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502章 逆流而上

第1502章 逆流而上

        正如金尚宪所担心的那样,他带着罗德宪进宫并未能立刻说服生性优柔寡断的国王李倧,而是很快就召来了主和派崔鸣吉的反对。

        崔鸣吉所主张的和并不是一味地投降,而是要尽量避免与其他国家生武装冲突。这种低调的策略倒不是他本人有多么爱好和平,而是对朝鲜的武装实力有着比较清醒的认识,毕竟朝鲜在独力对外的战事中几乎没有取得过像样的胜绩,如果不是有大明的庇护,大概已经被灭国若干次了。打一次就被干一次,然后就是无穷无尽地称臣赔款,崔鸣吉意识到这样的境遇不能再延续下去了,因此才会倡导尽可能避免与其他国家爆武装冲突。

        按照罗德宪的说法,海汉军队是可以在辽东战场上碾压后金的强大存在,并且希望能够与朝鲜结为盟国。但海汉国并没有采取正常的外交渠道派使节来与朝鲜接触,而是直接派来了一支全幅武装的舰队,崔鸣吉认为这样的做法并不寻常,所以要求海汉舰队不能进入汉江,只能由其将领或使节带领少数部下进入汉城,以免被居心叵测的海汉人趁机破城。

        崔鸣吉的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朝鲜军队的防卫能力有限,如果海汉军真如罗德宪形容的那么厉害,那让其军队接近汉城的风险就太大了。出于安全上的考虑,他不能同意金尚宪一派所建议的让海汉舰队进入汉江的方案。

        而金尚宪的看法有些不同,他相信罗德宪所说的前因后果,认为海汉的来意并非入侵,而是要向朝鲜充分展示武力,以求在最短时间内慑服朝鲜朝野,然后结成海汉所需的反金联盟。

        金尚宪认为和平不能依靠祈求得到,更需要主动出击才行。像后金这种恶邻,期望他们有朝一日幡然悔悟是不可能的,只能指望有强援为朝鲜解决这个外患。过去朝鲜所指望的对象自然是大明,不过如今大明也是自身难保,根本无暇旁顾,不但帮不了朝鲜什么忙,就连朝鲜向后金进贡也只能装作不知道。

        而海汉并非这个地区的国家,不管他们是出于什么目的跟后金开战,其结果在客观上都是对朝鲜有利的。本着远交近攻的外交原则,朝鲜也应该与海汉好好结交关系才对。当然了,金尚宪自动无视了远交近攻这种策略所需要的国家实力,强行将朝鲜放到了与海汉平等的地位上去看待这个问题。

        一方主张应该给远道而来的海汉舰队展示武力的机会,而另一方则认为这样做风险太大,不能放任海汉舰队逼近汉城。不过当国王李倧询问崔鸣吉有什么办法确保能让海汉舰队停留在江华岛的时候,他还是不免支支吾吾拿不出一个具体的方案,毕竟朝鲜水军实力羸弱,最大的船也不过三百料左右,哪里能与罗德宪形容的那种火炮巨舰相抗衡。

        本书创世中,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正如金尚宪所担心的那样,他带着罗德宪进宫并未能立刻说服生性优柔寡断的国王李倧,而是很快就召来了主和派崔鸣吉的反对。

        崔鸣吉所主张的和并不是一味地投降,而是要尽量避免与其他国家生武装冲突。这种低调的策略倒不是他本人有多么爱好和平,而是对朝鲜的武装实力有着比较清醒的认识,毕竟朝鲜在独力对外的战事中几乎没有取得过像样的胜绩,如果不是有大明的庇护,大概已经被灭国若干次了。打一次就被干一次,然后就是无穷无尽地称臣赔款,崔鸣吉意识到这样的境遇不能再延续下去了,因此才会倡导尽可能避免与其他国家爆武装冲突。

