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55章 硬撑到底

第1555章 硬撑到底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必然有各种各样的江湖骗术。特别是像海汉人这种以富贵有钱而著称的群体,自然更容易引来形形色色的骗子。胆大包天的骗子们在巨大利益的驱使之下,往往会无视被识破之后的严重后果,选择铤而走险。

        这个冒充皇商的曹禄便是这种人,他本来就是从宫里出来的阉人,对于宫中各种规矩和皇室的情况都略有所知,糊弄普通人也不易露馅,所以才选了这么一个独辟蹊径的路数。一般人根本就料想不到有人胆敢打着皇家的旗号的行骗,而曹禄等人便正是利用了这样的心理冒充皇商。这伙人曾在江浙其他地方有过得手的纪录,这次听说海汉高官在宁波接见商人,尤以有官府背景的优先,于是曹禄等人便打算以皇商的名义过来混一混。

        他们并不指望真能跟海汉达成什么合作协议,毕竟这只是个空壳团伙,并没有真正处于经营中的生意。但他们大致听说了一些海汉高官与本地商人们会面商谈的内容,知道海汉是打算要在浙江大量经营实业,于是便想着借助最近被炒得沸沸扬扬的象山盐场一事,以皇商的身份与海汉商议合作。这伙人既没有渠道也没有资本,当然不可能真的拿下食盐的销售代理,而是如石迪文所说的那样,打算在与海汉谈成初步协议之后,便拿着这个结果去诈骗那些相关的下游产业,从其他商人手中骗取钱财。

        这个构想其实具有相当强的可行性,因为海汉在大明开展贸易时一向都喜欢选择有官方背景的商人作为合作伙伴,以此来获得与官府接触的渠道和人脉。而曹禄一伙所假冒的皇商身份,可以说非常针对海汉的这种习惯,并且在短时间内也很难验证他们的身份,毕竟南京到宁波直线距离都超过七百里,海汉就算要派人去南京验证身份也不是两三天能办成的事,这么长时间已经足以让曹禄等人实施计划了。

        不过曹禄一伙大概也想不到,这个姓石的海汉将军并非对商贸和外交一窍不通的武夫,而是十分精明的万事通,即便是谈及跟皇室相关的事情,石迪文也是十分清楚。曹禄对此准备不足,他所知的那些用来震慑石迪文的谈资,根本就没排上用场。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必然有各种各样的江湖骗术。特别是像海汉人这种以富贵有钱而著称的群体,自然更容易引来形形色色的骗子。胆大包天的骗子们在巨大利益的驱使之下,往往会无视被识破之后的严重后果,选择铤而走险。

        这个冒充皇商的曹禄便是这种人,他本来就是从宫里出来的阉人,对于宫中各种规矩和皇室的情况都略有所知,糊弄普通人也不易露馅,所以才选了这么一个独辟蹊径的路数。一般人根本就料想不到有人胆敢打着皇家的旗号的行骗,而曹禄等人便正是利用了这样的心理冒充皇商。这伙人曾在江浙其他地方有过得手的纪录,这次听说海汉高官在宁波接见商人,尤以有官府背景的优先,于是曹禄等人便打算以皇商的名义过来混一混。

        他们并不指望真能跟海汉达成什么合作协议,毕竟这只是个空壳团伙,并没有真正处于经营中的生意。但他们大致听说了一些海汉高官与本地商人们会面商谈的内容,知道海汉是打算要在浙江大量经营实业,于是便想着借助最近被炒得沸沸扬扬的象山盐场一事,以皇商的身份与海汉商议合作。这伙人既没有渠道也没有资本,当然不可能真的拿下食盐的销售代理,而是如石迪文所说的那样,打算在与海汉谈成初步协议之后,便拿着这个结果去诈骗那些相关的下游产业,从其他商人手中骗取钱财。

        这个构想其实具有相当强的可行性,因为海汉在大明开展贸易时一向都喜欢选择有官方背景的商人作为合作伙伴,以此来获得与官府接触的渠道和人脉。而曹禄一伙所假冒的皇商身份,可以说非常针对海汉的这种习惯,并且在短时间内也很难验证他们的身份,毕竟南京到宁波直线距离都超过七百里,海汉就算要派人去南京验证身份也不是两三天能办成的事,这么长时间已经足以让曹禄等人实施计划了。

        不过曹禄一伙大概也想不到,这个姓石的海汉将军并非对商贸和外交一窍不通的武夫,而是十分精明的万事通,即便是谈及跟皇室相关的事情,石迪文也是十分清楚。曹禄对此准备不足,他所知的那些用来震慑石迪文的谈资,根本就没排上用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必然有各种各样的江湖骗术。特别是像海汉人这种以富贵有钱而著称的群体,自然更容易引来形形色色的骗子。胆大包天的骗子们在巨大利益的驱使之下,往往会无视被识破之后的严重后果,选择铤而走险。

        这个冒充皇商的曹禄便是这种人,他本来就是从宫里出来的阉人,对于宫中各种规矩和皇室的情况都略有所知,糊弄普通人也不易露馅,所以才选了这么一个独辟蹊径的路数。一般人根本就料想不到有人胆敢打着皇家的旗号的行骗,而曹禄等人便正是利用了这样的心理冒充皇商。这伙人曾在江浙其他地方有过得手的纪录,这次听说海汉高官在宁波接见商人,尤以有官府背景的优先,于是曹禄等人便打算以皇商的名义过来混一混。

