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07章 梅侍郎的小算盘

第1507章 梅侍郎的小算盘

        对于海汉人在山东地区形同入侵一般的做法,大明朝廷并非一无所知。自崇祯七年,也就是1634年的下半年开始,来自山东的告急奏折就不断送抵京城,称海汉军自海上入侵,占领了登州福山县临海的芝罘岛一带,并且建房筑港,有长期定居的打算。

        而当时大明朝廷正为后金军不断叩边和中原愈演愈烈的农民军起义头疼不已,哪里顾得上再开辟第三战场,与那传说中极不好惹的海汉人开战。于是朝廷的意见就颇有点丢开手不管的意思,让山东官府自行斟酌处理,但必须顾及大局,不可再让山东半岛重燃战火。

        毕竟朝廷还指望着山东能尽快从之前的登莱之乱中恢复过来,用粮食、人力和赋税支援朝廷平息其他两处战乱。海汉人只在登州占了一个临海小岛而已,这有什么好大呼小叫的,南边被海汉人占的岛难道还少了吗?在朝廷上的大人们眼中,同样是被海汉占去沿海岛屿的福广江浙都没闹出大乱,唯独只有山东这边叫苦不迭,跟天塌了似的,看来这地方官的能力也是有些问题。

        山东这边的官府当然是有苦说不出,驻扎在福山县的海汉军虽然兵力不多,但战斗力却极为强悍,当地卫所军试探了一两次之后便果断放弃了对抗。而海汉军也得以腾出手来,将福山县附近的土匪山贼清剿一空,仿佛他们才是这地方的正主似的。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对于海汉人在山东地区形同入侵一般的做法,大明朝廷并非一无所知。自崇祯七年,也就是1634年的下半年开始,来自山东的告急奏折就不断送抵京城,称海汉军自海上入侵,占领了登州福山县临海的芝罘岛一带,并且建房筑港,有长期定居的打算。

        而当时大明朝廷正为后金军不断叩边和中原愈演愈烈的农民军起义头疼不已,哪里顾得上再开辟第三战场,与那传说中极不好惹的海汉人开战。于是朝廷的意见就颇有点丢开手不管的意思,让山东官府自行斟酌处理,但必须顾及大局,不可再让山东半岛重燃战火。

        毕竟朝廷还指望着山东能尽快从之前的登莱之乱中恢复过来,用粮食、人力和赋税支援朝廷平息其他两处战乱。海汉人只在登州占了一个临海小岛而已,这有什么好大呼小叫的,南边被海汉人占的岛难道还少了吗?在朝廷上的大人们眼中,同样是被海汉占去沿海岛屿的福广江浙都没闹出大乱,唯独只有山东这边叫苦不迭,跟天塌了似的,看来这地方官的能力也是有些问题。

        山东这边的官府当然是有苦说不出,驻扎在福山县的海汉军虽然兵力不多,但战斗力却极为强悍,当地卫所军试探了一两次之后便果断放弃了对抗。而海汉军也得以腾出手来,将福山县附近的土匪山贼清剿一空,仿佛他们才是这地方的正主似的。对于海汉人在山东地区形同入侵一般的做法,大明朝廷并非一无所知。自崇祯七年,也就是1634年的下半年开始,来自山东的告急奏折就不断送抵京城,称海汉军自海上入侵,占领了登州福山县临海的芝罘岛一带,并且建房筑港,有长期定居的打算。

        而当时大明朝廷正为后金军不断叩边和中原愈演愈烈的农民军起义头疼不已,哪里顾得上再开辟第三战场,与那传说中极不好惹的海汉人开战。于是朝廷的意见就颇有点丢开手不管的意思,让山东官府自行斟酌处理,但必须顾及大局,不可再让山东半岛重燃战火。

        毕竟朝廷还指望着山东能尽快从之前的登莱之乱中恢复过来,用粮食、人力和赋税支援朝廷平息其他两处战乱。海汉人只在登州占了一个临海小岛而已,这有什么好大呼小叫的,南边被海汉人占的岛难道还少了吗?在朝廷上的大人们眼中,同样是被海汉占去沿海岛屿的福广江浙都没闹出大乱,唯独只有山东这边叫苦不迭,跟天塌了似的,看来这地方官的能力也是有些问题。