        按照罗德宪的说法,海汉军队是可以在辽东战场上碾压后金的强大存在,并且希望能够与朝鲜结为盟国。但海汉国并没有采取正常的外交渠道派使节来与朝鲜接触,而是直接派来了一支全幅武装的舰队,崔鸣吉认为这样的做法并不寻常,所以要求海汉舰队不能进入汉江,只能由其将领或使节带领少数部下进入汉城,以免被居心叵测的海汉人趁机破城。

        崔鸣吉的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朝鲜军队的防卫能力有限,如果海汉军真如罗德宪形容的那么厉害,那让其军队接近汉城的风险就太大了。出于安全上的考虑,他不能同意金尚宪一派所建议的让海汉舰队进入汉江的方案。

        而金尚宪的看法有些不同,他相信罗德宪所说的前因后果,认为海汉的来意并非入侵,而是要向朝鲜充分展示武力,以求在最短时间内慑服朝鲜朝野,然后结成海汉所需的反金联盟。

        金尚宪认为和平不能依靠祈求得到,更需要主动出击才行。像后金这种恶邻,期望他们有朝一日幡然悔悟是不可能的,只能指望有强援为朝鲜解决这个外患。过去朝鲜所指望的对象自然是大明,不过如今大明也是自身难保,根本无暇旁顾,不但帮不了朝鲜什么忙,就连朝鲜向后金进贡也只能装作不知道。

        而海汉并非这个地区的国家,不管他们是出于什么目的跟后金开战,其结果在客观上都是对朝鲜有利的。本着远交近攻的外交原则,朝鲜也应该与海汉好好结交关系才对。当然了,金尚宪自动无视了远交近攻这种策略所需要的国家实力,强行将朝鲜放到了与海汉平等的地位上去看待这个问题。

        一方主张应该给远道而来的海汉舰队展示武力的机会,而另一方则认为这样做风险太大,不能放任海汉舰队逼近汉城。不过当国王李倧询问崔鸣吉有什么办法确保能让海汉舰队停留在江华岛的时候,他还是不免支支吾吾拿不出一个具体的方案,毕竟朝鲜水军实力羸弱,最大的船也不过三百料左右,哪里能与罗德宪形容的那种火炮巨舰相抗衡。正如金尚宪所担心的那样,他带着罗德宪进宫并未能立刻说服生性优柔寡断的国王李倧,而是很快就召来了主和派崔鸣吉的反对。

        崔鸣吉所主张的和并不是一味地投降,而是要尽量避免与其他国家生武装冲突。这种低调的策略倒不是他本人有多么爱好和平,而是对朝鲜的武装实力有着比较清醒的认识,毕竟朝鲜在独力对外的战事中几乎没有取得过像样的胜绩,如果不是有大明的庇护,大概已经被灭国若干次了。打一次就被干一次,然后就是无穷无尽地称臣赔款,崔鸣吉意识到这样的境遇不能再延续下去了,因此才会倡导尽可能避免与其他国家爆武装冲突。

        按照罗德宪的说法,海汉军队是可以在辽东战场上碾压后金的强大存在,并且希望能够与朝鲜结为盟国。但海汉国并没有采取正常的外交渠道派使节来与朝鲜接触,而是直接派来了一支全幅武装的舰队,崔鸣吉认为这样的做法并不寻常,所以要求海汉舰队不能进入汉江,只能由其将领或使节带领少数部下进入汉城,以免被居心叵测的海汉人趁机破城。

        崔鸣吉的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朝鲜军队的防卫能力有限,如果海汉军真如罗德宪形容的那么厉害,那让其军队接近汉城的风险就太大了。出于安全上的考虑,他不能同意金尚宪一派所建议的让海汉舰队进入汉江的方案。

        而金尚宪的看法有些不同,他相信罗德宪所说的前因后果,认为海汉的来意并非入侵,而是要向朝鲜充分展示武力,以求在最短时间内慑服朝鲜朝野,然后结成海汉所需的反金联盟。

        金尚宪认为和平不能依靠祈求得到,更需要主动出击才行。像后金这种恶邻,期望他们有朝一日幡然悔悟是不可能的,只能指望有强援为朝鲜解决这个外患。过去朝鲜所指望的对象自然是大明,不过如今大明也是自身难保,根本无暇旁顾,不但帮不了朝鲜什么忙,就连朝鲜向后金进贡也只能装作不知道。

