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463章 信息的价值

第1463章 信息的价值

        相较于何礼的急切,何肖的情绪要稳定得多。他知道无论这些消息真假与否,其实都不会影响他的地位,因为何氏兄弟根本就没打算直接参与北方航线的竞争,而那些大人物又怎会有心思去顾及到他们这样的小虾米,人家是直接跟海汉人打交道谈条件,根本不用经过他这样的二道贩子从中介绍。

        当然何肖也明白自己兄弟到底是在为何着急,那是因为他认为消息来源出现了严重的偏差,导致了他在处理今天这件事情上险些在外人面前露了破绽,丢脸尚在其次,要是被人认为何氏兄弟靠不住了,那今后在宁波府可就没那么好混了。

        何肖继续安慰道:“你说的那些指挥使大人,虽然名义上归宁波府所属,但曲大人可指挥不了他们这些兵油子。虾有虾道蟹有蟹路,大家各自财罢了。那些市井中人听风就是雨,屁大点事就跟天要塌了似的,你自己要沉得住气才行。”

        何礼应道:“话虽如此,我们总不能被外人看低了,若是拿捏不住这些商人,今后行事就没那么方便了。”

        何氏兄弟经营的生意主要是向海汉供货和分销海汉商品,上下游要打交道的商家颇多。何肖虽然是在官府做事,但他本事并无官职,只有人脉而已,两兄弟能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所凭借的便是在信息不对称的局面中占得优势一方,所以信息的畅通对他们来说可谓极为重要。

        本,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相较于何礼的急切,何肖的情绪要稳定得多。他知道无论这些消息真假与否,其实都不会影响他的地位,因为何氏兄弟根本就没打算直接参与北方航线的竞争,而那些大人物又怎会有心思去顾及到他们这样的小虾米,人家是直接跟海汉人打交道谈条件,根本不用经过他这样的二道贩子从中介绍。

        当然何肖也明白自己兄弟到底是在为何着急,那是因为他认为消息来源出现了严重的偏差,导致了他在处理今天这件事情上险些在外人面前露了破绽,丢脸尚在其次,要是被人认为何氏兄弟靠不住了,那今后在宁波府可就没那么好混了。

        何肖继续安慰道:“你说的那些指挥使大人,虽然名义上归宁波府所属,但曲大人可指挥不了他们这些兵油子。虾有虾道蟹有蟹路,大家各自财罢了。那些市井中人听风就是雨,屁大点事就跟天要塌了似的,你自己要沉得住气才行。”

        何礼应道:“话虽如此,我们总不能被外人看低了,若是拿捏不住这些商人,今后行事就没那么方便了。”

        何氏兄弟经营的生意主要是向海汉供货和分销海汉商品,上下游要打交道的商家颇多。何肖虽然是在官府做事,但他本事并无官职,只有人脉而已,两兄弟能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所凭借的便是在信息不对称的局面中占得优势一方,所以信息的畅通对他们来说可谓极为重要。相较于何礼的急切,何肖的情绪要稳定得多。他知道无论这些消息真假与否,其实都不会影响他的地位,因为何氏兄弟根本就没打算直接参与北方航线的竞争,而那些大人物又怎会有心思去顾及到他们这样的小虾米,人家是直接跟海汉人打交道谈条件,根本不用经过他这样的二道贩子从中介绍。

        当然何肖也明白自己兄弟到底是在为何着急,那是因为他认为消息来源出现了严重的偏差,导致了他在处理今天这件事情上险些在外人面前露了破绽,丢脸尚在其次,要是被人认为何氏兄弟靠不住了,那今后在宁波府可就没那么好混了。

        何肖继续安慰道:“你说的那些指挥使大人,虽然名义上归宁波府所属,但曲大人可指挥不了他们这些兵油子。虾有虾道蟹有蟹路,大家各自财罢了。那些市井中人听风就是雨,屁大点事就跟天要塌了似的,你自己要沉得住气才行。”

        何礼应道:“话虽如此,我们总不能被外人看低了,若是拿捏不住这些商人,今后行事就没那么方便了。”

        何氏兄弟经营的生意主要是向海汉供货和分销海汉商品,上下游要打交道的商家颇多。何肖虽然是在官府做事,但他本事并无官职,只有人脉而已,两兄弟能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所凭借的便是在信息不对称的局面中占得优势一方,所以信息的畅通对他们来说可谓极为重要。相较于何礼的急切,何肖的情绪要稳定得多。他知道无论这些消息真假与否,其实都不会影响他的地位,因为何氏兄弟根本就没打算直接参与北方航线的竞争,而那些大人物又怎会有心思去顾及到他们这样的小虾米,人家是直接跟海汉人打交道谈条件,根本不用经过他这样的二道贩子从中介绍。

        当然何肖也明白自己兄弟到底是在为何着急,那是因为他认为消息来源出现了严重的偏差,导致了他在处理今天这件事情上险些在外人面前露了破绽,丢脸尚在其次,要是被人认为何氏兄弟靠不住了,那今后在宁波府可就没那么好混了。

        何肖继续安慰道:“你说的那些指挥使大人,虽然名义上归宁波府所属,但曲大人可指挥不了他们这些兵油子。虾有虾道蟹有蟹路,大家各自财罢了。那些市井中人听风就是雨,屁大点事就跟天要塌了似的,你自己要沉得住气才行。”

        何礼应道:“话虽如此,我们总不能被外人看低了,若是拿捏不住这些商人,今后行事就没那么方便了。”

