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444章 破局

第1444章 破局

        扬古利对于火药的认识更多是建立在火炮、火枪这些武器的基础之上,这还是前两年孔有德裹挟叛军跨海投靠后金时带去了大量军中工匠,才让后金开始有能力自行生产曾经让他们十分忌惮的那些武器。但对于爆破这种用途,扬古利确实没有相关的概念,这是因为后金的火药产能极为有限,供给军队尚且捉襟见肘,根本不能再用于研究大规模杀伤武器或是其他稀奇古怪的用途。

        至于海汉军中所使用的硝化甘油炸药、安全导火索、雷汞雷管等高级形态,别说扬古利,就算是给后金带去火药和制炮技术的工匠也根本没有相关的概念。对于爆破这种特殊的攻击手段,后金军闻所未闻,自然也不会将此种战术作为防范的对象。

        明代有历史史料记录的“爆破”事件,最著名的有两起。一是1626年的王恭厂大爆炸,但对于爆炸的真正原因却一直众说纷纭,并没有一个令人确信的官方解释。穿越者们来到这个时空的时候正是这起大爆炸的次年,虽然也曾出于好奇心,想过一些办法打听那件事的内情,但并无什么实际的收获,只能猜测这起爆炸案或许与当时储存于王恭厂的大量火药有关。

        另一起事件此时还尚未生,明末农民军将领张献忠在攻打重庆和成都两座城池的时候,都曾使用火药爆破城墙,并且效果显著。不过这是好几年之后才会生的事,在这个有海汉介入的时空中会不会遵循原来的历史轨迹还很难说。

        而对于在遥远辽东的后金军来说,他们根本就没想过自己苦心经营的要塞防线其中一段竟然会突然凭空消失,海汉军不费吹灰之力就突破了进来。

        扬古利只能凭自己的直觉猜测出巨大声响的方向是出了事,但当下外面的海汉火炮还在零零散散地向纪家堡动炮轰,他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擅离,只能是派了得力手下,去那个方向查看究竟是生了什么状况。即便如此,他心中那种强烈的不安感却丝毫没有消退的迹象,反而变得越浓重,甚至连后背都开始不自觉地冒出了冷汗。

        扬古利不知道这种警兆意味着什么,但他还是下意识地命部下给自己拿来甲胄,提前穿戴整齐,做好应战的准备。虽然纪家堡外的海汉军并未动真正的攻势,但扬古利却隐隐有一种预感,两家的攻防态势在今天之内必然会见分晓。

        扬古利没有等待太久,噩耗便已传来,海汉军在距离纪家堡制造了一次爆炸,将防线城墙炸开了一处六七丈宽的大豁口,然后在守军赶到之前便已经突破了防线。目前己方伤亡状况不详,但那处爆炸地点方圆百丈之类大概是很难找到活口了。

        听完这个消息扬古利顿时觉得眼前一黑,身子竟然不听使唤地软了一下,如果不是旁边护卫扶了一把,差点直接栽倒在地。

        本书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扬古利对于火药的认识更多是建立在火炮、火枪这些武器的基础之上,这还是前两年孔有德裹挟叛军跨海投靠后金时带去了大量军中工匠,才让后金开始有能力自行生产曾经让他们十分忌惮的那些武器。但对于爆破这种用途,扬古利确实没有相关的概念,这是因为后金的火药产能极为有限,供给军队尚且捉襟见肘,根本不能再用于研究大规模杀伤武器或是其他稀奇古怪的用途。

        至于海汉军中所使用的硝化甘油炸药、安全导火索、雷汞雷管等高级形态,别说扬古利,就算是给后金带去火药和制炮技术的工匠也根本没有相关的概念。对于爆破这种特殊的攻击手段,后金军闻所未闻,自然也不会将此种战术作为防范的对象。

