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40章 形势比人强

第1540章 形势比人强

        海汉整合本地金融行业的策略并没有多么新奇,不过是分化对手阵营,加上威逼利诱的手段这种老套路而已,换到其他行业的大环境中就未必有这么好的效果。但因为海汉在金融这个领域的实力着实强大,大到足以让本地的钱庄老板们生不出正面对抗的心思来,加上有蔡金梅这么一号先声夺人的存在,以及何廷贵这个内应的及时帮衬,才会使得这帮人噤若寒蝉,只能把不满和疑虑都憋在心里,不敢当着蔡金梅的面表现出来。

        何廷贵已经明目张胆地站到了海汉阵营一边,屁颠屁颠地跟着蔡金梅签合作协议去了。剩下屋里这帮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还是都望向了本地的行业魁首,信隆号钱庄的老板金明发,等着他给大伙儿拿个主意。

        金明发心里也苦啊,要是早知道何廷贵这家伙已经悄悄投靠了海汉,他先前何必要站出来充当反面典型。刚才想着要为本地同行争取一点有利条件,同时坐实自己行业老大的形象,才会出面跟海汉人讨价还价。但这种脆弱的攻守同盟一旦出现叛变者,就会是无法挽救的状况。何廷贵这么演了一处,把他自己是给摘出去了,但可把金明发给坑惨了,他不用问就知道,自己在蔡金梅心目中的形象肯定是负面到了极点。

        个人形象事小,但如果影响到了信隆号今后的经营前景,这种可能性就让金明发很是紧张了。他想要争取的是更好的更稳妥的合作条件,而不是一个被海汉人视作与其作对的局面。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海汉整合本地金融行业的策略并没有多么新奇,不过是分化对手阵营,加上威逼利诱的手段这种老套路而已,换到其他行业的大环境中就未必有这么好的效果。但因为海汉在金融这个领域的实力着实强大,大到足以让本地的钱庄老板们生不出正面对抗的心思来,加上有蔡金梅这么一号先声夺人的存在,以及何廷贵这个内应的及时帮衬,才会使得这帮人噤若寒蝉,只能把不满和疑虑都憋在心里,不敢当着蔡金梅的面表现出来。

        何廷贵已经明目张胆地站到了海汉阵营一边,屁颠屁颠地跟着蔡金梅签合作协议去了。剩下屋里这帮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还是都望向了本地的行业魁首,信隆号钱庄的老板金明发,等着他给大伙儿拿个主意。

        金明发心里也苦啊,要是早知道何廷贵这家伙已经悄悄投靠了海汉,他先前何必要站出来充当反面典型。刚才想着要为本地同行争取一点有利条件,同时坐实自己行业老大的形象,才会出面跟海汉人讨价还价。但这种脆弱的攻守同盟一旦出现叛变者,就会是无法挽救的状况。何廷贵这么演了一处,把他自己是给摘出去了,但可把金明发给坑惨了,他不用问就知道,自己在蔡金梅心目中的形象肯定是负面到了极点。

        个人形象事小,但如果影响到了信隆号今后的经营前景,这种可能性就让金明发很是紧张了。他想要争取的是更好的更稳妥的合作条件,而不是一个被海汉人视作与其作对的局面。海汉整合本地金融行业的策略并没有多么新奇,不过是分化对手阵营,加上威逼利诱的手段这种老套路而已,换到其他行业的大环境中就未必有这么好的效果。但因为海汉在金融这个领域的实力着实强大,大到足以让本地的钱庄老板们生不出正面对抗的心思来,加上有蔡金梅这么一号先声夺人的存在,以及何廷贵这个内应的及时帮衬,才会使得这帮人噤若寒蝉,只能把不满和疑虑都憋在心里,不敢当着蔡金梅的面表现出来。

