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455章 实惠

第1455章 实惠

        海汉在金州南部圈下这块地方周边环境复杂,不像在南方开的海岛殖民地那么容易打理。这里直接与辽东大6接壤,金州地峡以北就是敌占区,随时会面临后金的武装袭击,而在名义上这里仍是大明领土,想必大明也不会乐意见到海汉打着东江镇的旗号行占领之实。这样的环境就导致了在未来可见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军队在这里的地位和作用都非常重要,是辽东殖民地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不管是沙喜还是其他人来掌管这个地方,都必须要得到军方的认可和支持才能坐得稳屁股下面的位子。所以在上任伊始就设法搞好与军方的关系,是沙喜的既定施政策略之一,只是他来赴任就正好赶上春季攻势开打,军方大佬们都去了前线指挥作战,根本没有坐下来商谈合作的机会。如果没有陈一鑫的出现,那沙喜大概还得等上十天半个月才能跟钱天敦等人碰面会谈,为了争取时间,他也不吝当下先多给陈一鑫一些好处承诺,以此换得军方的好感。

        陈一鑫虽然察觉到了沙喜的意图,但他确实想象不到沙喜的谋划有多大,而且他也不想往深了去考虑这种问题。毕竟大家都是同一阵营的同僚,沙喜也没有理由要通过这种手段来害自己,通过明面上的合作稳稳当当地拿些好处,即便是执委会也不会干涉这种交易,更何况照沙喜刚才所说,就连执委白克思也在出资占股的名单之中,这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陈一鑫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心中已经有了主意,便对沙喜问道:“那这事沙哥你打算怎么个操作法?还是按照南方的做法来吗?”

        沙喜点点头道:“殖民地的经营开,已经有一套成熟的模式了,我们也不用另辟蹊径去搞什么新花样,细节的地方按照本地的情况作一些小调整就行了。先还是成立一家辽东综合开公司,对内募股,先照顾自己人,像你们军方这些司令将军,都会预留相应的持股比例,具体的内容,想必你以前也看过琼开、南海商盟这些单位的招股书吧?其实都是大同小异差不多的。”

        陈一鑫道:“不过以前在南方拿钱入股搞种植园,就算有足够的资金,能在一个地方占到的股份也会被限制到很少,既然辽东这边是沙哥你来牵头,应该不会也照着这么搞了吧?”

        “这是商务部定的规矩,要限制内部的人均持股份额,免得过早出现财富等级差异太大的状况。当然了,会做生意的人也有很多法子能绕过这种限制,这规矩纯粹只是为了让大家心理上平衡一点罢了。”沙喜很耐心地向陈一鑫解释道:“在本地的官员,入股比例会相对大一些,你放心好了,这事由我来操作,最终肯定要比你以前在南方入股的份额要多,额外的花销更少。”

        本书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海汉在金州南部圈下这块地方周边环境复杂,不像在南方开的海岛殖民地那么容易打理。这里直接与辽东大6接壤,金州地峡以北就是敌占区,随时会面临后金的武装袭击,而在名义上这里仍是大明领土,想必大明也不会乐意见到海汉打着东江镇的旗号行占领之实。这样的环境就导致了在未来可见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军队在这里的地位和作用都非常重要,是辽东殖民地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不管是沙喜还是其他人来掌管这个地方,都必须要得到军方的认可和支持才能坐得稳屁股下面的位子。所以在上任伊始就设法搞好与军方的关系,是沙喜的既定施政策略之一,只是他来赴任就正好赶上春季攻势开打,军方大佬们都去了前线指挥作战,根本没有坐下来商谈合作的机会。如果没有陈一鑫的出现,那沙喜大概还得等上十天半个月才能跟钱天敦等人碰面会谈,为了争取时间,他也不吝当下先多给陈一鑫一些好处承诺,以此换得军方的好感。

        陈一鑫虽然察觉到了沙喜的意图,但他确实想象不到沙喜的谋划有多大,而且他也不想往深了去考虑这种问题。毕竟大家都是同一阵营的同僚,沙喜也没有理由要通过这种手段来害自己,通过明面上的合作稳稳当当地拿些好处,即便是执委会也不会干涉这种交易,更何况照沙喜刚才所说,就连执委白克思也在出资占股的名单之中,这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陈一鑫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心中已经有了主意,便对沙喜问道:“那这事沙哥你打算怎么个操作法?还是按照南方的做法来吗?”

        沙喜点点头道:“殖民地的经营开,已经有一套成熟的模式了,我们也不用另辟蹊径去搞什么新花样,细节的地方按照本地的情况作一些小调整就行了。先还是成立一家辽东综合开公司,对内募股,先照顾自己人,像你们军方这些司令将军,都会预留相应的持股比例,具体的内容,想必你以前也看过琼开、南海商盟这些单位的招股书吧?其实都是大同小异差不多的。”

        陈一鑫道:“不过以前在南方拿钱入股搞种植园,就算有足够的资金,能在一个地方占到的股份也会被限制到很少,既然辽东这边是沙哥你来牵头,应该不会也照着这么搞了吧?”

