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445章 全力一击

第1445章 全力一击

        虽然双方投入战场的兵力相差数倍,但作为指挥官的钱天敦倒也不会因此而慌乱,比这兵力悬殊大得多的战斗,以前也不是没有遇到过。海汉自成军以来便走精兵路线,所有的战略战术都是围绕以少胜多的思想来制定,在战场上兵力不如敌人已经算是常态,不管是军官还是普通士兵,都早已对此习以为常了。

        不过昨日后金军与绕到防线后方登6的海军6战队一役的情况,已经由电台传至钱天敦这边,几名高级将领都看过了王汤姆的战斗简报,也大致了解到镇守要塞防线这后金将领扬古利的一些指挥风格。在这种级别的战场交锋中依然使用倾巢而出的战术,也足见其果断决绝,不给敌我双方留下余地的狠辣心态了。

        海军6战队和特战营虽然武器装备都差不多,但战术风格截然不同,战斗经验更是相差悬殊,加之特战营的兵力也更为充足,后金军想用对付6战队的那套野蛮冲击战术来攻打由特战营守卫的阵地,那怕是要踢中铁板了。

        看到对方的骑兵开始提之后,陈一鑫便果断下达了开炮的命令。虽然两军距离尚远,这个时候开炮所能造成的伤害有限,但对方既然已经摆出了要决一死战的态度,海汉军也不用担心开上几炮就把这帮家伙给吓跑了。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因为千里迢迢从南方运来这四门新式火炮,在战场上的使用强度显然还没有达到军方的预期值,此时不拿出来炮轰敌军还更待何时。这几门炮装填快,威力大,被分别部署在阵地的东西两个方向上,正好用来对付此时试图合围的后金骑兵。

        随着炮声响起,后金的骑兵队伍中应声出现了一条血肉模糊的通道,挡在炮弹行进路线上的一切东西都在一瞬间被撕成了碎片,而在其附近的人甚至都没来得及对其作出任何反应。不管是盔甲还是盾牌,任何的单兵防御手段在这种绝对力量面前都只是形同虚设,结果便是连同它们所保护的躯体一并变成碎片。

        这样的射击,单炮弹的伤害虽然有限,但其所造成的冲击力可不是闹着玩的,当活生生的人和战马在眼前突然爆裂成血浆与碎肉,即便是久经沙场的战士也不可能保持平静的情绪。甚至有骑兵看到这样的景象,吓得从马背上跌落下来。

        不过后金军的整体推进度并未因为炮击而变得迟缓,这些作战经验丰富的骑兵明白只有尽快缩短交战距离才能最大限度地保住自己的性命,而且就算想要临阵脱逃,后面跟着的督战队可不是闹着玩的。战前扬古利便下了死命令,谁敢畏战不前甚至是转身往回逃的,督战队见一个杀一个,绝不容情。

        海汉的炮火再怎么猛烈,这么几千人总不是开几炮就能轰完的,虽然不知道炮弹是不是下一秒就打到自己身上,但所有骑兵仍是奋力催马向前,期望尽快冲到近处之后废掉这些该死的火炮。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虽然双方投入战场的兵力相差数倍,但作为指挥官的钱天敦倒也不会因此而慌乱,比这兵力悬殊大得多的战斗,以前也不是没有遇到过。海汉自成军以来便走精兵路线,所有的战略战术都是围绕以少胜多的思想来制定,在战场上兵力不如敌人已经算是常态,不管是军官还是普通士兵,都早已对此习以为常了。

        不过昨日后金军与绕到防线后方登6的海军6战队一役的情况,已经由电台传至钱天敦这边,几名高级将领都看过了王汤姆的战斗简报,也大致了解到镇守要塞防线这后金将领扬古利的一些指挥风格。在这种级别的战场交锋中依然使用倾巢而出的战术,也足见其果断决绝,不给敌我双方留下余地的狠辣心态了。

