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35章 宁波商界

第1535章 宁波商界

        要在短短的一两年时间对区域性的行业经营完成整合甚至是吞并,即便是以海汉的能力也还是会力有不逮,因为海汉目前在大明沿海下手的地方实在太多了,不管是人员、资金、货源,都很难同时兼顾到如此之多的沿海州府,所以就必须联合地方官府,借助这些官员的力量去推动计划实施。

        宁波这边也不例外,因为有了曲余同这层关系,海汉要想整合本地的行业资源就相对要容易一些。石迪文这趟来之前便已经知会过曲余同,希望由他代为出面,组织本地各个行业的主要经营者进行会晤。曲余同虽然不是太能理解海汉做这些事的意图,但他至少知道这样做对自己是有益无害,因此倒也很合作,提前便安排妥当了相关事宜。当然具体谈判的时候,曲余同为了避嫌就不会亲自出面了,顶多让亲信何肖去旁听一下。

        事实上对于北方形势变化的了解程度,曲余同甚至还不如何肖这个下属,因为何肖的胞弟何礼已经去辽东实地走了一遭,对于当地的战局和海汉的长期打算有更明确的了解,并且在辽东已经投资置产,与海汉签了种植园的合作协议。虽然这种植园项目中也有曲余同的股份,但曲余同的消息渠道都是来自石迪文和其他人的转述,自然不可能有何礼那么真切的感受。而且何肖何礼作为经办人肯定也有自己的小算盘,所以在向曲余同报告辽东事务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会有所保留。

        而何氏兄弟目前主要经营的航运业,自然也是海汉在努力进行整合的行业之一,而且他们名下船行的船只能够去到辽东,一定程度上也是来自海汉的特殊照顾,所以这次石迪文来宁波与各行业经营者会晤,他们也毫无意外地被列为了受邀对象。

        航运、粮食、金融、纺织、服务业等等,是海汉尝试进行行业整合的主要领域。石迪文代表海汉与这些行业在本地的主要经验者进行磋商,事务之多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谈完的。所以海汉在宁波城中花重金租下了一处占地颇大的宅院,作为此次与本地商界人士会晤的场所。这样石迪文就可以坐镇此地,免去来回奔波之苦。

        而随他一同来到宁波城的,除了随从人员之外,还有整整一个警卫排的人马。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要在短短的一两年时间对区域性的行业经营完成整合甚至是吞并,即便是以海汉的能力也还是会力有不逮,因为海汉目前在大明沿海下手的地方实在太多了,不管是人员、资金、货源,都很难同时兼顾到如此之多的沿海州府,所以就必须联合地方官府,借助这些官员的力量去推动计划实施。

        宁波这边也不例外,因为有了曲余同这层关系,海汉要想整合本地的行业资源就相对要容易一些。石迪文这趟来之前便已经知会过曲余同,希望由他代为出面,组织本地各个行业的主要经营者进行会晤。曲余同虽然不是太能理解海汉做这些事的意图,但他至少知道这样做对自己是有益无害,因此倒也很合作,提前便安排妥当了相关事宜。当然具体谈判的时候,曲余同为了避嫌就不会亲自出面了,顶多让亲信何肖去旁听一下。

        事实上对于北方形势变化的了解程度,曲余同甚至还不如何肖这个下属,因为何肖的胞弟何礼已经去辽东实地走了一遭,对于当地的战局和海汉的长期打算有更明确的了解,并且在辽东已经投资置产,与海汉签了种植园的合作协议。虽然这种植园项目中也有曲余同的股份,但曲余同的消息渠道都是来自石迪文和其他人的转述,自然不可能有何礼那么真切的感受。而且何肖何礼作为经办人肯定也有自己的小算盘,所以在向曲余同报告辽东事务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会有所保留。

        而何氏兄弟目前主要经营的航运业,自然也是海汉在努力进行整合的行业之一,而且他们名下船行的船只能够去到辽东,一定程度上也是来自海汉的特殊照顾,所以这次石迪文来宁波与各行业经营者会晤,他们也毫无意外地被列为了受邀对象。

        航运、粮食、金融、纺织、服务业等等,是海汉尝试进行行业整合的主要领域。石迪文代表海汉与这些行业在本地的主要经验者进行磋商,事务之多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谈完的。所以海汉在宁波城中花重金租下了一处占地颇大的宅院,作为此次与本地商界人士会晤的场所。这样石迪文就可以坐镇此地,免去来回奔波之苦。

        而随他一同来到宁波城的,除了随从人员之外,还有整整一个警卫排的人马。要在短短的一两年时间对区域性的行业经营完成整合甚至是吞并,即便是以海汉的能力也还是会力有不逮,因为海汉目前在大明沿海下手的地方实在太多了,不管是人员、资金、货源,都很难同时兼顾到如此之多的沿海州府,所以就必须联合地方官府,借助这些官员的力量去推动计划实施。

        宁波这边也不例外,因为有了曲余同这层关系,海汉要想整合本地的行业资源就相对要容易一些。石迪文这趟来之前便已经知会过曲余同,希望由他代为出面,组织本地各个行业的主要经营者进行会晤。曲余同虽然不是太能理解海汉做这些事的意图,但他至少知道这样做对自己是有益无害,因此倒也很合作,提前便安排妥当了相关事宜。当然具体谈判的时候,曲余同为了避嫌就不会亲自出面了,顶多让亲信何肖去旁听一下。

