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473章 北方航线(六)

第1473章 北方航线(六)

        对于兄长这封简短到极致的回复,何礼也很难推断出对方在接到自己的电报之后具体有些什么想法,但既然何肖说好,那就表示赞同何礼的意见,后续的事情可以立刻开始分头实施了。

        何礼当即便向商务部的官员表示了自己有在马家庄兴建一处商栈的意愿,不过因为行程安排,何礼即将随船队启程前往辽东,所以这选址购地、雇人开工之类的事宜,也只有等他从辽东返程的时候再来一趟福山县亲自操作了。但何礼还是留下了一名亲信在这边,由其先将此事跟进。

        当然了,这种在异地修建商栈的操作必然费用高昂,加之马家庄的繁荣程度日渐增长,何礼估计这个计划得准备个三四千两银子才能办下来。但若是能以此在北方航线承运商的队伍中占得一丝先机,何礼认为那样的结果还是划算的,这种环境肯定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就只能喝汤了。以当下所见的马家庄状况,等商栈建起来之后,只消一年半载就能回收成本了。

        何礼对留在山东的亲信匆匆交代完工作,便赶紧登船出了。这支船队所运的货物大部分都是军需物资,而且还有军方战船随行,这出时间可没法由自己决定,何礼也不敢因为自己的私人事务而耽搁了船期。

        从芝罘岛到辽东的航程就是承运商船队此行的最后一段路了,芝罘港与旅顺港之间这七八十海里的距离只需一天时间便可抵达,而已经按捺不住激动心情的商人们纷纷提前来到甲板上,等待远方海平面上将会出现的6地轮廓。

        但他们的情绪显然来得早了一点,事实上船队抵达当地已经是夜幕降临许久之后的事,如果不是远处海面上灯塔出的光芒,他们甚至很难确认前方就是辽东大6了。而这个时候绝大多数失去耐心的海商都已经回到了船舱里,毕竟在甲板上吹了一天的海风并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

        何礼倒是比较克制,他提前就研究过军方提供的简略海图,大致算过航程时间,所以白天一直在休养精神,直到吃过晚饭之后,才来到甲板上,等待这趟旅程终点的到来。在看到远处的灯塔光线之后,他立刻向船上的押运员确认了那便是旅顺港外的老虎尾灯塔,也是目前辽东大6海岸线上唯一的一处灯塔,只要见到这处灯塔散出的光芒,便可以确认已经抵达辽东海岸了。

        从浙江到旅顺,在海上一路奔波两千余里,十余日的航程,终于是要迎来终点了。何礼倒是没有多少激动的情绪,因为此时海上的能见度并不好,除了那一点若隐若现的亮光之外,其实根本就看不到辽东大6的轮廓,眼前只有黑乎乎的一片。而且就算已经看到了旅顺港外的灯塔,以海上能见度来推算距离,起码也还得一个时辰左右才能到达灯塔所在的位置。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对于兄长这封简短到极致的回复,何礼也很难推断出对方在接到自己的电报之后具体有些什么想法,但既然何肖说好,那就表示赞同何礼的意见,后续的事情可以立刻开始分头实施了。

        何礼当即便向商务部的官员表示了自己有在马家庄兴建一处商栈的意愿,不过因为行程安排,何礼即将随船队启程前往辽东,所以这选址购地、雇人开工之类的事宜,也只有等他从辽东返程的时候再来一趟福山县亲自操作了。但何礼还是留下了一名亲信在这边,由其先将此事跟进。

        当然了,这种在异地修建商栈的操作必然费用高昂,加之马家庄的繁荣程度日渐增长,何礼估计这个计划得准备个三四千两银子才能办下来。但若是能以此在北方航线承运商的队伍中占得一丝先机,何礼认为那样的结果还是划算的,这种环境肯定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就只能喝汤了。以当下所见的马家庄状况,等商栈建起来之后,只消一年半载就能回收成本了。

        何礼对留在山东的亲信匆匆交代完工作,便赶紧登船出了。这支船队所运的货物大部分都是军需物资,而且还有军方战船随行,这出时间可没法由自己决定,何礼也不敢因为自己的私人事务而耽搁了船期。

        从芝罘岛到辽东的航程就是承运商船队此行的最后一段路了,芝罘港与旅顺港之间这七八十海里的距离只需一天时间便可抵达,而已经按捺不住激动心情的商人们纷纷提前来到甲板上,等待远方海平面上将会出现的6地轮廓。

        但他们的情绪显然来得早了一点,事实上船队抵达当地已经是夜幕降临许久之后的事,如果不是远处海面上灯塔出的光芒,他们甚至很难确认前方就是辽东大6了。而这个时候绝大多数失去耐心的海商都已经回到了船舱里,毕竟在甲板上吹了一天的海风并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

        何礼倒是比较克制,他提前就研究过军方提供的简略海图,大致算过航程时间,所以白天一直在休养精神,直到吃过晚饭之后,才来到甲板上,等待这趟旅程终点的到来。在看到远处的灯塔光线之后,他立刻向船上的押运员确认了那便是旅顺港外的老虎尾灯塔,也是目前辽东大6海岸线上唯一的一处灯塔,只要见到这处灯塔散出的光芒,便可以确认已经抵达辽东海岸了。

        从浙江到旅顺,在海上一路奔波两千余里,十余日的航程,终于是要迎来终点了。何礼倒是没有多少激动的情绪,因为此时海上的能见度并不好,除了那一点若隐若现的亮光之外,其实根本就看不到辽东大6的轮廓,眼前只有黑乎乎的一片。而且就算已经看到了旅顺港外的灯塔,以海上能见度来推算距离,起码也还得一个时辰左右才能到达灯塔所在的位置。对于兄长这封简短到极致的回复,何礼也很难推断出对方在接到自己的电报之后具体有些什么想法,但既然何肖说好,那就表示赞同何礼的意见,后续的事情可以立刻开始分头实施了。

