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487章 攻防转换

第1487章 攻防转换

        刘尚在任期间虽然只是个没什么实权的职务,但在平日接触到的非海汉籍人员中,倒是不乏主动给他送礼的人。之前在山东马家庄的时候,移民营主管马博也曾向他主动送礼,不过那时候他察觉到事情不对,根本就没敢收下对方的贿赂。而这宁波商人何礼送上的好处,却是代表江浙商团送来,为的是从他这里打听一些有价值的信息,这倒也不算是什么来路不明的钱财,他告诉何礼的消息也说不上是出卖官方机密,仅仅只是点拨一下而已。

        何礼这么主动,在刘尚看来也算是知情识趣,他打开信封瞥了一眼,见里面是几张百元面值的海汉纸币,不禁点了点头,心道这人倒是熟门熟路,还知道直接送海汉币替自己省下麻烦,看来以前在浙江的时候应该也没少干这种事。

        不过这钱刘尚可不敢就这么收了,回头他还是要跟上司打声招呼,这自己报备跟日后万一被查到,性质就完全不同了。海汉官场上虽然对收受好处这种事查得不算太严,但刘尚也不想因为这么点钱就把自己前途给搭进去。

        话说这何礼从刘尚这里拿到消息,又稳稳当当地把好处也送出去了,自己也觉得这差事办得十分漂亮,倒背着手晃晃悠悠地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其他江浙商人见他终于回来,赶紧围上来问他结果如何。何礼自然不会把这事说得太轻松,故意卖个关子道:“此事在下已经尽力而为,至于事情如何展,或许最近几日便见分晓了。”

        旁人急切地问道:“何兄,这是吉是凶,你倒是给个话啊!”

        何礼应道:“当是逢凶化吉之局,各位不必太担心了。”

        何礼此言一出,众人脸色都稍稍轻松了一些,想必是已经从刘尚那里得到了某些暗示或承诺。虽然这也未必就是最后的结论,但能够抓到一根救命稻草总是好的。

        “何兄可还打听到其他消息?”有人不甘心地继续追问道。毕竟大家出钱凑了分子给刘尚送礼,自然希望打听到的消息越多越好。

        何礼听他这么一问,倒是想起一事,对众人道:“福广商团到了这边肯定也会安排他们去防线以北的区域考察,到时候阵仗肯定也不小,金人多半还得像前次一样动一波攻势,或许会有热闹可看。”

        本书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刘尚在任期间虽然只是个没什么实权的职务,但在平日接触到的非海汉籍人员中,倒是不乏主动给他送礼的人。之前在山东马家庄的时候,移民营主管马博也曾向他主动送礼,不过那时候他察觉到事情不对,根本就没敢收下对方的贿赂。而这宁波商人何礼送上的好处,却是代表江浙商团送来,为的是从他这里打听一些有价值的信息,这倒也不算是什么来路不明的钱财,他告诉何礼的消息也说不上是出卖官方机密,仅仅只是点拨一下而已。

        何礼这么主动,在刘尚看来也算是知情识趣,他打开信封瞥了一眼,见里面是几张百元面值的海汉纸币,不禁点了点头,心道这人倒是熟门熟路,还知道直接送海汉币替自己省下麻烦,看来以前在浙江的时候应该也没少干这种事。

        不过这钱刘尚可不敢就这么收了,回头他还是要跟上司打声招呼,这自己报备跟日后万一被查到,性质就完全不同了。海汉官场上虽然对收受好处这种事查得不算太严,但刘尚也不想因为这么点钱就把自己前途给搭进去。

        话说这何礼从刘尚这里拿到消息,又稳稳当当地把好处也送出去了,自己也觉得这差事办得十分漂亮,倒背着手晃晃悠悠地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其他江浙商人见他终于回来,赶紧围上来问他结果如何。何礼自然不会把这事说得太轻松,故意卖个关子道:“此事在下已经尽力而为,至于事情如何展,或许最近几日便见分晓了。”

        旁人急切地问道:“何兄,这是吉是凶,你倒是给个话啊!”

