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483章 竞争关系

第1483章 竞争关系

        像李奈这样有名气的商界大人物,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会被旁人进行各种解读。加之他与海汉一向过从甚密,这突然出现在辽东,可不会有谁认为他是闲着无事跑到这边旅游来了。就连何礼在知道他的身份之后,也立刻便将其当作了目前最有威胁的竞争对手来看待。

        会受到如此的重视,自然不仅仅因为李奈是金盾护运的老板,拥有着诸多常人难及的特权,还有一个更加不可忽视的原因,便是他的家族背景。李奈所在的李氏家族是两广地区数一数二的豪商,所经营的福瑞丰商行在珠江流域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要认真算起来,金盾护运不过是“福瑞丰”这块金字招牌底下的一个分支机构而已。

        业内人士都知道福瑞丰的家史也与海汉脱不开干系,这家当初立足于广州一隅的小商行,正是在得到了海汉的扶持之后,迅积累财富,然后在短短数年内成长为了大明南方数得上号的大商家。据说如今就连那些距离大明上千里的南海岛国,都已经有了福瑞丰的分号。这样看来福瑞丰通过下属的分支机构将触角伸到北边来,似乎也并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举动了。

        但问题就在于福瑞丰的介入,会不会因此而挤占了其他同行的机会和份额?而且福瑞丰在南方还加入了广东商会、南海商盟这类的商业联盟,如果这些真正意义上的商业巨鳄随后也要进入北方,那像何礼他们这样的散户可就没有多少操作空间了,这对他们来说是必须要引起重视的事情。

        江浙商人们小心翼翼地与对方搭着话,试图从只言片语中套出更多的信息。但来自福广的商人们也同样不是新手,他们能被海汉选中,千里迢迢来到这里考察,财力和智力自然都不会差,何尝听不出对方话语中的试探之意。福广商人们自然也有自己的打算,嘴上滴水不漏地对应着,同时也在设法打探这些比自己先来到辽东前线的同行们是否有什么特殊的收获。

        这些商人个个都是人精,并不是那么容易打的。双方各怀心思,都不会轻易将自己的底牌亮出来。而居中联络的刘尚和覃韦也知道这些商人的心思,但既然已经告诫过他们了,刘尚和覃韦也就乐得看热闹。

        本,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像李奈这样有名气的商界大人物,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会被旁人进行各种解读。加之他与海汉一向过从甚密,这突然出现在辽东,可不会有谁认为他是闲着无事跑到这边旅游来了。就连何礼在知道他的身份之后,也立刻便将其当作了目前最有威胁的竞争对手来看待。

        会受到如此的重视,自然不仅仅因为李奈是金盾护运的老板,拥有着诸多常人难及的特权,还有一个更加不可忽视的原因,便是他的家族背景。李奈所在的李氏家族是两广地区数一数二的豪商,所经营的福瑞丰商行在珠江流域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要认真算起来,金盾护运不过是“福瑞丰”这块金字招牌底下的一个分支机构而已。

        业内人士都知道福瑞丰的家史也与海汉脱不开干系,这家当初立足于广州一隅的小商行,正是在得到了海汉的扶持之后,迅积累财富,然后在短短数年内成长为了大明南方数得上号的大商家。据说如今就连那些距离大明上千里的南海岛国,都已经有了福瑞丰的分号。这样看来福瑞丰通过下属的分支机构将触角伸到北边来,似乎也并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举动了。

        但问题就在于福瑞丰的介入,会不会因此而挤占了其他同行的机会和份额?而且福瑞丰在南方还加入了广东商会、南海商盟这类的商业联盟,如果这些真正意义上的商业巨鳄随后也要进入北方,那像何礼他们这样的散户可就没有多少操作空间了,这对他们来说是必须要引起重视的事情。

        江浙商人们小心翼翼地与对方搭着话,试图从只言片语中套出更多的信息。但来自福广的商人们也同样不是新手,他们能被海汉选中,千里迢迢来到这里考察,财力和智力自然都不会差,何尝听不出对方话语中的试探之意。福广商人们自然也有自己的打算,嘴上滴水不漏地对应着,同时也在设法打探这些比自己先来到辽东前线的同行们是否有什么特殊的收获。

        这些商人个个都是人精,并不是那么容易打的。双方各怀心思,都不会轻易将自己的底牌亮出来。而居中联络的刘尚和覃韦也知道这些商人的心思,但既然已经告诫过他们了,刘尚和覃韦也就乐得看热闹。像李奈这样有名气的商界大人物,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会被旁人进行各种解读。加之他与海汉一向过从甚密,这突然出现在辽东,可不会有谁认为他是闲着无事跑到这边旅游来了。就连何礼在知道他的身份之后,也立刻便将其当作了目前最有威胁的竞争对手来看待。

        会受到如此的重视,自然不仅仅因为李奈是金盾护运的老板,拥有着诸多常人难及的特权,还有一个更加不可忽视的原因,便是他的家族背景。李奈所在的李氏家族是两广地区数一数二的豪商,所经营的福瑞丰商行在珠江流域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要认真算起来,金盾护运不过是“福瑞丰”这块金字招牌底下的一个分支机构而已。

        业内人士都知道福瑞丰的家史也与海汉脱不开干系,这家当初立足于广州一隅的小商行,正是在得到了海汉的扶持之后,迅积累财富,然后在短短数年内成长为了大明南方数得上号的大商家。据说如今就连那些距离大明上千里的南海岛国,都已经有了福瑞丰的分号。这样看来福瑞丰通过下属的分支机构将触角伸到北边来,似乎也并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举动了。

