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37章 各取所需

第1537章 各取所需

        何礼倒是没有想过会有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他当初去竞争北方航线承运商资格的时候,还是东拼西凑找了几家合伙才勉强达到了准入门槛,后来因为资金紧张还不得不向兄长何肖申请了资金援助。至于在辽东地区投资的种植园,经费也并非全由他来掏腰包,也没有多余的资金再对自己名下的船行扩大经营规模。说得严重点,如果海汉现在打算安排周期较长的北方航线运输任务给他,他可能还需要预支一部分运费来维持船行的物资筹备和人员费用才行。

        但何礼也知道海汉人做事的目的性极强,绝不可能突发善心来帮助自己,其中必然有什么自己所不知的隐情。而石迪文肯定也不会将自己的打算和盘托出,毕竟这就涉及到了舟山造船厂的运转状况,这可是需要对外保密的信息。

        何礼决定还是稍微谨慎一点,把状况打听清楚再作决定,于是他继续问道:“那若是按照将军的安排,向舟山造船厂订购货船,不知工期多久,何时才能交船?”

        石迪文反问道:“你在舟山和辽东都见到过我国的愚公级货船吧?”

        何礼点点头,他的确对这种重载货船有着比较深刻的印象,当时从舟山北上前往辽东,船队中就有数艘这种被海汉命名为愚公级的货运帆船。这种帆船所能装运的货物多达数百吨,远远超出了何礼名下船行那些最大吨位不过百吨的帆船。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何礼倒是没有想过会有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他当初去竞争北方航线承运商资格的时候,还是东拼西凑找了几家合伙才勉强达到了准入门槛,后来因为资金紧张还不得不向兄长何肖申请了资金援助。至于在辽东地区投资的种植园,经费也并非全由他来掏腰包,也没有多余的资金再对自己名下的船行扩大经营规模。说得严重点,如果海汉现在打算安排周期较长的北方航线运输任务给他,他可能还需要预支一部分运费来维持船行的物资筹备和人员费用才行。

        但何礼也知道海汉人做事的目的性极强,绝不可能突发善心来帮助自己,其中必然有什么自己所不知的隐情。而石迪文肯定也不会将自己的打算和盘托出,毕竟这就涉及到了舟山造船厂的运转状况,这可是需要对外保密的信息。

        何礼决定还是稍微谨慎一点,把状况打听清楚再作决定,于是他继续问道:“那若是按照将军的安排,向舟山造船厂订购货船,不知工期多久,何时才能交船?”

        石迪文反问道:“你在舟山和辽东都见到过我国的愚公级货船吧?”

        何礼点点头,他的确对这种重载货船有着比较深刻的印象,当时从舟山北上前往辽东,船队中就有数艘这种被海汉命名为愚公级的货运帆船。这种帆船所能装运的货物多达数百吨,远远超出了何礼名下船行那些最大吨位不过百吨的帆船。何礼倒是没有想过会有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他当初去竞争北方航线承运商资格的时候,还是东拼西凑找了几家合伙才勉强达到了准入门槛,后来因为资金紧张还不得不向兄长何肖申请了资金援助。至于在辽东地区投资的种植园,经费也并非全由他来掏腰包,也没有多余的资金再对自己名下的船行扩大经营规模。说得严重点,如果海汉现在打算安排周期较长的北方航线运输任务给他,他可能还需要预支一部分运费来维持船行的物资筹备和人员费用才行。

        但何礼也知道海汉人做事的目的性极强,绝不可能突发善心来帮助自己,其中必然有什么自己所不知的隐情。而石迪文肯定也不会将自己的打算和盘托出,毕竟这就涉及到了舟山造船厂的运转状况,这可是需要对外保密的信息。

        何礼决定还是稍微谨慎一点,把状况打听清楚再作决定,于是他继续问道:“那若是按照将军的安排,向舟山造船厂订购货船,不知工期多久,何时才能交船?”

        石迪文反问道:“你在舟山和辽东都见到过我国的愚公级货船吧?”

        何礼点点头,他的确对这种重载货船有着比较深刻的印象,当时从舟山北上前往辽东,船队中就有数艘这种被海汉命名为愚公级的货运帆船。这种帆船所能装运的货物多达数百吨,远远超出了何礼名下船行那些最大吨位不过百吨的帆船。何礼倒是没有想过会有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他当初去竞争北方航线承运商资格的时候,还是东拼西凑找了几家合伙才勉强达到了准入门槛,后来因为资金紧张还不得不向兄长何肖申请了资金援助。至于在辽东地区投资的种植园,经费也并非全由他来掏腰包,也没有多余的资金再对自己名下的船行扩大经营规模。说得严重点,如果海汉现在打算安排周期较长的北方航线运输任务给他,他可能还需要预支一部分运费来维持船行的物资筹备和人员费用才行。

        但何礼也知道海汉人做事的目的性极强,绝不可能突发善心来帮助自己,其中必然有什么自己所不知的隐情。而石迪文肯定也不会将自己的打算和盘托出,毕竟这就涉及到了舟山造船厂的运转状况,这可是需要对外保密的信息。

        何礼决定还是稍微谨慎一点,把状况打听清楚再作决定,于是他继续问道:“那若是按照将军的安排,向舟山造船厂订购货船,不知工期多久,何时才能交船?”

        石迪文反问道:“你在舟山和辽东都见到过我国的愚公级货船吧?”

