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34章 地方割据

第1534章 地方割据

        对曲余同来说,与海汉合作的各种贸易项目除了赚取丰厚的收益之外,还可以换得海汉在各种方面对他私人的帮助,比如曲余同如果需要一些铺路修桥、赈济灾民、剿匪灭盗在之类的政绩来为他自己铺就上进之路,那么海汉无疑就是一个绝佳的借力对象。而且海汉人不像地方士绅那么难搞,只要谈好了条件就能将一切事情搬得妥妥当当。

        此外,曲余同在舟山见识过海汉为许心素训练的心腹私军,心里也早就存了心思要依样画葫芦,从海汉这里寻求军事援助,训练一支之听命于他个人的武装部队,以此给自己和家族买个保险。不然万一哪天朝廷要清算他私通外国的罪状,怕是连宁波城都逃不出去。当然这种私人武装的组建和维持都需要非常多的经费,即便是他贵为四品知府,其家产也远远不够支撑这种用途,所以必须得与海汉在贸易方面进行深度合作,用生意上赚来的利润去补贴建立私人武装的开支。

        目前曲余同通过宗族关系,已经秘密选派了两百多名青壮到舟山岛接受海汉提供的军事培训,大多都是宗族中的晚辈子弟。即便是石迪文看在私人关系上对费用进行了一定的优惠,这帮人每月在岛上吃住训练的开销依然是一个十分可观的数字,基本要占去曲余同从贸易中获取毛利的四成左右,要说不肉疼那肯定是骗人的。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对曲余同来说,与海汉合作的各种贸易项目除了赚取丰厚的收益之外,还可以换得海汉在各种方面对他私人的帮助,比如曲余同如果需要一些铺路修桥、赈济灾民、剿匪灭盗在之类的政绩来为他自己铺就上进之路,那么海汉无疑就是一个绝佳的借力对象。而且海汉人不像地方士绅那么难搞,只要谈好了条件就能将一切事情搬得妥妥当当。

        此外,曲余同在舟山见识过海汉为许心素训练的心腹私军,心里也早就存了心思要依样画葫芦,从海汉这里寻求军事援助,训练一支之听命于他个人的武装部队,以此给自己和家族买个保险。不然万一哪天朝廷要清算他私通外国的罪状,怕是连宁波城都逃不出去。当然这种私人武装的组建和维持都需要非常多的经费,即便是他贵为四品知府,其家产也远远不够支撑这种用途,所以必须得与海汉在贸易方面进行深度合作,用生意上赚来的利润去补贴建立私人武装的开支。

        目前曲余同通过宗族关系,已经秘密选派了两百多名青壮到舟山岛接受海汉提供的军事培训,大多都是宗族中的晚辈子弟。即便是石迪文看在私人关系上对费用进行了一定的优惠,这帮人每月在岛上吃住训练的开销依然是一个十分可观的数字,基本要占去曲余同从贸易中获取毛利的四成左右,要说不肉疼那肯定是骗人的。

        对曲余同来说,与海汉合作的各种贸易项目除了赚取丰厚的收益之外,还可以换得海汉在各种方面对他私人的帮助,比如曲余同如果需要一些铺路修桥、赈济灾民、剿匪灭盗在之类的政绩来为他自己铺就上进之路,那么海汉无疑就是一个绝佳的借力对象。而且海汉人不像地方士绅那么难搞,只要谈好了条件就能将一切事情搬得妥妥当当。

        此外,曲余同在舟山见识过海汉为许心素训练的心腹私军,心里也早就存了心思要依样画葫芦,从海汉这里寻求军事援助,训练一支之听命于他个人的武装部队,以此给自己和家族买个保险。不然万一哪天朝廷要清算他私通外国的罪状,怕是连宁波城都逃不出去。当然这种私人武装的组建和维持都需要非常多的经费,即便是他贵为四品知府,其家产也远远不够支撑这种用途,所以必须得与海汉在贸易方面进行深度合作,用生意上赚来的利润去补贴建立私人武装的开支。