        何礼应道:“当是逢凶化吉之局,各位不必太担心了。”

        何礼此言一出,众人脸色都稍稍轻松了一些,想必是已经从刘尚那里得到了某些暗示或承诺。虽然这也未必就是最后的结论,但能够抓到一根救命稻草总是好的。

        “何兄可还打听到其他消息?”有人不甘心地继续追问道。毕竟大家出钱凑了分子给刘尚送礼,自然希望打听到的消息越多越好。

        何礼听他这么一问,倒是想起一事,对众人道:“福广商团到了这边肯定也会安排他们去防线以北的区域考察,到时候阵仗肯定也不小,金人多半还得像前次一样动一波攻势,或许会有热闹可看。”刘尚在任期间虽然只是个没什么实权的职务,但在平日接触到的非海汉籍人员中,倒是不乏主动给他送礼的人。之前在山东马家庄的时候,移民营主管马博也曾向他主动送礼,不过那时候他察觉到事情不对,根本就没敢收下对方的贿赂。而这宁波商人何礼送上的好处,却是代表江浙商团送来,为的是从他这里打听一些有价值的信息,这倒也不算是什么来路不明的钱财,他告诉何礼的消息也说不上是出卖官方机密,仅仅只是点拨一下而已。

        何礼这么主动,在刘尚看来也算是知情识趣,他打开信封瞥了一眼,见里面是几张百元面值的海汉纸币,不禁点了点头,心道这人倒是熟门熟路,还知道直接送海汉币替自己省下麻烦,看来以前在浙江的时候应该也没少干这种事。

        不过这钱刘尚可不敢就这么收了,回头他还是要跟上司打声招呼,这自己报备跟日后万一被查到,性质就完全不同了。海汉官场上虽然对收受好处这种事查得不算太严,但刘尚也不想因为这么点钱就把自己前途给搭进去。

        话说这何礼从刘尚这里拿到消息,又稳稳当当地把好处也送出去了,自己也觉得这差事办得十分漂亮,倒背着手晃晃悠悠地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其他江浙商人见他终于回来,赶紧围上来问他结果如何。何礼自然不会把这事说得太轻松,故意卖个关子道:“此事在下已经尽力而为,至于事情如何展,或许最近几日便见分晓了。”

        旁人急切地问道:“何兄,这是吉是凶,你倒是给个话啊!”

        何礼应道:“当是逢凶化吉之局,各位不必太担心了。”

        何礼此言一出,众人脸色都稍稍轻松了一些,想必是已经从刘尚那里得到了某些暗示或承诺。虽然这也未必就是最后的结论,但能够抓到一根救命稻草总是好的。

        “何兄可还打听到其他消息?”有人不甘心地继续追问道。毕竟大家出钱凑了分子给刘尚送礼,自然希望打听到的消息越多越好。

        何礼听他这么一问,倒是想起一事,对众人道:“福广商团到了这边肯定也会安排他们去防线以北的区域考察,到时候阵仗肯定也不小,金人多半还得像前次一样动一波攻势,或许会有热闹可看。”刘尚在任期间虽然只是个没什么实权的职务,但在平日接触到的非海汉籍人员中,倒是不乏主动给他送礼的人。之前在山东马家庄的时候,移民营主管马博也曾向他主动送礼,不过那时候他察觉到事情不对,根本就没敢收下对方的贿赂。而这宁波商人何礼送上的好处,却是代表江浙商团送来,为的是从他这里打听一些有价值的信息,这倒也不算是什么来路不明的钱财,他告诉何礼的消息也说不上是出卖官方机密,仅仅只是点拨一下而已。

        何礼这么主动,在刘尚看来也算是知情识趣,他打开信封瞥了一眼,见里面是几张百元面值的海汉纸币,不禁点了点头,心道这人倒是熟门熟路,还知道直接送海汉币替自己省下麻烦,看来以前在浙江的时候应该也没少干这种事。

