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492章 差异巨大

第1492章 差异巨大

        看不懂看不懂啊!在远处安全区观战的两个南方商团中,都有不少人在连呼看不懂,他们吃惊的对象并非海汉,而是自开战以来一直都处于被动状态中的汉军旗。

        根据同行军官的讲解,他们也知道了对面的部队很可能就是从山东辽东等待叛逃投降到后金的原大明官军,但其所施展的步骑结合战术在海汉军面前竟然毫无建树,甚至表现得有些畏畏缩缩,这在他们看来还不如刚才那拨后金骑兵,人家至少顶着枪炮打击还冲了这么一轮,哪像这支汉军旗一般猥琐。

        耿仲明要是知道这些外行的看法估计得气个半死,他这等谨慎持重的战法,是正经兵书上有记载的作战套路,比起只会猛冲猛打的那些蛮子战法不知高出多少,只是遇到了海汉军这个难缠的对手,让他事前准备的各种战术都难以奏效,以至于在战场上一直都处于被动之中。但这并不代表他的部队畏战或是指挥不力,怎奈何对手实力太强,非战之罪也。

        但商人们可不会去考虑这么深入且专业的问题,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们只相信自己眼睛所直观见到的景象,汉军旗的表现实在称不上出色。这么一支实力不强的军队,也不知道当初怎么能在山东制造出了那么严重的战乱,而且居然让朝廷花了两三年的时间才平定下来。这到底是叛军太厉害,还是朝廷太无能?

        本书创世中,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看不懂看不懂啊!在远处安全区观战的两个南方商团中,都有不少人在连呼看不懂,他们吃惊的对象并非海汉,而是自开战以来一直都处于被动状态中的汉军旗。

        根据同行军官的讲解,他们也知道了对面的部队很可能就是从山东辽东等待叛逃投降到后金的原大明官军,但其所施展的步骑结合战术在海汉军面前竟然毫无建树,甚至表现得有些畏畏缩缩,这在他们看来还不如刚才那拨后金骑兵,人家至少顶着枪炮打击还冲了这么一轮,哪像这支汉军旗一般猥琐。

        耿仲明要是知道这些外行的看法估计得气个半死,他这等谨慎持重的战法,是正经兵书上有记载的作战套路,比起只会猛冲猛打的那些蛮子战法不知高出多少,只是遇到了海汉军这个难缠的对手,让他事前准备的各种战术都难以奏效,以至于在战场上一直都处于被动之中。但这并不代表他的部队畏战或是指挥不力,怎奈何对手实力太强,非战之罪也。

        但商人们可不会去考虑这么深入且专业的问题,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们只相信自己眼睛所直观见到的景象,汉军旗的表现实在称不上出色。这么一支实力不强的军队,也不知道当初怎么能在山东制造出了那么严重的战乱,而且居然让朝廷花了两三年的时间才平定下来。这到底是叛军太厉害,还是朝廷太无能?看不懂看不懂啊!在远处安全区观战的两个南方商团中,都有不少人在连呼看不懂,他们吃惊的对象并非海汉,而是自开战以来一直都处于被动状态中的汉军旗。

        根据同行军官的讲解,他们也知道了对面的部队很可能就是从山东辽东等待叛逃投降到后金的原大明官军,但其所施展的步骑结合战术在海汉军面前竟然毫无建树,甚至表现得有些畏畏缩缩,这在他们看来还不如刚才那拨后金骑兵,人家至少顶着枪炮打击还冲了这么一轮,哪像这支汉军旗一般猥琐。

        耿仲明要是知道这些外行的看法估计得气个半死,他这等谨慎持重的战法,是正经兵书上有记载的作战套路,比起只会猛冲猛打的那些蛮子战法不知高出多少,只是遇到了海汉军这个难缠的对手,让他事前准备的各种战术都难以奏效,以至于在战场上一直都处于被动之中。但这并不代表他的部队畏战或是指挥不力,怎奈何对手实力太强,非战之罪也。

        但商人们可不会去考虑这么深入且专业的问题,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们只相信自己眼睛所直观见到的景象,汉军旗的表现实在称不上出色。这么一支实力不强的军队,也不知道当初怎么能在山东制造出了那么严重的战乱,而且居然让朝廷花了两三年的时间才平定下来。这到底是叛军太厉害,还是朝廷太无能?看不懂看不懂啊!在远处安全区观战的两个南方商团中,都有不少人在连呼看不懂,他们吃惊的对象并非海汉,而是自开战以来一直都处于被动状态中的汉军旗。

        根据同行军官的讲解,他们也知道了对面的部队很可能就是从山东辽东等待叛逃投降到后金的原大明官军,但其所施展的步骑结合战术在海汉军面前竟然毫无建树,甚至表现得有些畏畏缩缩,这在他们看来还不如刚才那拨后金骑兵,人家至少顶着枪炮打击还冲了这么一轮,哪像这支汉军旗一般猥琐。

        耿仲明要是知道这些外行的看法估计得气个半死,他这等谨慎持重的战法,是正经兵书上有记载的作战套路,比起只会猛冲猛打的那些蛮子战法不知高出多少,只是遇到了海汉军这个难缠的对手,让他事前准备的各种战术都难以奏效,以至于在战场上一直都处于被动之中。但这并不代表他的部队畏战或是指挥不力,怎奈何对手实力太强,非战之罪也。

        但商人们可不会去考虑这么深入且专业的问题,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们只相信自己眼睛所直观见到的景象,汉军旗的表现实在称不上出色。这么一支实力不强的军队,也不知道当初怎么能在山东制造出了那么严重的战乱,而且居然让朝廷花了两三年的时间才平定下来。这到底是叛军太厉害,还是朝廷太无能?看不懂看不懂啊!在远处安全区观战的两个南方商团中,都有不少人在连呼看不懂,他们吃惊的对象并非海汉,而是自开战以来一直都处于被动状态中的汉军旗。

