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24章 提前踩盘

第1524章 提前踩盘

        李松在郝青的住处没有待太长的时间,交代完事情之后便悄然离开。他并不担心郝青的身份过早暴露,因为当初郝青从入狱到被悄悄释放,期间的一应书面资料都早已被李松取走销毁,通判王元甚至根本就不知道何冠之调动府军去剿灭的水匪中有这么一号人物幸存。而郝青在杭州城居住期间十分低调,日常外出都是以化名行事,根本没有人会把他与杀人越货的水匪头子联系到一起。

        退一万步说,即便郝青最终失手被擒,李松也还有备用的方案,让郝青在杭州大牢里彻底闭嘴。他可不能让有心人顺着郝青这条线,把背后的何冠之给扒了出来。当然他相信郝青即便被捕,应该也不会轻易招供,毕竟他的家人还都在自己掌控之中,郝青应该不会拿他们的性命来冒险。

        至于郝青最终要如何去完成这项任务,李松目前其实也不知道,毕竟郝青之前提出的几个方案都因为风险太大而被他当场否决了,要另外再想招数的确不是一件容易事。不过郝青已经立下了军令状,一定会设法尽快让那几处工地停工,李松也相信这家伙不敢跟自己打诳语,接下来便按双方已经议定的部分先动起来了。

        翌日一大早,郝青便随着第一批出城的民众来到城外。他先去了一趟涌金门,找到了李松所说的地方好好观察了一下工地状况。虽然此前路过这里的时候也注意到了这边在开工建房,但如今要对这地方动手,自然要先来好好考察一下环境。

        这三处工地都在官道以西,郝青记得过去应该是一片菜地,而三处工地之间还隔着一处商栈和一间车马行。路过这里的普通人一般也不会去关心这里在修建的房舍用途,如果不是李松提示,郝青大概也想不到这三处工地背后其实是同一个老板。

        郝青实地看过之后,也发现自己先前的想法有些过于简单,这三处工地中间还隔着两个院落,想要用杀人放火的手段让这三处工地都停工,只怕还有些麻烦。除非是一把火把商栈和车马行一起给烧掉,但这两处建筑都有院墙,强行操作那就很容易留下纵火的痕迹了。而李松对他的要求,就是要尽量做得自然一些,最好不要留下太明显的证据让官府立案。

        这对于用惯了强硬手段的郝青来说,倒是颇有点棘手。他过去当水匪的时候惯常使用的手段颇为狠辣,但要说用巧却是不太擅长。李松要他不着痕迹地达成目的,这确实是跟他的专业不是太对口。

        这三处工地上各自都有四五十人在劳作,就算郝青想在工地上动手脚,白天只怕也很难掩人耳目。郝青心中不禁有点后悔,昨晚不该这么快就答应下李松的任务,还是应该再跟他讲讲条件,至少要把时间和手段都放得宽裕一些才好。这种环境想让这工地停工,除了来硬的还能怎么办?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李松在郝青的住处没有待太长的时间,交代完事情之后便悄然离开。他并不担心郝青的身份过早暴露,因为当初郝青从入狱到被悄悄释放,期间的一应书面资料都早已被李松取走销毁,通判王元甚至根本就不知道何冠之调动府军去剿灭的水匪中有这么一号人物幸存。而郝青在杭州城居住期间十分低调,日常外出都是以化名行事,根本没有人会把他与杀人越货的水匪头子联系到一起。

        退一万步说,即便郝青最终失手被擒,李松也还有备用的方案,让郝青在杭州大牢里彻底闭嘴。他可不能让有心人顺着郝青这条线,把背后的何冠之给扒了出来。当然他相信郝青即便被捕,应该也不会轻易招供,毕竟他的家人还都在自己掌控之中,郝青应该不会拿他们的性命来冒险。

        至于郝青最终要如何去完成这项任务,李松目前其实也不知道,毕竟郝青之前提出的几个方案都因为风险太大而被他当场否决了,要另外再想招数的确不是一件容易事。不过郝青已经立下了军令状,一定会设法尽快让那几处工地停工,李松也相信这家伙不敢跟自己打诳语,接下来便按双方已经议定的部分先动起来了。

        翌日一大早,郝青便随着第一批出城的民众来到城外。他先去了一趟涌金门,找到了李松所说的地方好好观察了一下工地状况。虽然此前路过这里的时候也注意到了这边在开工建房,但如今要对这地方动手,自然要先来好好考察一下环境。

        这三处工地都在官道以西,郝青记得过去应该是一片菜地,而三处工地之间还隔着一处商栈和一间车马行。路过这里的普通人一般也不会去关心这里在修建的房舍用途,如果不是李松提示,郝青大概也想不到这三处工地背后其实是同一个老板。

        郝青实地看过之后,也发现自己先前的想法有些过于简单,这三处工地中间还隔着两个院落,想要用杀人放火的手段让这三处工地都停工,只怕还有些麻烦。除非是一把火把商栈和车马行一起给烧掉,但这两处建筑都有院墙,强行操作那就很容易留下纵火的痕迹了。而李松对他的要求,就是要尽量做得自然一些,最好不要留下太明显的证据让官府立案。

        这对于用惯了强硬手段的郝青来说,倒是颇有点棘手。他过去当水匪的时候惯常使用的手段颇为狠辣,但要说用巧却是不太擅长。李松要他不着痕迹地达成目的,这确实是跟他的专业不是太对口。

