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496章 共襄盛举

第1496章 共襄盛举

        如果后金不是在秘密筹备一场大规模的战役,那最近几日这反常的主动停战又是出于何种原因?将领们得到了侦察报告之后才回过味来,后金阵营中或许发生了某些不为人知的状况,让其不得不暂时停止了所有主动性质的作战手段。

        一般来说会在战时出现这种异常,无非是发生了几种状况,如军中爆发瘟疫、叛乱导致了部队失去组织性,带兵将领出现身体问题无法继续指挥战斗,或是前线接到了国内的停战指令不得不照办。

        这几天处在严密监视下的后金军营中并无混乱的迹象,瘟疫或叛乱似乎是不太可能了。主将身体抱恙这个理由也不太合理,因为后金目前有阿济格和耿仲明两员大将分别在金州城内外驻扎,两人同时生病的可能性极小。至于后金国内下令停战,众人也实在想不出仗打到目前这个程度,还能有什么让皇太极主动收手的理由。

        除了这几个在史书战例上比较常见的状况之外,众将领一时间还真想不出能有什么原因让后金突然主动停战。这几位将领虽然大致了解后金在这段时期的历史状况和著名人物,但也并不清楚后金国内官场高层的利益冲突和权力之争对前线战事的影响。他们根本想不到耿仲明带着汉军旗来到金州之后,便与阿济格生出了矛盾,两人各有打算又都不愿意充当对方的垫脚石,最终便形成了眼下这个奇妙的停战局面。

        但既然对方并不是打算增兵之后来一次大反攻,那对于海汉来说自然是难得的利好消息,各处工地都抓紧这段难得的停战时间修建防线堡垒,一旦战事恢复,这些地方的施工人员又得提心吊胆地分班操作,工作效率也会大受影响。

        而一直在以山东地方武装头目身份观察前线战事的罗德宪,也终于得到了海汉高官的接见。只不过他不是太明白,这位白克思白大人的所谓“执委”官职,在海汉国的朝廷上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但从这么多天之后才召见自己的作派来看,级别无疑要比他先前见过的那几位军中将领还更高一些。而且罗德宪有一种预感,对方这次召见自己,大概是要谈及一些比较本质的话题了,比如说为何要让朝鲜派出使者到辽东来观战。

        罗德宪上前见礼之后,主宾落座,白克思便主动开口问道:“罗大人最近在我们这里吃住还习惯吗?这前线条件简陋,照顾不周的地方还多包涵,以后有机会的话,请罗大人去我们国内看看,一定会有不一样的感受。”

        罗德宪这些天见识了海汉军的可怕实力,哪里敢在白克思面前装大,连忙半躬着身子应道:“贵国军队威武,小臣这些天也是开了眼界,至于吃住,虽不精细,但贵国将士都是这般过来的,小臣还有何好埋怨的?若是日后有机会能去贵国游历一番,那自然是荣幸之至。”

        白克思见罗德宪态度恭敬,便点点头继续说道:“罗大人这些天应该也看到了,我国军队是接受了大明东江镇总兵府的求助,才会跟他们联合出兵辽东,从金国手中把原本属于汉人的土地夺回来。我国国民与大明一样都是汉人血脉为主,算是同族同宗的关系,所以帮助大明抵御金国的侵略,也是分内的事。但也有一个问题,就是我国国土距离辽东这边实在太遥远,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不知道贵国能不能帮我们一下。”

        罗德宪一边听一边就在脑中分析白克思话里的信息,海汉军是接到求助之后出兵辽东,这话罗德宪便不信,如果求助有用,朝鲜早就出兵帮东江镇去跟金国拼命了,之所以没有做出这么冲动的事情,便是因为很实际的考量——跟金国翻脸开启战端,对自己能有什么好处?别说东江镇,就连大明都拿不出足够的好处让朝鲜直接参战,为自身利益考量,朝鲜一直置身事外没有介入两国战争,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东江镇能拿出什么条件,让海汉心动到跨越几千里大海出兵相助,罗德宪是决计不信的。海汉本身就极为富庶,东江镇肯定没法用钱财来收买对方当雇佣军,更何况这种长年累月的战争,军费开支也绝非小小的东江镇所能承担得了。用土地就更不可能了,东江镇的领地仅仅只剩下皮岛在内的几个黄海上的岛屿,海汉人岂能看得起这种塞牙缝都嫌不够的小地方。