        山东这边的官府当然是有苦说不出,驻扎在福山县的海汉军虽然兵力不多,但战斗力却极为强悍,当地卫所军试探了一两次之后便果断放弃了对抗。而海汉军也得以腾出手来,将福山县附近的土匪山贼清剿一空,仿佛他们才是这地方的正主似的。对于海汉人在山东地区形同入侵一般的做法,大明朝廷并非一无所知。自崇祯七年,也就是1634年的下半年开始,来自山东的告急奏折就不断送抵京城,称海汉军自海上入侵,占领了登州福山县临海的芝罘岛一带,并且建房筑港,有长期定居的打算。

        而当时大明朝廷正为后金军不断叩边和中原愈演愈烈的农民军起义头疼不已,哪里顾得上再开辟第三战场,与那传说中极不好惹的海汉人开战。于是朝廷的意见就颇有点丢开手不管的意思,让山东官府自行斟酌处理,但必须顾及大局,不可再让山东半岛重燃战火。

        毕竟朝廷还指望着山东能尽快从之前的登莱之乱中恢复过来,用粮食、人力和赋税支援朝廷平息其他两处战乱。海汉人只在登州占了一个临海小岛而已,这有什么好大呼小叫的,南边被海汉人占的岛难道还少了吗?在朝廷上的大人们眼中,同样是被海汉占去沿海岛屿的福广江浙都没闹出大乱,唯独只有山东这边叫苦不迭,跟天塌了似的,看来这地方官的能力也是有些问题。

        山东这边的官府当然是有苦说不出,驻扎在福山县的海汉军虽然兵力不多,但战斗力却极为强悍,当地卫所军试探了一两次之后便果断放弃了对抗。而海汉军也得以腾出手来,将福山县附近的土匪山贼清剿一空,仿佛他们才是这地方的正主似的。对于海汉人在山东地区形同入侵一般的做法,大明朝廷并非一无所知。自崇祯七年,也就是1634年的下半年开始,来自山东的告急奏折就不断送抵京城,称海汉军自海上入侵,占领了登州福山县临海的芝罘岛一带,并且建房筑港,有长期定居的打算。

        而当时大明朝廷正为后金军不断叩边和中原愈演愈烈的农民军起义头疼不已,哪里顾得上再开辟第三战场,与那传说中极不好惹的海汉人开战。于是朝廷的意见就颇有点丢开手不管的意思,让山东官府自行斟酌处理,但必须顾及大局,不可再让山东半岛重燃战火。

        毕竟朝廷还指望着山东能尽快从之前的登莱之乱中恢复过来,用粮食、人力和赋税支援朝廷平息其他两处战乱。海汉人只在登州占了一个临海小岛而已,这有什么好大呼小叫的,南边被海汉人占的岛难道还少了吗?在朝廷上的大人们眼中,同样是被海汉占去沿海岛屿的福广江浙都没闹出大乱,唯独只有山东这边叫苦不迭,跟天塌了似的,看来这地方官的能力也是有些问题。

        山东这边的官府当然是有苦说不出,驻扎在福山县的海汉军虽然兵力不多,但战斗力却极为强悍,当地卫所军试探了一两次之后便果断放弃了对抗。而海汉军也得以腾出手来,将福山县附近的土匪山贼清剿一空,仿佛他们才是这地方的正主似的。对于海汉人在山东地区形同入侵一般的做法,大明朝廷并非一无所知。自崇祯七年,也就是1634年的下半年开始,来自山东的告急奏折就不断送抵京城,称海汉军自海上入侵,占领了登州福山县临海的芝罘岛一带,并且建房筑港,有长期定居的打算。

