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451章 改建工程

第1451章 改建工程

        “尽在掌握”四个字,说来容易,要实现却并不是那么简单。除了大量的资金投入之外,也有很多具体的工作要完成。在大明官场上寻找盟友、打通人脉、游说朝廷,这过程中有太多的不可控因素存在,所以为了增加成事的把握,就必须要在可控的部分加大控制力度,确保万无一失。

        比如海汉目前在辽东的战绩,要以东江镇的名义向大明朝廷请功,那就必须确保辽东局势在短时间内不会出现反复。如果没过几天又被后金将金州地峡夺了回去,甚至战线被重新压回到南边的旅顺口,那请功的举动可能就会成为一个国际笑话,甚至会起到反作用。所以海汉目前在辽东的要任务,便是稳住地峡防线,确保后金无法采取有效的反扑攻势。

        以海汉的军事标准来审视现有的防线工事,自然很难用合格来形容这里的设计。这种单薄的城墙式工事顶多只能防一防小股敌军的骚扰,如果是千人级别的战斗,在这条数里长的防线上其实很容易找到防御相对薄弱的突破点。当初辽东明军就没能凭借工事守住这个要隘,而后金接手后因为工程能力有限,无法对整条防线进行大规模改造,也仅对破损的地方进行了修补。

        毕竟他们认为明军打回辽东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再在这条防线上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再说即便明军打回来了,他们从明军手里抢下过第一次,就能抢下第二次。但后金也料想不到除了明军之外,世上还会有海汉这种强大到变态的敌人存在,竟然能用一种闻所未闻的作战方式,迅攻克了这道在他们看来十分坚固的防线。

        钱天敦认为金州地峡的战略地位对后金来说十分重要,即便对方一时无力夺回被海汉控制的金州半岛,但也绝对不会放任海汉在此扎下根来。所以对金州地峡防线的反攻必然会连绵不绝,只是战斗规模可能不会再达到此次交战的程度这种战斗后金输得起一次,却未必输得起第二次第三次。

        钱天敦当下所要着手的,便是尽快安排好防线的改建工程。在他率部离开辽东之前,这边的防线至少要完成一部分关键地段的改建,类似纪家堡和苏家堡这种交通要道更是重中之重。

        本书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尽在掌握”四个字,说来容易,要实现却并不是那么简单。除了大量的资金投入之外,也有很多具体的工作要完成。在大明官场上寻找盟友、打通人脉、游说朝廷,这过程中有太多的不可控因素存在,所以为了增加成事的把握,就必须要在可控的部分加大控制力度,确保万无一失。

        比如海汉目前在辽东的战绩,要以东江镇的名义向大明朝廷请功,那就必须确保辽东局势在短时间内不会出现反复。如果没过几天又被后金将金州地峡夺了回去,甚至战线被重新压回到南边的旅顺口,那请功的举动可能就会成为一个国际笑话,甚至会起到反作用。所以海汉目前在辽东的要任务,便是稳住地峡防线,确保后金无法采取有效的反扑攻势。

        以海汉的军事标准来审视现有的防线工事,自然很难用合格来形容这里的设计。这种单薄的城墙式工事顶多只能防一防小股敌军的骚扰,如果是千人级别的战斗,在这条数里长的防线上其实很容易找到防御相对薄弱的突破点。当初辽东明军就没能凭借工事守住这个要隘,而后金接手后因为工程能力有限,无法对整条防线进行大规模改造,也仅对破损的地方进行了修补。

        毕竟他们认为明军打回辽东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再在这条防线上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再说即便明军打回来了,他们从明军手里抢下过第一次,就能抢下第二次。但后金也料想不到除了明军之外,世上还会有海汉这种强大到变态的敌人存在,竟然能用一种闻所未闻的作战方式,迅攻克了这道在他们看来十分坚固的防线。

        钱天敦认为金州地峡的战略地位对后金来说十分重要,即便对方一时无力夺回被海汉控制的金州半岛,但也绝对不会放任海汉在此扎下根来。所以对金州地峡防线的反攻必然会连绵不绝,只是战斗规模可能不会再达到此次交战的程度这种战斗后金输得起一次,却未必输得起第二次第三次。

        钱天敦当下所要着手的,便是尽快安排好防线的改建工程。在他率部离开辽东之前,这边的防线至少要完成一部分关键地段的改建,类似纪家堡和苏家堡这种交通要道更是重中之重。“尽在掌握”四个字,说来容易,要实现却并不是那么简单。除了大量的资金投入之外,也有很多具体的工作要完成。在大明官场上寻找盟友、打通人脉、游说朝廷,这过程中有太多的不可控因素存在,所以为了增加成事的把握,就必须要在可控的部分加大控制力度,确保万无一失。

        比如海汉目前在辽东的战绩,要以东江镇的名义向大明朝廷请功,那就必须确保辽东局势在短时间内不会出现反复。如果没过几天又被后金将金州地峡夺了回去,甚至战线被重新压回到南边的旅顺口,那请功的举动可能就会成为一个国际笑话,甚至会起到反作用。所以海汉目前在辽东的要任务,便是稳住地峡防线,确保后金无法采取有效的反扑攻势。

        以海汉的军事标准来审视现有的防线工事,自然很难用合格来形容这里的设计。这种单薄的城墙式工事顶多只能防一防小股敌军的骚扰,如果是千人级别的战斗,在这条数里长的防线上其实很容易找到防御相对薄弱的突破点。当初辽东明军就没能凭借工事守住这个要隘,而后金接手后因为工程能力有限,无法对整条防线进行大规模改造,也仅对破损的地方进行了修补。

