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498章 难办的差事

第1498章 难办的差事

        指挥部的调令传达到旅顺堡这边的时候,刘尚正在跟一帮南方商人享受今天刚从山林里抓回来的野味。山鸡野兔虽然不是什么稀罕物,但也比前线阵地的食堂饭菜要好得多,而且前线不许军人随便私开炉灶,就算有野味也不可能像这样自行烹饪了打牙祭。

        刘尚在前线苦了这么些天,回到旅顺堡这边之后,那帮商人自然不会放过拍马屁的机会,每日便张罗了山珍海味邀他共享。当然了,这种以答谢在前线期间照顾为名的邀约肯定不是单纯的老饕聚餐,而是想借此拉拢关系,能从刘尚这里多掏一些有用的信息,以便在于海汉官方商讨开发项目安排的过程中不至于太过被动。

        刘尚在海汉官僚体系里也待了这么长的时间了,自然知道《保密条例》的厉害,第一次接到邀约的时候便主动去向沙喜进行了汇报。不过沙喜对于这事倒是看得挺明白,干脆就将计就计,对刘尚吩咐了一番,便让他继续与这些商人接触,而透露给他们的信息,当然也是有意为之的措施。这种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刘尚做起来也没什么压力,毕竟海汉官方也不是打算要害这些南方商人,只是想通过一些小手段督促他们尽快拿定主意把相关的项目推动进入实施阶段。

        但前线指挥部的调令显然要比沙喜的份量更重,因为这份调令末尾签署的可是白克思的名字。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指挥部的调令传达到旅顺堡这边的时候,刘尚正在跟一帮南方商人享受今天刚从山林里抓回来的野味。山鸡野兔虽然不是什么稀罕物,但也比前线阵地的食堂饭菜要好得多,而且前线不许军人随便私开炉灶,就算有野味也不可能像这样自行烹饪了打牙祭。

        刘尚在前线苦了这么些天,回到旅顺堡这边之后,那帮商人自然不会放过拍马屁的机会,每日便张罗了山珍海味邀他共享。当然了,这种以答谢在前线期间照顾为名的邀约肯定不是单纯的老饕聚餐,而是想借此拉拢关系,能从刘尚这里多掏一些有用的信息,以便在于海汉官方商讨开发项目安排的过程中不至于太过被动。

        刘尚在海汉官僚体系里也待了这么长的时间了,自然知道《保密条例》的厉害,第一次接到邀约的时候便主动去向沙喜进行了汇报。不过沙喜对于这事倒是看得挺明白,干脆就将计就计,对刘尚吩咐了一番,便让他继续与这些商人接触,而透露给他们的信息,当然也是有意为之的措施。这种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刘尚做起来也没什么压力,毕竟海汉官方也不是打算要害这些南方商人,只是想通过一些小手段督促他们尽快拿定主意把相关的项目推动进入实施阶段。

        但前线指挥部的调令显然要比沙喜的份量更重,因为这份调令末尾签署的可是白克思的名字。指挥部的调令传达到旅顺堡这边的时候,刘尚正在跟一帮南方商人享受今天刚从山林里抓回来的野味。山鸡野兔虽然不是什么稀罕物,但也比前线阵地的食堂饭菜要好得多,而且前线不许军人随便私开炉灶,就算有野味也不可能像这样自行烹饪了打牙祭。

        刘尚在前线苦了这么些天,回到旅顺堡这边之后,那帮商人自然不会放过拍马屁的机会,每日便张罗了山珍海味邀他共享。当然了,这种以答谢在前线期间照顾为名的邀约肯定不是单纯的老饕聚餐,而是想借此拉拢关系,能从刘尚这里多掏一些有用的信息,以便在于海汉官方商讨开发项目安排的过程中不至于太过被动。

