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453章 宝贵的人口

第1453章 宝贵的人口

        搁在北上之前,陈一鑫可能对于沙喜的表态不会有太多的想法,但最近这一年多在山东负责民政事务,关于屯田、基建、移民等事务都算是有了一定的操作经验,此时听到这番话,便知道对方是在跟自己讨价还价了。

        “沙哥,海外殖民地,特别是战区,一向是军事优先,民事第二,这个规矩你也清楚的。”陈一鑫不卑不亢地应道。他知道沙喜是想多留些人手在旅顺,以求尽快将当地的基础建设工程进行下去,这样后期才好从山东招募更多的移民前往辽东定居。不过按照正常的规矩,战区包括人力在内的一切资源的确都必须要优先安排给军事用途,前线要征调民夫,后方没有任何借口可以拒绝军方的要求。

        陈一鑫很清楚金州地峡防线的改建工程有多麻烦,所需的劳动力也不是千八百人就能解决问题。在当下这种环境,辽东本地也没有多少可供征调的劳动人口,唯一的人口聚居地就只有刚刚夺下不久的旅顺堡了。为了能尽快完成前线的防御工事,后方的很多安排就只能先停一停了。

        沙喜又旁敲侧击地试探了几句,陈一鑫却再也不松口,他不是不给沙喜面子,而是想到钱天敦将自己派回旅顺,可不就是为了盯着这些事务吗?这边对沙喜松了口不打紧,回头在钱天敦面前可就没法交代了。人情和公事孰轻孰重,陈一鑫心里还是有数的。

        沙喜见陈一鑫态度坚决不为所动,也就没有再坚持下去。陈一鑫说的规矩他不是不懂,只是自己放弃了南方的根基,千里迢迢来辽东赴任,所为的自然不只是给军方打下手而已。他也希望能够像某些把握住机遇的同僚那样主政一方,然后安安心心地在海外殖民地当土皇帝。

        辽东这地方虽然冷是冷了点,但在沙喜看来还是很有奔头的,而且这里紧邻大明,今后大批引入汉人移民应该不难,比起南海那边的殖民地只能圈养一大帮又笨又懒的当地土著要好多了。沙喜在来辽东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诸多规划,要如何在这一百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从事农林牧副渔相关产业的开,以及从大明引入更多的移民安置至此地。不过从现在的状况来看,海汉军的军事行动一天没有结束,他的这些想法就得继续搁置下去。

        人口,特别是劳动人口,自穿越那一天起,便一直是制约海汉展的主要困难之一。即便是九年后的现在,海汉控制的殖民地已经从海南岛向南北各自延伸数千里,登记在籍的人口接近三十万,但对海汉而言依然存在着巨大的劳动力需求缺口。像金州南部这种被后金提前坚壁清野的地区,人口更是稀缺资源,大部分的本地劳动力其实已经被作为民夫征调至前线服劳役,但军方显然并不满足于现状,这让没有讨价还价资本的沙喜略感失望。

        本书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搁在北上之前,陈一鑫可能对于沙喜的表态不会有太多的想法,但最近这一年多在山东负责民政事务,关于屯田、基建、移民等事务都算是有了一定的操作经验,此时听到这番话,便知道对方是在跟自己讨价还价了。

        “沙哥,海外殖民地,特别是战区,一向是军事优先,民事第二,这个规矩你也清楚的。”陈一鑫不卑不亢地应道。他知道沙喜是想多留些人手在旅顺,以求尽快将当地的基础建设工程进行下去,这样后期才好从山东招募更多的移民前往辽东定居。不过按照正常的规矩,战区包括人力在内的一切资源的确都必须要优先安排给军事用途,前线要征调民夫,后方没有任何借口可以拒绝军方的要求。

