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29章 真假锦衣卫

第1529章 真假锦衣卫

        郝青以前虽然干的是刀口舔血的营生,但动手的时候都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极少会有拖泥带水的时候,更少有这样用各种刑具折磨人的场面。他就算胆大包天,当下也觉得有些不寒而栗,看孙堇面无表情地吩咐那两人准备动手,郝青仿佛已经能够感受到那些冰冷的金属刑具稍后以各种方式割裂钻入自己的身体所带来的痛觉了。

        郝青并不是贪生怕死之人,但他也并不愿意在毫无抵抗机会的状态下被人用这样的方式施以酷刑。而且十分讽刺的是,直到目前,他甚至都还没能确定对方的身份和目的。

        孙堇慢慢转到他的身前,抬起右手,手里扣着从郝青身上搜出的那面腰牌,伸到他的面前:“这是从你身上搜出来的东西,你总应该认得吧?”

        郝青只瞥了一眼,便知道对方手中所持的确是自己那块腰牌无误,那上面的每一根纹路,他都早就了然于胸,而且以自己当下这种处境,对方也实在没有必要再大费周章弄块假腰牌来玩弄自己。不过他还没有把自己暂时保下一条命这事与这面腰牌联系起来,只是下意识地应道:“认得!”

        郝青知道自己否认也无用,干脆就光棍点认了,也免得因为这种不打紧的小问题而受皮肉之苦。孙堇见他态度倒是挺爽快,当下又接着继续问道:“你既然是南镇抚司的人,那怎么还敢找我们的麻烦?谁派你来的?”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郝青以前虽然干的是刀口舔血的营生,但动手的时候都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极少会有拖泥带水的时候,更少有这样用各种刑具折磨人的场面。他就算胆大包天,当下也觉得有些不寒而栗,看孙堇面无表情地吩咐那两人准备动手,郝青仿佛已经能够感受到那些冰冷的金属刑具稍后以各种方式割裂钻入自己的身体所带来的痛觉了。

        郝青并不是贪生怕死之人,但他也并不愿意在毫无抵抗机会的状态下被人用这样的方式施以酷刑。而且十分讽刺的是,直到目前,他甚至都还没能确定对方的身份和目的。

        孙堇慢慢转到他的身前,抬起右手,手里扣着从郝青身上搜出的那面腰牌,伸到他的面前:“这是从你身上搜出来的东西,你总应该认得吧?”

        郝青只瞥了一眼,便知道对方手中所持的确是自己那块腰牌无误,那上面的每一根纹路,他都早就了然于胸,而且以自己当下这种处境,对方也实在没有必要再大费周章弄块假腰牌来玩弄自己。不过他还没有把自己暂时保下一条命这事与这面腰牌联系起来,只是下意识地应道:“认得!”

        郝青知道自己否认也无用,干脆就光棍点认了,也免得因为这种不打紧的小问题而受皮肉之苦。孙堇见他态度倒是挺爽快,当下又接着继续问道:“你既然是南镇抚司的人,那怎么还敢找我们的麻烦?谁派你来的?”郝青以前虽然干的是刀口舔血的营生,但动手的时候都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极少会有拖泥带水的时候,更少有这样用各种刑具折磨人的场面。他就算胆大包天,当下也觉得有些不寒而栗,看孙堇面无表情地吩咐那两人准备动手,郝青仿佛已经能够感受到那些冰冷的金属刑具稍后以各种方式割裂钻入自己的身体所带来的痛觉了。

        郝青并不是贪生怕死之人,但他也并不愿意在毫无抵抗机会的状态下被人用这样的方式施以酷刑。而且十分讽刺的是,直到目前,他甚至都还没能确定对方的身份和目的。

        孙堇慢慢转到他的身前,抬起右手,手里扣着从郝青身上搜出的那面腰牌,伸到他的面前:“这是从你身上搜出来的东西,你总应该认得吧?”

