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465章 招商会

第1465章 招商会

        何礼特地多掏了钱买断这消息,意图就是不想让那掮客再将其卖与别家,但没想到这家伙对何礼一行人的情况知之甚详,竟然找到另外三人单独推销。要说他卖给了别家,似乎也不是那么回事,毕竟他们四个人都是一家的,这也不算违背约定。但被这么算计了一通,就算买回来这消息货真价实,这下也完全没有好心情了。

        上了这种当,毫无疑问暴露出了他们几个人在智商方面的短处。如果是在宁波府遇到这种事,何礼肯定要把这家伙翻出来好好收拾收拾,说不得就套麻袋直接丢进城东的东钱湖里喂鱼去了。但这舟山岛上的掮客往往身份不凡,并不是说对付就能对付得了的,而且在海汉控制区内私自动武,一旦被现,其后果也不是何礼能够承担得起的。他的身份只在宁波府还有点用,但在海汉人的地头上,就算是何肖的老板曲余同来了也是一样。

        “正事要紧!这事……先放一放,以后找机会再看吧!”何礼权衡利弊,还是决定忍下这口气,先参加完这次的招商会,把正事办了再说。

        至于银钱这种小事,虽然是损失了一笔,但何肖经常对他说,钱财乃身外之物,不要太斤斤计较得失,何礼一直将其奉为自己的处事准则之一,所以虽然被骗了一笔钱,但他也就且当是花钱买个教训了。不过另外三人未必能忍下这口气,他当然要好言相劝一番。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何礼特地多掏了钱买断这消息,意图就是不想让那掮客再将其卖与别家,但没想到这家伙对何礼一行人的情况知之甚详,竟然找到另外三人单独推销。要说他卖给了别家,似乎也不是那么回事,毕竟他们四个人都是一家的,这也不算违背约定。但被这么算计了一通,就算买回来这消息货真价实,这下也完全没有好心情了。

        上了这种当,毫无疑问暴露出了他们几个人在智商方面的短处。如果是在宁波府遇到这种事,何礼肯定要把这家伙翻出来好好收拾收拾,说不得就套麻袋直接丢进城东的东钱湖里喂鱼去了。但这舟山岛上的掮客往往身份不凡,并不是说对付就能对付得了的,而且在海汉控制区内私自动武,一旦被现,其后果也不是何礼能够承担得起的。他的身份只在宁波府还有点用,但在海汉人的地头上,就算是何肖的老板曲余同来了也是一样。

        “正事要紧!这事……先放一放,以后找机会再看吧!”何礼权衡利弊,还是决定忍下这口气,先参加完这次的招商会,把正事办了再说。

        至于银钱这种小事,虽然是损失了一笔,但何肖经常对他说,钱财乃身外之物,不要太斤斤计较得失,何礼一直将其奉为自己的处事准则之一,所以虽然被骗了一笔钱,但他也就且当是花钱买个教训了。不过另外三人未必能忍下这口气,他当然要好言相劝一番。何礼特地多掏了钱买断这消息,意图就是不想让那掮客再将其卖与别家,但没想到这家伙对何礼一行人的情况知之甚详,竟然找到另外三人单独推销。要说他卖给了别家,似乎也不是那么回事,毕竟他们四个人都是一家的,这也不算违背约定。但被这么算计了一通,就算买回来这消息货真价实,这下也完全没有好心情了。

        上了这种当,毫无疑问暴露出了他们几个人在智商方面的短处。如果是在宁波府遇到这种事,何礼肯定要把这家伙翻出来好好收拾收拾,说不得就套麻袋直接丢进城东的东钱湖里喂鱼去了。但这舟山岛上的掮客往往身份不凡,并不是说对付就能对付得了的,而且在海汉控制区内私自动武,一旦被现,其后果也不是何礼能够承担得起的。他的身份只在宁波府还有点用,但在海汉人的地头上,就算是何肖的老板曲余同来了也是一样。