        这三处工地上各自都有四五十人在劳作,就算郝青想在工地上动手脚,白天只怕也很难掩人耳目。郝青心中不禁有点后悔,昨晚不该这么快就答应下李松的任务,还是应该再跟他讲讲条件,至少要把时间和手段都放得宽裕一些才好。这种环境想让这工地停工,除了来硬的还能怎么办?李松在郝青的住处没有待太长的时间,交代完事情之后便悄然离开。他并不担心郝青的身份过早暴露,因为当初郝青从入狱到被悄悄释放,期间的一应书面资料都早已被李松取走销毁,通判王元甚至根本就不知道何冠之调动府军去剿灭的水匪中有这么一号人物幸存。而郝青在杭州城居住期间十分低调,日常外出都是以化名行事,根本没有人会把他与杀人越货的水匪头子联系到一起。

        退一万步说,即便郝青最终失手被擒,李松也还有备用的方案,让郝青在杭州大牢里彻底闭嘴。他可不能让有心人顺着郝青这条线,把背后的何冠之给扒了出来。当然他相信郝青即便被捕,应该也不会轻易招供,毕竟他的家人还都在自己掌控之中,郝青应该不会拿他们的性命来冒险。

        至于郝青最终要如何去完成这项任务,李松目前其实也不知道,毕竟郝青之前提出的几个方案都因为风险太大而被他当场否决了,要另外再想招数的确不是一件容易事。不过郝青已经立下了军令状,一定会设法尽快让那几处工地停工,李松也相信这家伙不敢跟自己打诳语,接下来便按双方已经议定的部分先动起来了。

        翌日一大早,郝青便随着第一批出城的民众来到城外。他先去了一趟涌金门,找到了李松所说的地方好好观察了一下工地状况。虽然此前路过这里的时候也注意到了这边在开工建房,但如今要对这地方动手,自然要先来好好考察一下环境。

        这三处工地都在官道以西,郝青记得过去应该是一片菜地,而三处工地之间还隔着一处商栈和一间车马行。路过这里的普通人一般也不会去关心这里在修建的房舍用途,如果不是李松提示,郝青大概也想不到这三处工地背后其实是同一个老板。

        郝青实地看过之后,也发现自己先前的想法有些过于简单,这三处工地中间还隔着两个院落,想要用杀人放火的手段让这三处工地都停工,只怕还有些麻烦。除非是一把火把商栈和车马行一起给烧掉,但这两处建筑都有院墙,强行操作那就很容易留下纵火的痕迹了。而李松对他的要求,就是要尽量做得自然一些,最好不要留下太明显的证据让官府立案。

        这对于用惯了强硬手段的郝青来说,倒是颇有点棘手。他过去当水匪的时候惯常使用的手段颇为狠辣,但要说用巧却是不太擅长。李松要他不着痕迹地达成目的,这确实是跟他的专业不是太对口。

        这三处工地上各自都有四五十人在劳作,就算郝青想在工地上动手脚,白天只怕也很难掩人耳目。郝青心中不禁有点后悔,昨晚不该这么快就答应下李松的任务,还是应该再跟他讲讲条件,至少要把时间和手段都放得宽裕一些才好。这种环境想让这工地停工,除了来硬的还能怎么办?李松在郝青的住处没有待太长的时间,交代完事情之后便悄然离开。他并不担心郝青的身份过早暴露,因为当初郝青从入狱到被悄悄释放,期间的一应书面资料都早已被李松取走销毁,通判王元甚至根本就不知道何冠之调动府军去剿灭的水匪中有这么一号人物幸存。而郝青在杭州城居住期间十分低调,日常外出都是以化名行事,根本没有人会把他与杀人越货的水匪头子联系到一起。

        退一万步说,即便郝青最终失手被擒,李松也还有备用的方案,让郝青在杭州大牢里彻底闭嘴。他可不能让有心人顺着郝青这条线,把背后的何冠之给扒了出来。当然他相信郝青即便被捕,应该也不会轻易招供,毕竟他的家人还都在自己掌控之中,郝青应该不会拿他们的性命来冒险。

        至于郝青最终要如何去完成这项任务,李松目前其实也不知道,毕竟郝青之前提出的几个方案都因为风险太大而被他当场否决了,要另外再想招数的确不是一件容易事。不过郝青已经立下了军令状,一定会设法尽快让那几处工地停工,李松也相信这家伙不敢跟自己打诳语,接下来便按双方已经议定的部分先动起来了。

        翌日一大早,郝青便随着第一批出城的民众来到城外。他先去了一趟涌金门,找到了李松所说的地方好好观察了一下工地状况。虽然此前路过这里的时候也注意到了这边在开工建房,但如今要对这地方动手,自然要先来好好考察一下环境。

        这三处工地都在官道以西,郝青记得过去应该是一片菜地,而三处工地之间还隔着一处商栈和一间车马行。路过这里的普通人一般也不会去关心这里在修建的房舍用途,如果不是李松提示,郝青大概也想不到这三处工地背后其实是同一个老板。

        郝青实地看过之后,也发现自己先前的想法有些过于简单,这三处工地中间还隔着两个院落,想要用杀人放火的手段让这三处工地都停工,只怕还有些麻烦。除非是一把火把商栈和车马行一起给烧掉,但这两处建筑都有院墙,强行操作那就很容易留下纵火的痕迹了。而李松对他的要求,就是要尽量做得自然一些,最好不要留下太明显的证据让官府立案。

        这对于用惯了强硬手段的郝青来说,倒是颇有点棘手。他过去当水匪的时候惯常使用的手段颇为狠辣,但要说用巧却是不太擅长。李松要他不着痕迹地达成目的,这确实是跟他的专业不是太对口。

        这三处工地上各自都有四五十人在劳作,就算郝青想在工地上动手脚,白天只怕也很难掩人耳目。郝青心中不禁有点后悔,昨晚不该这么快就答应下李松的任务,还是应该再跟他讲讲条件,至少要把时间和手段都放得宽裕一些才好。...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994615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