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481章 战争机器

第1481章 战争机器

        如果不是顾及到这些南方商人的安全问题,高桥南或许真的会命令属下部队就在这边迎战对手。但今天的参观任务其实已经基本完成,他不希望节外生枝弄出别的麻烦,所以还是果断下令回撤,以保证贵宾们的人身安全。至于正从金州城匆匆杀来的敌军,自有其他部队负责对其进行拦截。

        何礼等人虽然还觉得意犹未尽,但从纪家堡出之前便已经被反复告诫多次,也知道战场之上必须要听从军方的安排,当下不敢反对高桥南的指示,赶紧各自回到车上,由海汉军护着向南边撤去。

        从金州城杀出来的这支后金军比先前那支冒进的骑兵规模大得多,至少有千人上下,但海汉这边很早便察觉了其动向,这就根本无法实现突袭的效果了。当他们现在去路上已经集结了好几支海汉军的小股部队,这截杀车队的心思顿时也就淡了不少。很明显海汉已经洞悉了他们的企图,并且不打算再拿重要人物的安全来冒险。

        在这样的状况下,双方都不愿投入兵力死战,于是接下来的战斗更像是象征性的例行公事。双方保持着一个相对比较安全的距离,在对峙了大于一个小时之后,武器射程明显吃亏的后金军不得不主动先行撤离了战场。

        “他们如今很小心了啊!”一直在前线督战没有离开的高桥南看到敌军的动向之后,开口作出了评价:“要是搁在去年冬天,肯定得先打过一场才会收手,看来也是被打怕了。”

        自去年冬天海汉进攻旅顺以来,双方生大大小小的交战次数已经不下百次,其中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海汉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后金军虽然一直没找到能行之有效对付海汉军的战术,但吃了这么多次的亏,至少也知道哪些情况下不能跟海汉军正面对决——比如说对手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布好了军阵等着自己往上攻的时候。

        本书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如果不是顾及到这些南方商人的安全问题,高桥南或许真的会命令属下部队就在这边迎战对手。但今天的参观任务其实已经基本完成,他不希望节外生枝弄出别的麻烦,所以还是果断下令回撤,以保证贵宾们的人身安全。至于正从金州城匆匆杀来的敌军,自有其他部队负责对其进行拦截。

        何礼等人虽然还觉得意犹未尽,但从纪家堡出之前便已经被反复告诫多次,也知道战场之上必须要听从军方的安排,当下不敢反对高桥南的指示,赶紧各自回到车上,由海汉军护着向南边撤去。

        从金州城杀出来的这支后金军比先前那支冒进的骑兵规模大得多,至少有千人上下,但海汉这边很早便察觉了其动向,这就根本无法实现突袭的效果了。当他们现在去路上已经集结了好几支海汉军的小股部队,这截杀车队的心思顿时也就淡了不少。很明显海汉已经洞悉了他们的企图,并且不打算再拿重要人物的安全来冒险。

        在这样的状况下,双方都不愿投入兵力死战,于是接下来的战斗更像是象征性的例行公事。双方保持着一个相对比较安全的距离,在对峙了大于一个小时之后,武器射程明显吃亏的后金军不得不主动先行撤离了战场。

        “他们如今很小心了啊!”一直在前线督战没有离开的高桥南看到敌军的动向之后,开口作出了评价:“要是搁在去年冬天,肯定得先打过一场才会收手,看来也是被打怕了。”

        自去年冬天海汉进攻旅顺以来,双方生大大小小的交战次数已经不下百次,其中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海汉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后金军虽然一直没找到能行之有效对付海汉军的战术,但吃了这么多次的亏,至少也知道哪些情况下不能跟海汉军正面对决——比如说对手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布好了军阵等着自己往上攻的时候。如果不是顾及到这些南方商人的安全问题,高桥南或许真的会命令属下部队就在这边迎战对手。但今天的参观任务其实已经基本完成,他不希望节外生枝弄出别的麻烦,所以还是果断下令回撤,以保证贵宾们的人身安全。至于正从金州城匆匆杀来的敌军,自有其他部队负责对其进行拦截。

        何礼等人虽然还觉得意犹未尽,但从纪家堡出之前便已经被反复告诫多次,也知道战场之上必须要听从军方的安排,当下不敢反对高桥南的指示,赶紧各自回到车上,由海汉军护着向南边撤去。

        从金州城杀出来的这支后金军比先前那支冒进的骑兵规模大得多,至少有千人上下,但海汉这边很早便察觉了其动向,这就根本无法实现突袭的效果了。当他们现在去路上已经集结了好几支海汉军的小股部队,这截杀车队的心思顿时也就淡了不少。很明显海汉已经洞悉了他们的企图,并且不打算再拿重要人物的安全来冒险。

        在这样的状况下,双方都不愿投入兵力死战,于是接下来的战斗更像是象征性的例行公事。双方保持着一个相对比较安全的距离,在对峙了大于一个小时之后,武器射程明显吃亏的后金军不得不主动先行撤离了战场。

        “他们如今很小心了啊!”一直在前线督战没有离开的高桥南看到敌军的动向之后,开口作出了评价:“要是搁在去年冬天,肯定得先打过一场才会收手,看来也是被打怕了。”

