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52章 建交与通商

第1552章 建交与通商

        1636年的夏日比起往年同期稍微要凉爽一些,海汉制造的水银温度计上显示的刻度甚至极少会超过35摄氏度。普通民众只是单纯地认为这是天公作美,没有用烈日来炙烤天下,但穿越者们却很清楚,这只是明末小冰河期气候变化的一种体现而已。而且就算没有烈日炎炎,小冰河期的干旱也还是如期而至,等待秋收的农民们不得不用使用大量人力来灌溉农田,以便能保住田里的农作物。

        今年夏秋时节,大明的粮食减产几乎是必然趋势,中原的产粮区被农民军搅得一塌糊涂,而江浙一带又遭遇了持续多日的干旱少雨天气,粮食产量水平比起往年一塌糊涂。而在这样的状况下,绍兴、嘉兴、杭州、湖州这几个粮食主产区的大粮商们,却是在有意识地控制着出货量,并且在宁波、台州两处的粮食市场上大宗扫货。

        江浙产粮区的产出是稳定大明北部粮食价格的重要砝码,但今年尚未到稻米的收获季节,市场上的粮价却已经由于人为的炒作开始出现大幅上扬。好在这边本来就是鱼米之乡,短时间内倒也不会出现大面积的粮食短缺状况,社会状况还没有因此而发生动荡,普通民众甚至都没有意识到粮价的波动是象征着怎样的市场动向,其背后又隐藏着什么样的博弈。

        王畿所要做的,便是在海汉这个大买主的协助之下,拿下粮食市场的话语权。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1636年的夏日比起往年同期稍微要凉爽一些,海汉制造的水银温度计上显示的刻度甚至极少会超过35摄氏度。普通民众只是单纯地认为这是天公作美,没有用烈日来炙烤天下,但穿越者们却很清楚,这只是明末小冰河期气候变化的一种体现而已。而且就算没有烈日炎炎,小冰河期的干旱也还是如期而至,等待秋收的农民们不得不用使用大量人力来灌溉农田,以便能保住田里的农作物。

        今年夏秋时节,大明的粮食减产几乎是必然趋势,中原的产粮区被农民军搅得一塌糊涂,而江浙一带又遭遇了持续多日的干旱少雨天气,粮食产量水平比起往年一塌糊涂。而在这样的状况下,绍兴、嘉兴、杭州、湖州这几个粮食主产区的大粮商们,却是在有意识地控制着出货量,并且在宁波、台州两处的粮食市场上大宗扫货。

        江浙产粮区的产出是稳定大明北部粮食价格的重要砝码,但今年尚未到稻米的收获季节,市场上的粮价却已经由于人为的炒作开始出现大幅上扬。好在这边本来就是鱼米之乡,短时间内倒也不会出现大面积的粮食短缺状况,社会状况还没有因此而发生动荡,普通民众甚至都没有意识到粮价的波动是象征着怎样的市场动向,其背后又隐藏着什么样的博弈。

        王畿所要做的,便是在海汉这个大买主的协助之下,拿下粮食市场的话语权。1636年的夏日比起往年同期稍微要凉爽一些,海汉制造的水银温度计上显示的刻度甚至极少会超过35摄氏度。普通民众只是单纯地认为这是天公作美,没有用烈日来炙烤天下,但穿越者们却很清楚,这只是明末小冰河期气候变化的一种体现而已。而且就算没有烈日炎炎,小冰河期的干旱也还是如期而至,等待秋收的农民们不得不用使用大量人力来灌溉农田,以便能保住田里的农作物。

        今年夏秋时节,大明的粮食减产几乎是必然趋势,中原的产粮区被农民军搅得一塌糊涂,而江浙一带又遭遇了持续多日的干旱少雨天气,粮食产量水平比起往年一塌糊涂。而在这样的状况下,绍兴、嘉兴、杭州、湖州这几个粮食主产区的大粮商们,却是在有意识地控制着出货量,并且在宁波、台州两处的粮食市场上大宗扫货。

