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44章 无力抵抗

第1544章 无力抵抗

        王焕听了这话觉得味道有些不对,我身为大明的朝廷命官,为何要让儿子去别国做官?父子两人分别为两国效力,这种状况听起来像话吗?今后就算儿子在海汉混出名堂,这史书上难道还能有什么好评价不成?当下赶紧摇头道:“犬子虽然不才,但也无需为贵国效力来谋生,此事还是罢了,阁下不必再提。”

        杨运碰了个钉子却丝毫没有气馁的意思,继续说道:“那也不勉强,只要贵公子愿意来,我们随时欢迎,盐场的职位会一直给他保留着。”

        王焕心道这盐场一事又并未谈定,怎地这人就已经一副尘埃落定的表情了,这还真不把本知县放在眼里了?当下脸色一沉道:“阁下说错了吧,本官可没答应你盐场之事!”

        杨运正色道:“王大人是没答应过,但那又怎样?我先前已经说过了,这盐场办不办得起来,王大人只是其中一个环节,你若配合,这盐场自然开得顺利一些,你若不愿配合,盐场也还是会开起来的,不过是多费一些手脚而已。”

        王焕听了这话脸色越发难看了,他虽然也知道海汉人对自己并无太多忌惮,但真感受到对方的轻视时,心里也还是会有抑制不住的怒气。只是他也知道自己对着杨运发火并不能阻止对方行事,甚至还会起到适得其反的作用。这种无力感就如一条毒蛇,狠狠地咬在王焕心头,让他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王焕听了这话觉得味道有些不对,我身为大明的朝廷命官,为何要让儿子去别国做官?父子两人分别为两国效力,这种状况听起来像话吗?今后就算儿子在海汉混出名堂,这史书上难道还能有什么好评价不成?当下赶紧摇头道:“犬子虽然不才,但也无需为贵国效力来谋生,此事还是罢了,阁下不必再提。”

        杨运碰了个钉子却丝毫没有气馁的意思,继续说道:“那也不勉强,只要贵公子愿意来,我们随时欢迎,盐场的职位会一直给他保留着。”

        王焕心道这盐场一事又并未谈定,怎地这人就已经一副尘埃落定的表情了,这还真不把本知县放在眼里了?当下脸色一沉道:“阁下说错了吧,本官可没答应你盐场之事!”

        杨运正色道:“王大人是没答应过,但那又怎样?我先前已经说过了,这盐场办不办得起来,王大人只是其中一个环节,你若配合,这盐场自然开得顺利一些,你若不愿配合,盐场也还是会开起来的,不过是多费一些手脚而已。”

        王焕听了这话脸色越发难看了,他虽然也知道海汉人对自己并无太多忌惮,但真感受到对方的轻视时,心里也还是会有抑制不住的怒气。只是他也知道自己对着杨运发火并不能阻止对方行事,甚至还会起到适得其反的作用。这种无力感就如一条毒蛇,狠狠地咬在王焕心头,让他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

        王焕听了这话觉得味道有些不对,我身为大明的朝廷命官,为何要让儿子去别国做官?父子两人分别为两国效力,这种状况听起来像话吗?今后就算儿子在海汉混出名堂,这史书上难道还能有什么好评价不成?当下赶紧摇头道:“犬子虽然不才,但也无需为贵国效力来谋生,此事还是罢了,阁下不必再提。”

        杨运碰了个钉子却丝毫没有气馁的意思,继续说道:“那也不勉强,只要贵公子愿意来,我们随时欢迎,盐场的职位会一直给他保留着。”

        王焕心道这盐场一事又并未谈定,怎地这人就已经一副尘埃落定的表情了,这还真不把本知县放在眼里了?当下脸色一沉道:“阁下说错了吧,本官可没答应你盐场之事!”

        杨运正色道:“王大人是没答应过,但那又怎样?我先前已经说过了,这盐场办不办得起来,王大人只是其中一个环节,你若配合,这盐场自然开得顺利一些,你若不愿配合,盐场也还是会开起来的,不过是多费一些手脚而已。”

        王焕听了这话脸色越发难看了,他虽然也知道海汉人对自己并无太多忌惮,但真感受到对方的轻视时,心里也还是会有抑制不住的怒气。只是他也知道自己对着杨运发火并不能阻止对方行事,甚至还会起到适得其反的作用。这种无力感就如一条毒蛇,狠狠地咬在王焕心头,让他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

        王焕听了这话觉得味道有些不对,我身为大明的朝廷命官,为何要让儿子去别国做官?父子两人分别为两国效力,这种状况听起来像话吗?今后就算儿子在海汉混出名堂,这史书上难道还能有什么好评价不成?当下赶紧摇头道:“犬子虽然不才,但也无需为贵国效力来谋生,此事还是罢了,阁下不必再提。”

        杨运碰了个钉子却丝毫没有气馁的意思,继续说道:“那也不勉强,只要贵公子愿意来,我们随时欢迎,盐场的职位会一直给他保留着。”

        王焕心道这盐场一事又并未谈定,怎地这人就已经一副尘埃落定的表情了,这还真不把本知县放在眼里了?当下脸色一沉道:“阁下说错了吧,本官可没答应你盐场之事!”