        “这是商务部定的规矩,要限制内部的人均持股份额,免得过早出现财富等级差异太大的状况。当然了,会做生意的人也有很多法子能绕过这种限制,这规矩纯粹只是为了让大家心理上平衡一点罢了。”沙喜很耐心地向陈一鑫解释道:“在本地的官员,入股比例会相对大一些,你放心好了,这事由我来操作,最终肯定要比你以前在南方入股的份额要多,额外的花销更少。”海汉在金州南部圈下这块地方周边环境复杂,不像在南方开的海岛殖民地那么容易打理。这里直接与辽东大6接壤,金州地峡以北就是敌占区,随时会面临后金的武装袭击,而在名义上这里仍是大明领土,想必大明也不会乐意见到海汉打着东江镇的旗号行占领之实。这样的环境就导致了在未来可见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军队在这里的地位和作用都非常重要,是辽东殖民地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不管是沙喜还是其他人来掌管这个地方,都必须要得到军方的认可和支持才能坐得稳屁股下面的位子。所以在上任伊始就设法搞好与军方的关系,是沙喜的既定施政策略之一,只是他来赴任就正好赶上春季攻势开打,军方大佬们都去了前线指挥作战,根本没有坐下来商谈合作的机会。如果没有陈一鑫的出现,那沙喜大概还得等上十天半个月才能跟钱天敦等人碰面会谈,为了争取时间,他也不吝当下先多给陈一鑫一些好处承诺,以此换得军方的好感。

        陈一鑫虽然察觉到了沙喜的意图,但他确实想象不到沙喜的谋划有多大,而且他也不想往深了去考虑这种问题。毕竟大家都是同一阵营的同僚,沙喜也没有理由要通过这种手段来害自己,通过明面上的合作稳稳当当地拿些好处,即便是执委会也不会干涉这种交易,更何况照沙喜刚才所说,就连执委白克思也在出资占股的名单之中,这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陈一鑫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心中已经有了主意,便对沙喜问道:“那这事沙哥你打算怎么个操作法?还是按照南方的做法来吗?”

        沙喜点点头道:“殖民地的经营开,已经有一套成熟的模式了,我们也不用另辟蹊径去搞什么新花样,细节的地方按照本地的情况作一些小调整就行了。先还是成立一家辽东综合开公司,对内募股,先照顾自己人,像你们军方这些司令将军,都会预留相应的持股比例,具体的内容,想必你以前也看过琼开、南海商盟这些单位的招股书吧?其实都是大同小异差不多的。”

        陈一鑫道:“不过以前在南方拿钱入股搞种植园,就算有足够的资金,能在一个地方占到的股份也会被限制到很少,既然辽东这边是沙哥你来牵头,应该不会也照着这么搞了吧?”

        “这是商务部定的规矩,要限制内部的人均持股份额,免得过早出现财富等级差异太大的状况。当然了,会做生意的人也有很多法子能绕过这种限制,这规矩纯粹只是为了让大家心理上平衡一点罢了。”沙喜很耐心地向陈一鑫解释道:“在本地的官员,入股比例会相对大一些,你放心好了,这事由我来操作,最终肯定要比你以前在南方入股的份额要多,额外的花销更少。”海汉在金州南部圈下这块地方周边环境复杂,不像在南方开的海岛殖民地那么容易打理。这里直接与辽东大6接壤,金州地峡以北就是敌占区,随时会面临后金的武装袭击,而在名义上这里仍是大明领土,想必大明也不会乐意见到海汉打着东江镇的旗号行占领之实。这样的环境就导致了在未来可见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军队在这里的地位和作用都非常重要,是辽东殖民地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不管是沙喜还是其他人来掌管这个地方,都必须要得到军方的认可和支持才能坐得稳屁股下面的位子。所以在上任伊始就设法搞好与军方的关系,是沙喜的既定施政策略之一,只是他来赴任就正好赶上春季攻势开打,军方大佬们都去了前线指挥作战,根本没有坐下来商谈合作的机会。如果没有陈一鑫的出现,那沙喜大概还得等上十天半个月才能跟钱天敦等人碰面会谈,为了争取时间,他也不吝当下先多给陈一鑫一些好处承诺,以此换得军方的好感。

        陈一鑫虽然察觉到了沙喜的意图,但他确实想象不到沙喜的谋划有多大,而且他也不想往深了去考虑这种问题。毕竟大家都是同一阵营的同僚,沙喜也没有理由要通过这种手段来害自己,通过明面上的合作稳稳当当地拿些好处,即便是执委会也不会干涉这种交易,更何况照沙喜刚才所说,就连执委白克思也在出资占股的名单之中,这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陈一鑫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心中已经有了主意,便对沙喜问道:“那这事沙哥你打算怎么个操作法?还是按照南方的做法来吗?”

        沙喜点点头道:“殖民地的经营开,已经有一套成熟的模式了,我们也不用另辟蹊径去搞什么新花样,细节的地方按照本地的情况作一些小调整就行了。先还是成立一家辽东综合开公司,对内募股,先照顾自己人,像你们军方这些司令将军,都会预留相应的持股比例,具体的内容,想必你以前也看过琼开、南海商盟这些单位的招股书吧?其实都是大同小异差不多的。”

        陈一鑫道:“不过以前在南方拿钱入股搞种植园,就算有足够的资金,能在一个地方占到的股份也会被限制到很少,既然辽东这边是沙哥你来牵头,应该不会也照着这么搞了吧?”

        “这是商务部定的规矩,要限制内部的人均持股份额,免得过早出现财富等级差异太大的状况。当然了,会做生意的人也有很多法子能绕过这种限制,这规矩纯粹只是为了让大家心理上平衡一点罢了。”沙喜很耐心地向陈一鑫解释道:“在本地的官员,入股比例会相对大一些,你放心好了,这事由我来操作,最终肯定要比你以前在南方入股的份额要多,额外的花销更少。”...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841404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