        江浙产粮区的产出是稳定大明北部粮食价格的重要砝码,但今年尚未到稻米的收获季节,市场上的粮价却已经由于人为的炒作开始出现大幅上扬。好在这边本来就是鱼米之乡,短时间内倒也不会出现大面积的粮食短缺状况,社会状况还没有因此而发生动荡,普通民众甚至都没有意识到粮价的波动是象征着怎样的市场动向,其背后又隐藏着什么样的博弈。

        王畿所要做的,便是在海汉这个大买主的协助之下,拿下粮食市场的话语权。1636年的夏日比起往年同期稍微要凉爽一些,海汉制造的水银温度计上显示的刻度甚至极少会超过35摄氏度。普通民众只是单纯地认为这是天公作美,没有用烈日来炙烤天下,但穿越者们却很清楚,这只是明末小冰河期气候变化的一种体现而已。而且就算没有烈日炎炎,小冰河期的干旱也还是如期而至,等待秋收的农民们不得不用使用大量人力来灌溉农田,以便能保住田里的农作物。

        今年夏秋时节,大明的粮食减产几乎是必然趋势,中原的产粮区被农民军搅得一塌糊涂,而江浙一带又遭遇了持续多日的干旱少雨天气,粮食产量水平比起往年一塌糊涂。而在这样的状况下,绍兴、嘉兴、杭州、湖州这几个粮食主产区的大粮商们,却是在有意识地控制着出货量,并且在宁波、台州两处的粮食市场上大宗扫货。

        江浙产粮区的产出是稳定大明北部粮食价格的重要砝码,但今年尚未到稻米的收获季节,市场上的粮价却已经由于人为的炒作开始出现大幅上扬。好在这边本来就是鱼米之乡,短时间内倒也不会出现大面积的粮食短缺状况,社会状况还没有因此而发生动荡,普通民众甚至都没有意识到粮价的波动是象征着怎样的市场动向,其背后又隐藏着什么样的博弈。

        王畿所要做的,便是在海汉这个大买主的协助之下,拿下粮食市场的话语权。1636年的夏日比起往年同期稍微要凉爽一些,海汉制造的水银温度计上显示的刻度甚至极少会超过35摄氏度。普通民众只是单纯地认为这是天公作美,没有用烈日来炙烤天下,但穿越者们却很清楚,这只是明末小冰河期气候变化的一种体现而已。而且就算没有烈日炎炎,小冰河期的干旱也还是如期而至,等待秋收的农民们不得不用使用大量人力来灌溉农田,以便能保住田里的农作物。

        今年夏秋时节,大明的粮食减产几乎是必然趋势,中原的产粮区被农民军搅得一塌糊涂,而江浙一带又遭遇了持续多日的干旱少雨天气,粮食产量水平比起往年一塌糊涂。而在这样的状况下,绍兴、嘉兴、杭州、湖州这几个粮食主产区的大粮商们,却是在有意识地控制着出货量,并且在宁波、台州两处的粮食市场上大宗扫货。

        江浙产粮区的产出是稳定大明北部粮食价格的重要砝码,但今年尚未到稻米的收获季节,市场上的粮价却已经由于人为的炒作开始出现大幅上扬。好在这边本来就是鱼米之乡,短时间内倒也不会出现大面积的粮食短缺状况,社会状况还没有因此而发生动荡,普通民众甚至都没有意识到粮价的波动是象征着怎样的市场动向,其背后又隐藏着什么样的博弈。

        王畿所要做的,便是在海汉这个大买主的协助之下,拿下粮食市场的话语权。1636年的夏日比起往年同期稍微要凉爽一些,海汉制造的水银温度计上显示的刻度甚至极少会超过35摄氏度。普通民众只是单纯地认为这是天公作美,没有用烈日来炙烤天下,但穿越者们却很清楚,这只是明末小冰河期气候变化的一种体现而已。而且就算没有烈日炎炎,小冰河期的干旱也还是如期而至,等待秋收的农民们不得不用使用大量人力来灌溉农田,以便能保住田里的农作物。