        目前曲余同通过宗族关系,已经秘密选派了两百多名青壮到舟山岛接受海汉提供的军事培训,大多都是宗族中的晚辈子弟。即便是石迪文看在私人关系上对费用进行了一定的优惠,这帮人每月在岛上吃住训练的开销依然是一个十分可观的数字,基本要占去曲余同从贸易中获取毛利的四成左右,要说不肉疼那肯定是骗人的。

        对曲余同来说,与海汉合作的各种贸易项目除了赚取丰厚的收益之外,还可以换得海汉在各种方面对他私人的帮助,比如曲余同如果需要一些铺路修桥、赈济灾民、剿匪灭盗在之类的政绩来为他自己铺就上进之路,那么海汉无疑就是一个绝佳的借力对象。而且海汉人不像地方士绅那么难搞,只要谈好了条件就能将一切事情搬得妥妥当当。

        此外,曲余同在舟山见识过海汉为许心素训练的心腹私军,心里也早就存了心思要依样画葫芦,从海汉这里寻求军事援助,训练一支之听命于他个人的武装部队,以此给自己和家族买个保险。不然万一哪天朝廷要清算他私通外国的罪状,怕是连宁波城都逃不出去。当然这种私人武装的组建和维持都需要非常多的经费,即便是他贵为四品知府,其家产也远远不够支撑这种用途,所以必须得与海汉在贸易方面进行深度合作,用生意上赚来的利润去补贴建立私人武装的开支。

        目前曲余同通过宗族关系,已经秘密选派了两百多名青壮到舟山岛接受海汉提供的军事培训,大多都是宗族中的晚辈子弟。即便是石迪文看在私人关系上对费用进行了一定的优惠,这帮人每月在岛上吃住训练的开销依然是一个十分可观的数字,基本要占去曲余同从贸易中获取毛利的四成左右,要说不肉疼那肯定是骗人的。

        对曲余同来说,与海汉合作的各种贸易项目除了赚取丰厚的收益之外,还可以换得海汉在各种方面对他私人的帮助,比如曲余同如果需要一些铺路修桥、赈济灾民、剿匪灭盗在之类的政绩来为他自己铺就上进之路,那么海汉无疑就是一个绝佳的借力对象。而且海汉人不像地方士绅那么难搞,只要谈好了条件就能将一切事情搬得妥妥当当。

        此外,曲余同在舟山见识过海汉为许心素训练的心腹私军,心里也早就存了心思要依样画葫芦,从海汉这里寻求军事援助,训练一支之听命于他个人的武装部队,以此给自己和家族买个保险。不然万一哪天朝廷要清算他私通外国的罪状,怕是连宁波城都逃不出去。当然这种私人武装的组建和维持都需要非常多的经费,即便是他贵为四品知府,其家产也远远不够支撑这种用途,所以必须得与海汉在贸易方面进行深度合作,用生意上赚来的利润去补贴建立私人武装的开支。

        目前曲余同通过宗族关系,已经秘密选派了两百多名青壮到舟山岛接受海汉提供的军事培训,大多都是宗族中的晚辈子弟。即便是石迪文看在私人关系上对费用进行了一定的优惠,这帮人每月在岛上吃住训练的开销依然是一个十分可观的数字,基本要占去曲余同从贸易中获取毛利的四成左右,要说不肉疼那肯定是骗人的。

        对曲余同来说,与海汉合作的各种贸易项目除了赚取丰厚的收益之外,还可以换得海汉在各种方面对他私人的帮助,比如曲余同如果需要一些铺路修桥、赈济灾民、剿匪灭盗在之类的政绩来为他自己铺就上进之路,那么海汉无疑就是一个绝佳的借力对象。而且海汉人不像地方士绅那么难搞,只要谈好了条件就能将一切事情搬得妥妥当当。