        明代有历史史料记录的“爆破”事件,最著名的有两起。一是1626年的王恭厂大爆炸,但对于爆炸的真正原因却一直众说纷纭,并没有一个令人确信的官方解释。穿越者们来到这个时空的时候正是这起大爆炸的次年,虽然也曾出于好奇心,想过一些办法打听那件事的内情,但并无什么实际的收获,只能猜测这起爆炸案或许与当时储存于王恭厂的大量火药有关。

        另一起事件此时还尚未生,明末农民军将领张献忠在攻打重庆和成都两座城池的时候,都曾使用火药爆破城墙,并且效果显著。不过这是好几年之后才会生的事,在这个有海汉介入的时空中会不会遵循原来的历史轨迹还很难说。

        而对于在遥远辽东的后金军来说,他们根本就没想过自己苦心经营的要塞防线其中一段竟然会突然凭空消失,海汉军不费吹灰之力就突破了进来。

        扬古利只能凭自己的直觉猜测出巨大声响的方向是出了事,但当下外面的海汉火炮还在零零散散地向纪家堡动炮轰,他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擅离,只能是派了得力手下,去那个方向查看究竟是生了什么状况。即便如此,他心中那种强烈的不安感却丝毫没有消退的迹象,反而变得越浓重,甚至连后背都开始不自觉地冒出了冷汗。

        扬古利不知道这种警兆意味着什么,但他还是下意识地命部下给自己拿来甲胄,提前穿戴整齐,做好应战的准备。虽然纪家堡外的海汉军并未动真正的攻势,但扬古利却隐隐有一种预感,两家的攻防态势在今天之内必然会见分晓。

        扬古利没有等待太久,噩耗便已传来,海汉军在距离纪家堡制造了一次爆炸,将防线城墙炸开了一处六七丈宽的大豁口,然后在守军赶到之前便已经突破了防线。目前己方伤亡状况不详,但那处爆炸地点方圆百丈之类大概是很难找到活口了。

        听完这个消息扬古利顿时觉得眼前一黑,身子竟然不听使唤地软了一下,如果不是旁边护卫扶了一把,差点直接栽倒在地。扬古利对于火药的认识更多是建立在火炮、火枪这些武器的基础之上,这还是前两年孔有德裹挟叛军跨海投靠后金时带去了大量军中工匠,才让后金开始有能力自行生产曾经让他们十分忌惮的那些武器。但对于爆破这种用途,扬古利确实没有相关的概念,这是因为后金的火药产能极为有限,供给军队尚且捉襟见肘,根本不能再用于研究大规模杀伤武器或是其他稀奇古怪的用途。

        至于海汉军中所使用的硝化甘油炸药、安全导火索、雷汞雷管等高级形态,别说扬古利,就算是给后金带去火药和制炮技术的工匠也根本没有相关的概念。对于爆破这种特殊的攻击手段,后金军闻所未闻,自然也不会将此种战术作为防范的对象。

        明代有历史史料记录的“爆破”事件,最著名的有两起。一是1626年的王恭厂大爆炸,但对于爆炸的真正原因却一直众说纷纭,并没有一个令人确信的官方解释。穿越者们来到这个时空的时候正是这起大爆炸的次年,虽然也曾出于好奇心,想过一些办法打听那件事的内情,但并无什么实际的收获,只能猜测这起爆炸案或许与当时储存于王恭厂的大量火药有关。

        另一起事件此时还尚未生,明末农民军将领张献忠在攻打重庆和成都两座城池的时候,都曾使用火药爆破城墙,并且效果显著。不过这是好几年之后才会生的事,在这个有海汉介入的时空中会不会遵循原来的历史轨迹还很难说。

        而对于在遥远辽东的后金军来说,他们根本就没想过自己苦心经营的要塞防线其中一段竟然会突然凭空消失,海汉军不费吹灰之力就突破了进来。

        扬古利只能凭自己的直觉猜测出巨大声响的方向是出了事,但当下外面的海汉火炮还在零零散散地向纪家堡动炮轰,他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擅离,只能是派了得力手下,去那个方向查看究竟是生了什么状况。即便如此,他心中那种强烈的不安感却丝毫没有消退的迹象,反而变得越浓重,甚至连后背都开始不自觉地冒出了冷汗。

