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486章 各凭本事

第1486章 各凭本事

        钱天敦反复提及辽东开的事宜,对这事上心的程度溢于言表。当然这其中也有军方的私心,海汉要赶着开辽东,就必然要同意军方提出的后续作战计划,而这将会为军方带来在北方行事的便利和更加充足的军费。但招商方面的事务都得在白克思离开辽东之前敲定下来,这样他才能带着签好的各种合作协议回三亚去说服执委会的其他人。要赶上这个时限,钱天敦自然得将李奈这种心向海汉的商人充分利用起来,让李奈代为出面去游说那些南方同伴,以促使其早些下决心投资辽东。

        当然了,这种差事也不会让李奈白干,到时候在投资项目的选择与实施阶段,海汉官方自然会给予他更多的照顾,这种心领神会的事情甚至都不需要当面说出来,过去数年间双方的多次合作已经培养出了足够的默契度。若非如此,钱天敦等人也不会有耐心给他详细解释海汉在北方这一系列动作背后的深意,让他了解这些规划,也是为了增强他对海汉的信心。

        事实上还没等李奈回去,他独自进了苏家堡前线指挥部的消息便已经在两群南方商人间传开了。李奈与海汉高层交好是众所周知的事,而他去与海汉大人物们会面之后带回怎样的消息,自然就成为了众人所关心的焦点。特别是从江浙地区来的这帮商人,其中并没有李奈这种与海汉高层有私交的人物,也没法拿到第一手的消息,此时便更是着急了。

        “何兄,姓李的直接去面见海汉高官,摆明是要把我等排挤在外,这可如何是好?”当下便有人急切地向何礼求援。这一路上何礼表现出来的沉稳让同行的伙伴都甚是佩服,所作出的判断也都比较准确,此时与福广商人有竞争之势,便有人隐隐将他视作了自己这群人的主心骨。

        何礼其实心头也有点慌,李奈与海汉人的关系特殊,他们这些人就算拍马也追不上,甚至连挑拨离间的资格都没有。李奈如果直接与海汉人敲定什么交易,他们多半就是最后才会得到消息的那批人。如果双方在辽东的竞争要持续下去,那么江浙商人这边可以说是一点翻盘的机会都没有,而且他也不认为对方会很好心地在吃完肉之后留下一些残汤剩水给自己。

        本,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钱天敦反复提及辽东开的事宜,对这事上心的程度溢于言表。当然这其中也有军方的私心,海汉要赶着开辽东,就必然要同意军方提出的后续作战计划,而这将会为军方带来在北方行事的便利和更加充足的军费。但招商方面的事务都得在白克思离开辽东之前敲定下来,这样他才能带着签好的各种合作协议回三亚去说服执委会的其他人。要赶上这个时限,钱天敦自然得将李奈这种心向海汉的商人充分利用起来,让李奈代为出面去游说那些南方同伴,以促使其早些下决心投资辽东。

        当然了,这种差事也不会让李奈白干,到时候在投资项目的选择与实施阶段,海汉官方自然会给予他更多的照顾,这种心领神会的事情甚至都不需要当面说出来,过去数年间双方的多次合作已经培养出了足够的默契度。若非如此,钱天敦等人也不会有耐心给他详细解释海汉在北方这一系列动作背后的深意,让他了解这些规划,也是为了增强他对海汉的信心。

        事实上还没等李奈回去,他独自进了苏家堡前线指挥部的消息便已经在两群南方商人间传开了。李奈与海汉高层交好是众所周知的事,而他去与海汉大人物们会面之后带回怎样的消息,自然就成为了众人所关心的焦点。特别是从江浙地区来的这帮商人,其中并没有李奈这种与海汉高层有私交的人物,也没法拿到第一手的消息,此时便更是着急了。

        “何兄,姓李的直接去面见海汉高官,摆明是要把我等排挤在外,这可如何是好?”当下便有人急切地向何礼求援。这一路上何礼表现出来的沉稳让同行的伙伴都甚是佩服,所作出的判断也都比较准确,此时与福广商人有竞争之势,便有人隐隐将他视作了自己这群人的主心骨。

        何礼其实心头也有点慌,李奈与海汉人的关系特殊,他们这些人就算拍马也追不上,甚至连挑拨离间的资格都没有。李奈如果直接与海汉人敲定什么交易,他们多半就是最后才会得到消息的那批人。如果双方在辽东的竞争要持续下去,那么江浙商人这边可以说是一点翻盘的机会都没有,而且他也不认为对方会很好心地在吃完肉之后留下一些残汤剩水给自己。

        钱天敦反复提及辽东开的事宜,对这事上心的程度溢于言表。当然这其中也有军方的私心,海汉要赶着开辽东,就必然要同意军方提出的后续作战计划,而这将会为军方带来在北方行事的便利和更加充足的军费。但招商方面的事务都得在白克思离开辽东之前敲定下来,这样他才能带着签好的各种合作协议回三亚去说服执委会的其他人。要赶上这个时限,钱天敦自然得将李奈这种心向海汉的商人充分利用起来,让李奈代为出面去游说那些南方同伴,以促使其早些下决心投资辽东。

        当然了,这种差事也不会让李奈白干,到时候在投资项目的选择与实施阶段,海汉官方自然会给予他更多的照顾,这种心领神会的事情甚至都不需要当面说出来,过去数年间双方的多次合作已经培养出了足够的默契度。若非如此,钱天敦等人也不会有耐心给他详细解释海汉在北方这一系列动作背后的深意,让他了解这些规划,也是为了增强他对海汉的信心。