        根据同行军官的讲解,他们也知道了对面的部队很可能就是从山东辽东等待叛逃投降到后金的原大明官军,但其所施展的步骑结合战术在海汉军面前竟然毫无建树,甚至表现得有些畏畏缩缩,这在他们看来还不如刚才那拨后金骑兵,人家至少顶着枪炮打击还冲了这么一轮,哪像这支汉军旗一般猥琐。

        耿仲明要是知道这些外行的看法估计得气个半死,他这等谨慎持重的战法,是正经兵书上有记载的作战套路,比起只会猛冲猛打的那些蛮子战法不知高出多少,只是遇到了海汉军这个难缠的对手,让他事前准备的各种战术都难以奏效,以至于在战场上一直都处于被动之中。但这并不代表他的部队畏战或是指挥不力,怎奈何对手实力太强,非战之罪也。

        但商人们可不会去考虑这么深入且专业的问题,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们只相信自己眼睛所直观见到的景象,汉军旗的表现实在称不上出色。这么一支实力不强的军队,也不知道当初怎么能在山东制造出了那么严重的战乱,而且居然让朝廷花了两三年的时间才平定下来。这到底是叛军太厉害,还是朝廷太无能?看不懂看不懂啊!在远处安全区观战的两个南方商团中,都有不少人在连呼看不懂,他们吃惊的对象并非海汉,而是自开战以来一直都处于被动状态中的汉军旗。

        根据同行军官的讲解,他们也知道了对面的部队很可能就是从山东辽东等待叛逃投降到后金的原大明官军,但其所施展的步骑结合战术在海汉军面前竟然毫无建树,甚至表现得有些畏畏缩缩,这在他们看来还不如刚才那拨后金骑兵,人家至少顶着枪炮打击还冲了这么一轮,哪像这支汉军旗一般猥琐。

        耿仲明要是知道这些外行的看法估计得气个半死,他这等谨慎持重的战法,是正经兵书上有记载的作战套路,比起只会猛冲猛打的那些蛮子战法不知高出多少,只是遇到了海汉军这个难缠的对手,让他事前准备的各种战术都难以奏效,以至于在战场上一直都处于被动之中。但这并不代表他的部队畏战或是指挥不力,怎奈何对手实力太强,非战之罪也。

        但商人们可不会去考虑这么深入且专业的问题,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们只相信自己眼睛所直观见到的景象,汉军旗的表现实在称不上出色。这么一支实力不强的军队,也不知道当初怎么能在山东制造出了那么严重的战乱,而且居然让朝廷花了两三年的时间才平定下来。这到底是叛军太厉害,还是朝廷太无能?看不懂看不懂啊!在远处安全区观战的两个南方商团中,都有不少人在连呼看不懂,他们吃惊的对象并非海汉,而是自开战以来一直都处于被动状态中的汉军旗。

        根据同行军官的讲解,他们也知道了对面的部队很可能就是从山东辽东等待叛逃投降到后金的原大明官军,但其所施展的步骑结合战术在海汉军面前竟然毫无建树,甚至表现得有些畏畏缩缩,这在他们看来还不如刚才那拨后金骑兵,人家至少顶着枪炮打击还冲了这么一轮,哪像这支汉军旗一般猥琐。

        耿仲明要是知道这些外行的看法估计得气个半死,他这等谨慎持重的战法,是正经兵书上有记载的作战套路,比起只会猛冲猛打的那些蛮子战法不知高出多少,只是遇到了海汉军这个难缠的对手,让他事前准备的各种战术都难以奏效,以至于在战场上一直都处于被动之中。但这并不代表他的部队畏战或是指挥不力,怎奈何对手实力太强,非战之罪也。

        但商人们可不会去考虑这么深入且专业的问题,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们只相信自己眼睛所直观见到的景象,汉军旗的表现实在称不上出色。这么一支实力不强的军队,也不知道当初怎么能在山东制造出了那么严重的战乱,而且居然让朝廷花了两三年的时间才平定下来。这到底是叛军太厉害,还是朝廷太无能?看不懂看不懂啊!在远处安全区观战的两个南方商团中,都有不少人在连呼看不懂,他们吃惊的对象并非海汉,而是自开战以来一直都处于被动状态中的汉军旗。

        根据同行军官的讲解,他们也知道了对面的部队很可能就是从山东辽东等待叛逃投降到后金的原大明官军,但其所施展的步骑结合战术在海汉军面前竟然毫无建树,甚至表现得有些畏畏缩缩,这在他们看来还不如刚才那拨后金骑兵,人家至少顶着枪炮打击还冲了这么一轮,哪像这支汉军旗一般猥琐。

        耿仲明要是知道这些外行的看法估计得气个半死,他这等谨慎持重的战法,是正经兵书上有记载的作战套路,比起只会猛冲猛打的那些蛮子战法不知高出多少,只是遇到了海汉军这个难缠的对手,让他事前准备的各种战术都难以奏效,以至于在战场上一直都处于被动之中。但这并不代表他的部队畏战或是指挥不力,怎奈何对手实力太强,非战之罪也。

        但商人们可不会去考虑这么深入且专业的问题,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们只相信自己眼睛所直观见到的景象,汉军旗的表现实在称不上出色。这么一支实力不强的军队,也不知道当初怎么能在山东制造出了那么严重的战乱,而且居然让朝廷花了两三年的时间才平定下来。这到底是叛军太厉害,还是朝廷太无能?...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935832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