        何礼当即便向商务部的官员表示了自己有在马家庄兴建一处商栈的意愿,不过因为行程安排,何礼即将随船队启程前往辽东,所以这选址购地、雇人开工之类的事宜,也只有等他从辽东返程的时候再来一趟福山县亲自操作了。但何礼还是留下了一名亲信在这边,由其先将此事跟进。

        当然了,这种在异地修建商栈的操作必然费用高昂,加之马家庄的繁荣程度日渐增长,何礼估计这个计划得准备个三四千两银子才能办下来。但若是能以此在北方航线承运商的队伍中占得一丝先机,何礼认为那样的结果还是划算的,这种环境肯定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就只能喝汤了。以当下所见的马家庄状况,等商栈建起来之后,只消一年半载就能回收成本了。

        何礼对留在山东的亲信匆匆交代完工作,便赶紧登船出了。这支船队所运的货物大部分都是军需物资,而且还有军方战船随行,这出时间可没法由自己决定,何礼也不敢因为自己的私人事务而耽搁了船期。

        从芝罘岛到辽东的航程就是承运商船队此行的最后一段路了,芝罘港与旅顺港之间这七八十海里的距离只需一天时间便可抵达,而已经按捺不住激动心情的商人们纷纷提前来到甲板上,等待远方海平面上将会出现的6地轮廓。

        但他们的情绪显然来得早了一点,事实上船队抵达当地已经是夜幕降临许久之后的事,如果不是远处海面上灯塔出的光芒,他们甚至很难确认前方就是辽东大6了。而这个时候绝大多数失去耐心的海商都已经回到了船舱里,毕竟在甲板上吹了一天的海风并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

        何礼倒是比较克制,他提前就研究过军方提供的简略海图,大致算过航程时间,所以白天一直在休养精神,直到吃过晚饭之后,才来到甲板上,等待这趟旅程终点的到来。在看到远处的灯塔光线之后,他立刻向船上的押运员确认了那便是旅顺港外的老虎尾灯塔,也是目前辽东大6海岸线上唯一的一处灯塔,只要见到这处灯塔散出的光芒,便可以确认已经抵达辽东海岸了。

        从浙江到旅顺,在海上一路奔波两千余里,十余日的航程,终于是要迎来终点了。何礼倒是没有多少激动的情绪,因为此时海上的能见度并不好,除了那一点若隐若现的亮光之外,其实根本就看不到辽东大6的轮廓,眼前只有黑乎乎的一片。而且就算已经看到了旅顺港外的灯塔,以海上能见度来推算距离,起码也还得一个时辰左右才能到达灯塔所在的位置。对于兄长这封简短到极致的回复,何礼也很难推断出对方在接到自己的电报之后具体有些什么想法,但既然何肖说好,那就表示赞同何礼的意见,后续的事情可以立刻开始分头实施了。

        何礼当即便向商务部的官员表示了自己有在马家庄兴建一处商栈的意愿,不过因为行程安排,何礼即将随船队启程前往辽东,所以这选址购地、雇人开工之类的事宜,也只有等他从辽东返程的时候再来一趟福山县亲自操作了。但何礼还是留下了一名亲信在这边,由其先将此事跟进。

        当然了,这种在异地修建商栈的操作必然费用高昂,加之马家庄的繁荣程度日渐增长,何礼估计这个计划得准备个三四千两银子才能办下来。但若是能以此在北方航线承运商的队伍中占得一丝先机,何礼认为那样的结果还是划算的,这种环境肯定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就只能喝汤了。以当下所见的马家庄状况,等商栈建起来之后,只消一年半载就能回收成本了。

        何礼对留在山东的亲信匆匆交代完工作,便赶紧登船出了。这支船队所运的货物大部分都是军需物资,而且还有军方战船随行,这出时间可没法由自己决定,何礼也不敢因为自己的私人事务而耽搁了船期。

        从芝罘岛到辽东的航程就是承运商船队此行的最后一段路了,芝罘港与旅顺港之间这七八十海里的距离只需一天时间便可抵达,而已经按捺不住激动心情的商人们纷纷提前来到甲板上,等待远方海平面上将会出现的6地轮廓。

        但他们的情绪显然来得早了一点,事实上船队抵达当地已经是夜幕降临许久之后的事,如果不是远处海面上灯塔出的光芒,他们甚至很难确认前方就是辽东大6了。而这个时候绝大多数失去耐心的海商都已经回到了船舱里,毕竟在甲板上吹了一天的海风并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

        何礼倒是比较克制,他提前就研究过军方提供的简略海图,大致算过航程时间,所以白天一直在休养精神,直到吃过晚饭之后,才来到甲板上,等待这趟旅程终点的到来。在看到远处的灯塔光线之后,他立刻向船上的押运员确认了那便是旅顺港外的老虎尾灯塔,也是目前辽东大6海岸线上唯一的一处灯塔,只要见到这处灯塔散出的光芒,便可以确认已经抵达辽东海岸了。

        从浙江到旅顺,在海上一路奔波两千余里,十余日的航程,终于是要迎来终点了。何礼倒是没有多少激动的情绪,因为此时海上的能见度并不好,除了那一点若隐若现的亮光之外,其实根本就看不到辽东大6的轮廓,眼前只有黑乎乎的一片。而且就算已经看到了旅顺港外的灯塔,以海上能见度来推算距离,起码也还得一个时辰左右才能到达灯塔所在的位置。

        (本章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893183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