        郝青只瞥了一眼,便知道对方手中所持的确是自己那块腰牌无误,那上面的每一根纹路,他都早就了然于胸,而且以自己当下这种处境,对方也实在没有必要再大费周章弄块假腰牌来玩弄自己。不过他还没有把自己暂时保下一条命这事与这面腰牌联系起来,只是下意识地应道:“认得!”

        郝青知道自己否认也无用,干脆就光棍点认了,也免得因为这种不打紧的小问题而受皮肉之苦。孙堇见他态度倒是挺爽快,当下又接着继续问道:“你既然是南镇抚司的人,那怎么还敢找我们的麻烦?谁派你来的?”郝青以前虽然干的是刀口舔血的营生,但动手的时候都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极少会有拖泥带水的时候,更少有这样用各种刑具折磨人的场面。他就算胆大包天,当下也觉得有些不寒而栗,看孙堇面无表情地吩咐那两人准备动手,郝青仿佛已经能够感受到那些冰冷的金属刑具稍后以各种方式割裂钻入自己的身体所带来的痛觉了。

        郝青并不是贪生怕死之人,但他也并不愿意在毫无抵抗机会的状态下被人用这样的方式施以酷刑。而且十分讽刺的是,直到目前,他甚至都还没能确定对方的身份和目的。

        孙堇慢慢转到他的身前,抬起右手,手里扣着从郝青身上搜出的那面腰牌,伸到他的面前:“这是从你身上搜出来的东西,你总应该认得吧?”

        郝青只瞥了一眼,便知道对方手中所持的确是自己那块腰牌无误,那上面的每一根纹路,他都早就了然于胸,而且以自己当下这种处境,对方也实在没有必要再大费周章弄块假腰牌来玩弄自己。不过他还没有把自己暂时保下一条命这事与这面腰牌联系起来,只是下意识地应道:“认得!”

        郝青知道自己否认也无用,干脆就光棍点认了,也免得因为这种不打紧的小问题而受皮肉之苦。孙堇见他态度倒是挺爽快,当下又接着继续问道:“你既然是南镇抚司的人,那怎么还敢找我们的麻烦?谁派你来的?”郝青以前虽然干的是刀口舔血的营生,但动手的时候都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极少会有拖泥带水的时候,更少有这样用各种刑具折磨人的场面。他就算胆大包天,当下也觉得有些不寒而栗,看孙堇面无表情地吩咐那两人准备动手,郝青仿佛已经能够感受到那些冰冷的金属刑具稍后以各种方式割裂钻入自己的身体所带来的痛觉了。

        郝青并不是贪生怕死之人,但他也并不愿意在毫无抵抗机会的状态下被人用这样的方式施以酷刑。而且十分讽刺的是,直到目前,他甚至都还没能确定对方的身份和目的。

        孙堇慢慢转到他的身前,抬起右手,手里扣着从郝青身上搜出的那面腰牌,伸到他的面前:“这是从你身上搜出来的东西,你总应该认得吧?”

        郝青只瞥了一眼,便知道对方手中所持的确是自己那块腰牌无误,那上面的每一根纹路,他都早就了然于胸,而且以自己当下这种处境,对方也实在没有必要再大费周章弄块假腰牌来玩弄自己。不过他还没有把自己暂时保下一条命这事与这面腰牌联系起来,只是下意识地应道:“认得!”

        郝青知道自己否认也无用,干脆就光棍点认了,也免得因为这种不打紧的小问题而受皮肉之苦。孙堇见他态度倒是挺爽快,当下又接着继续问道:“你既然是南镇抚司的人,那怎么还敢找我们的麻烦?谁派你来的?”郝青以前虽然干的是刀口舔血的营生,但动手的时候都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极少会有拖泥带水的时候,更少有这样用各种刑具折磨人的场面。他就算胆大包天,当下也觉得有些不寒而栗,看孙堇面无表情地吩咐那两人准备动手,郝青仿佛已经能够感受到那些冰冷的金属刑具稍后以各种方式割裂钻入自己的身体所带来的痛觉了。

        郝青并不是贪生怕死之人,但他也并不愿意在毫无抵抗机会的状态下被人用这样的方式施以酷刑。而且十分讽刺的是,直到目前,他甚至都还没能确定对方的身份和目的。

        孙堇慢慢转到他的身前,抬起右手,手里扣着从郝青身上搜出的那面腰牌,伸到他的面前:“这是从你身上搜出来的东西,你总应该认得吧?”