        但问题就在于福瑞丰的介入,会不会因此而挤占了其他同行的机会和份额?而且福瑞丰在南方还加入了广东商会、南海商盟这类的商业联盟,如果这些真正意义上的商业巨鳄随后也要进入北方,那像何礼他们这样的散户可就没有多少操作空间了,这对他们来说是必须要引起重视的事情。

        江浙商人们小心翼翼地与对方搭着话,试图从只言片语中套出更多的信息。但来自福广的商人们也同样不是新手,他们能被海汉选中,千里迢迢来到这里考察,财力和智力自然都不会差,何尝听不出对方话语中的试探之意。福广商人们自然也有自己的打算,嘴上滴水不漏地对应着,同时也在设法打探这些比自己先来到辽东前线的同行们是否有什么特殊的收获。

        这些商人个个都是人精,并不是那么容易打的。双方各怀心思,都不会轻易将自己的底牌亮出来。而居中联络的刘尚和覃韦也知道这些商人的心思,但既然已经告诫过他们了,刘尚和覃韦也就乐得看热闹。像李奈这样有名气的商界大人物,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会被旁人进行各种解读。加之他与海汉一向过从甚密,这突然出现在辽东,可不会有谁认为他是闲着无事跑到这边旅游来了。就连何礼在知道他的身份之后,也立刻便将其当作了目前最有威胁的竞争对手来看待。

        会受到如此的重视,自然不仅仅因为李奈是金盾护运的老板,拥有着诸多常人难及的特权,还有一个更加不可忽视的原因,便是他的家族背景。李奈所在的李氏家族是两广地区数一数二的豪商,所经营的福瑞丰商行在珠江流域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要认真算起来,金盾护运不过是“福瑞丰”这块金字招牌底下的一个分支机构而已。

        业内人士都知道福瑞丰的家史也与海汉脱不开干系,这家当初立足于广州一隅的小商行,正是在得到了海汉的扶持之后,迅积累财富,然后在短短数年内成长为了大明南方数得上号的大商家。据说如今就连那些距离大明上千里的南海岛国,都已经有了福瑞丰的分号。这样看来福瑞丰通过下属的分支机构将触角伸到北边来,似乎也并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举动了。

        但问题就在于福瑞丰的介入,会不会因此而挤占了其他同行的机会和份额?而且福瑞丰在南方还加入了广东商会、南海商盟这类的商业联盟,如果这些真正意义上的商业巨鳄随后也要进入北方,那像何礼他们这样的散户可就没有多少操作空间了,这对他们来说是必须要引起重视的事情。

        江浙商人们小心翼翼地与对方搭着话,试图从只言片语中套出更多的信息。但来自福广的商人们也同样不是新手,他们能被海汉选中,千里迢迢来到这里考察,财力和智力自然都不会差,何尝听不出对方话语中的试探之意。福广商人们自然也有自己的打算,嘴上滴水不漏地对应着,同时也在设法打探这些比自己先来到辽东前线的同行们是否有什么特殊的收获。

        这些商人个个都是人精,并不是那么容易打的。双方各怀心思,都不会轻易将自己的底牌亮出来。而居中联络的刘尚和覃韦也知道这些商人的心思,但既然已经告诫过他们了,刘尚和覃韦也就乐得看热闹。像李奈这样有名气的商界大人物,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会被旁人进行各种解读。加之他与海汉一向过从甚密,这突然出现在辽东,可不会有谁认为他是闲着无事跑到这边旅游来了。就连何礼在知道他的身份之后,也立刻便将其当作了目前最有威胁的竞争对手来看待。

        会受到如此的重视,自然不仅仅因为李奈是金盾护运的老板,拥有着诸多常人难及的特权,还有一个更加不可忽视的原因,便是他的家族背景。李奈所在的李氏家族是两广地区数一数二的豪商,所经营的福瑞丰商行在珠江流域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要认真算起来,金盾护运不过是“福瑞丰”这块金字招牌底下的一个分支机构而已。

        业内人士都知道福瑞丰的家史也与海汉脱不开干系,这家当初立足于广州一隅的小商行,正是在得到了海汉的扶持之后,迅积累财富,然后在短短数年内成长为了大明南方数得上号的大商家。据说如今就连那些距离大明上千里的南海岛国,都已经有了福瑞丰的分号。这样看来福瑞丰通过下属的分支机构将触角伸到北边来,似乎也并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举动了。

        但问题就在于福瑞丰的介入,会不会因此而挤占了其他同行的机会和份额?而且福瑞丰在南方还加入了广东商会、南海商盟这类的商业联盟,如果这些真正意义上的商业巨鳄随后也要进入北方,那像何礼他们这样的散户可就没有多少操作空间了,这对他们来说是必须要引起重视的事情。

        江浙商人们小心翼翼地与对方搭着话,试图从只言片语中套出更多的信息。但来自福广的商人们也同样不是新手,他们能被海汉选中,千里迢迢来到这里考察,财力和智力自然都不会差,何尝听不出对方话语中的试探之意。福广商人们自然也有自己的打算,嘴上滴水不漏地对应着,同时也在设法打探这些比自己先来到辽东前线的同行们是否有什么特殊的收获。

        这些商人个个都是人精,并不是那么容易打的。双方各怀心思,都不会轻易将自己的底牌亮出来。而居中联络的刘尚和覃韦也知道这些商人的心思,但既然已经告诫过他们了,刘尚和覃韦也就乐得看热闹。...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919777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