并未有实质性的变化。

        也就只有浙江,不但非常明确地将舟山群岛和石浦港划至海汉版图,而且还取得多项贸易成果,并且在此之前就完成了数个行业的整合,以及对浙江高官的收买工作,可以说这几乎已经是驻浙机构所能取得极限成绩了。即便是施耐德亲至浙江,也未必能够比石迪文做得更好了。

        所以当浙江的进展以三至五天一次的频率发回胜利堡,执委会的这帮人都无不为石迪文所取得的成绩而感到骄傲。就连一向要求极高的施耐德也不吝溢美之词,称赞石迪文的表现堪称专业,甚至半开玩笑地要求国防部放人,让石迪文的编制能够转到商务部来。

        这样的提议理所当然地被国防部长颜楚杰视作了痴心妄想:“石迪文现在的职务是东海舰队的司令,你要挖墙角也行,先给我找一个合格的舰队司令过来。”

        施耐德手底下全是文职官员,当然不可能有这种人才,只能是当作开个玩笑了。但石迪文的表现对他的确是有不小的触动,人家兼职谈谈生意就能取得这样的成绩,那么商务部这些全职官员的是不是也应该有更好的表现才对。

        施耐德最近一直忙于南海贸易联盟的事务,尽管这个贸易联盟从组建到现在已经是第三年了,但跨国贸易的规则制定依然尚未完结,而且各国之间的贸易协定也一直都处在不断地谈判和变更之中,就算海汉是这个联盟的发起者和领头羊,也很难凭一己之力让这些东南亚国家都服从自己的安排。

        虽然这个贸易联盟中的成员国对海汉都是敬畏有加,但各国有各自的国情,海汉也不可能强迫所有国家都跟自己统一步调,因此南海贸易联盟虽然成立了这么久,但实际上并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标准统一的贸易协定。

        施耐德作为海汉主管商贸事务的负责人,自然希望能够推动这一标准的执行。但贸易联盟相较于政治联盟、军事联盟往往显得更为松散,要想让这些还处于落后社会形态的小国如臂指使,对海汉来说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施耐德最近一年中几乎是在马不停蹄地出使贸易联盟中的国家,与各国政要磋商贸易标准,但说实话收效并不明显。

        对于这些小国来说,即便是极小的政策变化也会很容易造成社会的动荡,而贸易标准的调整也会直接影响到既得利益者们的收益,因此施耐德想要在这些国家推广新的标准,难度自然极大。施耐德提出的建议,人家听了也就听了,但并不会照做。甚至有些国家会认为他的说法是越俎代庖,纯属多事,遇到这样的情况施耐德也只能自嘲无法教化这些原始人了。

        但石迪文在浙江所取得的成绩也带给了施耐德一些启发,对于贸易伙伴国应该采取怎样的态度和措施,才能让其接受海汉在国际贸易方面提出的行业标准。

        这种标准可不能小看,海汉当初费劲心思张罗组织这个南海贸易联盟,最终的目的就是要掌控国际贸易中的标准制定权限。而这些行业标准所覆盖的范围就很大了,比如联盟成员国通行的船只标准、相关法律法规、结算方式、货运价格计算等等,海汉可以通过制定这些行业标准,来推广自身的优势产业,比如便捷的金融结算方式和可靠的机构。

        虽然目前海汉银行的办事处已经遍及南海贸易联盟的每一个国家,但实际上所开展的业务远不及大明沿海地区,特别是以富庶著称的江浙地区,其一个月的银钱流通量就比海汉银行在南海贸易联盟各成员国一年的流通量加起来还大。

        如何能将海汉银行的业务做进海外市场,江浙地区已经提供了极好的成功经验。施耐德前次派蔡金梅到浙江去参与谈判,一方面是让蔡金梅去规范一下当地的操作规程,另一方面也是收集资料,整理出海汉银行在当地工作的得失。这些整理出来的经验,将在之后对照东南亚国家的具体情况,作出相应的调整之后再进行推广实施。

        而现在在南海贸易联盟中,贸易往来真正称得上比较频繁,贸易量比较可观的,也只有安南、荷兰和葡萄牙三家,这种成绩对于一心要将海汉的商圈部署到全世界的施耐德来说,肯定还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在1636夏天的末尾,施耐德针对南海贸易联盟的现状又提出了新的计划。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055138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