        海军6战队和特战营虽然武器装备都差不多,但战术风格截然不同,战斗经验更是相差悬殊,加之特战营的兵力也更为充足,后金军想用对付6战队的那套野蛮冲击战术来攻打由特战营守卫的阵地,那怕是要踢中铁板了。

        看到对方的骑兵开始提之后,陈一鑫便果断下达了开炮的命令。虽然两军距离尚远,这个时候开炮所能造成的伤害有限,但对方既然已经摆出了要决一死战的态度,海汉军也不用担心开上几炮就把这帮家伙给吓跑了。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因为千里迢迢从南方运来这四门新式火炮,在战场上的使用强度显然还没有达到军方的预期值,此时不拿出来炮轰敌军还更待何时。这几门炮装填快,威力大,被分别部署在阵地的东西两个方向上,正好用来对付此时试图合围的后金骑兵。

        随着炮声响起,后金的骑兵队伍中应声出现了一条血肉模糊的通道,挡在炮弹行进路线上的一切东西都在一瞬间被撕成了碎片,而在其附近的人甚至都没来得及对其作出任何反应。不管是盔甲还是盾牌,任何的单兵防御手段在这种绝对力量面前都只是形同虚设,结果便是连同它们所保护的躯体一并变成碎片。

        这样的射击,单炮弹的伤害虽然有限,但其所造成的冲击力可不是闹着玩的,当活生生的人和战马在眼前突然爆裂成血浆与碎肉,即便是久经沙场的战士也不可能保持平静的情绪。甚至有骑兵看到这样的景象,吓得从马背上跌落下来。

        不过后金军的整体推进度并未因为炮击而变得迟缓,这些作战经验丰富的骑兵明白只有尽快缩短交战距离才能最大限度地保住自己的性命,而且就算想要临阵脱逃,后面跟着的督战队可不是闹着玩的。战前扬古利便下了死命令,谁敢畏战不前甚至是转身往回逃的,督战队见一个杀一个,绝不容情。

        海汉的炮火再怎么猛烈,这么几千人总不是开几炮就能轰完的,虽然不知道炮弹是不是下一秒就打到自己身上,但所有骑兵仍是奋力催马向前,期望尽快冲到近处之后废掉这些该死的火炮。

        虽然双方投入战场的兵力相差数倍,但作为指挥官的钱天敦倒也不会因此而慌乱,比这兵力悬殊大得多的战斗,以前也不是没有遇到过。海汉自成军以来便走精兵路线,所有的战略战术都是围绕以少胜多的思想来制定,在战场上兵力不如敌人已经算是常态,不管是军官还是普通士兵,都早已对此习以为常了。

        不过昨日后金军与绕到防线后方登6的海军6战队一役的情况,已经由电台传至钱天敦这边,几名高级将领都看过了王汤姆的战斗简报,也大致了解到镇守要塞防线这后金将领扬古利的一些指挥风格。在这种级别的战场交锋中依然使用倾巢而出的战术,也足见其果断决绝,不给敌我双方留下余地的狠辣心态了。

        海军6战队和特战营虽然武器装备都差不多,但战术风格截然不同,战斗经验更是相差悬殊,加之特战营的兵力也更为充足,后金军想用对付6战队的那套野蛮冲击战术来攻打由特战营守卫的阵地,那怕是要踢中铁板了。

        看到对方的骑兵开始提之后,陈一鑫便果断下达了开炮的命令。虽然两军距离尚远,这个时候开炮所能造成的伤害有限,但对方既然已经摆出了要决一死战的态度,海汉军也不用担心开上几炮就把这帮家伙给吓跑了。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因为千里迢迢从南方运来这四门新式火炮,在战场上的使用强度显然还没有达到军方的预期值,此时不拿出来炮轰敌军还更待何时。这几门炮装填快,威力大,被分别部署在阵地的东西两个方向上,正好用来对付此时试图合围的后金骑兵。

