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08章 利益输送

第1508章 利益输送

        海汉的生意做得究竟有多大,梅生川过去只是有所耳闻,但并没有真正的实际接触到这方面的信息。他本身是兵部官员,对贸易方面的事务不是那么熟悉,不过他以前跟户部的朋友吃饭的时候曾听说过,大明每年由户部负责征收的盐税、茶税、市舶税、通过税、营业税等税银,全部加在一起不过三四百万两银子,要说起来竟然还没有海汉在北方经营一个港口一年吞吐的货物价值高。当然这也从侧面说明,海汉经营的海贸规模到底有多大了。

        过去梅生川一年的合法收入不过三四千两银子而已,算上各种各样的灰色收入,也不过只是这地方每月出入货物的一个零头而已。即便是梅生川手握大权,但他长期都在机关里办公,能接触到的生财之道其实没那么多,而且这几年内外战事频繁,局面又一直吃紧,就连来京城兵部跑官的人都少了许多,过去这一年多也就只有东江镇这边还在源源不断地往他这边送银子。

        当然了,梅生川一开始不太清楚这些银子的来源,但后来就慢慢知道了东江镇是替海汉人在打点朝中的关节。而且他经不住真金白银的诱惑,后来也出面替海汉打点了不少人。因此对于海汉采用非公开的利益输送手段,梅生川倒是没有什么抵触的情绪,只要能有合理且安全的手段,有好处干嘛不收?傻子才会把好处拒之门外。

        本书创世中,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海汉的生意做得究竟有多大,梅生川过去只是有所耳闻,但并没有真正的实际接触到这方面的信息。他本身是兵部官员,对贸易方面的事务不是那么熟悉,不过他以前跟户部的朋友吃饭的时候曾听说过,大明每年由户部负责征收的盐税、茶税、市舶税、通过税、营业税等税银,全部加在一起不过三四百万两银子,要说起来竟然还没有海汉在北方经营一个港口一年吞吐的货物价值高。当然这也从侧面说明,海汉经营的海贸规模到底有多大了。

        过去梅生川一年的合法收入不过三四千两银子而已,算上各种各样的灰色收入,也不过只是这地方每月出入货物的一个零头而已。即便是梅生川手握大权,但他长期都在机关里办公,能接触到的生财之道其实没那么多,而且这几年内外战事频繁,局面又一直吃紧,就连来京城兵部跑官的人都少了许多,过去这一年多也就只有东江镇这边还在源源不断地往他这边送银子。

        当然了,梅生川一开始不太清楚这些银子的来源,但后来就慢慢知道了东江镇是替海汉人在打点朝中的关节。而且他经不住真金白银的诱惑,后来也出面替海汉打点了不少人。因此对于海汉采用非公开的利益输送手段,梅生川倒是没有什么抵触的情绪,只要能有合理且安全的手段,有好处干嘛不收?傻子才会把好处拒之门外。海汉的生意做得究竟有多大,梅生川过去只是有所耳闻,但并没有真正的实际接触到这方面的信息。他本身是兵部官员,对贸易方面的事务不是那么熟悉,不过他以前跟户部的朋友吃饭的时候曾听说过,大明每年由户部负责征收的盐税、茶税、市舶税、通过税、营业税等税银,全部加在一起不过三四百万两银子,要说起来竟然还没有海汉在北方经营一个港口一年吞吐的货物价值高。当然这也从侧面说明,海汉经营的海贸规模到底有多大了。

        过去梅生川一年的合法收入不过三四千两银子而已,算上各种各样的灰色收入,也不过只是这地方每月出入货物的一个零头而已。即便是梅生川手握大权,但他长期都在机关里办公,能接触到的生财之道其实没那么多,而且这几年内外战事频繁,局面又一直吃紧,就连来京城兵部跑官的人都少了许多,过去这一年多也就只有东江镇这边还在源源不断地往他这边送银子。

        当然了,梅生川一开始不太清楚这些银子的来源,但后来就慢慢知道了东江镇是替海汉人在打点朝中的关节。而且他经不住真金白银的诱惑,后来也出面替海汉打点了不少人。因此对于海汉采用非公开的利益输送手段,梅生川倒是没有什么抵触的情绪,只要能有合理且安全的手段,有好处干嘛不收?傻子才会把好处拒之门外。海汉的生意做得究竟有多大,梅生川过去只是有所耳闻,但并没有真正的实际接触到这方面的信息。他本身是兵部官员,对贸易方面的事务不是那么熟悉,不过他以前跟户部的朋友吃饭的时候曾听说过,大明每年由户部负责征收的盐税、茶税、市舶税、通过税、营业税等税银,全部加在一起不过三四百万两银子,要说起来竟然还没有海汉在北方经营一个港口一年吞吐的货物价值高。当然这也从侧面说明,海汉经营的海贸规模到底有多大了。

        过去梅生川一年的合法收入不过三四千两银子而已,算上各种各样的灰色收入,也不过只是这地方每月出入货物的一个零头而已。即便是梅生川手握大权,但他长期都在机关里办公,能接触到的生财之道其实没那么多,而且这几年内外战事频繁,局面又一直吃紧,就连来京城兵部跑官的人都少了许多,过去这一年多也就只有东江镇这边还在源源不断地往他这边送银子。

