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30章 利益之争

第1530章 利益之争

        郭子平觉得最近这两天的日子着实有点不太好过,昨天他去面见海汉来的特使,就因为在杭州码头的行事风格太过简单粗暴,被对方不留情面地训了一通。而双方级别差得太远,他甚至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是老老实实地低头挨训。

        对于郭子平来说,他目前这个差事虽然不太讨人喜欢,但的确收入颇丰,在杭州城外钱塘江畔每多拿下一个码头的搬运业控制权,他每月的收入就能多好几百两银子,这对于他这样一个平民出身的混混头子来说,着实算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了。权力、财富、漂亮女人,这些过去只能在他梦里出现的东西,如今已经真真切切地拥有了。而给予他机会去享受这些的大靠山,其实并不是杭州城里的通判王元,而是在杭州不显山不露水的海汉人。

        这么形容好像也不是太准确,毕竟海汉在杭州的影响力已经日趋明显,只是普通人并不知道有很多行业已经被海汉渗透或控制,难以对此有什么深刻的认识罢了。但郭子平作为局中人,却知道海汉对大明民间资本的渗透力度有多么惊人。

        浙江境内从事海贸的商家,如果没有在海汉那边登过记,或是想其他办法跟海汉搭上关系,基本上都会被排除在海汉构建的贸易体系之外。而这种待遇所带来的直接后果,就会导致商家在市场上迅速失去竞争力,因为没有人会主动再去跟被海汉划掉的商家做买卖。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郭子平觉得最近这两天的日子着实有点不太好过,昨天他去面见海汉来的特使,就因为在杭州码头的行事风格太过简单粗暴,被对方不留情面地训了一通。而双方级别差得太远,他甚至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是老老实实地低头挨训。

        对于郭子平来说,他目前这个差事虽然不太讨人喜欢,但的确收入颇丰,在杭州城外钱塘江畔每多拿下一个码头的搬运业控制权,他每月的收入就能多好几百两银子,这对于他这样一个平民出身的混混头子来说,着实算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了。权力、财富、漂亮女人,这些过去只能在他梦里出现的东西,如今已经真真切切地拥有了。而给予他机会去享受这些的大靠山,其实并不是杭州城里的通判王元,而是在杭州不显山不露水的海汉人。

        这么形容好像也不是太准确,毕竟海汉在杭州的影响力已经日趋明显,只是普通人并不知道有很多行业已经被海汉渗透或控制,难以对此有什么深刻的认识罢了。但郭子平作为局中人,却知道海汉对大明民间资本的渗透力度有多么惊人。

        浙江境内从事海贸的商家,如果没有在海汉那边登过记,或是想其他办法跟海汉搭上关系,基本上都会被排除在海汉构建的贸易体系之外。而这种待遇所带来的直接后果,就会导致商家在市场上迅速失去竞争力,因为没有人会主动再去跟被海汉划掉的商家做买卖。郭子平觉得最近这两天的日子着实有点不太好过,昨天他去面见海汉来的特使,就因为在杭州码头的行事风格太过简单粗暴,被对方不留情面地训了一通。而双方级别差得太远,他甚至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是老老实实地低头挨训。

        对于郭子平来说,他目前这个差事虽然不太讨人喜欢,但的确收入颇丰,在杭州城外钱塘江畔每多拿下一个码头的搬运业控制权,他每月的收入就能多好几百两银子,这对于他这样一个平民出身的混混头子来说,着实算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了。权力、财富、漂亮女人,这些过去只能在他梦里出现的东西,如今已经真真切切地拥有了。而给予他机会去享受这些的大靠山,其实并不是杭州城里的通判王元,而是在杭州不显山不露水的海汉人。

        这么形容好像也不是太准确,毕竟海汉在杭州的影响力已经日趋明显,只是普通人并不知道有很多行业已经被海汉渗透或控制,难以对此有什么深刻的认识罢了。但郭子平作为局中人,却知道海汉对大明民间资本的渗透力度有多么惊人。

        浙江境内从事海贸的商家,如果没有在海汉那边登过记,或是想其他办法跟海汉搭上关系,基本上都会被排除在海汉构建的贸易体系之外。而这种待遇所带来的直接后果,就会导致商家在市场上迅速失去竞争力,因为没有人会主动再去跟被海汉划掉的商家做买卖。郭子平觉得最近这两天的日子着实有点不太好过,昨天他去面见海汉来的特使,就因为在杭州码头的行事风格太过简单粗暴,被对方不留情面地训了一通。而双方级别差得太远,他甚至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是老老实实地低头挨训。

        对于郭子平来说,他目前这个差事虽然不太讨人喜欢,但的确收入颇丰,在杭州城外钱塘江畔每多拿下一个码头的搬运业控制权,他每月的收入就能多好几百两银子,这对于他这样一个平民出身的混混头子来说,着实算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了。权力、财富、漂亮女人,这些过去只能在他梦里出现的东西,如今已经真真切切地拥有了。而给予他机会去享受这些的大靠山,其实并不是杭州城里的通判王元,而是在杭州不显山不露水的海汉人。

        这么形容好像也不是太准确,毕竟海汉在杭州的影响力已经日趋明显,只是普通人并不知道有很多行业已经被海汉渗透或控制,难以对此有什么深刻的认识罢了。但郭子平作为局中人,却知道海汉对大明民间资本的渗透力度有多么惊人。

