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25章 厉害对头

第1525章 厉害对头

        这下加上郝青自己才总共十个人,不管接下来的计划是来文的还是来武的,这么点人手显然都不太够用。而且还有几个伤者行动不便,如果不提前安排好,事后自己这帮人跑路的时候,伤者留在本地也将会是一个有可能导致身份暴露的隐患。

        郝青本就是狠人一个,这一天下来多番不顺积在一起,终于是激发了他的凶性,黑着脸道:“其他事情先放一放,打伤我们弟兄的主使者,你们可有消息?”

        “大哥是要为我等报仇?”

        “大哥,对家便是杭州本地人,我等早就查清了状况……”

        众人听郝青问及此事,顿时情绪都激动起来。他们前些日子吃了这个大亏,自然一直都在琢磨要如何施加报复,但限于人手太少,自身又没有什么后台背景,就根本不敢贸然出手。但如今郝青要出面主持此事,立刻便重燃了他们的信心,毕竟他们过去在郝青的率领之下做过不少大买卖,还鲜有失手的时候,正因为对郝青有这份信心,才会甘愿在杭州码头上吃苦,等待跟着他东山再起。

        众人七嘴八舌地讲述了一番,才让郝青大致知道了这次的对手究竟是什么来头。

        杭州城外的钱塘江码头因为靠近杭州这个区域政治经济中心城市,地势可谓得天独厚,便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整个杭州湾和钱塘江下游的货物集散地。而围绕这里所展开的激烈竞争,也出现在包括货物搬运在内的各个行业之中。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这下加上郝青自己才总共十个人,不管接下来的计划是来文的还是来武的,这么点人手显然都不太够用。而且还有几个伤者行动不便,如果不提前安排好,事后自己这帮人跑路的时候,伤者留在本地也将会是一个有可能导致身份暴露的隐患。

        郝青本就是狠人一个,这一天下来多番不顺积在一起,终于是激发了他的凶性,黑着脸道:“其他事情先放一放,打伤我们弟兄的主使者,你们可有消息?”

        “大哥是要为我等报仇?”

        “大哥,对家便是杭州本地人,我等早就查清了状况……”

        众人听郝青问及此事,顿时情绪都激动起来。他们前些日子吃了这个大亏,自然一直都在琢磨要如何施加报复,但限于人手太少,自身又没有什么后台背景,就根本不敢贸然出手。但如今郝青要出面主持此事,立刻便重燃了他们的信心,毕竟他们过去在郝青的率领之下做过不少大买卖,还鲜有失手的时候,正因为对郝青有这份信心,才会甘愿在杭州码头上吃苦,等待跟着他东山再起。

        众人七嘴八舌地讲述了一番,才让郝青大致知道了这次的对手究竟是什么来头。

        杭州城外的钱塘江码头因为靠近杭州这个区域政治经济中心城市,地势可谓得天独厚,便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整个杭州湾和钱塘江下游的货物集散地。而围绕这里所展开的激烈竞争,也出现在包括货物搬运在内的各个行业之中。这下加上郝青自己才总共十个人,不管接下来的计划是来文的还是来武的,这么点人手显然都不太够用。而且还有几个伤者行动不便,如果不提前安排好,事后自己这帮人跑路的时候,伤者留在本地也将会是一个有可能导致身份暴露的隐患。

        郝青本就是狠人一个,这一天下来多番不顺积在一起,终于是激发了他的凶性,黑着脸道:“其他事情先放一放,打伤我们弟兄的主使者,你们可有消息?”

        “大哥是要为我等报仇?”

        “大哥,对家便是杭州本地人,我等早就查清了状况……”

        众人听郝青问及此事,顿时情绪都激动起来。他们前些日子吃了这个大亏,自然一直都在琢磨要如何施加报复,但限于人手太少,自身又没有什么后台背景,就根本不敢贸然出手。但如今郝青要出面主持此事,立刻便重燃了他们的信心,毕竟他们过去在郝青的率领之下做过不少大买卖,还鲜有失手的时候,正因为对郝青有这份信心,才会甘愿在杭州码头上吃苦,等待跟着他东山再起。

        众人七嘴八舌地讲述了一番,才让郝青大致知道了这次的对手究竟是什么来头。

        杭州城外的钱塘江码头因为靠近杭州这个区域政治经济中心城市,地势可谓得天独厚,便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整个杭州湾和钱塘江下游的货物集散地。而围绕这里所展开的激烈竞争,也出现在包括货物搬运在内的各个行业之中。这下加上郝青自己才总共十个人,不管接下来的计划是来文的还是来武的,这么点人手显然都不太够用。而且还有几个伤者行动不便,如果不提前安排好,事后自己这帮人跑路的时候,伤者留在本地也将会是一个有可能导致身份暴露的隐患。

        郝青本就是狠人一个,这一天下来多番不顺积在一起,终于是激发了他的凶性,黑着脸道:“其他事情先放一放,打伤我们弟兄的主使者,你们可有消息?”

        “大哥是要为我等报仇?”

        “大哥,对家便是杭州本地人,我等早就查清了状况……”

        众人听郝青问及此事,顿时情绪都激动起来。他们前些日子吃了这个大亏,自然一直都在琢磨要如何施加报复,但限于人手太少,自身又没有什么后台背景,就根本不敢贸然出手。但如今郝青要出面主持此事,立刻便重燃了他们的信心,毕竟他们过去在郝青的率领之下做过不少大买卖,还鲜有失手的时候,正因为对郝青有这份信心,才会甘愿在杭州码头上吃苦,等待跟着他东山再起。

        众人七嘴八舌地讲述了一番,才让郝青大致知道了这次的对手究竟是什么来头。

        杭州城外的钱塘江码头因为靠近杭州这个区域政治经济中心城市,地势可谓得天独厚,便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整个杭州湾和钱塘江下游的货物集散地。而围绕这里所展开的激烈竞争,也出现在包括货物搬运在内的各个行业之中。这下加上郝青自己才总共十个人,不管接下来的计划是来文的还是来武的,这么点人手显然都不太够用。而且还有几个伤者行动不便,如果不提前安排好,事后自己这帮人跑路的时候,伤者留在本地也将会是一个有可能导致身份暴露的隐患。

        郝青本就是狠人一个,这一天下来多番不顺积在一起,终于是激发了他的凶性,黑着脸道:“其他事情先放一放,打伤我们弟兄的主使者,你们可有消息?”