        自去年冬天海汉进攻旅顺以来,双方生大大小小的交战次数已经不下百次,其中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海汉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后金军虽然一直没找到能行之有效对付海汉军的战术,但吃了这么多次的亏,至少也知道哪些情况下不能跟海汉军正面对决——比如说对手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布好了军阵等着自己往上攻的时候。如果不是顾及到这些南方商人的安全问题,高桥南或许真的会命令属下部队就在这边迎战对手。但今天的参观任务其实已经基本完成,他不希望节外生枝弄出别的麻烦,所以还是果断下令回撤,以保证贵宾们的人身安全。至于正从金州城匆匆杀来的敌军,自有其他部队负责对其进行拦截。

        何礼等人虽然还觉得意犹未尽,但从纪家堡出之前便已经被反复告诫多次,也知道战场之上必须要听从军方的安排,当下不敢反对高桥南的指示,赶紧各自回到车上,由海汉军护着向南边撤去。

        从金州城杀出来的这支后金军比先前那支冒进的骑兵规模大得多,至少有千人上下,但海汉这边很早便察觉了其动向,这就根本无法实现突袭的效果了。当他们现在去路上已经集结了好几支海汉军的小股部队,这截杀车队的心思顿时也就淡了不少。很明显海汉已经洞悉了他们的企图,并且不打算再拿重要人物的安全来冒险。

        在这样的状况下,双方都不愿投入兵力死战,于是接下来的战斗更像是象征性的例行公事。双方保持着一个相对比较安全的距离,在对峙了大于一个小时之后,武器射程明显吃亏的后金军不得不主动先行撤离了战场。

        “他们如今很小心了啊!”一直在前线督战没有离开的高桥南看到敌军的动向之后,开口作出了评价:“要是搁在去年冬天,肯定得先打过一场才会收手,看来也是被打怕了。”

        自去年冬天海汉进攻旅顺以来,双方生大大小小的交战次数已经不下百次,其中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海汉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后金军虽然一直没找到能行之有效对付海汉军的战术,但吃了这么多次的亏,至少也知道哪些情况下不能跟海汉军正面对决——比如说对手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布好了军阵等着自己往上攻的时候。如果不是顾及到这些南方商人的安全问题,高桥南或许真的会命令属下部队就在这边迎战对手。但今天的参观任务其实已经基本完成,他不希望节外生枝弄出别的麻烦,所以还是果断下令回撤,以保证贵宾们的人身安全。至于正从金州城匆匆杀来的敌军,自有其他部队负责对其进行拦截。

        何礼等人虽然还觉得意犹未尽,但从纪家堡出之前便已经被反复告诫多次,也知道战场之上必须要听从军方的安排,当下不敢反对高桥南的指示,赶紧各自回到车上,由海汉军护着向南边撤去。

        从金州城杀出来的这支后金军比先前那支冒进的骑兵规模大得多,至少有千人上下,但海汉这边很早便察觉了其动向,这就根本无法实现突袭的效果了。当他们现在去路上已经集结了好几支海汉军的小股部队,这截杀车队的心思顿时也就淡了不少。很明显海汉已经洞悉了他们的企图,并且不打算再拿重要人物的安全来冒险。

        在这样的状况下,双方都不愿投入兵力死战,于是接下来的战斗更像是象征性的例行公事。双方保持着一个相对比较安全的距离,在对峙了大于一个小时之后,武器射程明显吃亏的后金军不得不主动先行撤离了战场。

        “他们如今很小心了啊!”一直在前线督战没有离开的高桥南看到敌军的动向之后,开口作出了评价:“要是搁在去年冬天,肯定得先打过一场才会收手,看来也是被打怕了。”

        自去年冬天海汉进攻旅顺以来,双方生大大小小的交战次数已经不下百次,其中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海汉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后金军虽然一直没找到能行之有效对付海汉军的战术,但吃了这么多次的亏,至少也知道哪些情况下不能跟海汉军正面对决——比如说对手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布好了军阵等着自己往上攻的时候。如果不是顾及到这些南方商人的安全问题,高桥南或许真的会命令属下部队就在这边迎战对手。但今天的参观任务其实已经基本完成,他不希望节外生枝弄出别的麻烦,所以还是果断下令回撤,以保证贵宾们的人身安全。至于正从金州城匆匆杀来的敌军,自有其他部队负责对其进行拦截。

        何礼等人虽然还觉得意犹未尽,但从纪家堡出之前便已经被反复告诫多次,也知道战场之上必须要听从军方的安排,当下不敢反对高桥南的指示,赶紧各自回到车上,由海汉军护着向南边撤去。

        从金州城杀出来的这支后金军比先前那支冒进的骑兵规模大得多,至少有千人上下,但海汉这边很早便察觉了其动向,这就根本无法实现突袭的效果了。当他们现在去路上已经集结了好几支海汉军的小股部队,这截杀车队的心思顿时也就淡了不少。很明显海汉已经洞悉了他们的企图,并且不打算再拿重要人物的安全来冒险。

        在这样的状况下,双方都不愿投入兵力死战,于是接下来的战斗更像是象征性的例行公事。双方保持着一个相对比较安全的距离,在对峙了大于一个小时之后,武器射程明显吃亏的后金军不得不主动先行撤离了战场。

        “他们如今很小心了啊!”一直在前线督战没有离开的高桥南看到敌军的动向之后,开口作出了评价:“要是搁在去年冬天,肯定得先打过一场才会收手,看来也是被打怕了。”

        自去年冬天海汉进攻旅顺以来,双方生大大小小的交战次数已经不下百次,其中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海汉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后金军虽然一直没找到能行之有效对付海汉军的战术,但吃了这么多次的亏,至少也知道哪些情况下不能跟海汉军正面对决——比如说对手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布好了军阵等着自己往上攻的时候。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913079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