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468章 北方航线

第1468章 北方航线

  对曲余同来说,这种闲职又不花衙门一枚铜板,仅仅只是给个名义而已,就算日后出了什么状况也容易脱身,根本就是他一句话的事。如果石迪文近期没有主动向自己提及辽东的新买卖,那便通过何氏兄弟这条线,自行在辽东找点发财的机会也好,再不济就当是借这个渠道对海汉的最新动向作个了解,怎么都能有些收获。

  曲余同对何肖操办这种事的能力非常放心,所以将拟定公文的任务直接交给了何肖。他并不担心何肖会背着自己搞出什么逾矩的动作,毕竟要论跟海汉高官的私人关系,何肖还远远不能跟他相比,即便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海汉人一定也会先知会他一声,不会由着何肖乱来。

  何肖从曲余同书房出来,叫上一直等在外面的何礼,然后离开了知府衙门。他原本叫何礼过来是想万一曲余同要跟何礼当面说几句,那至少得有所准备,倒不曾想曲余同对这事看得很开,一口就答应下来,也根本没提要面见何礼。如此一来,何肖倒也省了不少事,不用再去慢慢说服曲余同接受自己的计划了。过几天海汉就要清点检验承运商的船只,而何礼这边是四家合作,凑一批船来跑北方航线,这几天还有的是他们要忙的事。

  在曲余同这里拿到了保护伞,何礼赶紧去通知了另外三名合作伙伴,让他们抓紧时间将各自名下的帆船和水手集结起来,三天后便出发去舟山定海港,以供海汉海运部和商务部的官员们查验。

  包括何礼在内的这几家海商平时都是跑近海业务居多,麾下的帆船主要便在长江口和杭州湾一带活动,不过因为这差事来得比较仓促,各家都有几条船还在外面没回来,暂时也只能凑个十来条船先去舟山交差。不过先前何礼在舟山的时候已经问过,这个检验其实也只是象征性的,主要是得看看承运商手下的人和船到底素质如何,倒不是要将所有船都拉到舟山去。

  这中间自然就有了操作空间,何礼等人商量之后,便特意选了几条船况最好的帆船,然后配上了航海经验最丰富的一批水手,然后送去舟山接受检验。何礼还多了个心眼,特地带上了何肖刚刚弄好的衙门任职手续,以展示自己的官方保护伞。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对曲余同来说,这种闲职又不花衙门一枚铜板,仅仅只是给个名义而已,就算日后出了什么状况也容易脱身,根本就是他一句话的事。如果石迪文近期没有主动向自己提及辽东的新买卖,那便通过何氏兄弟这条线,自行在辽东找点发财的机会也好,再不济就当是借这个渠道对海汉的最新动向作个了解,怎么都能有些收获。

  曲余同对何肖操办这种事的能力非常放心,所以将拟定公文的任务直接交给了何肖。他并不担心何肖会背着自己搞出什么逾矩的动作,毕竟要论跟海汉高官的私人关系,何肖还远远不能跟他相比,即便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海汉人一定也会先知会他一声,不会由着何肖乱来。

  何肖从曲余同书房出来,叫上一直等在外面的何礼,然后离开了知府衙门。他原本叫何礼过来是想万一曲余同要跟何礼当面说几句,那至少得有所准备,倒不曾想曲余同对这事看得很开,一口就答应下来,也根本没提要面见何礼。如此一来,何肖倒也省了不少事,不用再去慢慢说服曲余同接受自己的计划了。过几天海汉就要清点检验承运商的船只,而何礼这边是四家合作,凑一批船来跑北方航线,这几天还有的是他们要忙的事。

  在曲余同这里拿到了保护伞,何礼赶紧去通知了另外三名合作伙伴,让他们抓紧时间将各自名下的帆船和水手集结起来,三天后便出发去舟山定海港,以供海汉海运部和商务部的官员们查验。

  包括何礼在内的这几家海商平时都是跑近海业务居多,麾下的帆船主要便在长江口和杭州湾一带活动,不过因为这差事来得比较仓促,各家都有几条船还在外面没回来,暂时也只能凑个十来条船先去舟山交差。不过先前何礼在舟山的时候已经问过,这个检验其实也只是象征性的,主要是得看看承运商手下的人和船到底素质如何,倒不是要将所有船都拉到舟山去。

  这中间自然就有了操作空间,何礼等人商量之后,便特意选了几条船况最好的帆船,然后配上了航海经验最丰富的一批水手,然后送去舟山接受检验。何礼还多了个心眼,特地带上了何肖刚刚弄好的衙门任职手续,以展示自己的官方保护伞。对曲余同来说,这种闲职又不花衙门一枚铜板,仅仅只是给个名义而已,就算日后出了什么状况也容易脱身,根本就是他一句话的事。如果石迪文近期没有主动向自己提及辽东的新买卖,那便通过何氏兄弟这条线,自行在辽东找点发财的机会也好,再不济就当是借这个渠道对海汉的最新动向作个了解,怎么都能有些收获。

  曲余同对何肖操办这种事的能力非常放心,所以将拟定公文的任务直接交给了何肖。他并不担心何肖会背着自己搞出什么逾矩的动作,毕竟要论跟海汉高官的私人关系,何肖还远远不能跟他相比,即便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海汉人一定也会先知会他一声,不会由着何肖乱来。

  何肖从曲余同书房出来,叫上一直等在外面的何礼,然后离开了知府衙门。他原本叫何礼过来是想万一曲余同要跟何礼当面说几句,那至少得有所准备,倒不曾想曲余同对这事看得很开,一口就答应下来,也根本没提要面见何礼。如此一来,何肖倒也省了不少事,不用再去慢慢说服曲余同接受自己的计划了。过几天海汉就要清点检验承运商的船只,而何礼这边是四家合作,凑一批船来跑北方航线,这几天还有的是他们要忙的事。

