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493章 无用信息

第1493章 无用信息

        就算暂时将阿济格的过问应付过去,耿仲明的心情也并未因此而变得轻松一些。他很清楚自己来到金州的目的并不是走马观花,而是皇太极需要自己来这里平定海汉人制造的麻烦。但经过刚才这场战斗之后,耿仲明意识到海汉人恐怕不仅仅是阿济格的麻烦,更有可能会让自己也在金州栽个大跟头。

        耿仲明最想不通的一件事不是阿济格给自己使绊子,而是海汉人在辽东这一系列行动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后金统治区与海汉国相隔数千里,海汉派出军队来辽东作战,就如同后金绕过整个大明去攻打安南一样不可思议。但海汉人又是以精明著称于世,绝对不会做没好处的亏本买卖,那在距离本地几千里的地方开辟战场的对他们的好处又会是什么?

        这种需要长期谋划和准备之后才能实施的作战行动显然不会是海汉高层一时心血来潮,耿仲明下意识地觉得,如果自己能够找到战争爆的原因,或许就有机会找到终结这场战争的办法。他并不认为海汉在辽东部署的兵力能够打一场让后金伤筋动骨的灭国之战,而持续不断地与阿济格麾下的部队交战,必定是带有某种尚未被己方所真正察觉的目的。

        耿仲明当下也顾不上吃饭休息,赶紧吩咐下去,让人将有关海汉的情报记录尽快送来,并召集了手下的几名军师,期望能从中寻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后金的情报机构在过去数年中一直都以大明和蒙古为主要监视对象,信息收集整理也以这两国为主。而近年才在南海崛起的海汉国,由于其距离辽东十分遥远,后金以往并没有过多关注这个似乎八竿子都打不到的对象。

        然而局势的变化之快远想象,海汉不声不响地摸到北方,并且毫无征兆地将从未打过交道的后金当作了敌人。后金的情报机构数年来都是在西南方向深耕细作,而对于从南方冒出来的这个对手实在知之甚少,只能一边应战,一边通过大明的情报渠道去拐弯抹角地收集关于海汉的信息。

        当然了,纸上得来终觉浅,这些转了不知道多少次手的情报,能够为后金军方提供的参考价值实在很有限,甚至还不如在战场上连连吃败仗的前线部队的感受来得真切。

        本书创世中,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就算暂时将阿济格的过问应付过去,耿仲明的心情也并未因此而变得轻松一些。他很清楚自己来到金州的目的并不是走马观花,而是皇太极需要自己来这里平定海汉人制造的麻烦。但经过刚才这场战斗之后,耿仲明意识到海汉人恐怕不仅仅是阿济格的麻烦,更有可能会让自己也在金州栽个大跟头。

        耿仲明最想不通的一件事不是阿济格给自己使绊子,而是海汉人在辽东这一系列行动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后金统治区与海汉国相隔数千里,海汉派出军队来辽东作战,就如同后金绕过整个大明去攻打安南一样不可思议。但海汉人又是以精明著称于世,绝对不会做没好处的亏本买卖,那在距离本地几千里的地方开辟战场的对他们的好处又会是什么?

        这种需要长期谋划和准备之后才能实施的作战行动显然不会是海汉高层一时心血来潮,耿仲明下意识地觉得,如果自己能够找到战争爆的原因,或许就有机会找到终结这场战争的办法。他并不认为海汉在辽东部署的兵力能够打一场让后金伤筋动骨的灭国之战,而持续不断地与阿济格麾下的部队交战,必定是带有某种尚未被己方所真正察觉的目的。

        耿仲明当下也顾不上吃饭休息,赶紧吩咐下去,让人将有关海汉的情报记录尽快送来,并召集了手下的几名军师,期望能从中寻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后金的情报机构在过去数年中一直都以大明和蒙古为主要监视对象,信息收集整理也以这两国为主。而近年才在南海崛起的海汉国,由于其距离辽东十分遥远,后金以往并没有过多关注这个似乎八竿子都打不到的对象。

        然而局势的变化之快远想象,海汉不声不响地摸到北方,并且毫无征兆地将从未打过交道的后金当作了敌人。后金的情报机构数年来都是在西南方向深耕细作,而对于从南方冒出来的这个对手实在知之甚少,只能一边应战,一边通过大明的情报渠道去拐弯抹角地收集关于海汉的信息。

        当然了,纸上得来终觉浅,这些转了不知道多少次手的情报,能够为后金军方提供的参考价值实在很有限,甚至还不如在战场上连连吃败仗的前线部队的感受来得真切。就算暂时将阿济格的过问应付过去,耿仲明的心情也并未因此而变得轻松一些。他很清楚自己来到金州的目的并不是走马观花,而是皇太极需要自己来这里平定海汉人制造的麻烦。但经过刚才这场战斗之后,耿仲明意识到海汉人恐怕不仅仅是阿济格的麻烦,更有可能会让自己也在金州栽个大跟头。

        耿仲明最想不通的一件事不是阿济格给自己使绊子,而是海汉人在辽东这一系列行动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后金统治区与海汉国相隔数千里,海汉派出军队来辽东作战,就如同后金绕过整个大明去攻打安南一样不可思议。但海汉人又是以精明著称于世,绝对不会做没好处的亏本买卖,那在距离本地几千里的地方开辟战场的对他们的好处又会是什么?

