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26章 背景深厚

第1526章 背景深厚

        典七郎与郝青重新会合之后,讲述了他刚才去打探到的情况。他扮作准备在工地上找活干的人,进去问到工头,装模作样地打听了一下这里是不是要用人,报酬如何等等,一边问一边留意郭子平的踪迹。这工地上才刚刚完成地基部分,正在开始立房子的柱头,所以视线倒也开阔,典七郎可以看到郭子平似乎是在工地上与某人进行会晤。

        但他碍于自己伪装的身份,又不可能凑到近处去观察,只能远远看着。不知道是不是典七郎的错觉,他总觉得郭子平在那人面前颇有点卑躬屈膝的模样。只是那人一直背对着典七郎这边,所以他始终都未能看到其相貌。

        郝青问道:“那你可曾打听到郭子平与这织造作坊东主的关系?”

        典七郎道:“我怕惹人起疑,不敢直接询问,只是问了一下这东主的来头。据工头所说,东主的确是有官府背景,这作坊从征地到开工动土,一应手续只用了不到七日便完成了。而且织造作坊归杭州织造局所辖,这又是当下最赚钱的买卖之一,要是没点门路,搞不好织造局这一关就得卡上一年半载了。”

        郝青听典七郎说得也有道理,没打听到自己想知道的东西倒也不能怪罪他办事不力。当下又细细问了这工地里地种种状况,就连工头的情况也没放过。典七郎年轻记性好,便将自己刚才的见闻又事无巨细地复述了一遍。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典七郎与郝青重新会合之后,讲述了他刚才去打探到的情况。他扮作准备在工地上找活干的人,进去问到工头,装模作样地打听了一下这里是不是要用人,报酬如何等等,一边问一边留意郭子平的踪迹。这工地上才刚刚完成地基部分,正在开始立房子的柱头,所以视线倒也开阔,典七郎可以看到郭子平似乎是在工地上与某人进行会晤。

        但他碍于自己伪装的身份,又不可能凑到近处去观察,只能远远看着。不知道是不是典七郎的错觉,他总觉得郭子平在那人面前颇有点卑躬屈膝的模样。只是那人一直背对着典七郎这边,所以他始终都未能看到其相貌。

        郝青问道:“那你可曾打听到郭子平与这织造作坊东主的关系?”

        典七郎道:“我怕惹人起疑,不敢直接询问,只是问了一下这东主的来头。据工头所说,东主的确是有官府背景,这作坊从征地到开工动土,一应手续只用了不到七日便完成了。而且织造作坊归杭州织造局所辖,这又是当下最赚钱的买卖之一,要是没点门路,搞不好织造局这一关就得卡上一年半载了。”

        郝青听典七郎说得也有道理,没打听到自己想知道的东西倒也不能怪罪他办事不力。当下又细细问了这工地里地种种状况,就连工头的情况也没放过。典七郎年轻记性好,便将自己刚才的见闻又事无巨细地复述了一遍。典七郎与郝青重新会合之后,讲述了他刚才去打探到的情况。他扮作准备在工地上找活干的人,进去问到工头,装模作样地打听了一下这里是不是要用人,报酬如何等等,一边问一边留意郭子平的踪迹。这工地上才刚刚完成地基部分,正在开始立房子的柱头,所以视线倒也开阔,典七郎可以看到郭子平似乎是在工地上与某人进行会晤。

        但他碍于自己伪装的身份,又不可能凑到近处去观察,只能远远看着。不知道是不是典七郎的错觉,他总觉得郭子平在那人面前颇有点卑躬屈膝的模样。只是那人一直背对着典七郎这边,所以他始终都未能看到其相貌。

        郝青问道:“那你可曾打听到郭子平与这织造作坊东主的关系?”

        典七郎道:“我怕惹人起疑,不敢直接询问,只是问了一下这东主的来头。据工头所说,东主的确是有官府背景,这作坊从征地到开工动土,一应手续只用了不到七日便完成了。而且织造作坊归杭州织造局所辖,这又是当下最赚钱的买卖之一,要是没点门路,搞不好织造局这一关就得卡上一年半载了。”

        郝青听典七郎说得也有道理,没打听到自己想知道的东西倒也不能怪罪他办事不力。当下又细细问了这工地里地种种状况,就连工头的情况也没放过。典七郎年轻记性好,便将自己刚才的见闻又事无巨细地复述了一遍。典七郎与郝青重新会合之后,讲述了他刚才去打探到的情况。他扮作准备在工地上找活干的人,进去问到工头,装模作样地打听了一下这里是不是要用人,报酬如何等等,一边问一边留意郭子平的踪迹。这工地上才刚刚完成地基部分,正在开始立房子的柱头,所以视线倒也开阔,典七郎可以看到郭子平似乎是在工地上与某人进行会晤。

        但他碍于自己伪装的身份,又不可能凑到近处去观察,只能远远看着。不知道是不是典七郎的错觉,他总觉得郭子平在那人面前颇有点卑躬屈膝的模样。只是那人一直背对着典七郎这边,所以他始终都未能看到其相貌。

        郝青问道:“那你可曾打听到郭子平与这织造作坊东主的关系?”