        陈一鑫很清楚金州地峡防线的改建工程有多麻烦,所需的劳动力也不是千八百人就能解决问题。在当下这种环境,辽东本地也没有多少可供征调的劳动人口,唯一的人口聚居地就只有刚刚夺下不久的旅顺堡了。为了能尽快完成前线的防御工事,后方的很多安排就只能先停一停了。

        沙喜又旁敲侧击地试探了几句,陈一鑫却再也不松口,他不是不给沙喜面子,而是想到钱天敦将自己派回旅顺,可不就是为了盯着这些事务吗?这边对沙喜松了口不打紧,回头在钱天敦面前可就没法交代了。人情和公事孰轻孰重,陈一鑫心里还是有数的。

        沙喜见陈一鑫态度坚决不为所动,也就没有再坚持下去。陈一鑫说的规矩他不是不懂,只是自己放弃了南方的根基,千里迢迢来辽东赴任,所为的自然不只是给军方打下手而已。他也希望能够像某些把握住机遇的同僚那样主政一方,然后安安心心地在海外殖民地当土皇帝。

        辽东这地方虽然冷是冷了点,但在沙喜看来还是很有奔头的,而且这里紧邻大明,今后大批引入汉人移民应该不难,比起南海那边的殖民地只能圈养一大帮又笨又懒的当地土著要好多了。沙喜在来辽东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诸多规划,要如何在这一百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从事农林牧副渔相关产业的开,以及从大明引入更多的移民安置至此地。不过从现在的状况来看,海汉军的军事行动一天没有结束,他的这些想法就得继续搁置下去。

        人口,特别是劳动人口,自穿越那一天起,便一直是制约海汉展的主要困难之一。即便是九年后的现在,海汉控制的殖民地已经从海南岛向南北各自延伸数千里,登记在籍的人口接近三十万,但对海汉而言依然存在着巨大的劳动力需求缺口。像金州南部这种被后金提前坚壁清野的地区,人口更是稀缺资源,大部分的本地劳动力其实已经被作为民夫征调至前线服劳役,但军方显然并不满足于现状,这让没有讨价还价资本的沙喜略感失望。搁在北上之前,陈一鑫可能对于沙喜的表态不会有太多的想法,但最近这一年多在山东负责民政事务,关于屯田、基建、移民等事务都算是有了一定的操作经验,此时听到这番话,便知道对方是在跟自己讨价还价了。

        “沙哥,海外殖民地,特别是战区,一向是军事优先,民事第二,这个规矩你也清楚的。”陈一鑫不卑不亢地应道。他知道沙喜是想多留些人手在旅顺,以求尽快将当地的基础建设工程进行下去,这样后期才好从山东招募更多的移民前往辽东定居。不过按照正常的规矩,战区包括人力在内的一切资源的确都必须要优先安排给军事用途,前线要征调民夫,后方没有任何借口可以拒绝军方的要求。

        陈一鑫很清楚金州地峡防线的改建工程有多麻烦,所需的劳动力也不是千八百人就能解决问题。在当下这种环境,辽东本地也没有多少可供征调的劳动人口,唯一的人口聚居地就只有刚刚夺下不久的旅顺堡了。为了能尽快完成前线的防御工事,后方的很多安排就只能先停一停了。

        沙喜又旁敲侧击地试探了几句,陈一鑫却再也不松口,他不是不给沙喜面子,而是想到钱天敦将自己派回旅顺,可不就是为了盯着这些事务吗?这边对沙喜松了口不打紧,回头在钱天敦面前可就没法交代了。人情和公事孰轻孰重,陈一鑫心里还是有数的。

        沙喜见陈一鑫态度坚决不为所动,也就没有再坚持下去。陈一鑫说的规矩他不是不懂,只是自己放弃了南方的根基,千里迢迢来辽东赴任,所为的自然不只是给军方打下手而已。他也希望能够像某些把握住机遇的同僚那样主政一方,然后安安心心地在海外殖民地当土皇帝。