        至于同族同宗这样的说法,罗德宪也是将信将疑。据他这些天来的观察,海汉军中的确大部分都是汉人,甚至有不少人就是大明出身,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才移民到海汉国。但这些人对于大明的香火情就能支持他们千里迢迢来辽东跟金人拼命?罗德宪可不信这样的事,连大明朝廷自己都没顾得上跟金人争辽东,这些已经改换国籍的汉人哪会这么多事。

        至于海汉究竟有什么事需要朝鲜帮忙,罗德宪当下确实想不出来,但如果对方是要求朝鲜出兵参战,那罗德宪少不得只能婉转地拒绝这种要求了。在他出发之前,国王李倧便已经特地打过招呼,要他小心应对,千万不要答应任何出兵的邀约。

        罗德宪心中不住盘算,嘴上小心翼翼地应道:“小臣不知大人所指何事?”

        白克思道:“我们知道金国对朝鲜压迫得很厉害,每年朝鲜都得向金国进贡岁币和粮食,但如果朝鲜愿意加入我方阵营,那么我国可以为朝鲜提供武力保护,以后也无需再向金国进贡。罗大人觉得这个条件怎么样?”

        罗德宪心道这条件听起来很不错,但莫以为我没听出其中的陷阱,加入海汉阵营,那肯定不会是口头上说说而已,必然会有某些表明立场的措施才作得了数。而海汉会要求朝鲜如何表明立场,这就是一个很危险的陷阱,要是到时候海汉要求朝鲜出兵,那这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再说了,这海汉提供所谓的武力保护,可没有提到“无偿”之类的字眼,就算海汉军战力超凡,能够为朝鲜提供庇护,肯定也会要求报酬,最后也不过就是将进贡给金国的财富换了一个对象罢了。而且这个对象比金国武力更强,到时候要是有什么不对路的地方,只怕会比金国更加难以交涉。

        罗德宪没有一口答应白克思的条件,而是继续很谨慎地应道:“小臣愿闻其详。”

        白克思倒也没指望自己几句话就能摆平朝鲜使臣,便继续耐心地解释道:“我知道你们朝鲜很顾忌金国的武力威胁,不敢轻易开罪他们。所以我也不会要求你们公开站队,与金国划清界限,只需要在私底下为我国在辽东的行动提供物资和人员方面的支持就行。至于为贵国提供的武力保护,都可以用你们所提供的帮助来作为交换,不会另行收取费用。”

        白克思开出的条件有两点是很有吸引力的,第一朝鲜不用得罪后金这个劲敌,第二朝鲜不需付给海汉现金报酬,而是以其他方式来进行抵扣。这番话倒是让罗德宪有一点小心动,如果能够以较小的代价换来这么一顶强力保护伞,那对朝鲜来说也未尝不能考虑合作。

        罗德宪斟酌了一下反问道:“那不知道贵国所需的帮助到底是什么样的?”