        这种需要长期谋划和准备之后才能实施的作战行动显然不会是海汉高层一时心血来潮,耿仲明下意识地觉得,如果自己能够找到战争爆的原因,或许就有机会找到终结这场战争的办法。他并不认为海汉在辽东部署的兵力能够打一场让后金伤筋动骨的灭国之战,而持续不断地与阿济格麾下的部队交战,必定是带有某种尚未被己方所真正察觉的目的。

        耿仲明当下也顾不上吃饭休息,赶紧吩咐下去,让人将有关海汉的情报记录尽快送来,并召集了手下的几名军师,期望能从中寻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后金的情报机构在过去数年中一直都以大明和蒙古为主要监视对象,信息收集整理也以这两国为主。而近年才在南海崛起的海汉国,由于其距离辽东十分遥远,后金以往并没有过多关注这个似乎八竿子都打不到的对象。

        然而局势的变化之快远想象,海汉不声不响地摸到北方,并且毫无征兆地将从未打过交道的后金当作了敌人。后金的情报机构数年来都是在西南方向深耕细作,而对于从南方冒出来的这个对手实在知之甚少,只能一边应战,一边通过大明的情报渠道去拐弯抹角地收集关于海汉的信息。

        当然了,纸上得来终觉浅,这些转了不知道多少次手的情报,能够为后金军方提供的参考价值实在很有限,甚至还不如在战场上连连吃败仗的前线部队的感受来得真切。就算暂时将阿济格的过问应付过去,耿仲明的心情也并未因此而变得轻松一些。他很清楚自己来到金州的目的并不是走马观花,而是皇太极需要自己来这里平定海汉人制造的麻烦。但经过刚才这场战斗之后,耿仲明意识到海汉人恐怕不仅仅是阿济格的麻烦,更有可能会让自己也在金州栽个大跟头。

        耿仲明最想不通的一件事不是阿济格给自己使绊子,而是海汉人在辽东这一系列行动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后金统治区与海汉国相隔数千里,海汉派出军队来辽东作战,就如同后金绕过整个大明去攻打安南一样不可思议。但海汉人又是以精明著称于世,绝对不会做没好处的亏本买卖,那在距离本地几千里的地方开辟战场的对他们的好处又会是什么?

        这种需要长期谋划和准备之后才能实施的作战行动显然不会是海汉高层一时心血来潮,耿仲明下意识地觉得,如果自己能够找到战争爆的原因,或许就有机会找到终结这场战争的办法。他并不认为海汉在辽东部署的兵力能够打一场让后金伤筋动骨的灭国之战,而持续不断地与阿济格麾下的部队交战,必定是带有某种尚未被己方所真正察觉的目的。

        耿仲明当下也顾不上吃饭休息,赶紧吩咐下去,让人将有关海汉的情报记录尽快送来,并召集了手下的几名军师,期望能从中寻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后金的情报机构在过去数年中一直都以大明和蒙古为主要监视对象,信息收集整理也以这两国为主。而近年才在南海崛起的海汉国,由于其距离辽东十分遥远,后金以往并没有过多关注这个似乎八竿子都打不到的对象。

        然而局势的变化之快远想象,海汉不声不响地摸到北方,并且毫无征兆地将从未打过交道的后金当作了敌人。后金的情报机构数年来都是在西南方向深耕细作,而对于从南方冒出来的这个对手实在知之甚少,只能一边应战,一边通过大明的情报渠道去拐弯抹角地收集关于海汉的信息。

        当然了,纸上得来终觉浅,这些转了不知道多少次手的情报,能够为后金军方提供的参考价值实在很有限,甚至还不如在战场上连连吃败仗的前线部队的感受来得真切。就算暂时将阿济格的过问应付过去,耿仲明的心情也并未因此而变得轻松一些。他很清楚自己来到金州的目的并不是走马观花,而是皇太极需要自己来这里平定海汉人制造的麻烦。但经过刚才这场战斗之后,耿仲明意识到海汉人恐怕不仅仅是阿济格的麻烦,更有可能会让自己也在金州栽个大跟头。

        耿仲明最想不通的一件事不是阿济格给自己使绊子,而是海汉人在辽东这一系列行动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后金统治区与海汉国相隔数千里,海汉派出军队来辽东作战,就如同后金绕过整个大明去攻打安南一样不可思议。但海汉人又是以精明著称于世,绝对不会做没好处的亏本买卖,那在距离本地几千里的地方开辟战场的对他们的好处又会是什么?

        这种需要长期谋划和准备之后才能实施的作战行动显然不会是海汉高层一时心血来潮,耿仲明下意识地觉得,如果自己能够找到战争爆的原因,或许就有机会找到终结这场战争的办法。他并不认为海汉在辽东部署的兵力能够打一场让后金伤筋动骨的灭国之战,而持续不断地与阿济格麾下的部队交战,必定是带有某种尚未被己方所真正察觉的目的。

        耿仲明当下也顾不上吃饭休息,赶紧吩咐下去,让人将有关海汉的情报记录尽快送来,并召集了手下的几名军师,期望能从中寻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后金的情报机构在过去数年中一直都以大明和蒙古为主要监视对象,信息收集整理也以这两国为主。而近年才在南海崛起的海汉国,由于其距离辽东十分遥远,后金以往并没有过多关注这个似乎八竿子都打不到的对象。

        然而局势的变化之快远想象,海汉不声不响地摸到北方,并且毫无征兆地将从未打过交道的后金当作了敌人。后金的情报机构数年来都是在西南方向深耕细作,而对于从南方冒出来的这个对手实在知之甚少,只能一边应战,一边通过大明的情报渠道去拐弯抹角地收集关于海汉的信息。

        当然了,纸上得来终觉浅,这些转了不知道多少次手的情报,能够为后金军方提供的参考价值实在很有限,甚至还不如在战场上连连吃败仗的前线部队的感受来得真切。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937403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