        随着炮声响起,后金的骑兵队伍中应声出现了一条血肉模糊的通道,挡在炮弹行进路线上的一切东西都在一瞬间被撕成了碎片,而在其附近的人甚至都没来得及对其作出任何反应。不管是盔甲还是盾牌,任何的单兵防御手段在这种绝对力量面前都只是形同虚设,结果便是连同它们所保护的躯体一并变成碎片。

        这样的射击,单炮弹的伤害虽然有限,但其所造成的冲击力可不是闹着玩的,当活生生的人和战马在眼前突然爆裂成血浆与碎肉,即便是久经沙场的战士也不可能保持平静的情绪。甚至有骑兵看到这样的景象,吓得从马背上跌落下来。

        不过后金军的整体推进度并未因为炮击而变得迟缓,这些作战经验丰富的骑兵明白只有尽快缩短交战距离才能最大限度地保住自己的性命,而且就算想要临阵脱逃,后面跟着的督战队可不是闹着玩的。战前扬古利便下了死命令,谁敢畏战不前甚至是转身往回逃的,督战队见一个杀一个,绝不容情。

        海汉的炮火再怎么猛烈,这么几千人总不是开几炮就能轰完的,虽然不知道炮弹是不是下一秒就打到自己身上,但所有骑兵仍是奋力催马向前,期望尽快冲到近处之后废掉这些该死的火炮。

        虽然双方投入战场的兵力相差数倍,但作为指挥官的钱天敦倒也不会因此而慌乱,比这兵力悬殊大得多的战斗,以前也不是没有遇到过。海汉自成军以来便走精兵路线,所有的战略战术都是围绕以少胜多的思想来制定,在战场上兵力不如敌人已经算是常态,不管是军官还是普通士兵,都早已对此习以为常了。

        不过昨日后金军与绕到防线后方登6的海军6战队一役的情况,已经由电台传至钱天敦这边,几名高级将领都看过了王汤姆的战斗简报,也大致了解到镇守要塞防线这后金将领扬古利的一些指挥风格。在这种级别的战场交锋中依然使用倾巢而出的战术,也足见其果断决绝,不给敌我双方留下余地的狠辣心态了。

        海军6战队和特战营虽然武器装备都差不多,但战术风格截然不同,战斗经验更是相差悬殊,加之特战营的兵力也更为充足,后金军想用对付6战队的那套野蛮冲击战术来攻打由特战营守卫的阵地,那怕是要踢中铁板了。

        看到对方的骑兵开始提之后,陈一鑫便果断下达了开炮的命令。虽然两军距离尚远,这个时候开炮所能造成的伤害有限,但对方既然已经摆出了要决一死战的态度,海汉军也不用担心开上几炮就把这帮家伙给吓跑了。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因为千里迢迢从南方运来这四门新式火炮,在战场上的使用强度显然还没有达到军方的预期值,此时不拿出来炮轰敌军还更待何时。这几门炮装填快,威力大,被分别部署在阵地的东西两个方向上,正好用来对付此时试图合围的后金骑兵。

        随着炮声响起,后金的骑兵队伍中应声出现了一条血肉模糊的通道,挡在炮弹行进路线上的一切东西都在一瞬间被撕成了碎片,而在其附近的人甚至都没来得及对其作出任何反应。不管是盔甲还是盾牌,任何的单兵防御手段在这种绝对力量面前都只是形同虚设,结果便是连同它们所保护的躯体一并变成碎片。

        这样的射击,单炮弹的伤害虽然有限,但其所造成的冲击力可不是闹着玩的,当活生生的人和战马在眼前突然爆裂成血浆与碎肉,即便是久经沙场的战士也不可能保持平静的情绪。甚至有骑兵看到这样的景象,吓得从马背上跌落下来。

        不过后金军的整体推进度并未因为炮击而变得迟缓,这些作战经验丰富的骑兵明白只有尽快缩短交战距离才能最大限度地保住自己的性命,而且就算想要临阵脱逃,后面跟着的督战队可不是闹着玩的。

        (本章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819392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