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471章 北方航线(四)

第1471章 北方航线(四)

        能坐在这县衙里跟张知县面谈的人,也都是接受了海汉条件,与海汉有着深度合作的商人,所以他们对于张普成所持的态度虽然有些惊讶,但也绝对不会出声反对。说到底大家的立场是类似的,都想抱紧海汉这条大腿多捞些好处,只不过张普成身为地方官,所需考虑的受益对象除了他自己,还多了本地的民众。

        而海汉官员带着这些商人来面见张普成的目的,也是要让他们再吃一颗定心丸,让他们亲身感受海汉在山东经营出的局面有多牢靠。虽然面前的官员只是一名知县,而非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但这些商人也都是见过市面的人,明白海汉要在山东取得这样的成果是何等不易。有了地方官的背书,至少他们不用担心自己的船队在山东逗留期间会被官府找茬了。

        何礼因为有个在知府衙门里做幕僚的兄长,对于政治的理解比普通商人稍微深入那么一点,所以他对此的感受也要更深刻一些。张普成这个福山知县公开倒向海汉一方,这要嘛是登州方面也持有类似的态度,默许了他的做法,要嘛就是上一级的官府已经完全失去了对福山县的控制和影响,只能对这里生的事情听之任之,而且还不敢轻易调换地方官,以维持目前的和平局面。

        当然这种和平局面的得来不仅仅是山东地方官府的克制,海汉在本地显然没有大肆征伐的打算,只将芝罘岛列入了军事防区,像福山县城这种地方依然是由本地官府控制。何礼估计登州府乃至山东布政使司都对此局面乐见其成,也不愿再过分刺激海汉人,毕竟海汉人一向吃软不吃硬,想用军事手段驱赶他们,地方官府未必能够承受得了相应的后果。

        从县衙出来之后,福山县把总黄曲带着众人又在县城里转了一圈,最后带到县城一家酒楼享用午宴。当然,这顿饭肯定不是由他自掏腰包,海汉自会结算费用。这样的安排,自然也是为了向南方商人们展示本地文武官员都已臣服的现实状况。

        黄曲如今已经是个闲职武官,县城连城门口象征性的守卫都全撤了,防务也不需要他多操心了。他按照海汉人给的建议,自己投钱开了一间车马行,专司福山铜矿的矿石运输业务,如今每个月不说赚得盆满钵满,但至少也是要比以前吃手下大头兵的空饷强多了。他现在也算想明白了,海汉人只是来做买卖,只要不挡财路,他们也不会过于为难自己。既然朝廷都没什么表示,那跟海汉人做买卖赚点外快应该也无妨了。

        对于海汉人安排自己出面接待南方客商,黄曲也没什么反感,这种差事并不是白干,完了还有一份辛苦费可拿,黄曲又吃又拿也没什么可抱怨的,而且这也早就不是第一批从南方来的客商了,对他来说不过是例行公事而已。

        由于下午还安排了参观行程,所以中午这顿宴席结束得也很快,参观团队在酒楼稍事休息之后,便出了县城奔赴下一处参观地点了。

        队伍一出县城,便有一队骑兵在外面候着,然后跟随车队一同开拔,看样子竟似担任护卫之职。这让众人不禁对将要去到的地方生出了几分好奇心。队伍从县城一路往西,顺着官道走了约莫十来里地之后,便开始转入了山区。

        眼见周围的环境越荒凉,在众人都开始担心之际,随行人员这才向他们说明,即将去到的地方是一处铜矿矿场。当然了,这处铜矿矿场目前的主人并不是大明官府,而是现和开采这个铜矿的海汉人。而这条通向铜矿的官道,也是海汉开始采掘这处矿藏之后才修建的。

        何礼想起先前与福山知县张普成会面时,对方曾提过本地的罪犯全都被海汉人押去了矿上做苦役,想必就是说的这个地方了。走了一段之后,终于看到有运输物资的马车车队奔走在这条道路上,多达二十余辆,众人这才确定这山区中的确是有一处矿场存在。

        不过真正看到实物的时候,何礼等人却有点怀疑这个目的地的属性,因为这里看起来更像是一处军事据点,而非印象中的那种遍地矿坑矿洞的景象。这群商人去过的地方也不算少了,但却从未见过哪处矿场是用高大的铁丝网将整个区域都围起来的,顶上还有防翻越的装置。随行的军官解释说这是为了防止有在矿场服役的罪犯伺机逃跑。

        何礼等人心道这可不就是一座大监狱了吗?说得严重点这就是海汉人在山东境内私设牢狱,囚禁抓捕大明子民。这也就是地方官府装聋作哑,要认真起来,这都是可以算作海汉入侵大明的罪行了。

        当然了,不难想到海汉人肯定在此处驻有军队,而动武对地方官府来说是要尽量避免的选项,所以这种事尽管于理不合,但还是在这里出现了。

        随行军官向他们简单介绍了1634年登州驻军突袭矿场的战斗,为了在这些人面前顾及到明军的颜面,军官只是轻描淡写地称其为“击退了明军的攻势”,并以此换得了此地时至今日的安宁。他说得倒是轻松,但听众却能想象到此事只怕没有他说的这么简单,估计登州军队是吃了大苦头,才会连报复的心思都生不出来,只能默认了海汉对这处铜矿的占领。

        随后众人在大门处下车,然后进入矿场内参观。海汉开采这处铜矿已经有近两年时间,一些维护比较简单的蒸汽器械,如矿石传送带、碎石机、蒸汽小火车等,也都开始在矿上逐步投入应用。何礼等人在看到这些东西之后,才总算明白海汉为何要通过海运将大量煤炭送来福山县,敢情是为了要使用这些矿山机械来提升采矿效率。他们看过之后,便知这些钢铁猛兽也只有海汉人才能玩转,要指望将其引入大明似乎不太现实。