        他们并不指望真能跟海汉达成什么合作协议,毕竟这只是个空壳团伙,并没有真正处于经营中的生意。但他们大致听说了一些海汉高官与本地商人们会面商谈的内容,知道海汉是打算要在浙江大量经营实业,于是便想着借助最近被炒得沸沸扬扬的象山盐场一事,以皇商的身份与海汉商议合作。这伙人既没有渠道也没有资本,当然不可能真的拿下食盐的销售代理,而是如石迪文所说的那样,打算在与海汉谈成初步协议之后,便拿着这个结果去诈骗那些相关的下游产业,从其他商人手中骗取钱财。

        这个构想其实具有相当强的可行性,因为海汉在大明开展贸易时一向都喜欢选择有官方背景的商人作为合作伙伴,以此来获得与官府接触的渠道和人脉。而曹禄一伙所假冒的皇商身份,可以说非常针对海汉的这种习惯,并且在短时间内也很难验证他们的身份,毕竟南京到宁波直线距离都超过七百里,海汉就算要派人去南京验证身份也不是两三天能办成的事,这么长时间已经足以让曹禄等人实施计划了。

        不过曹禄一伙大概也想不到,这个姓石的海汉将军并非对商贸和外交一窍不通的武夫,而是十分精明的万事通,即便是谈及跟皇室相关的事情,石迪文也是十分清楚。曹禄对此准备不足,他所知的那些用来震慑石迪文的谈资,根本就没排上用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必然有各种各样的江湖骗术。特别是像海汉人这种以富贵有钱而著称的群体,自然更容易引来形形色色的骗子。胆大包天的骗子们在巨大利益的驱使之下,往往会无视被识破之后的严重后果,选择铤而走险。

        这个冒充皇商的曹禄便是这种人,他本来就是从宫里出来的阉人,对于宫中各种规矩和皇室的情况都略有所知,糊弄普通人也不易露馅,所以才选了这么一个独辟蹊径的路数。一般人根本就料想不到有人胆敢打着皇家的旗号的行骗,而曹禄等人便正是利用了这样的心理冒充皇商。这伙人曾在江浙其他地方有过得手的纪录,这次听说海汉高官在宁波接见商人,尤以有官府背景的优先,于是曹禄等人便打算以皇商的名义过来混一混。

        他们并不指望真能跟海汉达成什么合作协议,毕竟这只是个空壳团伙,并没有真正处于经营中的生意。但他们大致听说了一些海汉高官与本地商人们会面商谈的内容,知道海汉是打算要在浙江大量经营实业,于是便想着借助最近被炒得沸沸扬扬的象山盐场一事,以皇商的身份与海汉商议合作。这伙人既没有渠道也没有资本,当然不可能真的拿下食盐的销售代理,而是如石迪文所说的那样,打算在与海汉谈成初步协议之后,便拿着这个结果去诈骗那些相关的下游产业,从其他商人手中骗取钱财。

        这个构想其实具有相当强的可行性,因为海汉在大明开展贸易时一向都喜欢选择有官方背景的商人作为合作伙伴,以此来获得与官府接触的渠道和人脉。而曹禄一伙所假冒的皇商身份,可以说非常针对海汉的这种习惯,并且在短时间内也很难验证他们的身份,毕竟南京到宁波直线距离都超过七百里,海汉就算要派人去南京验证身份也不是两三天能办成的事,这么长时间已经足以让曹禄等人实施计划了。

        不过曹禄一伙大概也想不到,这个姓石的海汉将军并非对商贸和外交一窍不通的武夫,而是十分精明的万事通,即便是谈及跟皇室相关的事情,石迪文也是十分清楚。曹禄对此准备不足,他所知的那些用来震慑石迪文的谈资,根本就没排上用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必然有各种各样的江湖骗术。特别是像海汉人这种以富贵有钱而著称的群体,自然更容易引来形形色色的骗子。胆大包天的骗子们在巨大利益的驱使之下,往往会无视被识破之后的严重后果,选择铤而走险。

        这个冒充皇商的曹禄便是这种人,他本来就是从宫里出来的阉人,对于宫中各种规矩和皇室的情况都略有所知,糊弄普通人也不易露馅,所以才选了这么一个独辟蹊径的路数。一般人根本就料想不到有人胆敢打着皇家的旗号的行骗,而曹禄等人便正是利用了这样的心理冒充皇商。这伙人曾在江浙其他地方有过得手的纪录,这次听说海汉高官在宁波接见商人,尤以有官府背景的优先,于是曹禄等人便打算以皇商的名义过来混一混。

        他们并不指望真能跟海汉达成什么合作协议,毕竟这只是个空壳团伙,并没有真正处于经营中的生意。但他们大致听说了一些海汉高官与本地商人们会面商谈的内容,知道海汉是打算要在浙江大量经营实业,于是便想着借助最近被炒得沸沸扬扬的象山盐场一事,以皇商的身份与海汉商议合作。这伙人既没有渠道也没有资本,当然不可能真的拿下食盐的销售代理,而是如石迪文所说的那样,打算在与海汉谈成初步协议之后,便拿着这个结果去诈骗那些相关的下游产业,从其他商人手中骗取钱财。

        这个构想其实具有相当强的可行性,因为海汉在大明开展贸易时一向都喜欢选择有官方背景的商人作为合作伙伴,以此来获得与官府接触的渠道和人脉。而曹禄一伙所假冒的皇商身份,可以说非常针对海汉的这种习惯,并且在短时间内也很难验证他们的身份,毕竟南京到宁波直线距离都超过七百里,海汉就算要派人去南京验证身份也不是两三天能办成的事,这么长时间已经足以让曹禄等人实施计划了。

        不过曹禄一伙大概也想不到,这个姓石的海汉将军并非对商贸和外交一窍不通的武夫,而是十分精明的万事通,即便是谈及跟皇室相关的事情,石迪文也是十分清楚。曹禄对此准备不足,他所知的那些用来震慑石迪文的谈资,根本就没排上用场。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052967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