        “大哥是要为我等报仇?”

        “大哥,对家便是杭州本地人,我等早就查清了状况……”

        众人听郝青问及此事,顿时情绪都激动起来。他们前些日子吃了这个大亏,自然一直都在琢磨要如何施加报复,但限于人手太少,自身又没有什么后台背景,就根本不敢贸然出手。但如今郝青要出面主持此事,立刻便重燃了他们的信心,毕竟他们过去在郝青的率领之下做过不少大买卖,还鲜有失手的时候,正因为对郝青有这份信心,才会甘愿在杭州码头上吃苦,等待跟着他东山再起。

        众人七嘴八舌地讲述了一番,才让郝青大致知道了这次的对手究竟是什么来头。

        杭州城外的钱塘江码头因为靠近杭州这个区域政治经济中心城市,地势可谓得天独厚,便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整个杭州湾和钱塘江下游的货物集散地。而围绕这里所展开的激烈竞争,也出现在包括货物搬运在内的各个行业之中。这下加上郝青自己才总共十个人,不管接下来的计划是来文的还是来武的,这么点人手显然都不太够用。而且还有几个伤者行动不便,如果不提前安排好,事后自己这帮人跑路的时候,伤者留在本地也将会是一个有可能导致身份暴露的隐患。

        郝青本就是狠人一个,这一天下来多番不顺积在一起,终于是激发了他的凶性,黑着脸道:“其他事情先放一放,打伤我们弟兄的主使者,你们可有消息?”

        “大哥是要为我等报仇?”

        “大哥,对家便是杭州本地人,我等早就查清了状况……”

        众人听郝青问及此事,顿时情绪都激动起来。他们前些日子吃了这个大亏,自然一直都在琢磨要如何施加报复,但限于人手太少,自身又没有什么后台背景,就根本不敢贸然出手。但如今郝青要出面主持此事,立刻便重燃了他们的信心,毕竟他们过去在郝青的率领之下做过不少大买卖,还鲜有失手的时候,正因为对郝青有这份信心,才会甘愿在杭州码头上吃苦,等待跟着他东山再起。

        众人七嘴八舌地讲述了一番,才让郝青大致知道了这次的对手究竟是什么来头。

        杭州城外的钱塘江码头因为靠近杭州这个区域政治经济中心城市,地势可谓得天独厚,便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整个杭州湾和钱塘江下游的货物集散地。而围绕这里所展开的激烈竞争,也出现在包括货物搬运在内的各个行业之中。这下加上郝青自己才总共十个人,不管接下来的计划是来文的还是来武的,这么点人手显然都不太够用。而且还有几个伤者行动不便,如果不提前安排好,事后自己这帮人跑路的时候,伤者留在本地也将会是一个有可能导致身份暴露的隐患。

        郝青本就是狠人一个,这一天下来多番不顺积在一起,终于是激发了他的凶性,黑着脸道:“其他事情先放一放,打伤我们弟兄的主使者,你们可有消息?”

        “大哥是要为我等报仇?”

        “大哥,对家便是杭州本地人,我等早就查清了状况……”

        众人听郝青问及此事,顿时情绪都激动起来。他们前些日子吃了这个大亏,自然一直都在琢磨要如何施加报复,但限于人手太少,自身又没有什么后台背景,就根本不敢贸然出手。但如今郝青要出面主持此事,立刻便重燃了他们的信心,毕竟他们过去在郝青的率领之下做过不少大买卖,还鲜有失手的时候,正因为对郝青有这份信心,才会甘愿在杭州码头上吃苦,等待跟着他东山再起。

        众人七嘴八舌地讲述了一番,才让郝青大致知道了这次的对手究竟是什么来头。

        杭州城外的钱塘江码头因为靠近杭州这个区域政治经济中心城市,地势可谓得天独厚,便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整个杭州湾和钱塘江下游的货物集散地。而围绕这里所展开的激烈竞争,也出现在包括货物搬运在内的各个行业之中。这下加上郝青自己才总共十个人,不管接下来的计划是来文的还是来武的,这么点人手显然都不太够用。而且还有几个伤者行动不便,如果不提前安排好,事后自己这帮人跑路的时候,伤者留在本地也将会是一个有可能导致身份暴露的隐患。

        郝青本就是狠人一个,这一天下来多番不顺积在一起,终于是激发了他的凶性,黑着脸道:“其他事情先放一放,打伤我们弟兄的主使者,你们可有消息?”

        “大哥是要为我等报仇?”

        “大哥,对家便是杭州本地人,我等早就查清了状况……”

        众人听郝青问及此事,顿时情绪都激动起来。他们前些日子吃了这个大亏,自然一直都在琢磨要如何施加报复,但限于人手太少,自身又没有什么后台背景,就根本不敢贸然出手。但如今郝青要出面主持此事,立刻便重燃了他们的信心,毕竟他们过去在郝青的率领之下做过不少大买卖,还鲜有失手的时候,正因为对郝青有这份信心,才会甘愿在杭州码头上吃苦,等待跟着他东山再起。...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996206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