        而那些所谓的罪犯苦役,何礼等人一看之下便知其中有水分,因为任何一个县级大牢中都不可能有如此之多的青壮,连上年岁的人都看不到两个,稍稍动点脑子就能想到,这些人绝对不会全是从福山县的大牢里捞出来的。

        何礼等人所料不差,这些苦役除了来自福山县大牢之外,更多的是历次战斗抓获的土匪山贼和明军俘虏。至于那些年纪大身体差的,基本上早就累死病死在矿上了,剩下的这些能够坚持下来的人自然便是青壮为主了。当然这种残酷的真相,带领他们参观此地的军官是肯定不会说出实情的。

        当然了,这些苦役也并非海汉安排他们参观此地的主要目的,只是想通过这种行程让这些南方商人们意识到,海汉在山东有足够的盈利项目来支撑这个殖民地的展,并且这种可持续展也将给他们这些合作伙伴带来更多的运输任务和生财机会。至于如何去把握这些机会,那就要看各人的领悟能力和行动力了,海汉给出了机会,但也只有那些已经做好准备的人才能抓住。

        在参观了矿场的铜锭库房之后,商人们也都大致明白了为何海汉要派军队驻防此地,这不单单是为了看守那些苦役,更重要的是守护这些值钱的贵金属。何礼心中甚至冒出一个很恶意的想法,以海汉的工艺,要是铸造铜钱冲击大明的货币市场,这个威力可能比军队的武装攻势还要更大。

        当然了,海汉是肯定不会将宝贵的铜用到铸钱这么无趣的项目上,工业的展需要大量的铜作为原材料,哪怕是海汉目前治下所有的铜矿产量加在一起,也还远远不够需求的数目。而用于工业制造和生产,这样的用途又显然不是何礼之流的商人能够理解的,所以军方的陪同人员也就根本没有提这些铜锭的去向和用途。

        参观完铜矿之后,何礼见天色已经不早,还以为海汉会安排就在矿上住下来,但没曾想居然还有下一站的安排。带队军官说道:“因为时间所限,只给各位安排了一天的参观时间,所以也只能委屈各位受累,还得把最后一个地方去了。”

        众人连称不敢,海汉愿意组织他们四处参观,这本身就是一种极大的信任了,这些商人都是知情识趣之人,自然不会让组织者感到为难。再说他们也着实好奇,对方马不停蹄要安排他们去参观的本地最后一站,究竟是怎样的一处所在。

        众人出矿场上了马车,然后又一番颠簸之后,居然来到了一个看样子颇为繁华的市镇。看着在市镇内外进进出出的马车、轿子、行人,何礼觉得这地方似乎比上午去过的县城还要更热闹一些。

        随行人员向众人介绍道:“这里是马家庄,福山县目前最大的贸易集散地,同时也是我国在山东的贸易窗口。如各位所见,这里的流动人口主要就是从外地来的商队,山东各州府的都有。他们将山东各地的特产运来,然后在这里换成金银,或者是我国出产的各种货物。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里的贸易量甚至比登州城还大得多,距离济南府的贸易规模可能还有点差距,但要追上大概也就是时间问题了。”

        众人自然是从未听说过马家庄这么一个地名,但眼前的景象又让他们不得不相信,海汉是在这里硬生生打造出了一个专属的贸易集散地。从这里的繁华程度来看,刚才听到的这番介绍只怕并非虚言,海汉在这里经营出来的局面显然要比官府更为高明,这地方就算还没有日进斗金,其前景也不可估量。而且从如此之多的商队出现在这里来推断,山东官府显然已经对这里的存在抱着睁只眼闭只眼的态度,说不定内里已经跟浙江一样,很多高官动自己的私人关系,通过与海汉的这种半公开的走私贸易来赚大钱。

        这种操作在海汉渗透的大明沿海地区几乎是常态,但凡手上有些实权的官员,都很乐意用自己的权力向海汉人换取一些实际的好处。而且海汉人会安排最合理的利益输送渠道,让过程不会太过浅显直白让人轻易抓到把柄。在经过多年多地的反复实践之后,这套操作方法从细节上已经得到了极佳的完善,用在山东也不会有太多的阻碍,顶多就是打通关节的时间要长一些而已。

        马家庄庄主马东强亲自出面迎接了这批客人。正如福山知县张普成的接待方式一样,马家庄迎来的参观者也早就不止这一批了,马东强也早有了一套说辞,让这些南方商人充分感受海汉在本地的影响力。而何礼等人不消片刻,便也明白了马东强的身份就是海汉在本地扶持的利益代言人,据说海汉称这类人为“买办阶级”,不过这个术语没什么人懂得其意思。

        马东强带着他们走访了这市镇上的一些商铺,让他们了解商人在本地的经营状况,同时表示如有兴趣,也可以投资在本地开设商栈,经营南北货物。当下便有好几人动了心,倒是何礼沉得住气,心道就算要在北方投资,那也得先去辽东看过当地状况之后再做决定。这马家庄看着是挺不错,但其位置已经是处在海汉军事防区之外,万一哪天朝廷换个二愣子到山东来当大官,直接兴兵把这里的摊子给掀了怎么办。

        马东强倒也没抱着一定要拉几个客商在本地落脚生根的念头,他只是向这些客商展示本地的建设成果,同时告知他们,海汉在本地执行的一些贸易政策。至于是不是要在福山县砸钱做买卖,马东强也不会多事。

        众人在市镇上一直逛到夜幕降临,然后由马东强做东,在镇上最大的一间酒楼款待参观团队。1627崛起南海...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887810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