        辽东这地方虽然冷是冷了点,但在沙喜看来还是很有奔头的,而且这里紧邻大明,今后大批引入汉人移民应该不难,比起南海那边的殖民地只能圈养一大帮又笨又懒的当地土著要好多了。沙喜在来辽东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诸多规划,要如何在这一百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从事农林牧副渔相关产业的开,以及从大明引入更多的移民安置至此地。不过从现在的状况来看,海汉军的军事行动一天没有结束,他的这些想法就得继续搁置下去。

        人口,特别是劳动人口,自穿越那一天起,便一直是制约海汉展的主要困难之一。即便是九年后的现在,海汉控制的殖民地已经从海南岛向南北各自延伸数千里,登记在籍的人口接近三十万,但对海汉而言依然存在着巨大的劳动力需求缺口。像金州南部这种被后金提前坚壁清野的地区,人口更是稀缺资源,大部分的本地劳动力其实已经被作为民夫征调至前线服劳役,但军方显然并不满足于现状,这让没有讨价还价资本的沙喜略感失望。搁在北上之前,陈一鑫可能对于沙喜的表态不会有太多的想法,但最近这一年多在山东负责民政事务,关于屯田、基建、移民等事务都算是有了一定的操作经验,此时听到这番话,便知道对方是在跟自己讨价还价了。

        “沙哥,海外殖民地,特别是战区,一向是军事优先,民事第二,这个规矩你也清楚的。”陈一鑫不卑不亢地应道。他知道沙喜是想多留些人手在旅顺,以求尽快将当地的基础建设工程进行下去,这样后期才好从山东招募更多的移民前往辽东定居。不过按照正常的规矩,战区包括人力在内的一切资源的确都必须要优先安排给军事用途,前线要征调民夫,后方没有任何借口可以拒绝军方的要求。

        陈一鑫很清楚金州地峡防线的改建工程有多麻烦,所需的劳动力也不是千八百人就能解决问题。在当下这种环境,辽东本地也没有多少可供征调的劳动人口,唯一的人口聚居地就只有刚刚夺下不久的旅顺堡了。为了能尽快完成前线的防御工事,后方的很多安排就只能先停一停了。

        沙喜又旁敲侧击地试探了几句,陈一鑫却再也不松口,他不是不给沙喜面子,而是想到钱天敦将自己派回旅顺,可不就是为了盯着这些事务吗?这边对沙喜松了口不打紧,回头在钱天敦面前可就没法交代了。人情和公事孰轻孰重,陈一鑫心里还是有数的。

        沙喜见陈一鑫态度坚决不为所动,也就没有再坚持下去。陈一鑫说的规矩他不是不懂,只是自己放弃了南方的根基,千里迢迢来辽东赴任,所为的自然不只是给军方打下手而已。他也希望能够像某些把握住机遇的同僚那样主政一方,然后安安心心地在海外殖民地当土皇帝。

        辽东这地方虽然冷是冷了点,但在沙喜看来还是很有奔头的,而且这里紧邻大明,今后大批引入汉人移民应该不难,比起南海那边的殖民地只能圈养一大帮又笨又懒的当地土著要好多了。沙喜在来辽东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诸多规划,要如何在这一百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从事农林牧副渔相关产业的开,以及从大明引入更多的移民安置至此地。不过从现在的状况来看,海汉军的军事行动一天没有结束,他的这些想法就得继续搁置下去。

        人口,特别是劳动人口,自穿越那一天起,便一直是制约海汉展的主要困难之一。即便是九年后的现在,海汉控制的殖民地已经从海南岛向南北各自延伸数千里,登记在籍的人口接近三十万,但对海汉而言依然存在着巨大的劳动力需求缺口。像金州南部这种被后金提前坚壁清野的地区,人口更是稀缺资源,大部分的本地劳动力其实已经被作为民夫征调至前线服劳役,但军方显然并不满足于现状,这让没有讨价还价资本的沙喜略感失望。...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834500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