        何氏兄弟经营的生意主要是向海汉供货和分销海汉商品,上下游要打交道的商家颇多。何肖虽然是在官府做事,但他本事并无官职,只有人脉而已,两兄弟能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所凭借的便是在信息不对称的局面中占得优势一方,所以信息的畅通对他们来说可谓极为重要。相较于何礼的急切,何肖的情绪要稳定得多。他知道无论这些消息真假与否,其实都不会影响他的地位,因为何氏兄弟根本就没打算直接参与北方航线的竞争,而那些大人物又怎会有心思去顾及到他们这样的小虾米,人家是直接跟海汉人打交道谈条件,根本不用经过他这样的二道贩子从中介绍。

        当然何肖也明白自己兄弟到底是在为何着急,那是因为他认为消息来源出现了严重的偏差,导致了他在处理今天这件事情上险些在外人面前露了破绽,丢脸尚在其次,要是被人认为何氏兄弟靠不住了,那今后在宁波府可就没那么好混了。

        何肖继续安慰道:“你说的那些指挥使大人,虽然名义上归宁波府所属,但曲大人可指挥不了他们这些兵油子。虾有虾道蟹有蟹路,大家各自财罢了。那些市井中人听风就是雨,屁大点事就跟天要塌了似的,你自己要沉得住气才行。”

        何礼应道:“话虽如此,我们总不能被外人看低了,若是拿捏不住这些商人,今后行事就没那么方便了。”

        何氏兄弟经营的生意主要是向海汉供货和分销海汉商品,上下游要打交道的商家颇多。何肖虽然是在官府做事,但他本事并无官职,只有人脉而已,两兄弟能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所凭借的便是在信息不对称的局面中占得优势一方,所以信息的畅通对他们来说可谓极为重要。相较于何礼的急切,何肖的情绪要稳定得多。他知道无论这些消息真假与否,其实都不会影响他的地位,因为何氏兄弟根本就没打算直接参与北方航线的竞争,而那些大人物又怎会有心思去顾及到他们这样的小虾米,人家是直接跟海汉人打交道谈条件,根本不用经过他这样的二道贩子从中介绍。

        当然何肖也明白自己兄弟到底是在为何着急,那是因为他认为消息来源出现了严重的偏差,导致了他在处理今天这件事情上险些在外人面前露了破绽,丢脸尚在其次,要是被人认为何氏兄弟靠不住了,那今后在宁波府可就没那么好混了。

        何肖继续安慰道:“你说的那些指挥使大人,虽然名义上归宁波府所属,但曲大人可指挥不了他们这些兵油子。虾有虾道蟹有蟹路,大家各自财罢了。那些市井中人听风就是雨,屁大点事就跟天要塌了似的,你自己要沉得住气才行。”

        何礼应道:“话虽如此,我们总不能被外人看低了,若是拿捏不住这些商人,今后行事就没那么方便了。”

        何氏兄弟经营的生意主要是向海汉供货和分销海汉商品,上下游要打交道的商家颇多。何肖虽然是在官府做事,但他本事并无官职,只有人脉而已,两兄弟能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所凭借的便是在信息不对称的局面中占得优势一方,所以信息的畅通对他们来说可谓极为重要。相较于何礼的急切,何肖的情绪要稳定得多。他知道无论这些消息真假与否,其实都不会影响他的地位,因为何氏兄弟根本就没打算直接参与北方航线的竞争,而那些大人物又怎会有心思去顾及到他们这样的小虾米,人家是直接跟海汉人打交道谈条件,根本不用经过他这样的二道贩子从中介绍。

        当然何肖也明白自己兄弟到底是在为何着急,那是因为他认为消息来源出现了严重的偏差,导致了他在处理今天这件事情上险些在外人面前露了破绽,丢脸尚在其次,要是被人认为何氏兄弟靠不住了,那今后在宁波府可就没那么好混了。

        何肖继续安慰道:“你说的那些指挥使大人,虽然名义上归宁波府所属,但曲大人可指挥不了他们这些兵油子。虾有虾道蟹有蟹路,大家各自财罢了。那些市井中人听风就是雨,屁大点事就跟天要塌了似的,你自己要沉得住气才行。”

        何礼应道:“话虽如此,我们总不能被外人看低了,若是拿捏不住这些商人,今后行事就没那么方便了。”

        何氏兄弟经营的生意主要是向海汉供货和分销海汉商品,上下游要打交道的商家颇多。何肖虽然是在官府做事,但他本事并无官职,只有人脉而已,两兄弟能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所凭借的便是在信息不对称的局面中占得优势一方,所以信息的畅通对他们来说可谓极为重要。相较于何礼的急切,何肖的情绪要稳定得多。他知道无论这些消息真假与否,其实都不会影响他的地位,因为何氏兄弟根本就没打算直接参与北方航线的竞争,而那些大人物又怎会有心思去顾及到他们这样的小虾米,人家是直接跟海汉人打交道谈条件,根本不用经过他这样的二道贩子从中介绍。

        当然何肖也明白自己兄弟到底是在为何着急,那是因为他认为消息来源出现了严重的偏差,导致了他在处理今天这件事情上险些在外人面前露了破绽,丢脸尚在其次,要是被人认为何氏兄弟靠不住了,那今后在宁波府可就没那么好混了。

        何肖继续安慰道:“你说的那些指挥使大人,虽然名义上归宁波府所属,但曲大人可指挥不了他们这些兵油子。虾有虾道蟹有蟹路,大家各自财罢了。那些市井中人听风就是雨,屁大点事就跟天要塌了似的,你自己要沉得住气才行。”

        何礼应道:“话虽如此,我们总不能被外人看低了,若是拿捏不住这些商人,今后行事就没那么方便了。”

        何氏兄弟经营的生意主要是向海汉供货和分销海汉商品,上下游要打交道的商家颇多。何肖虽然是在官府做事,但他本事并无官职,只有人脉而已,两兄弟能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所凭借的便是在信息不对称的局面中占得优势一方,所以信息的畅通对他们来说可谓极为重要。...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866101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