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464章 内部消息

第1464章 内部消息

        如果说何礼经营买卖的主要方式是利用信息的不对称来赚钱,那么跟舟山岛上的这些职业掮客相比,何礼的消息渠道大概只能用“闭塞”来形容了。

        这些掮客大多都是从大明入籍海汉的归化民,而其背后的靠山或许便是海汉某个部门的官员。海汉治下并不是一尘不染的白莲花,同样有很多见不得光的灰色地带存在,这些贩卖消息的买卖虽然不合法,但想要将其彻底清理干净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穿越者们事事亲历亲为,否则这种生意还是会继续存在下去。

        何礼当然不愿意低人一等,但事实就是在这个专门贩售各种信息的黑市中,他只能处于购买者的地位,根本直不起腰板说自己跟对方是同行。而对方所掌握的这些信息基本都是他根本接触不到的,所以甚至连讨价还价的资本都没有。

        他当然可以不用买这些消息,只是到时候的应对可能就极为被动了。对于这次来舟山岛的使命而言,几百两银子倒真不算是什么大数目。如果真能买到有用的信息,那么就算掏了这笔钱也不会太心疼。

        何礼咬了咬牙,从怀中取出钱袋,点了三张百元面值的海汉纸币出来,放到桌上用茶杯压住,口中说道:“那你说来听听看,如果确有其事,这钱你拿走就是。”

        那掮客看看桌上的钱,又看了看何礼的表情然后才道:“好,那关于北方航线,你想知道什么?”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如果说何礼经营买卖的主要方式是利用信息的不对称来赚钱,那么跟舟山岛上的这些职业掮客相比,何礼的消息渠道大概只能用“闭塞”来形容了。

        这些掮客大多都是从大明入籍海汉的归化民,而其背后的靠山或许便是海汉某个部门的官员。海汉治下并不是一尘不染的白莲花,同样有很多见不得光的灰色地带存在,这些贩卖消息的买卖虽然不合法,但想要将其彻底清理干净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穿越者们事事亲历亲为,否则这种生意还是会继续存在下去。

        何礼当然不愿意低人一等,但事实就是在这个专门贩售各种信息的黑市中,他只能处于购买者的地位,根本直不起腰板说自己跟对方是同行。而对方所掌握的这些信息基本都是他根本接触不到的,所以甚至连讨价还价的资本都没有。

        他当然可以不用买这些消息,只是到时候的应对可能就极为被动了。对于这次来舟山岛的使命而言,几百两银子倒真不算是什么大数目。如果真能买到有用的信息,那么就算掏了这笔钱也不会太心疼。

        何礼咬了咬牙,从怀中取出钱袋,点了三张百元面值的海汉纸币出来,放到桌上用茶杯压住,口中说道:“那你说来听听看,如果确有其事,这钱你拿走就是。”

        那掮客看看桌上的钱,又看了看何礼的表情然后才道:“好,那关于北方航线,你想知道什么?”如果说何礼经营买卖的主要方式是利用信息的不对称来赚钱,那么跟舟山岛上的这些职业掮客相比,何礼的消息渠道大概只能用“闭塞”来形容了。

        这些掮客大多都是从大明入籍海汉的归化民,而其背后的靠山或许便是海汉某个部门的官员。海汉治下并不是一尘不染的白莲花,同样有很多见不得光的灰色地带存在,这些贩卖消息的买卖虽然不合法,但想要将其彻底清理干净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穿越者们事事亲历亲为,否则这种生意还是会继续存在下去。

        何礼当然不愿意低人一等,但事实就是在这个专门贩售各种信息的黑市中,他只能处于购买者的地位,根本直不起腰板说自己跟对方是同行。而对方所掌握的这些信息基本都是他根本接触不到的,所以甚至连讨价还价的资本都没有。

        他当然可以不用买这些消息,只是到时候的应对可能就极为被动了。对于这次来舟山岛的使命而言,几百两银子倒真不算是什么大数目。如果真能买到有用的信息,那么就算掏了这笔钱也不会太心疼。

        何礼咬了咬牙,从怀中取出钱袋,点了三张百元面值的海汉纸币出来,放到桌上用茶杯压住,口中说道:“那你说来听听看,如果确有其事,这钱你拿走就是。”

        那掮客看看桌上的钱,又看了看何礼的表情然后才道:“好,那关于北方航线,你想知道什么?”如果说何礼经营买卖的主要方式是利用信息的不对称来赚钱,那么跟舟山岛上的这些职业掮客相比,何礼的消息渠道大概只能用“闭塞”来形容了。

        这些掮客大多都是从大明入籍海汉的归化民,而其背后的靠山或许便是海汉某个部门的官员。海汉治下并不是一尘不染的白莲花,同样有很多见不得光的灰色地带存在,这些贩卖消息的买卖虽然不合法,但想要将其彻底清理干净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穿越者们事事亲历亲为,否则这种生意还是会继续存在下去。

        何礼当然不愿意低人一等,但事实就是在这个专门贩售各种信息的黑市中,他只能处于购买者的地位,根本直不起腰板说自己跟对方是同行。而对方所掌握的这些信息基本都是他根本接触不到的,所以甚至连讨价还价的资本都没有。

        他当然可以不用买这些消息,只是到时候的应对可能就极为被动了。对于这次来舟山岛的使命而言,几百两银子倒真不算是什么大数目。如果真能买到有用的信息,那么就算掏了这笔钱也不会太心疼。

        何礼咬了咬牙,从怀中取出钱袋,点了三张百元面值的海汉纸币出来,放到桌上用茶杯压住,口中说道:“那你说来听听看,如果确有其事,这钱你拿走就是。”