        此外,曲余同在舟山见识过海汉为许心素训练的心腹私军,心里也早就存了心思要依样画葫芦,从海汉这里寻求军事援助,训练一支之听命于他个人的武装部队,以此给自己和家族买个保险。不然万一哪天朝廷要清算他私通外国的罪状,怕是连宁波城都逃不出去。当然这种私人武装的组建和维持都需要非常多的经费,即便是他贵为四品知府,其家产也远远不够支撑这种用途,所以必须得与海汉在贸易方面进行深度合作,用生意上赚来的利润去补贴建立私人武装的开支。

        目前曲余同通过宗族关系,已经秘密选派了两百多名青壮到舟山岛接受海汉提供的军事培训,大多都是宗族中的晚辈子弟。即便是石迪文看在私人关系上对费用进行了一定的优惠,这帮人每月在岛上吃住训练的开销依然是一个十分可观的数字,基本要占去曲余同从贸易中获取毛利的四成左右,要说不肉疼那肯定是骗人的。

        对曲余同来说,与海汉合作的各种贸易项目除了赚取丰厚的收益之外,还可以换得海汉在各种方面对他私人的帮助,比如曲余同如果需要一些铺路修桥、赈济灾民、剿匪灭盗在之类的政绩来为他自己铺就上进之路,那么海汉无疑就是一个绝佳的借力对象。而且海汉人不像地方士绅那么难搞,只要谈好了条件就能将一切事情搬得妥妥当当。

        此外,曲余同在舟山见识过海汉为许心素训练的心腹私军,心里也早就存了心思要依样画葫芦,从海汉这里寻求军事援助,训练一支之听命于他个人的武装部队,以此给自己和家族买个保险。不然万一哪天朝廷要清算他私通外国的罪状,怕是连宁波城都逃不出去。当然这种私人武装的组建和维持都需要非常多的经费,即便是他贵为四品知府,其家产也远远不够支撑这种用途,所以必须得与海汉在贸易方面进行深度合作,用生意上赚来的利润去补贴建立私人武装的开支。

        目前曲余同通过宗族关系,已经秘密选派了两百多名青壮到舟山岛接受海汉提供的军事培训,大多都是宗族中的晚辈子弟。即便是石迪文看在私人关系上对费用进行了一定的优惠,这帮人每月在岛上吃住训练的开销依然是一个十分可观的数字,基本要占去曲余同从贸易中获取毛利的四成左右,要说不肉疼那肯定是骗人的。

        对曲余同来说,与海汉合作的各种贸易项目除了赚取丰厚的收益之外,还可以换得海汉在各种方面对他私人的帮助,比如曲余同如果需要一些铺路修桥、赈济灾民、剿匪灭盗在之类的政绩来为他自己铺就上进之路,那么海汉无疑就是一个绝佳的借力对象。而且海汉人不像地方士绅那么难搞,只要谈好了条件就能将一切事情搬得妥妥当当。

        此外,曲余同在舟山见识过海汉为许心素训练的心腹私军,心里也早就存了心思要依样画葫芦,从海汉这里寻求军事援助,训练一支之听命于他个人的武装部队,以此给自己和家族买个保险。不然万一哪天朝廷要清算他私通外国的罪状,怕是连宁波城都逃不出去。当然这种私人武装的组建和维持都需要非常多的经费,即便是他贵为四品知府,其家产也远远不够支撑这种用途,所以必须得与海汉在贸易方面进行深度合作,用生意上赚来的利润去补贴建立私人武装的开支。

        目前曲余同通过宗族关系,已经秘密选派了两百多名青壮到舟山岛接受海汉提供的军事培训,大多都是宗族中的晚辈子弟。即便是石迪文看在私人关系上对费用进行了一定的优惠,这帮人每月在岛上吃住训练的开销依然是一个十分可观的数字,基本要占去曲余同从贸易中获取毛利的四成左右,要说不肉疼那肯定是骗人的。...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011862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