        刘尚在海汉官僚体系里也待了这么长的时间了,自然知道《保密条例》的厉害,第一次接到邀约的时候便主动去向沙喜进行了汇报。不过沙喜对于这事倒是看得挺明白,干脆就将计就计,对刘尚吩咐了一番,便让他继续与这些商人接触,而透露给他们的信息,当然也是有意为之的措施。这种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刘尚做起来也没什么压力,毕竟海汉官方也不是打算要害这些南方商人,只是想通过一些小手段督促他们尽快拿定主意把相关的项目推动进入实施阶段。

        但前线指挥部的调令显然要比沙喜的份量更重,因为这份调令末尾签署的可是白克思的名字。指挥部的调令传达到旅顺堡这边的时候,刘尚正在跟一帮南方商人享受今天刚从山林里抓回来的野味。山鸡野兔虽然不是什么稀罕物,但也比前线阵地的食堂饭菜要好得多,而且前线不许军人随便私开炉灶,就算有野味也不可能像这样自行烹饪了打牙祭。

        刘尚在前线苦了这么些天,回到旅顺堡这边之后,那帮商人自然不会放过拍马屁的机会,每日便张罗了山珍海味邀他共享。当然了,这种以答谢在前线期间照顾为名的邀约肯定不是单纯的老饕聚餐,而是想借此拉拢关系,能从刘尚这里多掏一些有用的信息,以便在于海汉官方商讨开发项目安排的过程中不至于太过被动。

        刘尚在海汉官僚体系里也待了这么长的时间了,自然知道《保密条例》的厉害,第一次接到邀约的时候便主动去向沙喜进行了汇报。不过沙喜对于这事倒是看得挺明白,干脆就将计就计,对刘尚吩咐了一番,便让他继续与这些商人接触,而透露给他们的信息,当然也是有意为之的措施。这种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刘尚做起来也没什么压力,毕竟海汉官方也不是打算要害这些南方商人,只是想通过一些小手段督促他们尽快拿定主意把相关的项目推动进入实施阶段。

        但前线指挥部的调令显然要比沙喜的份量更重,因为这份调令末尾签署的可是白克思的名字。指挥部的调令传达到旅顺堡这边的时候,刘尚正在跟一帮南方商人享受今天刚从山林里抓回来的野味。山鸡野兔虽然不是什么稀罕物,但也比前线阵地的食堂饭菜要好得多,而且前线不许军人随便私开炉灶,就算有野味也不可能像这样自行烹饪了打牙祭。

        刘尚在前线苦了这么些天,回到旅顺堡这边之后,那帮商人自然不会放过拍马屁的机会,每日便张罗了山珍海味邀他共享。当然了,这种以答谢在前线期间照顾为名的邀约肯定不是单纯的老饕聚餐,而是想借此拉拢关系,能从刘尚这里多掏一些有用的信息,以便在于海汉官方商讨开发项目安排的过程中不至于太过被动。

        刘尚在海汉官僚体系里也待了这么长的时间了,自然知道《保密条例》的厉害,第一次接到邀约的时候便主动去向沙喜进行了汇报。不过沙喜对于这事倒是看得挺明白,干脆就将计就计,对刘尚吩咐了一番,便让他继续与这些商人接触,而透露给他们的信息,当然也是有意为之的措施。这种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刘尚做起来也没什么压力,毕竟海汉官方也不是打算要害这些南方商人,只是想通过一些小手段督促他们尽快拿定主意把相关的项目推动进入实施阶段。

        但前线指挥部的调令显然要比沙喜的份量更重,因为这份调令末尾签署的可是白克思的名字。指挥部的调令传达到旅顺堡这边的时候,刘尚正在跟一帮南方商人享受今天刚从山林里抓回来的野味。山鸡野兔虽然不是什么稀罕物,但也比前线阵地的食堂饭菜要好得多,而且前线不许军人随便私开炉灶,就算有野味也不可能像这样自行烹饪了打牙祭。