        浙江境内从事海贸的商家,如果没有在海汉那边登过记,或是想其他办法跟海汉搭上关系,基本上都会被排除在海汉构建的贸易体系之外。而这种待遇所带来的直接后果,就会导致商家在市场上迅速失去竞争力,因为没有人会主动再去跟被海汉划掉的商家做买卖。郭子平觉得最近这两天的日子着实有点不太好过,昨天他去面见海汉来的特使,就因为在杭州码头的行事风格太过简单粗暴,被对方不留情面地训了一通。而双方级别差得太远,他甚至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是老老实实地低头挨训。

        对于郭子平来说,他目前这个差事虽然不太讨人喜欢,但的确收入颇丰,在杭州城外钱塘江畔每多拿下一个码头的搬运业控制权,他每月的收入就能多好几百两银子,这对于他这样一个平民出身的混混头子来说,着实算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了。权力、财富、漂亮女人,这些过去只能在他梦里出现的东西,如今已经真真切切地拥有了。而给予他机会去享受这些的大靠山,其实并不是杭州城里的通判王元,而是在杭州不显山不露水的海汉人。

        这么形容好像也不是太准确,毕竟海汉在杭州的影响力已经日趋明显,只是普通人并不知道有很多行业已经被海汉渗透或控制,难以对此有什么深刻的认识罢了。但郭子平作为局中人,却知道海汉对大明民间资本的渗透力度有多么惊人。

        浙江境内从事海贸的商家,如果没有在海汉那边登过记,或是想其他办法跟海汉搭上关系,基本上都会被排除在海汉构建的贸易体系之外。而这种待遇所带来的直接后果,就会导致商家在市场上迅速失去竞争力,因为没有人会主动再去跟被海汉划掉的商家做买卖。郭子平觉得最近这两天的日子着实有点不太好过,昨天他去面见海汉来的特使,就因为在杭州码头的行事风格太过简单粗暴,被对方不留情面地训了一通。而双方级别差得太远,他甚至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是老老实实地低头挨训。

        对于郭子平来说,他目前这个差事虽然不太讨人喜欢,但的确收入颇丰,在杭州城外钱塘江畔每多拿下一个码头的搬运业控制权,他每月的收入就能多好几百两银子,这对于他这样一个平民出身的混混头子来说,着实算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了。权力、财富、漂亮女人,这些过去只能在他梦里出现的东西,如今已经真真切切地拥有了。而给予他机会去享受这些的大靠山,其实并不是杭州城里的通判王元,而是在杭州不显山不露水的海汉人。

        这么形容好像也不是太准确,毕竟海汉在杭州的影响力已经日趋明显,只是普通人并不知道有很多行业已经被海汉渗透或控制,难以对此有什么深刻的认识罢了。但郭子平作为局中人,却知道海汉对大明民间资本的渗透力度有多么惊人。

        浙江境内从事海贸的商家,如果没有在海汉那边登过记,或是想其他办法跟海汉搭上关系,基本上都会被排除在海汉构建的贸易体系之外。而这种待遇所带来的直接后果,就会导致商家在市场上迅速失去竞争力,因为没有人会主动再去跟被海汉划掉的商家做买卖。郭子平觉得最近这两天的日子着实有点不太好过,昨天他去面见海汉来的特使,就因为在杭州码头的行事风格太过简单粗暴,被对方不留情面地训了一通。而双方级别差得太远,他甚至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是老老实实地低头挨训。

        对于郭子平来说,他目前这个差事虽然不太讨人喜欢,但的确收入颇丰,在杭州城外钱塘江畔每多拿下一个码头的搬运业控制权,他每月的收入就能多好几百两银子,这对于他这样一个平民出身的混混头子来说,着实算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了。权力、财富、漂亮女人,这些过去只能在他梦里出现的东西,如今已经真真切切地拥有了。而给予他机会去享受这些的大靠山,其实并不是杭州城里的通判王元,而是在杭州不显山不露水的海汉人。

        这么形容好像也不是太准确,毕竟海汉在杭州的影响力已经日趋明显,只是普通人并不知道有很多行业已经被海汉渗透或控制,难以对此有什么深刻的认识罢了。但郭子平作为局中人,却知道海汉对大明民间资本的渗透力度有多么惊人。

        浙江境内从事海贸的商家,如果没有在海汉那边登过记,或是想其他办法跟海汉搭上关系,基本上都会被排除在海汉构建的贸易体系之外。而这种待遇所带来的直接后果,就会导致商家在市场上迅速失去竞争力,因为没有人会主动再去跟被海汉划掉的商家做买卖。郭子平觉得最近这两天的日子着实有点不太好过,昨天他去面见海汉来的特使,就因为在杭州码头的行事风格太过简单粗暴,被对方不留情面地训了一通。而双方级别差得太远,他甚至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是老老实实地低头挨训。

        对于郭子平来说,他目前这个差事虽然不太讨人喜欢,但的确收入颇丰,在杭州城外钱塘江畔每多拿下一个码头的搬运业控制权,他每月的收入就能多好几百两银子,这对于他这样一个平民出身的混混头子来说,着实算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了。权力、财富、漂亮女人,这些过去只能在他梦里出现的东西,如今已经真真切切地拥有了。而给予他机会去享受这些的大靠山,其实并不是杭州城里的通判王元,而是在杭州不显山不露水的海汉人。

        这么形容好像也不是太准确,毕竟海汉在杭州的影响力已经日趋明显,只是普通人并不知道有很多行业已经被海汉渗透或控制,难以对此有什么深刻的认识罢了。但郭子平作为局中人,却知道海汉对大明民间资本的渗透力度有多么惊人。...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004668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