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50章 粮食行业

第1550章 粮食行业

        给大明官员送钱,这对海汉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只要能达成海汉的要求,钱财好处在海汉执委会眼中只不过是一个或大或小的数字而已。遇到那种手里掌有实权,能为海汉在大明的各种计划提供助力的高官,海汉这边甚至会想方设法送钱上门,就如同石迪文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一样。

        不过王畿的状况好像与石迪文过去遇到的那些大明官员有些不太一样,虽然石迪文从一开始就在暗示对方可以直接谈条件,并且也摆出了可选的经营项目让对方挑,但王畿却是拒绝了这个提议,然后绕着圈子演了一大出戏,最后居然提出了要在粮食这个行业里做文章。石迪文确实不懂,为什么王畿放着现成铺好的路不走,非得要挑粮食这个行业当成筹码,难道王畿在浙江民间的影响力,就主要集中在粮食行业了?

        安全部在此之前对于王畿此人当然是盘过底了,但所掌握的信息基本都是公开或半公开的,如个人出身履历、家庭状况、私下爱好等等,对他所能直接或间接控制到的行业却并没有太多的可靠消息。这一方面是因为海汉与王畿之间本来就缺乏可靠稳定的消息渠道,对他的了解只能来源于公开信息;另一方面王畿的官位太高,他一句话就足以影响到治下地区的任何一个行业,对外界而言,根本猜不准哪些行业才是他真正能够操纵的对象。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给大明官员送钱,这对海汉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只要能达成海汉的要求,钱财好处在海汉执委会眼中只不过是一个或大或小的数字而已。遇到那种手里掌有实权,能为海汉在大明的各种计划提供助力的高官,海汉这边甚至会想方设法送钱上门,就如同石迪文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一样。

        不过王畿的状况好像与石迪文过去遇到的那些大明官员有些不太一样,虽然石迪文从一开始就在暗示对方可以直接谈条件,并且也摆出了可选的经营项目让对方挑,但王畿却是拒绝了这个提议,然后绕着圈子演了一大出戏,最后居然提出了要在粮食这个行业里做文章。石迪文确实不懂,为什么王畿放着现成铺好的路不走,非得要挑粮食这个行业当成筹码,难道王畿在浙江民间的影响力,就主要集中在粮食行业了?

        安全部在此之前对于王畿此人当然是盘过底了,但所掌握的信息基本都是公开或半公开的,如个人出身履历、家庭状况、私下爱好等等,对他所能直接或间接控制到的行业却并没有太多的可靠消息。这一方面是因为海汉与王畿之间本来就缺乏可靠稳定的消息渠道,对他的了解只能来源于公开信息;另一方面王畿的官位太高,他一句话就足以影响到治下地区的任何一个行业,对外界而言,根本猜不准哪些行业才是他真正能够操纵的对象。

        给大明官员送钱,这对海汉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只要能达成海汉的要求,钱财好处在海汉执委会眼中只不过是一个或大或小的数字而已。遇到那种手里掌有实权,能为海汉在大明的各种计划提供助力的高官,海汉这边甚至会想方设法送钱上门,就如同石迪文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一样。

        不过王畿的状况好像与石迪文过去遇到的那些大明官员有些不太一样,虽然石迪文从一开始就在暗示对方可以直接谈条件,并且也摆出了可选的经营项目让对方挑,但王畿却是拒绝了这个提议,然后绕着圈子演了一大出戏,最后居然提出了要在粮食这个行业里做文章。石迪文确实不懂,为什么王畿放着现成铺好的路不走,非得要挑粮食这个行业当成筹码,难道王畿在浙江民间的影响力,就主要集中在粮食行业了?

        安全部在此之前对于王畿此人当然是盘过底了,但所掌握的信息基本都是公开或半公开的,如个人出身履历、家庭状况、私下爱好等等,对他所能直接或间接控制到的行业却并没有太多的可靠消息。这一方面是因为海汉与王畿之间本来就缺乏可靠稳定的消息渠道,对他的了解只能来源于公开信息;另一方面王畿的官位太高,他一句话就足以影响到治下地区的任何一个行业,对外界而言,根本猜不准哪些行业才是他真正能够操纵的对象。

        给大明官员送钱,这对海汉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只要能达成海汉的要求,钱财好处在海汉执委会眼中只不过是一个或大或小的数字而已。遇到那种手里掌有实权,能为海汉在大明的各种计划提供助力的高官,海汉这边甚至会想方设法送钱上门,就如同石迪文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一样。

        不过王畿的状况好像与石迪文过去遇到的那些大明官员有些不太一样,虽然石迪文从一开始就在暗示对方可以直接谈条件,并且也摆出了可选的经营项目让对方挑,但王畿却是拒绝了这个提议,然后绕着圈子演了一大出戏,最后居然提出了要在粮食这个行业里做文章。石迪文确实不懂,为什么王畿放着现成铺好的路不走,非得要挑粮食这个行业当成筹码,难道王畿在浙江民间的影响力,就主要集中在粮食行业了?