        毕竟他们认为明军打回辽东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再在这条防线上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再说即便明军打回来了,他们从明军手里抢下过第一次,就能抢下第二次。但后金也料想不到除了明军之外,世上还会有海汉这种强大到变态的敌人存在,竟然能用一种闻所未闻的作战方式,迅攻克了这道在他们看来十分坚固的防线。

        钱天敦认为金州地峡的战略地位对后金来说十分重要,即便对方一时无力夺回被海汉控制的金州半岛,但也绝对不会放任海汉在此扎下根来。所以对金州地峡防线的反攻必然会连绵不绝,只是战斗规模可能不会再达到此次交战的程度这种战斗后金输得起一次,却未必输得起第二次第三次。

        钱天敦当下所要着手的,便是尽快安排好防线的改建工程。在他率部离开辽东之前,这边的防线至少要完成一部分关键地段的改建,类似纪家堡和苏家堡这种交通要道更是重中之重。“尽在掌握”四个字,说来容易,要实现却并不是那么简单。除了大量的资金投入之外,也有很多具体的工作要完成。在大明官场上寻找盟友、打通人脉、游说朝廷,这过程中有太多的不可控因素存在,所以为了增加成事的把握,就必须要在可控的部分加大控制力度,确保万无一失。

        比如海汉目前在辽东的战绩,要以东江镇的名义向大明朝廷请功,那就必须确保辽东局势在短时间内不会出现反复。如果没过几天又被后金将金州地峡夺了回去,甚至战线被重新压回到南边的旅顺口,那请功的举动可能就会成为一个国际笑话,甚至会起到反作用。所以海汉目前在辽东的要任务,便是稳住地峡防线,确保后金无法采取有效的反扑攻势。

        以海汉的军事标准来审视现有的防线工事,自然很难用合格来形容这里的设计。这种单薄的城墙式工事顶多只能防一防小股敌军的骚扰,如果是千人级别的战斗,在这条数里长的防线上其实很容易找到防御相对薄弱的突破点。当初辽东明军就没能凭借工事守住这个要隘,而后金接手后因为工程能力有限,无法对整条防线进行大规模改造,也仅对破损的地方进行了修补。

        毕竟他们认为明军打回辽东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再在这条防线上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再说即便明军打回来了,他们从明军手里抢下过第一次,就能抢下第二次。但后金也料想不到除了明军之外,世上还会有海汉这种强大到变态的敌人存在,竟然能用一种闻所未闻的作战方式,迅攻克了这道在他们看来十分坚固的防线。

        钱天敦认为金州地峡的战略地位对后金来说十分重要,即便对方一时无力夺回被海汉控制的金州半岛,但也绝对不会放任海汉在此扎下根来。所以对金州地峡防线的反攻必然会连绵不绝,只是战斗规模可能不会再达到此次交战的程度这种战斗后金输得起一次,却未必输得起第二次第三次。

        钱天敦当下所要着手的,便是尽快安排好防线的改建工程。在他率部离开辽东之前,这边的防线至少要完成一部分关键地段的改建,类似纪家堡和苏家堡这种交通要道更是重中之重。“尽在掌握”四个字,说来容易,要实现却并不是那么简单。除了大量的资金投入之外,也有很多具体的工作要完成。在大明官场上寻找盟友、打通人脉、游说朝廷,这过程中有太多的不可控因素存在,所以为了增加成事的把握,就必须要在可控的部分加大控制力度,确保万无一失。

        比如海汉目前在辽东的战绩,要以东江镇的名义向大明朝廷请功,那就必须确保辽东局势在短时间内不会出现反复。如果没过几天又被后金将金州地峡夺了回去,甚至战线被重新压回到南边的旅顺口,那请功的举动可能就会成为一个国际笑话,甚至会起到反作用。所以海汉目前在辽东的要任务,便是稳住地峡防线,确保后金无法采取有效的反扑攻势。

        以海汉的军事标准来审视现有的防线工事,自然很难用合格来形容这里的设计。这种单薄的城墙式工事顶多只能防一防小股敌军的骚扰,如果是千人级别的战斗,在这条数里长的防线上其实很容易找到防御相对薄弱的突破点。当初辽东明军就没能凭借工事守住这个要隘,而后金接手后因为工程能力有限,无法对整条防线进行大规模改造,也仅对破损的地方进行了修补。

        毕竟他们认为明军打回辽东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再在这条防线上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再说即便明军打回来了,他们从明军手里抢下过第一次,就能抢下第二次。但后金也料想不到除了明军之外,世上还会有海汉这种强大到变态的敌人存在,竟然能用一种闻所未闻的作战方式,迅攻克了这道在他们看来十分坚固的防线。

        钱天敦认为金州地峡的战略地位对后金来说十分重要,即便对方一时无力夺回被海汉控制的金州半岛,但也绝对不会放任海汉在此扎下根来。所以对金州地峡防线的反攻必然会连绵不绝,只是战斗规模可能不会再达到此次交战的程度这种战斗后金输得起一次,却未必输得起第二次第三次。

        钱天敦当下所要着手的,便是尽快安排好防线的改建工程。在他率部离开辽东之前,这边的防线至少要完成一部分关键地段的改建,类似纪家堡和苏家堡这种交通要道更是重中之重。...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828100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