        事实上对于北方形势变化的了解程度,曲余同甚至还不如何肖这个下属,因为何肖的胞弟何礼已经去辽东实地走了一遭,对于当地的战局和海汉的长期打算有更明确的了解,并且在辽东已经投资置产,与海汉签了种植园的合作协议。虽然这种植园项目中也有曲余同的股份,但曲余同的消息渠道都是来自石迪文和其他人的转述,自然不可能有何礼那么真切的感受。而且何肖何礼作为经办人肯定也有自己的小算盘,所以在向曲余同报告辽东事务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会有所保留。

        而何氏兄弟目前主要经营的航运业,自然也是海汉在努力进行整合的行业之一,而且他们名下船行的船只能够去到辽东,一定程度上也是来自海汉的特殊照顾,所以这次石迪文来宁波与各行业经营者会晤,他们也毫无意外地被列为了受邀对象。

        航运、粮食、金融、纺织、服务业等等,是海汉尝试进行行业整合的主要领域。石迪文代表海汉与这些行业在本地的主要经验者进行磋商,事务之多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谈完的。所以海汉在宁波城中花重金租下了一处占地颇大的宅院,作为此次与本地商界人士会晤的场所。这样石迪文就可以坐镇此地,免去来回奔波之苦。

        而随他一同来到宁波城的,除了随从人员之外,还有整整一个警卫排的人马。要在短短的一两年时间对区域性的行业经营完成整合甚至是吞并,即便是以海汉的能力也还是会力有不逮,因为海汉目前在大明沿海下手的地方实在太多了,不管是人员、资金、货源,都很难同时兼顾到如此之多的沿海州府,所以就必须联合地方官府,借助这些官员的力量去推动计划实施。

        宁波这边也不例外,因为有了曲余同这层关系,海汉要想整合本地的行业资源就相对要容易一些。石迪文这趟来之前便已经知会过曲余同,希望由他代为出面,组织本地各个行业的主要经营者进行会晤。曲余同虽然不是太能理解海汉做这些事的意图,但他至少知道这样做对自己是有益无害,因此倒也很合作,提前便安排妥当了相关事宜。当然具体谈判的时候,曲余同为了避嫌就不会亲自出面了,顶多让亲信何肖去旁听一下。

        事实上对于北方形势变化的了解程度,曲余同甚至还不如何肖这个下属,因为何肖的胞弟何礼已经去辽东实地走了一遭,对于当地的战局和海汉的长期打算有更明确的了解,并且在辽东已经投资置产,与海汉签了种植园的合作协议。虽然这种植园项目中也有曲余同的股份,但曲余同的消息渠道都是来自石迪文和其他人的转述,自然不可能有何礼那么真切的感受。而且何肖何礼作为经办人肯定也有自己的小算盘,所以在向曲余同报告辽东事务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会有所保留。

        而何氏兄弟目前主要经营的航运业,自然也是海汉在努力进行整合的行业之一,而且他们名下船行的船只能够去到辽东,一定程度上也是来自海汉的特殊照顾,所以这次石迪文来宁波与各行业经营者会晤,他们也毫无意外地被列为了受邀对象。

        航运、粮食、金融、纺织、服务业等等,是海汉尝试进行行业整合的主要领域。石迪文代表海汉与这些行业在本地的主要经验者进行磋商,事务之多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谈完的。所以海汉在宁波城中花重金租下了一处占地颇大的宅院,作为此次与本地商界人士会晤的场所。这样石迪文就可以坐镇此地,免去来回奔波之苦。

        而随他一同来到宁波城的,除了随从人员之外,还有整整一个警卫排的人马。要在短短的一两年时间对区域性的行业经营完成整合甚至是吞并,即便是以海汉的能力也还是会力有不逮,因为海汉目前在大明沿海下手的地方实在太多了,不管是人员、资金、货源,都很难同时兼顾到如此之多的沿海州府,所以就必须联合地方官府,借助这些官员的力量去推动计划实施。

        宁波这边也不例外,因为有了曲余同这层关系,海汉要想整合本地的行业资源就相对要容易一些。石迪文这趟来之前便已经知会过曲余同,希望由他代为出面,组织本地各个行业的主要经营者进行会晤。曲余同虽然不是太能理解海汉做这些事的意图,但他至少知道这样做对自己是有益无害,因此倒也很合作,提前便安排妥当了相关事宜。当然具体谈判的时候,曲余同为了避嫌就不会亲自出面了,顶多让亲信何肖去旁听一下。

        事实上对于北方形势变化的了解程度,曲余同甚至还不如何肖这个下属,因为何肖的胞弟何礼已经去辽东实地走了一遭,对于当地的战局和海汉的长期打算有更明确的了解,并且在辽东已经投资置产,与海汉签了种植园的合作协议。虽然这种植园项目中也有曲余同的股份,但曲余同的消息渠道都是来自石迪文和其他人的转述,自然不可能有何礼那么真切的感受。而且何肖何礼作为经办人肯定也有自己的小算盘,所以在向曲余同报告辽东事务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会有所保留。

        而何氏兄弟目前主要经营的航运业,自然也是海汉在努力进行整合的行业之一,而且他们名下船行的船只能够去到辽东,一定程度上也是来自海汉的特殊照顾,所以这次石迪文来宁波与各行业经营者会晤,他们也毫无意外地被列为了受邀对象。

        航运、粮食、金融、纺织、服务业等等,是海汉尝试进行行业整合的主要领域。石迪文代表海汉与这些行业在本地的主要经验者进行磋商,事务之多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谈完的。所以海汉在宁波城中花重金租下了一处占地颇大的宅院,作为此次与本地商界人士会晤的场所。这样石迪文就可以坐镇此地,免去来回奔波之苦。...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013576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