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31章 幕后主使

第1531章 幕后主使

        随着口供信息的不断汇总,孙堇也大致了解到了这个小团伙的身份背景,原来他们以前是一伙在钱塘江上做无本生意的水匪,后来因为劫了某位官员的货物,导致被官府调动军队围捕,然后就在连番打击之下散了伙。其头目郝青一度被下了大狱,但后来不知道怎么又打通关节被放了出来。但他们这伙人都在官府留了案底,一时也不敢重操旧业,又没有别的求生本事,就只能在码头上从事最没有技术含量的搬运工作。

        这伙人除了跟郭子平的手下火并了一场之外,最近倒是没有做过什么违法勾当,对于锦衣卫相关状况更是一无所知,也没人听说过郝青拥有其他的身份。他们只知道郝青打算要对郭子平施加报复,至于跟踪孙堇一事,则全部都是茫然不知。

        从已知的信息来推断,孙堇认为郝青所说的是实情的可能性的确更大一些,毕竟要提前安排这么多人被打成重伤,还要记住完全一样的口供,做这么大个局来制造假象,这可并不是短期内能够完成的事情。而且做这样复杂的一个局,如果仅仅只是为了洗清郝青的疑似锦衣卫身份,那投入也着实太大了。于是差点就被沉了钱塘江的郝青,终于得到了再次与孙堇对话的机会。

        “你的手下证实了你所说的话。”回到船舱中的孙堇依然面无表情:“但这只能证明你在身份这件事情上没有说谎。”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随着口供信息的不断汇总,孙堇也大致了解到了这个小团伙的身份背景,原来他们以前是一伙在钱塘江上做无本生意的水匪,后来因为劫了某位官员的货物,导致被官府调动军队围捕,然后就在连番打击之下散了伙。其头目郝青一度被下了大狱,但后来不知道怎么又打通关节被放了出来。但他们这伙人都在官府留了案底,一时也不敢重操旧业,又没有别的求生本事,就只能在码头上从事最没有技术含量的搬运工作。

        这伙人除了跟郭子平的手下火并了一场之外,最近倒是没有做过什么违法勾当,对于锦衣卫相关状况更是一无所知,也没人听说过郝青拥有其他的身份。他们只知道郝青打算要对郭子平施加报复,至于跟踪孙堇一事,则全部都是茫然不知。

        从已知的信息来推断,孙堇认为郝青所说的是实情的可能性的确更大一些,毕竟要提前安排这么多人被打成重伤,还要记住完全一样的口供,做这么大个局来制造假象,这可并不是短期内能够完成的事情。而且做这样复杂的一个局,如果仅仅只是为了洗清郝青的疑似锦衣卫身份,那投入也着实太大了。于是差点就被沉了钱塘江的郝青,终于得到了再次与孙堇对话的机会。

        “你的手下证实了你所说的话。”回到船舱中的孙堇依然面无表情:“但这只能证明你在身份这件事情上没有说谎。”随着口供信息的不断汇总,孙堇也大致了解到了这个小团伙的身份背景,原来他们以前是一伙在钱塘江上做无本生意的水匪,后来因为劫了某位官员的货物,导致被官府调动军队围捕,然后就在连番打击之下散了伙。其头目郝青一度被下了大狱,但后来不知道怎么又打通关节被放了出来。但他们这伙人都在官府留了案底,一时也不敢重操旧业,又没有别的求生本事,就只能在码头上从事最没有技术含量的搬运工作。

        这伙人除了跟郭子平的手下火并了一场之外,最近倒是没有做过什么违法勾当,对于锦衣卫相关状况更是一无所知,也没人听说过郝青拥有其他的身份。他们只知道郝青打算要对郭子平施加报复,至于跟踪孙堇一事,则全部都是茫然不知。

        从已知的信息来推断,孙堇认为郝青所说的是实情的可能性的确更大一些,毕竟要提前安排这么多人被打成重伤,还要记住完全一样的口供,做这么大个局来制造假象,这可并不是短期内能够完成的事情。而且做这样复杂的一个局,如果仅仅只是为了洗清郝青的疑似锦衣卫身份,那投入也着实太大了。于是差点就被沉了钱塘江的郝青,终于得到了再次与孙堇对话的机会。

        “你的手下证实了你所说的话。”回到船舱中的孙堇依然面无表情:“但这只能证明你在身份这件事情上没有说谎。”随着口供信息的不断汇总,孙堇也大致了解到了这个小团伙的身份背景,原来他们以前是一伙在钱塘江上做无本生意的水匪,后来因为劫了某位官员的货物,导致被官府调动军队围捕,然后就在连番打击之下散了伙。其头目郝青一度被下了大狱,但后来不知道怎么又打通关节被放了出来。但他们这伙人都在官府留了案底,一时也不敢重操旧业,又没有别的求生本事,就只能在码头上从事最没有技术含量的搬运工作。

        这伙人除了跟郭子平的手下火并了一场之外,最近倒是没有做过什么违法勾当,对于锦衣卫相关状况更是一无所知,也没人听说过郝青拥有其他的身份。他们只知道郝青打算要对郭子平施加报复,至于跟踪孙堇一事,则全部都是茫然不知。

        从已知的信息来推断,孙堇认为郝青所说的是实情的可能性的确更大一些,毕竟要提前安排这么多人被打成重伤,还要记住完全一样的口供,做这么大个局来制造假象,这可并不是短期内能够完成的事情。而且做这样复杂的一个局,如果仅仅只是为了洗清郝青的疑似锦衣卫身份,那投入也着实太大了。于是差点就被沉了钱塘江的郝青,终于得到了再次与孙堇对话的机会。

