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467章 商业规则

第1467章 商业规则

  何礼手头上的流动资金其实也有限,他之所以提出这个方案,还是担心另外三家因为筹措不出足够的资金而导致合作散伙。这三家的经济实力他早就调查清楚,要逼着他们拿更多的钱出来可能只有变卖房产了,这几人也未必有这样破釜沉舟的魄力,倒不如自己想办法筹出这笔钱,先将项目运作起来,也正好借此把这个小团体今后的运营大权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

  要一下子拿出万八千两银子,何礼也是很为难的,不过他已经想到了解决办法,那就是向兄长何肖求援。他知道兄长在海汉与宁波知府之间充当传话人,从中收取的各种好处颇多,虽说一大半都投资到了海汉在南边开发的种植园里,但手头肯定还是有些结余现银,先借出来将自己这边的资金窟窿填上再说。而且他顺便也可以借此问问兄长对于辽东开发的看法,多了解一些关于种植园经营方面的学识。

  签了合约之后,何礼等人也没有再在舟山岛多耽搁,当天晚间便乘船返回宁波。上岸之后何礼与其他三人作别,然后连自家都没回,径直乘轿去了何肖家中。

  何肖正在书房中处理一些衙门公文,对于他的出现似乎丝毫不感到意外:“看你来得这么急,想必是中标了吧?要是败了,这时候大概已经找地方借酒浇愁去了。”

  何礼笑道:“还是大哥懂我!这承运商资格是拿下了,但海汉人开出来的条件也颇为苛刻,还需大哥指点迷津才行。”

  何肖没有马上与他继续谈论这个话题,而是先转到了似乎不相干的事情上:“你匆匆忙忙从舟山岛赶回来,看这个时间,应该也还没来得及吃晚饭吧?”

  何礼点点头道:“正事为重,本来海汉人还办了招待晚宴,我们几人合计了一下,觉得也没有必要参加,加之还有很多事情要赶回来分头处理,所以签完契约之后便立刻乘船赶回来了。”

  何肖起身道:“那就先吃饭吧,正好我这边也刚让下人准备开饭,一起将就吃点。”

  何礼见兄长此时不愿多谈承运商的事,便也很快冷静下来,接受了何肖的建议。他们兄弟俩多年互相扶持前行,早就有了默契,既然何肖都不急,就说明这事应该在可控范围之内,何礼自然也不慌了。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何礼手头上的流动资金其实也有限,他之所以提出这个方案,还是担心另外三家因为筹措不出足够的资金而导致合作散伙。这三家的经济实力他早就调查清楚,要逼着他们拿更多的钱出来可能只有变卖房产了,这几人也未必有这样破釜沉舟的魄力,倒不如自己想办法筹出这笔钱,先将项目运作起来,也正好借此把这个小团体今后的运营大权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

  要一下子拿出万八千两银子,何礼也是很为难的,不过他已经想到了解决办法,那就是向兄长何肖求援。他知道兄长在海汉与宁波知府之间充当传话人,从中收取的各种好处颇多,虽说一大半都投资到了海汉在南边开发的种植园里,但手头肯定还是有些结余现银,先借出来将自己这边的资金窟窿填上再说。而且他顺便也可以借此问问兄长对于辽东开发的看法,多了解一些关于种植园经营方面的学识。

  签了合约之后,何礼等人也没有再在舟山岛多耽搁,当天晚间便乘船返回宁波。上岸之后何礼与其他三人作别,然后连自家都没回,径直乘轿去了何肖家中。

  何肖正在书房中处理一些衙门公文,对于他的出现似乎丝毫不感到意外:“看你来得这么急,想必是中标了吧?要是败了,这时候大概已经找地方借酒浇愁去了。”

  何礼笑道:“还是大哥懂我!这承运商资格是拿下了,但海汉人开出来的条件也颇为苛刻,还需大哥指点迷津才行。”

  何肖没有马上与他继续谈论这个话题,而是先转到了似乎不相干的事情上:“你匆匆忙忙从舟山岛赶回来,看这个时间,应该也还没来得及吃晚饭吧?”