        今年夏秋时节,大明的粮食减产几乎是必然趋势,中原的产粮区被农民军搅得一塌糊涂,而江浙一带又遭遇了持续多日的干旱少雨天气,粮食产量水平比起往年一塌糊涂。而在这样的状况下,绍兴、嘉兴、杭州、湖州这几个粮食主产区的大粮商们,却是在有意识地控制着出货量,并且在宁波、台州两处的粮食市场上大宗扫货。

        江浙产粮区的产出是稳定大明北部粮食价格的重要砝码,但今年尚未到稻米的收获季节,市场上的粮价却已经由于人为的炒作开始出现大幅上扬。好在这边本来就是鱼米之乡,短时间内倒也不会出现大面积的粮食短缺状况,社会状况还没有因此而发生动荡,普通民众甚至都没有意识到粮价的波动是象征着怎样的市场动向,其背后又隐藏着什么样的博弈。

        王畿所要做的,便是在海汉这个大买主的协助之下,拿下粮食市场的话语权。1636年的夏日比起往年同期稍微要凉爽一些,海汉制造的水银温度计上显示的刻度甚至极少会超过35摄氏度。普通民众只是单纯地认为这是天公作美,没有用烈日来炙烤天下,但穿越者们却很清楚,这只是明末小冰河期气候变化的一种体现而已。而且就算没有烈日炎炎,小冰河期的干旱也还是如期而至,等待秋收的农民们不得不用使用大量人力来灌溉农田,以便能保住田里的农作物。

        今年夏秋时节,大明的粮食减产几乎是必然趋势,中原的产粮区被农民军搅得一塌糊涂,而江浙一带又遭遇了持续多日的干旱少雨天气,粮食产量水平比起往年一塌糊涂。而在这样的状况下,绍兴、嘉兴、杭州、湖州这几个粮食主产区的大粮商们,却是在有意识地控制着出货量,并且在宁波、台州两处的粮食市场上大宗扫货。

        江浙产粮区的产出是稳定大明北部粮食价格的重要砝码,但今年尚未到稻米的收获季节,市场上的粮价却已经由于人为的炒作开始出现大幅上扬。好在这边本来就是鱼米之乡,短时间内倒也不会出现大面积的粮食短缺状况,社会状况还没有因此而发生动荡,普通民众甚至都没有意识到粮价的波动是象征着怎样的市场动向,其背后又隐藏着什么样的博弈。

        王畿所要做的,便是在海汉这个大买主的协助之下,拿下粮食市场的话语权。1636年的夏日比起往年同期稍微要凉爽一些,海汉制造的水银温度计上显示的刻度甚至极少会超过35摄氏度。普通民众只是单纯地认为这是天公作美,没有用烈日来炙烤天下,但穿越者们却很清楚,这只是明末小冰河期气候变化的一种体现而已。而且就算没有烈日炎炎,小冰河期的干旱也还是如期而至,等待秋收的农民们不得不用使用大量人力来灌溉农田,以便能保住田里的农作物。

        今年夏秋时节,大明的粮食减产几乎是必然趋势,中原的产粮区被农民军搅得一塌糊涂,而江浙一带又遭遇了持续多日的干旱少雨天气,粮食产量水平比起往年一塌糊涂。而在这样的状况下,绍兴、嘉兴、杭州、湖州这几个粮食主产区的大粮商们,却是在有意识地控制着出货量,并且在宁波、台州两处的粮食市场上大宗扫货。

        江浙产粮区的产出是稳定大明北部粮食价格的重要砝码,但今年尚未到稻米的收获季节,市场上的粮价却已经由于人为的炒作开始出现大幅上扬。好在这边本来就是鱼米之乡,短时间内倒也不会出现大面积的粮食短缺状况,社会状况还没有因此而发生动荡,普通民众甚至都没有意识到粮价的波动是象征着怎样的市场动向,其背后又隐藏着什么样的博弈。...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046854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