        郝青只瞥了一眼,便知道对方手中所持的确是自己那块腰牌无误,那上面的每一根纹路,他都早就了然于胸,而且以自己当下这种处境,对方也实在没有必要再大费周章弄块假腰牌来玩弄自己。不过他还没有把自己暂时保下一条命这事与这面腰牌联系起来,只是下意识地应道:“认得!”

        郝青知道自己否认也无用,干脆就光棍点认了,也免得因为这种不打紧的小问题而受皮肉之苦。孙堇见他态度倒是挺爽快,当下又接着继续问道:“你既然是南镇抚司的人,那怎么还敢找我们的麻烦?谁派你来的?”郝青以前虽然干的是刀口舔血的营生,但动手的时候都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极少会有拖泥带水的时候,更少有这样用各种刑具折磨人的场面。他就算胆大包天,当下也觉得有些不寒而栗,看孙堇面无表情地吩咐那两人准备动手,郝青仿佛已经能够感受到那些冰冷的金属刑具稍后以各种方式割裂钻入自己的身体所带来的痛觉了。

        郝青并不是贪生怕死之人,但他也并不愿意在毫无抵抗机会的状态下被人用这样的方式施以酷刑。而且十分讽刺的是,直到目前,他甚至都还没能确定对方的身份和目的。

        孙堇慢慢转到他的身前,抬起右手,手里扣着从郝青身上搜出的那面腰牌,伸到他的面前:“这是从你身上搜出来的东西,你总应该认得吧?”

        郝青只瞥了一眼,便知道对方手中所持的确是自己那块腰牌无误,那上面的每一根纹路,他都早就了然于胸,而且以自己当下这种处境,对方也实在没有必要再大费周章弄块假腰牌来玩弄自己。不过他还没有把自己暂时保下一条命这事与这面腰牌联系起来,只是下意识地应道:“认得!”

        郝青知道自己否认也无用,干脆就光棍点认了,也免得因为这种不打紧的小问题而受皮肉之苦。孙堇见他态度倒是挺爽快,当下又接着继续问道:“你既然是南镇抚司的人,那怎么还敢找我们的麻烦?谁派你来的?”郝青以前虽然干的是刀口舔血的营生,但动手的时候都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极少会有拖泥带水的时候,更少有这样用各种刑具折磨人的场面。他就算胆大包天,当下也觉得有些不寒而栗,看孙堇面无表情地吩咐那两人准备动手,郝青仿佛已经能够感受到那些冰冷的金属刑具稍后以各种方式割裂钻入自己的身体所带来的痛觉了。

        郝青并不是贪生怕死之人,但他也并不愿意在毫无抵抗机会的状态下被人用这样的方式施以酷刑。而且十分讽刺的是,直到目前,他甚至都还没能确定对方的身份和目的。

        孙堇慢慢转到他的身前,抬起右手,手里扣着从郝青身上搜出的那面腰牌,伸到他的面前:“这是从你身上搜出来的东西,你总应该认得吧?”

        郝青只瞥了一眼,便知道对方手中所持的确是自己那块腰牌无误,那上面的每一根纹路,他都早就了然于胸,而且以自己当下这种处境,对方也实在没有必要再大费周章弄块假腰牌来玩弄自己。不过他还没有把自己暂时保下一条命这事与这面腰牌联系起来,只是下意识地应道:“认得!”

        郝青知道自己否认也无用,干脆就光棍点认了,也免得因为这种不打紧的小问题而受皮肉之苦。孙堇见他态度倒是挺爽快,当下又接着继续问道:“你既然是南镇抚司的人,那怎么还敢找我们的麻烦?谁派你来的?”...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2003050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