        刘尚在前线苦了这么些天,回到旅顺堡这边之后,那帮商人自然不会放过拍马屁的机会,每日便张罗了山珍海味邀他共享。当然了,这种以答谢在前线期间照顾为名的邀约肯定不是单纯的老饕聚餐,而是想借此拉拢关系,能从刘尚这里多掏一些有用的信息,以便在于海汉官方商讨开发项目安排的过程中不至于太过被动。

        刘尚在海汉官僚体系里也待了这么长的时间了,自然知道《保密条例》的厉害,第一次接到邀约的时候便主动去向沙喜进行了汇报。不过沙喜对于这事倒是看得挺明白,干脆就将计就计,对刘尚吩咐了一番,便让他继续与这些商人接触,而透露给他们的信息,当然也是有意为之的措施。这种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刘尚做起来也没什么压力,毕竟海汉官方也不是打算要害这些南方商人,只是想通过一些小手段督促他们尽快拿定主意把相关的项目推动进入实施阶段。

        但前线指挥部的调令显然要比沙喜的份量更重,因为这份调令末尾签署的可是白克思的名字。指挥部的调令传达到旅顺堡这边的时候,刘尚正在跟一帮南方商人享受今天刚从山林里抓回来的野味。山鸡野兔虽然不是什么稀罕物,但也比前线阵地的食堂饭菜要好得多,而且前线不许军人随便私开炉灶,就算有野味也不可能像这样自行烹饪了打牙祭。

        刘尚在前线苦了这么些天,回到旅顺堡这边之后,那帮商人自然不会放过拍马屁的机会,每日便张罗了山珍海味邀他共享。当然了,这种以答谢在前线期间照顾为名的邀约肯定不是单纯的老饕聚餐,而是想借此拉拢关系,能从刘尚这里多掏一些有用的信息,以便在于海汉官方商讨开发项目安排的过程中不至于太过被动。

        刘尚在海汉官僚体系里也待了这么长的时间了,自然知道《保密条例》的厉害,第一次接到邀约的时候便主动去向沙喜进行了汇报。不过沙喜对于这事倒是看得挺明白,干脆就将计就计,对刘尚吩咐了一番,便让他继续与这些商人接触,而透露给他们的信息,当然也是有意为之的措施。这种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刘尚做起来也没什么压力,毕竟海汉官方也不是打算要害这些南方商人,只是想通过一些小手段督促他们尽快拿定主意把相关的项目推动进入实施阶段。

        但前线指挥部的调令显然要比沙喜的份量更重,因为这份调令末尾签署的可是白克思的名字。指挥部的调令传达到旅顺堡这边的时候,刘尚正在跟一帮南方商人享受今天刚从山林里抓回来的野味。山鸡野兔虽然不是什么稀罕物,但也比前线阵地的食堂饭菜要好得多,而且前线不许军人随便私开炉灶,就算有野味也不可能像这样自行烹饪了打牙祭。

        刘尚在前线苦了这么些天,回到旅顺堡这边之后,那帮商人自然不会放过拍马屁的机会,每日便张罗了山珍海味邀他共享。当然了,这种以答谢在前线期间照顾为名的邀约肯定不是单纯的老饕聚餐,而是想借此拉拢关系,能从刘尚这里多掏一些有用的信息,以便在于海汉官方商讨开发项目安排的过程中不至于太过被动。

        刘尚在海汉官僚体系里也待了这么长的时间了,自然知道《保密条例》的厉害,第一次接到邀约的时候便主动去向沙喜进行了汇报。不过沙喜对于这事倒是看得挺明白,干脆就将计就计,对刘尚吩咐了一番,便让他继续与这些商人接触,而透露给他们的信息,当然也是有意为之的措施。这种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刘尚做起来也没什么压力,毕竟海汉官方也不是打算要害这些南方商人,只是想通过一些小手段督促他们尽快拿定主意把相关的项目推动进入实施阶段。

        但前线指挥部的调令显然要比沙喜的份量更重,因为这份调令末尾签署的可是白克思的名字。...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949513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