        典七郎道:“我怕惹人起疑,不敢直接询问,只是问了一下这东主的来头。据工头所说,东主的确是有官府背景,这作坊从征地到开工动土,一应手续只用了不到七日便完成了。而且织造作坊归杭州织造局所辖,这又是当下最赚钱的买卖之一,要是没点门路,搞不好织造局这一关就得卡上一年半载了。”

        郝青听典七郎说得也有道理,没打听到自己想知道的东西倒也不能怪罪他办事不力。当下又细细问了这工地里地种种状况,就连工头的情况也没放过。典七郎年轻记性好,便将自己刚才的见闻又事无巨细地复述了一遍。典七郎与郝青重新会合之后,讲述了他刚才去打探到的情况。他扮作准备在工地上找活干的人,进去问到工头,装模作样地打听了一下这里是不是要用人,报酬如何等等,一边问一边留意郭子平的踪迹。这工地上才刚刚完成地基部分,正在开始立房子的柱头,所以视线倒也开阔,典七郎可以看到郭子平似乎是在工地上与某人进行会晤。

        但他碍于自己伪装的身份,又不可能凑到近处去观察,只能远远看着。不知道是不是典七郎的错觉,他总觉得郭子平在那人面前颇有点卑躬屈膝的模样。只是那人一直背对着典七郎这边,所以他始终都未能看到其相貌。

        郝青问道:“那你可曾打听到郭子平与这织造作坊东主的关系?”

        典七郎道:“我怕惹人起疑,不敢直接询问,只是问了一下这东主的来头。据工头所说,东主的确是有官府背景,这作坊从征地到开工动土,一应手续只用了不到七日便完成了。而且织造作坊归杭州织造局所辖,这又是当下最赚钱的买卖之一,要是没点门路,搞不好织造局这一关就得卡上一年半载了。”

        郝青听典七郎说得也有道理,没打听到自己想知道的东西倒也不能怪罪他办事不力。当下又细细问了这工地里地种种状况,就连工头的情况也没放过。典七郎年轻记性好,便将自己刚才的见闻又事无巨细地复述了一遍。典七郎与郝青重新会合之后,讲述了他刚才去打探到的情况。他扮作准备在工地上找活干的人,进去问到工头,装模作样地打听了一下这里是不是要用人,报酬如何等等,一边问一边留意郭子平的踪迹。这工地上才刚刚完成地基部分,正在开始立房子的柱头,所以视线倒也开阔,典七郎可以看到郭子平似乎是在工地上与某人进行会晤。

        但他碍于自己伪装的身份,又不可能凑到近处去观察,只能远远看着。不知道是不是典七郎的错觉,他总觉得郭子平在那人面前颇有点卑躬屈膝的模样。只是那人一直背对着典七郎这边,所以他始终都未能看到其相貌。

        郝青问道:“那你可曾打听到郭子平与这织造作坊东主的关系?”

        典七郎道:“我怕惹人起疑,不敢直接询问,只是问了一下这东主的来头。据工头所说,东主的确是有官府背景,这作坊从征地到开工动土,一应手续只用了不到七日便完成了。而且织造作坊归杭州织造局所辖,这又是当下最赚钱的买卖之一,要是没点门路,搞不好织造局这一关就得卡上一年半载了。”

        郝青听典七郎说得也有道理,没打听到自己想知道的东西倒也不能怪罪他办事不力。当下又细细问了这工地里地种种状况,就连工头的情况也没放过。典七郎年轻记性好,便将自己刚才的见闻又事无巨细地复述了一遍。典七郎与郝青重新会合之后,讲述了他刚才去打探到的情况。他扮作准备在工地上找活干的人,进去问到工头,装模作样地打听了一下这里是不是要用人,报酬如何等等,一边问一边留意郭子平的踪迹。这工地上才刚刚完成地基部分,正在开始立房子的柱头,所以视线倒也开阔,典七郎可以看到郭子平似乎是在工地上与某人进行会晤。

        但他碍于自己伪装的身份,又不可能凑到近处去观察,只能远远看着。不知道是不是典七郎的错觉,他总觉得郭子平在那人面前颇有点卑躬屈膝的模样。只是那人一直背对着典七郎这边,所以他始终都未能看到其相貌。

        郝青问道:“那你可曾打听到郭子平与这织造作坊东主的关系?”

        典七郎道:“我怕惹人起疑,不敢直接询问,只是问了一下这东主的来头。据工头所说,东主的确是有官府背景,这作坊从征地到开工动土,一应手续只用了不到七日便完成了。而且织造作坊归杭州织造局所辖,这又是当下最赚钱的买卖之一,要是没点门路,搞不好织造局这一关就得卡上一年半载了。”

        郝青听典七郎说得也有道理,没打听到自己想知道的东西倒也不能怪罪他办事不力。当下又细细问了这工地里地种种状况,就连工头的情况也没放过。典七郎年轻记性好,便将自己刚才的见闻又事无巨细地复述了一遍。典七郎与郝青重新会合之后,讲述了他刚才去打探到的情况。他扮作准备在工地上找活干的人,进去问到工头,装模作样地打听了一下这里是不是要用人,报酬如何等等,一边问一边留意郭子平的踪迹。这工地上才刚刚完成地基部分,正在开始立房子的柱头,所以视线倒也开阔,典七郎可以看到郭子平似乎是在工地上与某人进行会晤。

        但他碍于自己伪装的身份,又不可能凑到近处去观察,只能远远看着。不知道是不是典七郎的错觉,他总觉得郭子平在那人面前颇有点卑躬屈膝的模样。只是那人一直背对着典七郎这边,所以他始终都未能看到其相貌。

        郝青问道:“那你可曾打听到郭子平与这织造作坊东主的关系?”

        典七郎道:“我怕惹人起疑,不敢直接询问,只是问了一下这东主的来头。据工头所说,东主的确是有官府背景,这作坊从征地到开工动土,一应手续只用了不到七日便完成了。而且织造作坊归杭州织造局所辖,这又是当下最赚钱的买卖之一,要是没点门路,搞不好织造局这一关就得卡上一年半载了。”

        郝青听典七郎说得也有道理,没打听到自己想知道的东西倒也不能怪罪他办事不力。当下又细细问了这工地里地种种状况,就连工头的情况也没放过。典七郎年轻记性好,便将自己刚才的见闻又事无巨细地复述了一遍。...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998259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