        扬古利不知道这种警兆意味着什么,但他还是下意识地命部下给自己拿来甲胄,提前穿戴整齐,做好应战的准备。虽然纪家堡外的海汉军并未动真正的攻势,但扬古利却隐隐有一种预感,两家的攻防态势在今天之内必然会见分晓。

        扬古利没有等待太久,噩耗便已传来,海汉军在距离纪家堡制造了一次爆炸,将防线城墙炸开了一处六七丈宽的大豁口,然后在守军赶到之前便已经突破了防线。目前己方伤亡状况不详,但那处爆炸地点方圆百丈之类大概是很难找到活口了。

        听完这个消息扬古利顿时觉得眼前一黑,身子竟然不听使唤地软了一下,如果不是旁边护卫扶了一把,差点直接栽倒在地。扬古利对于火药的认识更多是建立在火炮、火枪这些武器的基础之上,这还是前两年孔有德裹挟叛军跨海投靠后金时带去了大量军中工匠,才让后金开始有能力自行生产曾经让他们十分忌惮的那些武器。但对于爆破这种用途,扬古利确实没有相关的概念,这是因为后金的火药产能极为有限,供给军队尚且捉襟见肘,根本不能再用于研究大规模杀伤武器或是其他稀奇古怪的用途。

        至于海汉军中所使用的硝化甘油炸药、安全导火索、雷汞雷管等高级形态,别说扬古利,就算是给后金带去火药和制炮技术的工匠也根本没有相关的概念。对于爆破这种特殊的攻击手段,后金军闻所未闻,自然也不会将此种战术作为防范的对象。

        明代有历史史料记录的“爆破”事件,最著名的有两起。一是1626年的王恭厂大爆炸,但对于爆炸的真正原因却一直众说纷纭,并没有一个令人确信的官方解释。穿越者们来到这个时空的时候正是这起大爆炸的次年,虽然也曾出于好奇心,想过一些办法打听那件事的内情,但并无什么实际的收获,只能猜测这起爆炸案或许与当时储存于王恭厂的大量火药有关。

        另一起事件此时还尚未生,明末农民军将领张献忠在攻打重庆和成都两座城池的时候,都曾使用火药爆破城墙,并且效果显著。不过这是好几年之后才会生的事,在这个有海汉介入的时空中会不会遵循原来的历史轨迹还很难说。

        而对于在遥远辽东的后金军来说,他们根本就没想过自己苦心经营的要塞防线其中一段竟然会突然凭空消失,海汉军不费吹灰之力就突破了进来。

        扬古利只能凭自己的直觉猜测出巨大声响的方向是出了事,但当下外面的海汉火炮还在零零散散地向纪家堡动炮轰,他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擅离,只能是派了得力手下,去那个方向查看究竟是生了什么状况。即便如此,他心中那种强烈的不安感却丝毫没有消退的迹象,反而变得越浓重,甚至连后背都开始不自觉地冒出了冷汗。

        扬古利不知道这种警兆意味着什么,但他还是下意识地命部下给自己拿来甲胄,提前穿戴整齐,做好应战的准备。虽然纪家堡外的海汉军并未动真正的攻势,但扬古利却隐隐有一种预感,两家的攻防态势在今天之内必然会见分晓。

        扬古利没有等待太久,噩耗便已传来,海汉军在距离纪家堡制造了一次爆炸,将防线城墙炸开了一处六七丈宽的大豁口,然后在守军赶到之前便已经突破了防线。目前己方伤亡状况不详,但那处爆炸地点方圆百丈之类大概是很难找到活口了。

        听完这个消息扬古利顿时觉得眼前一黑,身子竟然不听使唤地软了一下,如果不是旁边护卫扶了一把,差点直接栽倒在地。...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818228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