        事实上还没等李奈回去,他独自进了苏家堡前线指挥部的消息便已经在两群南方商人间传开了。李奈与海汉高层交好是众所周知的事,而他去与海汉大人物们会面之后带回怎样的消息,自然就成为了众人所关心的焦点。特别是从江浙地区来的这帮商人,其中并没有李奈这种与海汉高层有私交的人物,也没法拿到第一手的消息,此时便更是着急了。

        “何兄,姓李的直接去面见海汉高官,摆明是要把我等排挤在外,这可如何是好?”当下便有人急切地向何礼求援。这一路上何礼表现出来的沉稳让同行的伙伴都甚是佩服,所作出的判断也都比较准确,此时与福广商人有竞争之势,便有人隐隐将他视作了自己这群人的主心骨。

        何礼其实心头也有点慌,李奈与海汉人的关系特殊,他们这些人就算拍马也追不上,甚至连挑拨离间的资格都没有。李奈如果直接与海汉人敲定什么交易,他们多半就是最后才会得到消息的那批人。如果双方在辽东的竞争要持续下去,那么江浙商人这边可以说是一点翻盘的机会都没有,而且他也不认为对方会很好心地在吃完肉之后留下一些残汤剩水给自己。

        钱天敦反复提及辽东开的事宜,对这事上心的程度溢于言表。当然这其中也有军方的私心,海汉要赶着开辽东,就必然要同意军方提出的后续作战计划,而这将会为军方带来在北方行事的便利和更加充足的军费。但招商方面的事务都得在白克思离开辽东之前敲定下来,这样他才能带着签好的各种合作协议回三亚去说服执委会的其他人。要赶上这个时限,钱天敦自然得将李奈这种心向海汉的商人充分利用起来,让李奈代为出面去游说那些南方同伴,以促使其早些下决心投资辽东。

        当然了,这种差事也不会让李奈白干,到时候在投资项目的选择与实施阶段,海汉官方自然会给予他更多的照顾,这种心领神会的事情甚至都不需要当面说出来,过去数年间双方的多次合作已经培养出了足够的默契度。若非如此,钱天敦等人也不会有耐心给他详细解释海汉在北方这一系列动作背后的深意,让他了解这些规划,也是为了增强他对海汉的信心。

        事实上还没等李奈回去,他独自进了苏家堡前线指挥部的消息便已经在两群南方商人间传开了。李奈与海汉高层交好是众所周知的事,而他去与海汉大人物们会面之后带回怎样的消息,自然就成为了众人所关心的焦点。特别是从江浙地区来的这帮商人,其中并没有李奈这种与海汉高层有私交的人物,也没法拿到第一手的消息,此时便更是着急了。

        “何兄,姓李的直接去面见海汉高官,摆明是要把我等排挤在外,这可如何是好?”当下便有人急切地向何礼求援。这一路上何礼表现出来的沉稳让同行的伙伴都甚是佩服,所作出的判断也都比较准确,此时与福广商人有竞争之势,便有人隐隐将他视作了自己这群人的主心骨。

        何礼其实心头也有点慌,李奈与海汉人的关系特殊,他们这些人就算拍马也追不上,甚至连挑拨离间的资格都没有。李奈如果直接与海汉人敲定什么交易,他们多半就是最后才会得到消息的那批人。如果双方在辽东的竞争要持续下去,那么江浙商人这边可以说是一点翻盘的机会都没有,而且他也不认为对方会很好心地在吃完肉之后留下一些残汤剩水给自己。

        钱天敦反复提及辽东开的事宜,对这事上心的程度溢于言表。当然这其中也有军方的私心,海汉要赶着开辽东,就必然要同意军方提出的后续作战计划,而这将会为军方带来在北方行事的便利和更加充足的军费。但招商方面的事务都得在白克思离开辽东之前敲定下来,这样他才能带着签好的各种合作协议回三亚去说服执委会的其他人。要赶上这个时限,钱天敦自然得将李奈这种心向海汉的商人充分利用起来,让李奈代为出面去游说那些南方同伴,以促使其早些下决心投资辽东。

        当然了,这种差事也不会让李奈白干,到时候在投资项目的选择与实施阶段,海汉官方自然会给予他更多的照顾,这种心领神会的事情甚至都不需要当面说出来,过去数年间双方的多次合作已经培养出了足够的默契度。若非如此,钱天敦等人也不会有耐心给他详细解释海汉在北方这一系列动作背后的深意,让他了解这些规划,也是为了增强他对海汉的信心。

        事实上还没等李奈回去,他独自进了苏家堡前线指挥部的消息便已经在两群南方商人间传开了。李奈与海汉高层交好是众所周知的事,而他去与海汉大人物们会面之后带回怎样的消息,自然就成为了众人所关心的焦点。特别是从江浙地区来的这帮商人,其中并没有李奈这种与海汉高层有私交的人物,也没法拿到第一手的消息,此时便更是着急了。

        “何兄,姓李的直接去面见海汉高官,摆明是要把我等排挤在外,这可如何是好?”当下便有人急切地向何礼求援。这一路上何礼表现出来的沉稳让同行的伙伴都甚是佩服,所作出的判断也都比较准确,此时与福广商人有竞争之势,便有人隐隐将他视作了自己这群人的主心骨。

        何礼其实心头也有点慌,李奈与海汉人的关系特殊,他们这些人就算拍马也追不上,甚至连挑拨离间的资格都没有。李奈如果直接与海汉人敲定什么交易,他们多半就是最后才会得到消息的那批人。如果双方在辽东的竞争要持续下去,那么江浙商人这边可以说是一点翻盘的机会都没有,而且他也不认为对方会很好心地在吃完肉之后留下一些残汤剩水给自己。...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924559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