        何礼点点头,他的确对这种重载货船有着比较深刻的印象,当时从舟山北上前往辽东,船队中就有数艘这种被海汉命名为愚公级的货运帆船。这种帆船所能装运的货物多达数百吨,远远超出了何礼名下船行那些最大吨位不过百吨的帆船。何礼倒是没有想过会有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他当初去竞争北方航线承运商资格的时候,还是东拼西凑找了几家合伙才勉强达到了准入门槛,后来因为资金紧张还不得不向兄长何肖申请了资金援助。至于在辽东地区投资的种植园,经费也并非全由他来掏腰包,也没有多余的资金再对自己名下的船行扩大经营规模。说得严重点,如果海汉现在打算安排周期较长的北方航线运输任务给他,他可能还需要预支一部分运费来维持船行的物资筹备和人员费用才行。

        但何礼也知道海汉人做事的目的性极强,绝不可能突发善心来帮助自己,其中必然有什么自己所不知的隐情。而石迪文肯定也不会将自己的打算和盘托出,毕竟这就涉及到了舟山造船厂的运转状况,这可是需要对外保密的信息。

        何礼决定还是稍微谨慎一点,把状况打听清楚再作决定,于是他继续问道:“那若是按照将军的安排,向舟山造船厂订购货船,不知工期多久,何时才能交船?”

        石迪文反问道:“你在舟山和辽东都见到过我国的愚公级货船吧?”

        何礼点点头,他的确对这种重载货船有着比较深刻的印象,当时从舟山北上前往辽东,船队中就有数艘这种被海汉命名为愚公级的货运帆船。这种帆船所能装运的货物多达数百吨,远远超出了何礼名下船行那些最大吨位不过百吨的帆船。何礼倒是没有想过会有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他当初去竞争北方航线承运商资格的时候,还是东拼西凑找了几家合伙才勉强达到了准入门槛,后来因为资金紧张还不得不向兄长何肖申请了资金援助。至于在辽东地区投资的种植园,经费也并非全由他来掏腰包,也没有多余的资金再对自己名下的船行扩大经营规模。说得严重点,如果海汉现在打算安排周期较长的北方航线运输任务给他,他可能还需要预支一部分运费来维持船行的物资筹备和人员费用才行。

        但何礼也知道海汉人做事的目的性极强,绝不可能突发善心来帮助自己,其中必然有什么自己所不知的隐情。而石迪文肯定也不会将自己的打算和盘托出,毕竟这就涉及到了舟山造船厂的运转状况,这可是需要对外保密的信息。

        何礼决定还是稍微谨慎一点,把状况打听清楚再作决定,于是他继续问道:“那若是按照将军的安排,向舟山造船厂订购货船,不知工期多久,何时才能交船?”

        石迪文反问道:“你在舟山和辽东都见到过我国的愚公级货船吧?”

        何礼点点头,他的确对这种重载货船有着比较深刻的印象,当时从舟山北上前往辽东,船队中就有数艘这种被海汉命名为愚公级的货运帆船。这种帆船所能装运的货物多达数百吨,远远超出了何礼名下船行那些最大吨位不过百吨的帆船。何礼倒是没有想过会有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他当初去竞争北方航线承运商资格的时候,还是东拼西凑找了几家合伙才勉强达到了准入门槛,后来因为资金紧张还不得不向兄长何肖申请了资金援助。至于在辽东地区投资的种植园,经费也并非全由他来掏腰包,也没有多余的资金再对自己名下的船行扩大经营规模。说得严重点,如果海汉现在打算安排周期较长的北方航线运输任务给他,他可能还需要预支一部分运费来维持船行的物资筹备和人员费用才行。

        但何礼也知道海汉人做事的目的性极强,绝不可能突发善心来帮助自己,其中必然有什么自己所不知的隐情。而石迪文肯定也不会将自己的打算和盘托出,毕竟这就涉及到了舟山造船厂的运转状况,这可是需要对外保密的信息。

        何礼决定还是稍微谨慎一点,把状况打听清楚再作决定,于是他继续问道:“那若是按照将军的安排,向舟山造船厂订购货船,不知工期多久,何时才能交船?”

        石迪文反问道:“你在舟山和辽东都见到过我国的愚公级货船吧?”

        何礼点点头,他的确对这种重载货船有着比较深刻的印象,当时从舟山北上前往辽东,船队中就有数艘这种被海汉命名为愚公级的货运帆船。这种帆船所能装运的货物多达数百吨,远远超出了何礼名下船行那些最大吨位不过百吨的帆船。何礼倒是没有想过会有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他当初去竞争北方航线承运商资格的时候,还是东拼西凑找了几家合伙才勉强达到了准入门槛,后来因为资金紧张还不得不向兄长何肖申请了资金援助。至于在辽东地区投资的种植园,经费也并非全由他来掏腰包,也没有多余的资金再对自己名下的船行扩大经营规模。说得严重点,如果海汉现在打算安排周期较长的北方航线运输任务给他,他可能还需要预支一部分运费来维持船行的物资筹备和人员费用才行。

        但何礼也知道海汉人做事的目的性极强,绝不可能突发善心来帮助自己,其中必然有什么自己所不知的隐情。而石迪文肯定也不会将自己的打算和盘托出,毕竟这就涉及到了舟山造船厂的运转状况,这可是需要对外保密的信息。

        何礼决定还是稍微谨慎一点,把状况打听清楚再作决定,于是他继续问道:“那若是按照将军的安排,向舟山造船厂订购货船,不知工期多久,何时才能交船?”

        石迪文反问道:“你在舟山和辽东都见到过我国的愚公级货船吧?”

        何礼点点头,他的确对这种重载货船有着比较深刻的印象,当时从舟山北上前往辽东,船队中就有数艘这种被海汉命名为愚公级的货运帆船。...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017375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