        “你的手下证实了你所说的话。”回到船舱中的孙堇依然面无表情:“但这只能证明你在身份这件事情上没有说谎。”随着口供信息的不断汇总,孙堇也大致了解到了这个小团伙的身份背景,原来他们以前是一伙在钱塘江上做无本生意的水匪,后来因为劫了某位官员的货物,导致被官府调动军队围捕,然后就在连番打击之下散了伙。其头目郝青一度被下了大狱,但后来不知道怎么又打通关节被放了出来。但他们这伙人都在官府留了案底,一时也不敢重操旧业,又没有别的求生本事,就只能在码头上从事最没有技术含量的搬运工作。

        这伙人除了跟郭子平的手下火并了一场之外,最近倒是没有做过什么违法勾当,对于锦衣卫相关状况更是一无所知,也没人听说过郝青拥有其他的身份。他们只知道郝青打算要对郭子平施加报复,至于跟踪孙堇一事,则全部都是茫然不知。

        从已知的信息来推断,孙堇认为郝青所说的是实情的可能性的确更大一些,毕竟要提前安排这么多人被打成重伤,还要记住完全一样的口供,做这么大个局来制造假象,这可并不是短期内能够完成的事情。而且做这样复杂的一个局,如果仅仅只是为了洗清郝青的疑似锦衣卫身份,那投入也着实太大了。于是差点就被沉了钱塘江的郝青,终于得到了再次与孙堇对话的机会。

        “你的手下证实了你所说的话。”回到船舱中的孙堇依然面无表情:“但这只能证明你在身份这件事情上没有说谎。”随着口供信息的不断汇总,孙堇也大致了解到了这个小团伙的身份背景,原来他们以前是一伙在钱塘江上做无本生意的水匪,后来因为劫了某位官员的货物,导致被官府调动军队围捕,然后就在连番打击之下散了伙。其头目郝青一度被下了大狱,但后来不知道怎么又打通关节被放了出来。但他们这伙人都在官府留了案底,一时也不敢重操旧业,又没有别的求生本事,就只能在码头上从事最没有技术含量的搬运工作。

        这伙人除了跟郭子平的手下火并了一场之外,最近倒是没有做过什么违法勾当,对于锦衣卫相关状况更是一无所知,也没人听说过郝青拥有其他的身份。他们只知道郝青打算要对郭子平施加报复,至于跟踪孙堇一事,则全部都是茫然不知。

        从已知的信息来推断,孙堇认为郝青所说的是实情的可能性的确更大一些,毕竟要提前安排这么多人被打成重伤,还要记住完全一样的口供,做这么大个局来制造假象,这可并不是短期内能够完成的事情。而且做这样复杂的一个局,如果仅仅只是为了洗清郝青的疑似锦衣卫身份,那投入也着实太大了。于是差点就被沉了钱塘江的郝青,终于得到了再次与孙堇对话的机会。

        “你的手下证实了你所说的话。”回到船舱中的孙堇依然面无表情:“但这只能证明你在身份这件事情上没有说谎。”随着口供信息的不断汇总,孙堇也大致了解到了这个小团伙的身份背景,原来他们以前是一伙在钱塘江上做无本生意的水匪,后来因为劫了某位官员的货物,导致被官府调动军队围捕,然后就在连番打击之下散了伙。其头目郝青一度被下了大狱,但后来不知道怎么又打通关节被放了出来。但他们这伙人都在官府留了案底,一时也不敢重操旧业,又没有别的求生本事,就只能在码头上从事最没有技术含量的搬运工作。

        这伙人除了跟郭子平的手下火并了一场之外,最近倒是没有做过什么违法勾当,对于锦衣卫相关状况更是一无所知,也没人听说过郝青拥有其他的身份。他们只知道郝青打算要对郭子平施加报复,至于跟踪孙堇一事,则全部都是茫然不知。

        从已知的信息来推断,孙堇认为郝青所说的是实情的可能性的确更大一些,毕竟要提前安排这么多人被打成重伤,还要记住完全一样的口供,做这么大个局来制造假象,这可并不是短期内能够完成的事情。而且做这样复杂的一个局,如果仅仅只是为了洗清郝青的疑似锦衣卫身份,那投入也着实太大了。于是差点就被沉了钱塘江的郝青,终于得到了再次与孙堇对话的机会。

        “你的手下证实了你所说的话。”回到船舱中的孙堇依然面无表情:“但这只能证明你在身份这件事情上没有说谎。”随着口供信息的不断汇总,孙堇也大致了解到了这个小团伙的身份背景,原来他们以前是一伙在钱塘江上做无本生意的水匪,后来因为劫了某位官员的货物,导致被官府调动军队围捕,然后就在连番打击之下散了伙。其头目郝青一度被下了大狱,但后来不知道怎么又打通关节被放了出来。但他们这伙人都在官府留了案底,一时也不敢重操旧业,又没有别的求生本事,就只能在码头上从事最没有技术含量的搬运工作。

        这伙人除了跟郭子平的手下火并了一场之外,最近倒是没有做过什么违法勾当,对于锦衣卫相关状况更是一无所知,也没人听说过郝青拥有其他的身份。他们只知道郝青打算要对郭子平施加报复,至于跟踪孙堇一事,则全部都是茫然不知。

        从已知的信息来推断,孙堇认为郝青所说的是实情的可能性的确更大一些,毕竟要提前安排这么多人被打成重伤,还要记住完全一样的口供,做这么大个局来制造假象,这可并不是短期内能够完成的事情。而且做这样复杂的一个局,如果仅仅只是为了洗清郝青的疑似锦衣卫身份,那投入也着实太大了。于是差点就被沉了钱塘江的郝青,终于得到了再次与孙堇对话的机会。

        “你的手下证实了你所说的话。”回到船舱中的孙堇依然面无表情:“但这只能证明你在身份这件事情上没有说谎。”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006510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