  何礼点点头道:“正事为重,本来海汉人还办了招待晚宴,我们几人合计了一下,觉得也没有必要参加,加之还有很多事情要赶回来分头处理,所以签完契约之后便立刻乘船赶回来了。”

  何肖起身道:“那就先吃饭吧,正好我这边也刚让下人准备开饭,一起将就吃点。”

  何礼见兄长此时不愿多谈承运商的事,便也很快冷静下来,接受了何肖的建议。他们兄弟俩多年互相扶持前行,早就有了默契,既然何肖都不急,就说明这事应该在可控范围之内,何礼自然也不慌了。

  何礼手头上的流动资金其实也有限,他之所以提出这个方案,还是担心另外三家因为筹措不出足够的资金而导致合作散伙。这三家的经济实力他早就调查清楚,要逼着他们拿更多的钱出来可能只有变卖房产了,这几人也未必有这样破釜沉舟的魄力,倒不如自己想办法筹出这笔钱,先将项目运作起来,也正好借此把这个小团体今后的运营大权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

  要一下子拿出万八千两银子,何礼也是很为难的,不过他已经想到了解决办法,那就是向兄长何肖求援。他知道兄长在海汉与宁波知府之间充当传话人,从中收取的各种好处颇多,虽说一大半都投资到了海汉在南边开发的种植园里,但手头肯定还是有些结余现银,先借出来将自己这边的资金窟窿填上再说。而且他顺便也可以借此问问兄长对于辽东开发的看法,多了解一些关于种植园经营方面的学识。

  签了合约之后,何礼等人也没有再在舟山岛多耽搁,当天晚间便乘船返回宁波。上岸之后何礼与其他三人作别,然后连自家都没回,径直乘轿去了何肖家中。

  何肖正在书房中处理一些衙门公文,对于他的出现似乎丝毫不感到意外:“看你来得这么急,想必是中标了吧?要是败了,这时候大概已经找地方借酒浇愁去了。”

  何礼笑道:“还是大哥懂我!这承运商资格是拿下了,但海汉人开出来的条件也颇为苛刻,还需大哥指点迷津才行。”

  何肖没有马上与他继续谈论这个话题,而是先转到了似乎不相干的事情上:“你匆匆忙忙从舟山岛赶回来,看这个时间,应该也还没来得及吃晚饭吧?”

  何礼点点头道:“正事为重,本来海汉人还办了招待晚宴,我们几人合计了一下,觉得也没有必要参加,加之还有很多事情要赶回来分头处理,所以签完契约之后便立刻乘船赶回来了。”

  何肖起身道:“那就先吃饭吧,正好我这边也刚让下人准备开饭,一起将就吃点。”

  何礼见兄长此时不愿多谈承运商的事,便也很快冷静下来,接受了何肖的建议。他们兄弟俩多年互相扶持前行,早就有了默契,既然何肖都不急,就说明这事应该在可控范围之内,何礼自然也不慌了。

  何礼手头上的流动资金其实也有限,他之所以提出这个方案,还是担心另外三家因为筹措不出足够的资金而导致合作散伙。这三家的经济实力他早就调查清楚,要逼着他们拿更多的钱出来可能只有变卖房产了,这几人也未必有这样破釜沉舟的魄力,倒不如自己想办法筹出这笔钱,先将项目运作起来,也正好借此把这个小团体今后的运营大权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

  要一下子拿出万八千两银子,何礼也是很为难的,不过他已经想到了解决办法,那就是向兄长何肖求援。他知道兄长在海汉与宁波知府之间充当传话人,从中收取的各种好处颇多,虽说一大半都投资到了海汉在南边开发的种植园里,但手头肯定还是有些结余现银,先借出来将自己这边的资金窟窿填上再说。而且他顺便也可以借此问问兄长对于辽东开发的看法,多了解一些关于种植园经营方面的学识。