        而当时大明朝廷正为后金军不断叩边和中原愈演愈烈的农民军起义头疼不已,哪里顾得上再开辟第三战场,与那传说中极不好惹的海汉人开战。于是朝廷的意见就颇有点丢开手不管的意思,让山东官府自行斟酌处理,但必须顾及大局,不可再让山东半岛重燃战火。

        毕竟朝廷还指望着山东能尽快从之前的登莱之乱中恢复过来,用粮食、人力和赋税支援朝廷平息其他两处战乱。海汉人只在登州占了一个临海小岛而已,这有什么好大呼小叫的,南边被海汉人占的岛难道还少了吗?在朝廷上的大人们眼中,同样是被海汉占去沿海岛屿的福广江浙都没闹出大乱,唯独只有山东这边叫苦不迭,跟天塌了似的,看来这地方官的能力也是有些问题。

        山东这边的官府当然是有苦说不出,驻扎在福山县的海汉军虽然兵力不多,但战斗力却极为强悍,当地卫所军试探了一两次之后便果断放弃了对抗。而海汉军也得以腾出手来,将福山县附近的土匪山贼清剿一空,仿佛他们才是这地方的正主似的。对于海汉人在山东地区形同入侵一般的做法,大明朝廷并非一无所知。自崇祯七年,也就是1634年的下半年开始,来自山东的告急奏折就不断送抵京城,称海汉军自海上入侵,占领了登州福山县临海的芝罘岛一带,并且建房筑港,有长期定居的打算。

        而当时大明朝廷正为后金军不断叩边和中原愈演愈烈的农民军起义头疼不已,哪里顾得上再开辟第三战场,与那传说中极不好惹的海汉人开战。于是朝廷的意见就颇有点丢开手不管的意思,让山东官府自行斟酌处理,但必须顾及大局,不可再让山东半岛重燃战火。

        毕竟朝廷还指望着山东能尽快从之前的登莱之乱中恢复过来,用粮食、人力和赋税支援朝廷平息其他两处战乱。海汉人只在登州占了一个临海小岛而已,这有什么好大呼小叫的,南边被海汉人占的岛难道还少了吗?在朝廷上的大人们眼中,同样是被海汉占去沿海岛屿的福广江浙都没闹出大乱,唯独只有山东这边叫苦不迭,跟天塌了似的,看来这地方官的能力也是有些问题。

        山东这边的官府当然是有苦说不出,驻扎在福山县的海汉军虽然兵力不多,但战斗力却极为强悍,当地卫所军试探了一两次之后便果断放弃了对抗。而海汉军也得以腾出手来,将福山县附近的土匪山贼清剿一空,仿佛他们才是这地方的正主似的。对于海汉人在山东地区形同入侵一般的做法,大明朝廷并非一无所知。自崇祯七年,也就是1634年的下半年开始,来自山东的告急奏折就不断送抵京城,称海汉军自海上入侵,占领了登州福山县临海的芝罘岛一带,并且建房筑港,有长期定居的打算。

        而当时大明朝廷正为后金军不断叩边和中原愈演愈烈的农民军起义头疼不已,哪里顾得上再开辟第三战场,与那传说中极不好惹的海汉人开战。于是朝廷的意见就颇有点丢开手不管的意思,让山东官府自行斟酌处理,但必须顾及大局,不可再让山东半岛重燃战火。

        毕竟朝廷还指望着山东能尽快从之前的登莱之乱中恢复过来,用粮食、人力和赋税支援朝廷平息其他两处战乱。海汉人只在登州占了一个临海小岛而已,这有什么好大呼小叫的,南边被海汉人占的岛难道还少了吗?在朝廷上的大人们眼中,同样是被海汉占去沿海岛屿的福广江浙都没闹出大乱,唯独只有山东这边叫苦不迭,跟天塌了似的,看来这地方官的能力也是有些问题。

        山东这边的官府当然是有苦说不出,驻扎在福山县的海汉军虽然兵力不多,但战斗力却极为强悍,当地卫所军试探了一两次之后便果断放弃了对抗。而海汉军也得以腾出手来,将福山县附近的土匪山贼清剿一空,仿佛他们才是这地方的正主似的。...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967733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