        何廷贵已经明目张胆地站到了海汉阵营一边,屁颠屁颠地跟着蔡金梅签合作协议去了。剩下屋里这帮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还是都望向了本地的行业魁首,信隆号钱庄的老板金明发,等着他给大伙儿拿个主意。

        金明发心里也苦啊,要是早知道何廷贵这家伙已经悄悄投靠了海汉,他先前何必要站出来充当反面典型。刚才想着要为本地同行争取一点有利条件,同时坐实自己行业老大的形象,才会出面跟海汉人讨价还价。但这种脆弱的攻守同盟一旦出现叛变者,就会是无法挽救的状况。何廷贵这么演了一处,把他自己是给摘出去了,但可把金明发给坑惨了,他不用问就知道,自己在蔡金梅心目中的形象肯定是负面到了极点。

        个人形象事小,但如果影响到了信隆号今后的经营前景,这种可能性就让金明发很是紧张了。他想要争取的是更好的更稳妥的合作条件,而不是一个被海汉人视作与其作对的局面。海汉整合本地金融行业的策略并没有多么新奇,不过是分化对手阵营,加上威逼利诱的手段这种老套路而已,换到其他行业的大环境中就未必有这么好的效果。但因为海汉在金融这个领域的实力着实强大,大到足以让本地的钱庄老板们生不出正面对抗的心思来,加上有蔡金梅这么一号先声夺人的存在,以及何廷贵这个内应的及时帮衬,才会使得这帮人噤若寒蝉,只能把不满和疑虑都憋在心里,不敢当着蔡金梅的面表现出来。

        何廷贵已经明目张胆地站到了海汉阵营一边,屁颠屁颠地跟着蔡金梅签合作协议去了。剩下屋里这帮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还是都望向了本地的行业魁首,信隆号钱庄的老板金明发,等着他给大伙儿拿个主意。

        金明发心里也苦啊,要是早知道何廷贵这家伙已经悄悄投靠了海汉,他先前何必要站出来充当反面典型。刚才想着要为本地同行争取一点有利条件,同时坐实自己行业老大的形象,才会出面跟海汉人讨价还价。但这种脆弱的攻守同盟一旦出现叛变者,就会是无法挽救的状况。何廷贵这么演了一处,把他自己是给摘出去了,但可把金明发给坑惨了,他不用问就知道,自己在蔡金梅心目中的形象肯定是负面到了极点。

        个人形象事小,但如果影响到了信隆号今后的经营前景,这种可能性就让金明发很是紧张了。他想要争取的是更好的更稳妥的合作条件,而不是一个被海汉人视作与其作对的局面。海汉整合本地金融行业的策略并没有多么新奇,不过是分化对手阵营,加上威逼利诱的手段这种老套路而已,换到其他行业的大环境中就未必有这么好的效果。但因为海汉在金融这个领域的实力着实强大,大到足以让本地的钱庄老板们生不出正面对抗的心思来,加上有蔡金梅这么一号先声夺人的存在,以及何廷贵这个内应的及时帮衬,才会使得这帮人噤若寒蝉,只能把不满和疑虑都憋在心里,不敢当着蔡金梅的面表现出来。

        何廷贵已经明目张胆地站到了海汉阵营一边,屁颠屁颠地跟着蔡金梅签合作协议去了。剩下屋里这帮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还是都望向了本地的行业魁首,信隆号钱庄的老板金明发,等着他给大伙儿拿个主意。

        金明发心里也苦啊,要是早知道何廷贵这家伙已经悄悄投靠了海汉,他先前何必要站出来充当反面典型。刚才想着要为本地同行争取一点有利条件,同时坐实自己行业老大的形象,才会出面跟海汉人讨价还价。但这种脆弱的攻守同盟一旦出现叛变者,就会是无法挽救的状况。何廷贵这么演了一处,把他自己是给摘出去了,但可把金明发给坑惨了,他不用问就知道,自己在蔡金梅心目中的形象肯定是负面到了极点。