  在曲余同这里拿到了保护伞,何礼赶紧去通知了另外三名合作伙伴,让他们抓紧时间将各自名下的帆船和水手集结起来,三天后便出发去舟山定海港,以供海汉海运部和商务部的官员们查验。

  包括何礼在内的这几家海商平时都是跑近海业务居多,麾下的帆船主要便在长江口和杭州湾一带活动,不过因为这差事来得比较仓促,各家都有几条船还在外面没回来,暂时也只能凑个十来条船先去舟山交差。不过先前何礼在舟山的时候已经问过,这个检验其实也只是象征性的,主要是得看看承运商手下的人和船到底素质如何,倒不是要将所有船都拉到舟山去。

  这中间自然就有了操作空间,何礼等人商量之后,便特意选了几条船况最好的帆船,然后配上了航海经验最丰富的一批水手,然后送去舟山接受检验。何礼还多了个心眼,特地带上了何肖刚刚弄好的衙门任职手续,以展示自己的官方保护伞。对曲余同来说,这种闲职又不花衙门一枚铜板,仅仅只是给个名义而已,就算日后出了什么状况也容易脱身,根本就是他一句话的事。如果石迪文近期没有主动向自己提及辽东的新买卖,那便通过何氏兄弟这条线,自行在辽东找点发财的机会也好,再不济就当是借这个渠道对海汉的最新动向作个了解,怎么都能有些收获。

  曲余同对何肖操办这种事的能力非常放心,所以将拟定公文的任务直接交给了何肖。他并不担心何肖会背着自己搞出什么逾矩的动作,毕竟要论跟海汉高官的私人关系,何肖还远远不能跟他相比,即便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海汉人一定也会先知会他一声,不会由着何肖乱来。

  何肖从曲余同书房出来,叫上一直等在外面的何礼,然后离开了知府衙门。他原本叫何礼过来是想万一曲余同要跟何礼当面说几句,那至少得有所准备,倒不曾想曲余同对这事看得很开,一口就答应下来,也根本没提要面见何礼。如此一来,何肖倒也省了不少事,不用再去慢慢说服曲余同接受自己的计划了。过几天海汉就要清点检验承运商的船只,而何礼这边是四家合作,凑一批船来跑北方航线,这几天还有的是他们要忙的事。

  在曲余同这里拿到了保护伞,何礼赶紧去通知了另外三名合作伙伴,让他们抓紧时间将各自名下的帆船和水手集结起来,三天后便出发去舟山定海港,以供海汉海运部和商务部的官员们查验。

  包括何礼在内的这几家海商平时都是跑近海业务居多,麾下的帆船主要便在长江口和杭州湾一带活动,不过因为这差事来得比较仓促,各家都有几条船还在外面没回来,暂时也只能凑个十来条船先去舟山交差。不过先前何礼在舟山的时候已经问过,这个检验其实也只是象征性的,主要是得看看承运商手下的人和船到底素质如何,倒不是要将所有船都拉到舟山去。

  这中间自然就有了操作空间,何礼等人商量之后,便特意选了几条船况最好的帆船,然后配上了航海经验最丰富的一批水手,然后送去舟山接受检验。何礼还多了个心眼,特地带上了何肖刚刚弄好的衙门任职手续,以展示自己的官方保护伞。对曲余同来说,这种闲职又不花衙门一枚铜板,仅仅只是给个名义而已,就算日后出了什么状况也容易脱身,根本就是他一句话的事。如果石迪文近期没有主动向自己提及辽东的新买卖,那便通过何氏兄弟这条线,自行在辽东找点发财的机会也好,再不济就当是借这个渠道对海汉的最新动向作个了解,怎么都能有些收获。

  曲余同对何肖操办这种事的能力非常放心,所以将拟定公文的任务直接交给了何肖。他并不担心何肖会背着自己搞出什么逾矩的动作,毕竟要论跟海汉高官的私人关系,何肖还远远不能跟他相比,即便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海汉人一定也会先知会他一声,不会由着何肖乱来。

  何肖从曲余同书房出来,叫上一直等在外面的何礼,然后离开了知府衙门。他原本叫何礼过来是想万一曲余同要跟何礼当面说几句,那至少得有所准备,倒不曾想曲余同对这事看得很开,一口就答应下来,也根本没提要面见何礼。如此一来,何肖倒也省了不少事,不用再去慢慢说服曲余同接受自己的计划了。过几天海汉就要清点检验承运商的船只,而何礼这边是四家合作,凑一批船来跑北方航线,这几天还有的是他们要忙的事。

  在曲余同这里拿到了保护伞,何礼赶紧去通知了另外三名合作伙伴,让他们抓紧时间将各自名下的帆船和水手集结起来,三天后便出发去舟山定海港,以供海汉海运部和商务部的官员们查验。

  包括何礼在内的这几家海商平时都是跑近海业务居多,麾下的帆船主要便在长江口和杭州湾一带活动,不过因为这差事来得比较仓促,各家都有几条船还在外面没回来,暂时也只能凑个十来条船先去舟山交差。不过先前何礼在舟山的时候已经问过,这个检验其实也只是象征性的,主要是得看看承运商手下的人和船到底素质如何,倒不是要将所有船都拉到舟山去。

  这中间自然就有了操作空间,何礼等人商量之后,便特意选了几条船况最好的帆船,然后配上了航海经验最丰富的一批水手,然后送去舟山接受检验。何礼还多了个心眼,特地带上了何肖刚刚弄好的衙门任职手续,以展示自己的官方保护伞。...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879507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