        “正事要紧!这事……先放一放,以后找机会再看吧!”何礼权衡利弊,还是决定忍下这口气,先参加完这次的招商会,把正事办了再说。

        至于银钱这种小事,虽然是损失了一笔,但何肖经常对他说,钱财乃身外之物,不要太斤斤计较得失,何礼一直将其奉为自己的处事准则之一,所以虽然被骗了一笔钱,但他也就且当是花钱买个教训了。不过另外三人未必能忍下这口气,他当然要好言相劝一番。何礼特地多掏了钱买断这消息,意图就是不想让那掮客再将其卖与别家,但没想到这家伙对何礼一行人的情况知之甚详,竟然找到另外三人单独推销。要说他卖给了别家,似乎也不是那么回事,毕竟他们四个人都是一家的,这也不算违背约定。但被这么算计了一通,就算买回来这消息货真价实,这下也完全没有好心情了。

        上了这种当,毫无疑问暴露出了他们几个人在智商方面的短处。如果是在宁波府遇到这种事,何礼肯定要把这家伙翻出来好好收拾收拾,说不得就套麻袋直接丢进城东的东钱湖里喂鱼去了。但这舟山岛上的掮客往往身份不凡,并不是说对付就能对付得了的,而且在海汉控制区内私自动武,一旦被现,其后果也不是何礼能够承担得起的。他的身份只在宁波府还有点用,但在海汉人的地头上,就算是何肖的老板曲余同来了也是一样。

        “正事要紧!这事……先放一放,以后找机会再看吧!”何礼权衡利弊,还是决定忍下这口气,先参加完这次的招商会,把正事办了再说。

        至于银钱这种小事,虽然是损失了一笔,但何肖经常对他说,钱财乃身外之物,不要太斤斤计较得失,何礼一直将其奉为自己的处事准则之一,所以虽然被骗了一笔钱,但他也就且当是花钱买个教训了。不过另外三人未必能忍下这口气,他当然要好言相劝一番。何礼特地多掏了钱买断这消息,意图就是不想让那掮客再将其卖与别家,但没想到这家伙对何礼一行人的情况知之甚详,竟然找到另外三人单独推销。要说他卖给了别家,似乎也不是那么回事,毕竟他们四个人都是一家的,这也不算违背约定。但被这么算计了一通,就算买回来这消息货真价实,这下也完全没有好心情了。

        上了这种当,毫无疑问暴露出了他们几个人在智商方面的短处。如果是在宁波府遇到这种事,何礼肯定要把这家伙翻出来好好收拾收拾,说不得就套麻袋直接丢进城东的东钱湖里喂鱼去了。但这舟山岛上的掮客往往身份不凡,并不是说对付就能对付得了的,而且在海汉控制区内私自动武,一旦被现,其后果也不是何礼能够承担得起的。他的身份只在宁波府还有点用,但在海汉人的地头上,就算是何肖的老板曲余同来了也是一样。

        “正事要紧!这事……先放一放,以后找机会再看吧!”何礼权衡利弊,还是决定忍下这口气,先参加完这次的招商会,把正事办了再说。

        至于银钱这种小事,虽然是损失了一笔,但何肖经常对他说,钱财乃身外之物,不要太斤斤计较得失,何礼一直将其奉为自己的处事准则之一,所以虽然被骗了一笔钱,但他也就且当是花钱买个教训了。不过另外三人未必能忍下这口气,他当然要好言相劝一番。何礼特地多掏了钱买断这消息,意图就是不想让那掮客再将其卖与别家,但没想到这家伙对何礼一行人的情况知之甚详,竟然找到另外三人单独推销。要说他卖给了别家,似乎也不是那么回事,毕竟他们四个人都是一家的,这也不算违背约定。但被这么算计了一通,就算买回来这消息货真价实,这下也完全没有好心情了。

