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54章 小人物大生意

第1554章 小人物大生意

        海汉人在宁波境内修盐场这事,章曲倒是第一次听说。他完全想象不到海汉在大明境内的影响力竟然已经如此之大,连盐场这种由国家掌控的资源都敢直接插手。而且听旁人说这语气,似乎修建这盐场也有皇族成员参与其中,那这简直就是勾结外邦出卖国家利益了。章曲作为一个有功名的秀才,自然明白大义气节这些道理,只是他发现这些东西在真正巨大的利益面前,恐怕很难有人能够坚守对大明的忠诚。

        为什么会有王爷参与此事,这不用问肯定就是为了钱,不过章曲现在也没有立场去指责别人,因为他来到这里的原因,也同样是想傍上海汉这个靠山发财。只是相比皇商的背景,他这个假冒官商的身份就实在低微了一些。如果真要谈大宗买卖,章曲也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能够撑得住场面。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海汉人在宁波境内修盐场这事,章曲倒是第一次听说。他完全想象不到海汉在大明境内的影响力竟然已经如此之大,连盐场这种由国家掌控的资源都敢直接插手。而且听旁人说这语气,似乎修建这盐场也有皇族成员参与其中,那这简直就是勾结外邦出卖国家利益了。章曲作为一个有功名的秀才,自然明白大义气节这些道理,只是他发现这些东西在真正巨大的利益面前,恐怕很难有人能够坚守对大明的忠诚。

        为什么会有王爷参与此事,这不用问肯定就是为了钱,不过章曲现在也没有立场去指责别人,因为他来到这里的原因,也同样是想傍上海汉这个靠山发财。只是相比皇商的背景,他这个假冒官商的身份就实在低微了一些。如果真要谈大宗买卖,章曲也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能够撑得住场面。海汉人在宁波境内修盐场这事,章曲倒是第一次听说。他完全想象不到海汉在大明境内的影响力竟然已经如此之大,连盐场这种由国家掌控的资源都敢直接插手。而且听旁人说这语气,似乎修建这盐场也有皇族成员参与其中,那这简直就是勾结外邦出卖国家利益了。章曲作为一个有功名的秀才,自然明白大义气节这些道理,只是他发现这些东西在真正巨大的利益面前,恐怕很难有人能够坚守对大明的忠诚。

        为什么会有王爷参与此事,这不用问肯定就是为了钱,不过章曲现在也没有立场去指责别人,因为他来到这里的原因,也同样是想傍上海汉这个靠山发财。只是相比皇商的背景,他这个假冒官商的身份就实在低微了一些。如果真要谈大宗买卖,章曲也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能够撑得住场面。海汉人在宁波境内修盐场这事,章曲倒是第一次听说。他完全想象不到海汉在大明境内的影响力竟然已经如此之大,连盐场这种由国家掌控的资源都敢直接插手。而且听旁人说这语气,似乎修建这盐场也有皇族成员参与其中,那这简直就是勾结外邦出卖国家利益了。章曲作为一个有功名的秀才,自然明白大义气节这些道理,只是他发现这些东西在真正巨大的利益面前,恐怕很难有人能够坚守对大明的忠诚。

        为什么会有王爷参与此事,这不用问肯定就是为了钱,不过章曲现在也没有立场去指责别人,因为他来到这里的原因,也同样是想傍上海汉这个靠山发财。只是相比皇商的背景,他这个假冒官商的身份就实在低微了一些。如果真要谈大宗买卖,章曲也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能够撑得住场面。海汉人在宁波境内修盐场这事,章曲倒是第一次听说。他完全想象不到海汉在大明境内的影响力竟然已经如此之大,连盐场这种由国家掌控的资源都敢直接插手。而且听旁人说这语气,似乎修建这盐场也有皇族成员参与其中,那这简直就是勾结外邦出卖国家利益了。章曲作为一个有功名的秀才,自然明白大义气节这些道理,只是他发现这些东西在真正巨大的利益面前,恐怕很难有人能够坚守对大明的忠诚。

        为什么会有王爷参与此事,这不用问肯定就是为了钱,不过章曲现在也没有立场去指责别人,因为他来到这里的原因,也同样是想傍上海汉这个靠山发财。只是相比皇商的背景,他这个假冒官商的身份就实在低微了一些。如果真要谈大宗买卖,章曲也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能够撑得住场面。海汉人在宁波境内修盐场这事,章曲倒是第一次听说。他完全想象不到海汉在大明境内的影响力竟然已经如此之大,连盐场这种由国家掌控的资源都敢直接插手。而且听旁人说这语气,似乎修建这盐场也有皇族成员参与其中,那这简直就是勾结外邦出卖国家利益了。章曲作为一个有功名的秀才,自然明白大义气节这些道理,只是他发现这些东西在真正巨大的利益面前,恐怕很难有人能够坚守对大明的忠诚。

        为什么会有王爷参与此事,这不用问肯定就是为了钱,不过章曲现在也没有立场去指责别人,因为他来到这里的原因,也同样是想傍上海汉这个靠山发财。只是相比皇商的背景,他这个假冒官商的身份就实在低微了一些。如果真要谈大宗买卖,章曲也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能够撑得住场面。海汉人在宁波境内修盐场这事,章曲倒是第一次听说。他完全想象不到海汉在大明境内的影响力竟然已经如此之大,连盐场这种由国家掌控的资源都敢直接插手。而且听旁人说这语气,似乎修建这盐场也有皇族成员参与其中,那这简直就是勾结外邦出卖国家利益了。章曲作为一个有功名的秀才,自然明白大义气节这些道理,只是他发现这些东西在真正巨大的利益面前,恐怕很难有人能够坚守对大明的忠诚。