        那掮客看看桌上的钱,又看了看何礼的表情然后才道:“好,那关于北方航线,你想知道什么?”如果说何礼经营买卖的主要方式是利用信息的不对称来赚钱,那么跟舟山岛上的这些职业掮客相比,何礼的消息渠道大概只能用“闭塞”来形容了。

        这些掮客大多都是从大明入籍海汉的归化民,而其背后的靠山或许便是海汉某个部门的官员。海汉治下并不是一尘不染的白莲花,同样有很多见不得光的灰色地带存在,这些贩卖消息的买卖虽然不合法,但想要将其彻底清理干净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穿越者们事事亲历亲为,否则这种生意还是会继续存在下去。

        何礼当然不愿意低人一等,但事实就是在这个专门贩售各种信息的黑市中,他只能处于购买者的地位,根本直不起腰板说自己跟对方是同行。而对方所掌握的这些信息基本都是他根本接触不到的,所以甚至连讨价还价的资本都没有。

        他当然可以不用买这些消息,只是到时候的应对可能就极为被动了。对于这次来舟山岛的使命而言,几百两银子倒真不算是什么大数目。如果真能买到有用的信息,那么就算掏了这笔钱也不会太心疼。

        何礼咬了咬牙,从怀中取出钱袋,点了三张百元面值的海汉纸币出来,放到桌上用茶杯压住,口中说道:“那你说来听听看,如果确有其事,这钱你拿走就是。”

        那掮客看看桌上的钱,又看了看何礼的表情然后才道:“好,那关于北方航线,你想知道什么?”如果说何礼经营买卖的主要方式是利用信息的不对称来赚钱,那么跟舟山岛上的这些职业掮客相比,何礼的消息渠道大概只能用“闭塞”来形容了。

        这些掮客大多都是从大明入籍海汉的归化民,而其背后的靠山或许便是海汉某个部门的官员。海汉治下并不是一尘不染的白莲花,同样有很多见不得光的灰色地带存在,这些贩卖消息的买卖虽然不合法,但想要将其彻底清理干净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穿越者们事事亲历亲为,否则这种生意还是会继续存在下去。

        何礼当然不愿意低人一等,但事实就是在这个专门贩售各种信息的黑市中,他只能处于购买者的地位,根本直不起腰板说自己跟对方是同行。而对方所掌握的这些信息基本都是他根本接触不到的,所以甚至连讨价还价的资本都没有。

        他当然可以不用买这些消息,只是到时候的应对可能就极为被动了。对于这次来舟山岛的使命而言,几百两银子倒真不算是什么大数目。如果真能买到有用的信息,那么就算掏了这笔钱也不会太心疼。

        何礼咬了咬牙,从怀中取出钱袋,点了三张百元面值的海汉纸币出来,放到桌上用茶杯压住,口中说道:“那你说来听听看,如果确有其事,这钱你拿走就是。”

        那掮客看看桌上的钱,又看了看何礼的表情然后才道:“好,那关于北方航线,你想知道什么?”如果说何礼经营买卖的主要方式是利用信息的不对称来赚钱,那么跟舟山岛上的这些职业掮客相比,何礼的消息渠道大概只能用“闭塞”来形容了。

        这些掮客大多都是从大明入籍海汉的归化民,而其背后的靠山或许便是海汉某个部门的官员。海汉治下并不是一尘不染的白莲花,同样有很多见不得光的灰色地带存在,这些贩卖消息的买卖虽然不合法,但想要将其彻底清理干净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穿越者们事事亲历亲为,否则这种生意还是会继续存在下去。

        何礼当然不愿意低人一等,但事实就是在这个专门贩售各种信息的黑市中,他只能处于购买者的地位,根本直不起腰板说自己跟对方是同行。而对方所掌握的这些信息基本都是他根本接触不到的,所以甚至连讨价还价的资本都没有。

        他当然可以不用买这些消息,只是到时候的应对可能就极为被动了。对于这次来舟山岛的使命而言,几百两银子倒真不算是什么大数目。如果真能买到有用的信息,那么就算掏了这笔钱也不会太心疼。

        何礼咬了咬牙,从怀中取出钱袋,点了三张百元面值的海汉纸币出来,放到桌上用茶杯压住,口中说道:“那你说来听听看,如果确有其事,这钱你拿走就是。”

        那掮客看看桌上的钱,又看了看何礼的表情然后才道:“好,那关于北方航线,你想知道什么?”如果说何礼经营买卖的主要方式是利用信息的不对称来赚钱,那么跟舟山岛上的这些职业掮客相比,何礼的消息渠道大概只能用“闭塞”来形容了。

        这些掮客大多都是从大明入籍海汉的归化民,而其背后的靠山或许便是海汉某个部门的官员。海汉治下并不是一尘不染的白莲花,同样有很多见不得光的灰色地带存在,这些贩卖消息的买卖虽然不合法,但想要将其彻底清理干净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穿越者们事事亲历亲为,否则这种生意还是会继续存在下去。

        何礼当然不愿意低人一等,但事实就是在这个专门贩售各种信息的黑市中,他只能处于购买者的地位,根本直不起腰板说自己跟对方是同行。而对方所掌握的这些信息基本都是他根本接触不到的,所以甚至连讨价还价的资本都没有。

        他当然可以不用买这些消息,只是到时候的应对可能就极为被动了。对于这次来舟山岛的使命而言,几百两银子倒真不算是什么大数目。如果真能买到有用的信息,那么就算掏了这笔钱也不会太心疼。

        何礼咬了咬牙,从怀中取出钱袋,点了三张百元面值的海汉纸币出来,放到桌上用茶杯压住,口中说道:“那你说来听听看,如果确有其事,这钱你拿走就是。”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868743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