        “粮食和劳动力。”白克思言简意赅地点明了海汉对朝鲜的要求:“我们在辽东驻扎的军民需要大量的粮食,同时也需要劳动力来建设基础设施和开垦农田,以及完成军队的辎重运输任务。如果朝鲜能够在这些方面给予我们帮助,那都可以折算成将来为朝鲜提供武力保护所需的军费。当然了,如果你们想要用金银直接折算,那也是可以的,在价格公道的前提下,我们很乐意花钱购买这些物资和服务。”

        罗德宪倒是没想到几句话聊下来,这国与国之间的政治谈判怎么突然就画风一变,成了商业谈判了。卖粮食给海汉倒是没什么压力,罗德宪甚至现在就可以拍板答应,但要向海汉占领下的辽东地区派遣劳动力,参与这一地区的开发建设,甚至是充当军队的后勤力量,这可就得好好斟酌斟酌才行。这种事一旦败露被后金知道,那账肯定是会直接算在朝鲜头上,到时候海汉能向朝鲜提供什么程度的武力保护,那可是当下口说无凭的事。

        但海汉人又一向是以商业信誉著称于世,既然他们愿意花钱向朝鲜买劳动力,那这种买卖也没有轻易放过的理由。只是这事操作起来颇为不易,很难瞒过后金的监视。

        罗德宪整理了一下思路,才对白克思道:“若是从我国征募大量民夫来辽东,此时必然影响甚大,瞒不过金人,届时他们来寻我国的晦气,又当如何是好?”

        白克思心道这朝鲜人果然是奴才命,人家发兵来打你你难道就不会还手吗?这还有什么好问的。不过当下还是和颜悦色地向他解释道:“罗大人应该也注意到了,我们在金州方向投入了大量兵力,目的就是要吸引住金人的注意力,让他们无暇去顾及大明和朝鲜的状况。如果他们想调兵攻击贵国,那我们也会出兵予以截击。当然了,如果能够在民夫招募和运送阶段尽量做得隐蔽一些,不要打草惊蛇,那我们两国也都能少些麻烦。”

        罗德宪当即便摇头否定了这种可能性:“不是隐蔽与否的问题,不瞒白大人,我国国内也有不少居心叵测之徒,选择站在金人一边,国内稍有风吹草动,便会有人通风报信。这种大规模的民夫征募必定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想要瞒天过海是不太可能了。”

        朝鲜国内政坛上一直有两派声音,一派主张与后金亲近,以和为贵,另一派则是主张尊大明为正统,应与后金划清界限。斥和派以礼曹判书金尚宪为首,占据了朝鲜政坛的多数派。而主和派则是以吏曹判书崔鸣吉为首,虽然人数不多,但其背后却隐隐有后金的支持,而且国王李倧内心更倾向于主和派多一点,因此朝鲜国内有什么大事发生,消息往往很快就会被明里暗里的渠道送往后金。如果朝鲜要在国内征募千人规模的民夫并送往辽东,这种事绝对瞒不过金人耳目。

        白克思虽然明说会出兵帮助朝鲜,但具体到什么样的程度却很难再有一个更详尽的承诺了。毕竟到时候后金知晓此事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是否会立刻出兵攻打朝鲜,现在谁都很难有一个明确的预判。而罗德宪站在朝鲜的立场上考虑,既然无法保证国家的安全,那就很难应承白克思的提议。

        白克思见罗德宪这语气隐隐有认怂的意味,当下便继续劝说道:“金人不过是塞外苦寒之地的蛮夷,光是凭着血勇作战,没有完善的军事体系作为支撑,终究难成大器。我国介入辽东以后,金人的日子就不可能再像以前那么好过了。贵国与其继续向金人俯首称臣,倒不如加入我们共襄盛举,今后剿灭金国,贵国也是有一份功劳的。”

        罗德宪苦笑道:“白大人,小臣说一句不太中听的话,即便是以贵国军队的实力,要在这北方苦寒之地剿灭金人也绝非易事。贵国领土在南方,即便将来在辽东行事不顺,倒也还有退路。但我朝鲜国世代与这些金人毗邻,日后他们要找我国的麻烦,贵国又能帮得了几分?”

        白克思一听他这番话,明显就是已经被后金给打怕了,打都没打就开始顾虑战败之后的事。这罗德宪还是朝鲜国内的斥和派,都尚且如此缺乏战斗的勇气,也难怪这个国家会认怂向后金朝贡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945962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