        为什么会有王爷参与此事,这不用问肯定就是为了钱,不过章曲现在也没有立场去指责别人,因为他来到这里的原因,也同样是想傍上海汉这个靠山发财。只是相比皇商的背景,他这个假冒官商的身份就实在低微了一些。如果真要谈大宗买卖,章曲也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能够撑得住场面。海汉人在宁波境内修盐场这事,章曲倒是第一次听说。他完全想象不到海汉在大明境内的影响力竟然已经如此之大,连盐场这种由国家掌控的资源都敢直接插手。而且听旁人说这语气,似乎修建这盐场也有皇族成员参与其中,那这简直就是勾结外邦出卖国家利益了。章曲作为一个有功名的秀才,自然明白大义气节这些道理,只是他发现这些东西在真正巨大的利益面前,恐怕很难有人能够坚守对大明的忠诚。

        为什么会有王爷参与此事,这不用问肯定就是为了钱,不过章曲现在也没有立场去指责别人,因为他来到这里的原因,也同样是想傍上海汉这个靠山发财。只是相比皇商的背景,他这个假冒官商的身份就实在低微了一些。如果真要谈大宗买卖,章曲也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能够撑得住场面。海汉人在宁波境内修盐场这事,章曲倒是第一次听说。他完全想象不到海汉在大明境内的影响力竟然已经如此之大,连盐场这种由国家掌控的资源都敢直接插手。而且听旁人说这语气,似乎修建这盐场也有皇族成员参与其中,那这简直就是勾结外邦出卖国家利益了。章曲作为一个有功名的秀才,自然明白大义气节这些道理,只是他发现这些东西在真正巨大的利益面前,恐怕很难有人能够坚守对大明的忠诚。

        为什么会有王爷参与此事,这不用问肯定就是为了钱,不过章曲现在也没有立场去指责别人,因为他来到这里的原因,也同样是想傍上海汉这个靠山发财。只是相比皇商的背景,他这个假冒官商的身份就实在低微了一些。如果真要谈大宗买卖,章曲也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能够撑得住场面。海汉人在宁波境内修盐场这事,章曲倒是第一次听说。他完全想象不到海汉在大明境内的影响力竟然已经如此之大,连盐场这种由国家掌控的资源都敢直接插手。而且听旁人说这语气,似乎修建这盐场也有皇族成员参与其中,那这简直就是勾结外邦出卖国家利益了。章曲作为一个有功名的秀才,自然明白大义气节这些道理,只是他发现这些东西在真正巨大的利益面前,恐怕很难有人能够坚守对大明的忠诚。

        为什么会有王爷参与此事,这不用问肯定就是为了钱,不过章曲现在也没有立场去指责别人,因为他来到这里的原因,也同样是想傍上海汉这个靠山发财。只是相比皇商的背景,他这个假冒官商的身份就实在低微了一些。如果真要谈大宗买卖,章曲也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能够撑得住场面。海汉人在宁波境内修盐场这事,章曲倒是第一次听说。他完全想象不到海汉在大明境内的影响力竟然已经如此之大,连盐场这种由国家掌控的资源都敢直接插手。而且听旁人说这语气,似乎修建这盐场也有皇族成员参与其中,那这简直就是勾结外邦出卖国家利益了。章曲作为一个有功名的秀才,自然明白大义气节这些道理,只是他发现这些东西在真正巨大的利益面前,恐怕很难有人能够坚守对大明的忠诚。

        为什么会有王爷参与此事,这不用问肯定就是为了钱,不过章曲现在也没有立场去指责别人,因为他来到这里的原因,也同样是想傍上海汉这个靠山发财。只是相比皇商的背景,他这个假冒官商的身份就实在低微了一些。如果真要谈大宗买卖,章曲也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能够撑得住场面。海汉人在宁波境内修盐场这事,章曲倒是第一次听说。他完全想象不到海汉在大明境内的影响力竟然已经如此之大,连盐场这种由国家掌控的资源都敢直接插手。而且听旁人说这语气,似乎修建这盐场也有皇族成员参与其中,那这简直就是勾结外邦出卖国家利益了。章曲作为一个有功名的秀才,自然明白大义气节这些道理,只是他发现这些东西在真正巨大的利益面前,恐怕很难有人能够坚守对大明的忠诚。

        为什么会有王爷参与此事,这不用问肯定就是为了钱,不过章曲现在也没有立场去指责别人,因为他来到这里的原因,也同样是想傍上海汉这个靠山发财。只是相比皇商的背景,他这个假冒官商的身份就实在低微了一些。如果真要谈大宗买卖,章曲也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能够撑得住场面。海汉人在宁波境内修盐场这事,章曲倒是第一次听说。他完全想象不到海汉在大明境内的影响力竟然已经如此之大,连盐场这种由国家掌控的资源都敢直接插手。而且听旁人说这语气,似乎修建这盐场也有皇族成员参与其中,那这简直就是勾结外邦出卖国家利益了。章曲作为一个有功名的秀才,自然明白大义气节这些道理,只是他发现这些东西在真正巨大的利益面前,恐怕很难有人能够坚守对大明的忠诚。

        为什么会有王爷参与此事,这不用问肯定就是为了钱,不过章曲现在也没有立场去指责别人,因为他来到这里的原因,也同样是想傍上海汉这个靠山发财。只是相比皇商的背景,他这个假冒官商的身份就实在低微了一些。如果真要谈大宗买卖,章曲也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能够撑得住场面。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050730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