        安全部在此之前对于王畿此人当然是盘过底了,但所掌握的信息基本都是公开或半公开的,如个人出身履历、家庭状况、私下爱好等等,对他所能直接或间接控制到的行业却并没有太多的可靠消息。这一方面是因为海汉与王畿之间本来就缺乏可靠稳定的消息渠道,对他的了解只能来源于公开信息;另一方面王畿的官位太高,他一句话就足以影响到治下地区的任何一个行业,对外界而言,根本猜不准哪些行业才是他真正能够操纵的对象。

        给大明官员送钱,这对海汉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只要能达成海汉的要求,钱财好处在海汉执委会眼中只不过是一个或大或小的数字而已。遇到那种手里掌有实权,能为海汉在大明的各种计划提供助力的高官,海汉这边甚至会想方设法送钱上门,就如同石迪文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一样。

        不过王畿的状况好像与石迪文过去遇到的那些大明官员有些不太一样,虽然石迪文从一开始就在暗示对方可以直接谈条件,并且也摆出了可选的经营项目让对方挑,但王畿却是拒绝了这个提议,然后绕着圈子演了一大出戏,最后居然提出了要在粮食这个行业里做文章。石迪文确实不懂,为什么王畿放着现成铺好的路不走,非得要挑粮食这个行业当成筹码,难道王畿在浙江民间的影响力,就主要集中在粮食行业了?

        安全部在此之前对于王畿此人当然是盘过底了,但所掌握的信息基本都是公开或半公开的,如个人出身履历、家庭状况、私下爱好等等,对他所能直接或间接控制到的行业却并没有太多的可靠消息。这一方面是因为海汉与王畿之间本来就缺乏可靠稳定的消息渠道,对他的了解只能来源于公开信息;另一方面王畿的官位太高,他一句话就足以影响到治下地区的任何一个行业,对外界而言,根本猜不准哪些行业才是他真正能够操纵的对象。

        给大明官员送钱,这对海汉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只要能达成海汉的要求,钱财好处在海汉执委会眼中只不过是一个或大或小的数字而已。遇到那种手里掌有实权,能为海汉在大明的各种计划提供助力的高官,海汉这边甚至会想方设法送钱上门,就如同石迪文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一样。

        不过王畿的状况好像与石迪文过去遇到的那些大明官员有些不太一样,虽然石迪文从一开始就在暗示对方可以直接谈条件,并且也摆出了可选的经营项目让对方挑,但王畿却是拒绝了这个提议,然后绕着圈子演了一大出戏,最后居然提出了要在粮食这个行业里做文章。石迪文确实不懂,为什么王畿放着现成铺好的路不走,非得要挑粮食这个行业当成筹码,难道王畿在浙江民间的影响力,就主要集中在粮食行业了?

        安全部在此之前对于王畿此人当然是盘过底了,但所掌握的信息基本都是公开或半公开的,如个人出身履历、家庭状况、私下爱好等等,对他所能直接或间接控制到的行业却并没有太多的可靠消息。这一方面是因为海汉与王畿之间本来就缺乏可靠稳定的消息渠道,对他的了解只能来源于公开信息;另一方面王畿的官位太高,他一句话就足以影响到治下地区的任何一个行业,对外界而言,根本猜不准哪些行业才是他真正能够操纵的对象。

        给大明官员送钱,这对海汉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只要能达成海汉的要求,钱财好处在海汉执委会眼中只不过是一个或大或小的数字而已。遇到那种手里掌有实权,能为海汉在大明的各种计划提供助力的高官,海汉这边甚至会想方设法送钱上门,就如同石迪文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一样。

        不过王畿的状况好像与石迪文过去遇到的那些大明官员有些不太一样,虽然石迪文从一开始就在暗示对方可以直接谈条件,并且也摆出了可选的经营项目让对方挑,但王畿却是拒绝了这个提议,然后绕着圈子演了一大出戏,最后居然提出了要在粮食这个行业里做文章。石迪文确实不懂,为什么王畿放着现成铺好的路不走,非得要挑粮食这个行业当成筹码,难道王畿在浙江民间的影响力,就主要集中在粮食行业了?

        安全部在此之前对于王畿此人当然是盘过底了,但所掌握的信息基本都是公开或半公开的,如个人出身履历、家庭状况、私下爱好等等,对他所能直接或间接控制到的行业却并没有太多的可靠消息。这一方面是因为海汉与王畿之间本来就缺乏可靠稳定的消息渠道,对他的了解只能来源于公开信息;另一方面王畿的官位太高,他一句话就足以影响到治下地区的任何一个行业,对外界而言,根本猜不准哪些行业才是他真正能够操纵的对象。

        给大明官员送钱,这对海汉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只要能达成海汉的要求,钱财好处在海汉执委会眼中只不过是一个或大或小的数字而已。遇到那种手里掌有实权,能为海汉在大明的各种计划提供助力的高官,海汉这边甚至会想方设法送钱上门,就如同石迪文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一样。

        不过王畿的状况好像与石迪文过去遇到的那些大明官员有些不太一样,虽然石迪文从一开始就在暗示对方可以直接谈条件,并且也摆出了可选的经营项目让对方挑,但王畿却是拒绝了这个提议,然后绕着圈子演了一大出戏,最后居然提出了要在粮食这个行业里做文章。石迪文确实不懂,为什么王畿放着现成铺好的路不走,非得要挑粮食这个行业当成筹码,难道王畿在浙江民间的影响力,就主要集中在粮食行业了?

        安全部在此之前对于王畿此人当然是盘过底了,但所掌握的信息基本都是公开或半公开的,如个人出身履历、家庭状况、私下爱好等等,对他所能直接或间接控制到的行业却并没有太多的可靠消息。这一方面是因为海汉与王畿之间本来就缺乏可靠稳定的消息渠道,对他的了解只能来源于公开信息;另一方面王畿的官位太高,他一句话就足以影响到治下地区的任何一个行业,对外界而言,根本猜不准哪些行业才是他真正能够操纵的对象。...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043525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