  签了合约之后,何礼等人也没有再在舟山岛多耽搁,当天晚间便乘船返回宁波。上岸之后何礼与其他三人作别,然后连自家都没回,径直乘轿去了何肖家中。

  何肖正在书房中处理一些衙门公文,对于他的出现似乎丝毫不感到意外:“看你来得这么急,想必是中标了吧?要是败了,这时候大概已经找地方借酒浇愁去了。”

  何礼笑道:“还是大哥懂我!这承运商资格是拿下了,但海汉人开出来的条件也颇为苛刻,还需大哥指点迷津才行。”

  何肖没有马上与他继续谈论这个话题,而是先转到了似乎不相干的事情上:“你匆匆忙忙从舟山岛赶回来,看这个时间,应该也还没来得及吃晚饭吧?”

  何礼点点头道:“正事为重,本来海汉人还办了招待晚宴,我们几人合计了一下,觉得也没有必要参加,加之还有很多事情要赶回来分头处理,所以签完契约之后便立刻乘船赶回来了。”

  何肖起身道:“那就先吃饭吧,正好我这边也刚让下人准备开饭,一起将就吃点。”

  何礼见兄长此时不愿多谈承运商的事,便也很快冷静下来,接受了何肖的建议。他们兄弟俩多年互相扶持前行,早就有了默契,既然何肖都不急,就说明这事应该在可控范围之内,何礼自然也不慌了。

  何礼手头上的流动资金其实也有限,他之所以提出这个方案,还是担心另外三家因为筹措不出足够的资金而导致合作散伙。这三家的经济实力他早就调查清楚,要逼着他们拿更多的钱出来可能只有变卖房产了,这几人也未必有这样破釜沉舟的魄力,倒不如自己想办法筹出这笔钱,先将项目运作起来,也正好借此把这个小团体今后的运营大权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

  要一下子拿出万八千两银子,何礼也是很为难的,不过他已经想到了解决办法,那就是向兄长何肖求援。他知道兄长在海汉与宁波知府之间充当传话人,从中收取的各种好处颇多,虽说一大半都投资到了海汉在南边开发的种植园里,但手头肯定还是有些结余现银,先借出来将自己这边的资金窟窿填上再说。而且他顺便也可以借此问问兄长对于辽东开发的看法,多了解一些关于种植园经营方面的学识。

  签了合约之后,何礼等人也没有再在舟山岛多耽搁,当天晚间便乘船返回宁波。上岸之后何礼与其他三人作别,然后连自家都没回,径直乘轿去了何肖家中。

  何肖正在书房中处理一些衙门公文,对于他的出现似乎丝毫不感到意外:“看你来得这么急,想必是中标了吧?要是败了,这时候大概已经找地方借酒浇愁去了。”

  何礼笑道:“还是大哥懂我!这承运商资格是拿下了,但海汉人开出来的条件也颇为苛刻,还需大哥指点迷津才行。”

  何肖没有马上与他继续谈论这个话题,而是先转到了似乎不相干的事情上:“你匆匆忙忙从舟山岛赶回来,看这个时间,应该也还没来得及吃晚饭吧?”

  何礼点点头道:“正事为重,本来海汉人还办了招待晚宴,我们几人合计了一下,觉得也没有必要参加,加之还有很多事情要赶回来分头处理,所以签完契约之后便立刻乘船赶回来了。”

  何肖起身道:“那就先吃饭吧,正好我这边也刚让下人准备开饭,一起将就吃点。”

  何礼见兄长此时不愿多谈承运商的事,便也很快冷静下来,接受了何肖的建议。他们兄弟俩多年互相扶持前行,早就有了默契,既然何肖都不急,就说明这事应该在可控范围之内,何礼自然也不慌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876474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