        上了这种当,毫无疑问暴露出了他们几个人在智商方面的短处。如果是在宁波府遇到这种事,何礼肯定要把这家伙翻出来好好收拾收拾,说不得就套麻袋直接丢进城东的东钱湖里喂鱼去了。但这舟山岛上的掮客往往身份不凡,并不是说对付就能对付得了的,而且在海汉控制区内私自动武,一旦被现,其后果也不是何礼能够承担得起的。他的身份只在宁波府还有点用,但在海汉人的地头上,就算是何肖的老板曲余同来了也是一样。

        “正事要紧!这事……先放一放,以后找机会再看吧!”何礼权衡利弊,还是决定忍下这口气,先参加完这次的招商会,把正事办了再说。

        至于银钱这种小事,虽然是损失了一笔,但何肖经常对他说,钱财乃身外之物,不要太斤斤计较得失,何礼一直将其奉为自己的处事准则之一,所以虽然被骗了一笔钱,但他也就且当是花钱买个教训了。不过另外三人未必能忍下这口气,他当然要好言相劝一番。何礼特地多掏了钱买断这消息,意图就是不想让那掮客再将其卖与别家,但没想到这家伙对何礼一行人的情况知之甚详,竟然找到另外三人单独推销。要说他卖给了别家,似乎也不是那么回事,毕竟他们四个人都是一家的,这也不算违背约定。但被这么算计了一通,就算买回来这消息货真价实,这下也完全没有好心情了。

        上了这种当,毫无疑问暴露出了他们几个人在智商方面的短处。如果是在宁波府遇到这种事,何礼肯定要把这家伙翻出来好好收拾收拾,说不得就套麻袋直接丢进城东的东钱湖里喂鱼去了。但这舟山岛上的掮客往往身份不凡,并不是说对付就能对付得了的,而且在海汉控制区内私自动武,一旦被现,其后果也不是何礼能够承担得起的。他的身份只在宁波府还有点用,但在海汉人的地头上,就算是何肖的老板曲余同来了也是一样。

        “正事要紧!这事……先放一放,以后找机会再看吧!”何礼权衡利弊,还是决定忍下这口气,先参加完这次的招商会,把正事办了再说。

        至于银钱这种小事,虽然是损失了一笔,但何肖经常对他说,钱财乃身外之物,不要太斤斤计较得失,何礼一直将其奉为自己的处事准则之一,所以虽然被骗了一笔钱,但他也就且当是花钱买个教训了。不过另外三人未必能忍下这口气,他当然要好言相劝一番。何礼特地多掏了钱买断这消息,意图就是不想让那掮客再将其卖与别家,但没想到这家伙对何礼一行人的情况知之甚详,竟然找到另外三人单独推销。要说他卖给了别家,似乎也不是那么回事,毕竟他们四个人都是一家的,这也不算违背约定。但被这么算计了一通,就算买回来这消息货真价实,这下也完全没有好心情了。

        上了这种当,毫无疑问暴露出了他们几个人在智商方面的短处。如果是在宁波府遇到这种事,何礼肯定要把这家伙翻出来好好收拾收拾,说不得就套麻袋直接丢进城东的东钱湖里喂鱼去了。但这舟山岛上的掮客往往身份不凡,并不是说对付就能对付得了的,而且在海汉控制区内私自动武,一旦被现,其后果也不是何礼能够承担得起的。他的身份只在宁波府还有点用,但在海汉人的地头上,就算是何肖的老板曲余同来了也是一样。

        “正事要紧!这事……先放一放,以后找机会再看吧!”何礼权衡利弊,还是决定忍下这口气,先参加完这次的招商会,把正事办了再说。

        至于银钱这种小事,虽然是损失了一笔,但何肖经常对他说,钱财乃身外之物,不要太斤斤计较得失,何礼一直将其奉为自己的处事准则之一,所以虽然被骗了一笔钱,但他也就且当是花钱买个教训了。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1627崛起南海...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871253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