        个人形象事小,但如果影响到了信隆号今后的经营前景,这种可能性就让金明发很是紧张了。他想要争取的是更好的更稳妥的合作条件,而不是一个被海汉人视作与其作对的局面。海汉整合本地金融行业的策略并没有多么新奇,不过是分化对手阵营,加上威逼利诱的手段这种老套路而已,换到其他行业的大环境中就未必有这么好的效果。但因为海汉在金融这个领域的实力着实强大,大到足以让本地的钱庄老板们生不出正面对抗的心思来,加上有蔡金梅这么一号先声夺人的存在,以及何廷贵这个内应的及时帮衬,才会使得这帮人噤若寒蝉,只能把不满和疑虑都憋在心里,不敢当着蔡金梅的面表现出来。

        何廷贵已经明目张胆地站到了海汉阵营一边,屁颠屁颠地跟着蔡金梅签合作协议去了。剩下屋里这帮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还是都望向了本地的行业魁首,信隆号钱庄的老板金明发,等着他给大伙儿拿个主意。

        金明发心里也苦啊,要是早知道何廷贵这家伙已经悄悄投靠了海汉,他先前何必要站出来充当反面典型。刚才想着要为本地同行争取一点有利条件,同时坐实自己行业老大的形象,才会出面跟海汉人讨价还价。但这种脆弱的攻守同盟一旦出现叛变者,就会是无法挽救的状况。何廷贵这么演了一处,把他自己是给摘出去了,但可把金明发给坑惨了,他不用问就知道,自己在蔡金梅心目中的形象肯定是负面到了极点。

        个人形象事小,但如果影响到了信隆号今后的经营前景,这种可能性就让金明发很是紧张了。他想要争取的是更好的更稳妥的合作条件,而不是一个被海汉人视作与其作对的局面。海汉整合本地金融行业的策略并没有多么新奇,不过是分化对手阵营,加上威逼利诱的手段这种老套路而已,换到其他行业的大环境中就未必有这么好的效果。但因为海汉在金融这个领域的实力着实强大,大到足以让本地的钱庄老板们生不出正面对抗的心思来,加上有蔡金梅这么一号先声夺人的存在,以及何廷贵这个内应的及时帮衬,才会使得这帮人噤若寒蝉,只能把不满和疑虑都憋在心里,不敢当着蔡金梅的面表现出来。

        何廷贵已经明目张胆地站到了海汉阵营一边,屁颠屁颠地跟着蔡金梅签合作协议去了。剩下屋里这帮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还是都望向了本地的行业魁首,信隆号钱庄的老板金明发,等着他给大伙儿拿个主意。

        金明发心里也苦啊,要是早知道何廷贵这家伙已经悄悄投靠了海汉,他先前何必要站出来充当反面典型。刚才想着要为本地同行争取一点有利条件,同时坐实自己行业老大的形象,才会出面跟海汉人讨价还价。但这种脆弱的攻守同盟一旦出现叛变者,就会是无法挽救的状况。何廷贵这么演了一处,把他自己是给摘出去了,但可把金明发给坑惨了,他不用问就知道,自己在蔡金梅心目中的形象肯定是负面到了极点。

        个人形象事小,但如果影响到了信隆号今后的经营前景,这种可能性就让金明发很是紧张了。他想要争取的是更好的更稳妥的合作条件,而不是一个被海汉人视作与其作对的局面。海汉整合本地金融行业的策略并没有多么新奇,不过是分化对手阵营,加上威逼利诱的手段这种老套路而已,换到其他行业的大环境中就未必有这么好的效果。但因为海汉在金融这个领域的实力着实强大,大到足以让本地的钱庄老板们生不出正面对抗的心思来,加上有蔡金梅这么一号先声夺人的存在,以及何廷贵这个内应的及时帮衬,才会使得这帮人噤若寒蝉,只能把不满和疑虑都憋在心里,不敢当着蔡金梅的面表现出来。...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023061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