        不过这钱刘尚可不敢就这么收了,回头他还是要跟上司打声招呼,这自己报备跟日后万一被查到,性质就完全不同了。海汉官场上虽然对收受好处这种事查得不算太严,但刘尚也不想因为这么点钱就把自己前途给搭进去。

        话说这何礼从刘尚这里拿到消息,又稳稳当当地把好处也送出去了,自己也觉得这差事办得十分漂亮,倒背着手晃晃悠悠地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其他江浙商人见他终于回来,赶紧围上来问他结果如何。何礼自然不会把这事说得太轻松,故意卖个关子道:“此事在下已经尽力而为,至于事情如何展,或许最近几日便见分晓了。”

        旁人急切地问道:“何兄,这是吉是凶,你倒是给个话啊!”

        何礼应道:“当是逢凶化吉之局,各位不必太担心了。”

        何礼此言一出,众人脸色都稍稍轻松了一些,想必是已经从刘尚那里得到了某些暗示或承诺。虽然这也未必就是最后的结论,但能够抓到一根救命稻草总是好的。

        “何兄可还打听到其他消息?”有人不甘心地继续追问道。毕竟大家出钱凑了分子给刘尚送礼,自然希望打听到的消息越多越好。

        何礼听他这么一问,倒是想起一事,对众人道:“福广商团到了这边肯定也会安排他们去防线以北的区域考察,到时候阵仗肯定也不小,金人多半还得像前次一样动一波攻势,或许会有热闹可看。”刘尚在任期间虽然只是个没什么实权的职务,但在平日接触到的非海汉籍人员中,倒是不乏主动给他送礼的人。之前在山东马家庄的时候,移民营主管马博也曾向他主动送礼,不过那时候他察觉到事情不对,根本就没敢收下对方的贿赂。而这宁波商人何礼送上的好处,却是代表江浙商团送来,为的是从他这里打听一些有价值的信息,这倒也不算是什么来路不明的钱财,他告诉何礼的消息也说不上是出卖官方机密,仅仅只是点拨一下而已。

        何礼这么主动,在刘尚看来也算是知情识趣,他打开信封瞥了一眼,见里面是几张百元面值的海汉纸币,不禁点了点头,心道这人倒是熟门熟路,还知道直接送海汉币替自己省下麻烦,看来以前在浙江的时候应该也没少干这种事。

        不过这钱刘尚可不敢就这么收了,回头他还是要跟上司打声招呼,这自己报备跟日后万一被查到,性质就完全不同了。海汉官场上虽然对收受好处这种事查得不算太严,但刘尚也不想因为这么点钱就把自己前途给搭进去。

        话说这何礼从刘尚这里拿到消息,又稳稳当当地把好处也送出去了,自己也觉得这差事办得十分漂亮,倒背着手晃晃悠悠地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其他江浙商人见他终于回来,赶紧围上来问他结果如何。何礼自然不会把这事说得太轻松,故意卖个关子道:“此事在下已经尽力而为,至于事情如何展,或许最近几日便见分晓了。”

        旁人急切地问道:“何兄,这是吉是凶,你倒是给个话啊!”

        何礼应道:“当是逢凶化吉之局,各位不必太担心了。”

        何礼此言一出,众人脸色都稍稍轻松了一些,想必是已经从刘尚那里得到了某些暗示或承诺。虽然这也未必就是最后的结论,但能够抓到一根救命稻草总是好的。

        “何兄可还打听到其他消息?”有人不甘心地继续追问道。毕竟大家出钱凑了分子给刘尚送礼,自然希望打听到的消息越多越好。

        何礼听他这么一问,倒是想起一事,对众人道:“福广商团到了这边肯定也会安排他们去防线以北的区域考察,到时候阵仗肯定也不小,金人多半还得像前次一样动一波攻势,或许会有热闹可看。”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926769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