        而海汉并非这个地区的国家,不管他们是出于什么目的跟后金开战,其结果在客观上都是对朝鲜有利的。本着远交近攻的外交原则,朝鲜也应该与海汉好好结交关系才对。当然了,金尚宪自动无视了远交近攻这种策略所需要的国家实力,强行将朝鲜放到了与海汉平等的地位上去看待这个问题。

        一方主张应该给远道而来的海汉舰队展示武力的机会,而另一方则认为这样做风险太大,不能放任海汉舰队逼近汉城。不过当国王李倧询问崔鸣吉有什么办法确保能让海汉舰队停留在江华岛的时候,他还是不免支支吾吾拿不出一个具体的方案,毕竟朝鲜水军实力羸弱,最大的船也不过三百料左右,哪里能与罗德宪形容的那种火炮巨舰相抗衡。正如金尚宪所担心的那样,他带着罗德宪进宫并未能立刻说服生性优柔寡断的国王李倧,而是很快就召来了主和派崔鸣吉的反对。

        崔鸣吉所主张的和并不是一味地投降,而是要尽量避免与其他国家生武装冲突。这种低调的策略倒不是他本人有多么爱好和平,而是对朝鲜的武装实力有着比较清醒的认识,毕竟朝鲜在独力对外的战事中几乎没有取得过像样的胜绩,如果不是有大明的庇护,大概已经被灭国若干次了。打一次就被干一次,然后就是无穷无尽地称臣赔款,崔鸣吉意识到这样的境遇不能再延续下去了,因此才会倡导尽可能避免与其他国家爆武装冲突。

        按照罗德宪的说法,海汉军队是可以在辽东战场上碾压后金的强大存在,并且希望能够与朝鲜结为盟国。但海汉国并没有采取正常的外交渠道派使节来与朝鲜接触,而是直接派来了一支全幅武装的舰队,崔鸣吉认为这样的做法并不寻常,所以要求海汉舰队不能进入汉江,只能由其将领或使节带领少数部下进入汉城,以免被居心叵测的海汉人趁机破城。

        崔鸣吉的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朝鲜军队的防卫能力有限,如果海汉军真如罗德宪形容的那么厉害,那让其军队接近汉城的风险就太大了。出于安全上的考虑,他不能同意金尚宪一派所建议的让海汉舰队进入汉江的方案。

        而金尚宪的看法有些不同,他相信罗德宪所说的前因后果,认为海汉的来意并非入侵,而是要向朝鲜充分展示武力,以求在最短时间内慑服朝鲜朝野,然后结成海汉所需的反金联盟。

        金尚宪认为和平不能依靠祈求得到,更需要主动出击才行。像后金这种恶邻,期望他们有朝一日幡然悔悟是不可能的,只能指望有强援为朝鲜解决这个外患。过去朝鲜所指望的对象自然是大明,不过如今大明也是自身难保,根本无暇旁顾,不但帮不了朝鲜什么忙,就连朝鲜向后金进贡也只能装作不知道。

        而海汉并非这个地区的国家,不管他们是出于什么目的跟后金开战,其结果在客观上都是对朝鲜有利的。本着远交近攻的外交原则,朝鲜也应该与海汉好好结交关系才对。当然了,金尚宪自动无视了远交近攻这种策略所需要的国家实力,强行将朝鲜放到了与海汉平等的地位上去看待这个问题。

        一方主张应该给远道而来的海汉舰队展示武力的机会,而另一方则认为这样做风险太大,不能放任海汉舰队逼近汉城。不过当国王李倧询问崔鸣吉有什么办法确保能让海汉舰队停留在江华岛的时候,他还是不免支支吾吾拿不出一个具体的方案,毕竟朝鲜水军实力羸弱,最大的船也不过三百料左右,哪里能与罗德宪形容的那种火炮巨舰相抗衡。...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959430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