        当然了,梅生川一开始不太清楚这些银子的来源,但后来就慢慢知道了东江镇是替海汉人在打点朝中的关节。而且他经不住真金白银的诱惑,后来也出面替海汉打点了不少人。因此对于海汉采用非公开的利益输送手段,梅生川倒是没有什么抵触的情绪,只要能有合理且安全的手段,有好处干嘛不收?傻子才会把好处拒之门外。海汉的生意做得究竟有多大,梅生川过去只是有所耳闻,但并没有真正的实际接触到这方面的信息。他本身是兵部官员,对贸易方面的事务不是那么熟悉,不过他以前跟户部的朋友吃饭的时候曾听说过,大明每年由户部负责征收的盐税、茶税、市舶税、通过税、营业税等税银,全部加在一起不过三四百万两银子,要说起来竟然还没有海汉在北方经营一个港口一年吞吐的货物价值高。当然这也从侧面说明,海汉经营的海贸规模到底有多大了。

        过去梅生川一年的合法收入不过三四千两银子而已,算上各种各样的灰色收入,也不过只是这地方每月出入货物的一个零头而已。即便是梅生川手握大权,但他长期都在机关里办公,能接触到的生财之道其实没那么多,而且这几年内外战事频繁,局面又一直吃紧,就连来京城兵部跑官的人都少了许多,过去这一年多也就只有东江镇这边还在源源不断地往他这边送银子。

        当然了,梅生川一开始不太清楚这些银子的来源,但后来就慢慢知道了东江镇是替海汉人在打点朝中的关节。而且他经不住真金白银的诱惑,后来也出面替海汉打点了不少人。因此对于海汉采用非公开的利益输送手段,梅生川倒是没有什么抵触的情绪,只要能有合理且安全的手段,有好处干嘛不收?傻子才会把好处拒之门外。海汉的生意做得究竟有多大,梅生川过去只是有所耳闻,但并没有真正的实际接触到这方面的信息。他本身是兵部官员,对贸易方面的事务不是那么熟悉,不过他以前跟户部的朋友吃饭的时候曾听说过,大明每年由户部负责征收的盐税、茶税、市舶税、通过税、营业税等税银,全部加在一起不过三四百万两银子,要说起来竟然还没有海汉在北方经营一个港口一年吞吐的货物价值高。当然这也从侧面说明,海汉经营的海贸规模到底有多大了。

        过去梅生川一年的合法收入不过三四千两银子而已,算上各种各样的灰色收入,也不过只是这地方每月出入货物的一个零头而已。即便是梅生川手握大权,但他长期都在机关里办公,能接触到的生财之道其实没那么多,而且这几年内外战事频繁,局面又一直吃紧,就连来京城兵部跑官的人都少了许多,过去这一年多也就只有东江镇这边还在源源不断地往他这边送银子。

        当然了,梅生川一开始不太清楚这些银子的来源,但后来就慢慢知道了东江镇是替海汉人在打点朝中的关节。而且他经不住真金白银的诱惑,后来也出面替海汉打点了不少人。因此对于海汉采用非公开的利益输送手段,梅生川倒是没有什么抵触的情绪,只要能有合理且安全的手段,有好处干嘛不收?傻子才会把好处拒之门外。海汉的生意做得究竟有多大,梅生川过去只是有所耳闻,但并没有真正的实际接触到这方面的信息。他本身是兵部官员,对贸易方面的事务不是那么熟悉,不过他以前跟户部的朋友吃饭的时候曾听说过,大明每年由户部负责征收的盐税、茶税、市舶税、通过税、营业税等税银,全部加在一起不过三四百万两银子,要说起来竟然还没有海汉在北方经营一个港口一年吞吐的货物价值高。当然这也从侧面说明,海汉经营的海贸规模到底有多大了。

        过去梅生川一年的合法收入不过三四千两银子而已,算上各种各样的灰色收入,也不过只是这地方每月出入货物的一个零头而已。即便是梅生川手握大权,但他长期都在机关里办公,能接触到的生财之道其实没那么多,而且这几年内外战事频繁,局面又一直吃紧,就连来京城兵部跑官的人都少了许多,过去这一年多也就只有东江镇这边还在源源不断地往他这边送银子。

        当然了,梅生川一开始不太清楚这些银子的来源,但后来就慢慢知道了东江镇是替海汉人在打点朝中的关节。而且他经不住真金白银的诱惑,后来也出面替海汉打点了不少人。因此对于海汉采用非公开的利益输送手段,梅生川倒是没有什么抵触的情绪,只要能有合理且安全的手段,有好处干嘛不收?傻子才会把好处拒之门外。海汉的生意做得究竟有多大,梅生川过去只是有所耳闻,但并没有真正的实际接触到这方面的信息。他本身是兵部官员,对贸易方面的事务不是那么熟悉,不过他以前跟户部的朋友吃饭的时候曾听说过,大明每年由户部负责征收的盐税、茶税、市舶税、通过税、营业税等税银,全部加在一起不过三四百万两银子,要说起来竟然还没有海汉在北方经营一个港口一年吞吐的货物价值高。当然这也从侧面说明,海汉经营的海贸规模到底有多大了。

        过去梅生川一年的合法收入不过三四千两银子而已,算上各种各样的灰色收入,也不过只是这地方每月出入货物的一个零头而已。即便是梅生川手握大权,但他长期都在机关里办公,能接触到的生财之道其实没那么多,而且这几年内外战事频繁,局面又一直吃紧,就连来京城兵部跑官的人都少了许多,过去这一年多也就只有东江镇这边还在源源不断地往他这边送银子。

        当然了,梅生川一开始不太清楚这些银子的来源,但后来就慢慢知道了东江镇是替海汉人在打点朝中的关节。而且他经不住真金白银的诱惑,后来也出面替海汉打点了不少人。因此对于海汉采用非公开的利益输送手段,梅生川倒是没有什么抵触的情绪,只要能有合理且安全的手段,有好处干嘛不收?傻子才会把好处拒之门外。...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969184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