        杨运正色道:“王大人是没答应过,但那又怎样?我先前已经说过了,这盐场办不办得起来,王大人只是其中一个环节,你若配合,这盐场自然开得顺利一些,你若不愿配合,盐场也还是会开起来的,不过是多费一些手脚而已。”

        王焕听了这话脸色越发难看了,他虽然也知道海汉人对自己并无太多忌惮,但真感受到对方的轻视时,心里也还是会有抑制不住的怒气。只是他也知道自己对着杨运发火并不能阻止对方行事,甚至还会起到适得其反的作用。这种无力感就如一条毒蛇,狠狠地咬在王焕心头,让他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

        王焕听了这话觉得味道有些不对,我身为大明的朝廷命官,为何要让儿子去别国做官?父子两人分别为两国效力,这种状况听起来像话吗?今后就算儿子在海汉混出名堂,这史书上难道还能有什么好评价不成?当下赶紧摇头道:“犬子虽然不才,但也无需为贵国效力来谋生,此事还是罢了,阁下不必再提。”

        杨运碰了个钉子却丝毫没有气馁的意思,继续说道:“那也不勉强,只要贵公子愿意来,我们随时欢迎,盐场的职位会一直给他保留着。”

        王焕心道这盐场一事又并未谈定,怎地这人就已经一副尘埃落定的表情了,这还真不把本知县放在眼里了?当下脸色一沉道:“阁下说错了吧,本官可没答应你盐场之事!”

        杨运正色道:“王大人是没答应过,但那又怎样?我先前已经说过了,这盐场办不办得起来,王大人只是其中一个环节,你若配合,这盐场自然开得顺利一些,你若不愿配合,盐场也还是会开起来的,不过是多费一些手脚而已。”

        王焕听了这话脸色越发难看了,他虽然也知道海汉人对自己并无太多忌惮,但真感受到对方的轻视时,心里也还是会有抑制不住的怒气。只是他也知道自己对着杨运发火并不能阻止对方行事,甚至还会起到适得其反的作用。这种无力感就如一条毒蛇,狠狠地咬在王焕心头,让他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

        王焕听了这话觉得味道有些不对,我身为大明的朝廷命官,为何要让儿子去别国做官?父子两人分别为两国效力,这种状况听起来像话吗?今后就算儿子在海汉混出名堂,这史书上难道还能有什么好评价不成?当下赶紧摇头道:“犬子虽然不才,但也无需为贵国效力来谋生,此事还是罢了,阁下不必再提。”

        杨运碰了个钉子却丝毫没有气馁的意思,继续说道:“那也不勉强,只要贵公子愿意来,我们随时欢迎,盐场的职位会一直给他保留着。”

        王焕心道这盐场一事又并未谈定,怎地这人就已经一副尘埃落定的表情了,这还真不把本知县放在眼里了?当下脸色一沉道:“阁下说错了吧,本官可没答应你盐场之事!”

        杨运正色道:“王大人是没答应过,但那又怎样?我先前已经说过了,这盐场办不办得起来,王大人只是其中一个环节,你若配合,这盐场自然开得顺利一些,你若不愿配合,盐场也还是会开起来的,不过是多费一些手脚而已。”

        王焕听了这话脸色越发难看了,他虽然也知道海汉人对自己并无太多忌惮,但真感受到对方的轻视时,心里也还是会有抑制不住的怒气。只是他也知道自己对着杨运发火并不能阻止对方行事,甚至还会起到适得其反的作用。这种无力感就如一条毒蛇,狠狠地咬在王焕心头,让他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

        王焕听了这话觉得味道有些不对,我身为大明的朝廷命官,为何要让儿子去别国做官?父子两人分别为两国效力,这种状况听起来像话吗?今后就算儿子在海汉混出名堂,这史书上难道还能有什么好评价不成?当下赶紧摇头道:“犬子虽然不才,但也无需为贵国效力来谋生,此事还是罢了,阁下不必再提。”

        杨运碰了个钉子却丝毫没有气馁的意思,继续说道:“那也不勉强,只要贵公子愿意来,我们随时欢迎,盐场的职位会一直给他保留着。”

        王焕心道这盐场一事又并未谈定,怎地这人就已经一副尘埃落定的表情了,这还真不把本知县放在眼里了?当下脸色一沉道:“阁下说错了吧,本官可没答应你盐场之事!”

        杨运正色道:“王大人是没答应过,但那又怎样?我先前已经说过了,这盐场办不办得起来,王大人只是其中一个环节,你若配合,这盐场自然开得顺利一些,你若不愿配合,盐场也还是会开起来的,不过是多费一些手脚而已。”

        王焕听了这话脸色越发难看了,他虽然也知道海汉人对自己并无太多忌惮,但真感受到对方的轻视时,心里也还是会有抑制不住的怒气。只是他也知道自己对着杨运发火并不能阻止对方行事,甚至还会起到适得其反的作用。这种无力感就如一条毒蛇,狠狠地咬在王焕心头,让他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

        王焕听了这话觉得味道有些不对,我身为大明的朝廷命官,为何要让儿子去别国做官?父子两人分别为两国效力,这种状况听起来像话吗?今后就算儿子在海汉混出名堂,这史书上难道还能有什么好评价不成?当下赶紧摇头道:“犬子虽然不才,但也无需为贵国效力来谋生,此事还是罢了,阁下不必再提。”

        杨运碰了个钉子却丝毫没有气馁的意思,继续说道:“那也不勉强,只要贵公子愿意来,我们随时欢迎,盐场的职位会一直给他保留着。”

        王焕心道这盐场一事又并未谈定,怎地这人就已经一副尘埃落定的表情了,这还真不把本知县放在眼里了?当下脸色一沉道:“阁下说错了吧,本官可没答应你盐场之事!”

        杨运正色道:“王大人是没答应过,但那又怎样?我先前已经说过了,这盐场办不办得起来,王大人只是其中一个环节,你若配合,这盐场自然开得顺利一些,你若不愿配合,盐场也还是会开起来的,不过是多费一些手脚而已。”

        王焕听了这话脸色越发难看了,他虽然也知道海汉人对自己并无太多忌惮,但真感受到对方的轻视时,心里也还是会有抑制不住的怒气。只是他也知道自己对着杨运发火并不能阻止对方行事,甚至还会起到适得其反的作用。...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030605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