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440章 前后夹击

第1440章 前后夹击

        赶来增援的两个牛录,在出的时候所得到的消息是海汉派出了小股部队在后方登6骚扰,以他们的理解,小股部队顶多也就是两三百人的水准,两个牛录的部队不说能全歼对手,至少在兵力上是占有明显的优势,限制住对方的进一步行动应该问题不大。

        但走到半路就接到消息说对方还有成批的骑兵也随后登6了,两名带队的牛录额真就只能暗自骂娘了。海汉骑兵对后金军来说算是一个噩梦般的存在,虽然这支骑兵的规模不大,但其单兵火力之强,会让每一个碰到他们的后金骑兵都感到头疼和畏惧。使用马刀、弓箭和盾牌这些传统武器的后金骑兵,几乎在每一次与海汉骑兵的交手中都处在了十分被动的下风,如果遇到一支几十上百骑的海汉骑兵,那就算兵力多上两三倍,也只能避之不及。

        而他们此时所看到的海汉骑兵,就至少有两百骑以上,正结成纵队沿着海岸线由北向南缓缓行进。而在其身后是一个初具规模的滩头阵地,除了像模像样的掩体工事,阵地上甚至还有两个沙包垒起来的炮台,天晓得这些刚刚登6不久的海汉军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建起了工事。眼神好的人隐隐还能看到工事后方已经有一些帐篷竖起来,很显然是打算要在此驻留下来了。

        而在滩头阵地后方的海面上,数艘船体硕大的风帆战舰正停泊在近岸处,其朝向海岸一方的船舷炮窗全部打开,对准了内6方向。这样的火力掩护方式对后金军来说并不陌生,在过往的一年中,海汉军曾数次使用类似的方式在辽东半岛多地完成登6。而曾经试图阻止海汉军登6的后金军,在逼近之后无一例外都遭受到了海汉战舰的炮轰,前前后后也死了不少人,可以说全是血的教训。

        如今再看到这熟悉的场景,曾经吃过亏的其中一名牛录额真便赶紧提醒自己的同伴不要急着往上冲,因为这种时候冲得越快,死得也是越快。

        可他们不主动出击,海汉骑兵却没打算要等着后金军看到饱,很快便调整方向,冲着这支赶来增援的后金军杀过来。

        当然了,交战过程并不会有后金一方所期望的近身搏杀,在双方还相距百米的时候,马背上的海汉骑兵便开枪射击,利用火力优势对后金军形成第一波的打击。而海汉骑兵所装备的连步枪火力猛射击频率快,就连后金军也知晓这个特点,但这种情况下又不能避而不战,那样事后必定会被冷酷的扬古利处以极刑,只能硬着头皮往上冲。

        而海汉骑兵看到敌军一动,立刻便调整了行进方向,保持交战距离在后金骑兵的轻型猎弓射程之外。这样的战术虽然会减缓杀敌度,但却撩拨得后金骑兵十分难受,在这种状况下不管是战还是逃,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本书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赶来增援的两个牛录,在出的时候所得到的消息是海汉派出了小股部队在后方登6骚扰,以他们的理解,小股部队顶多也就是两三百人的水准,两个牛录的部队不说能全歼对手,至少在兵力上是占有明显的优势,限制住对方的进一步行动应该问题不大。

        但走到半路就接到消息说对方还有成批的骑兵也随后登6了,两名带队的牛录额真就只能暗自骂娘了。海汉骑兵对后金军来说算是一个噩梦般的存在,虽然这支骑兵的规模不大,但其单兵火力之强,会让每一个碰到他们的后金骑兵都感到头疼和畏惧。使用马刀、弓箭和盾牌这些传统武器的后金骑兵,几乎在每一次与海汉骑兵的交手中都处在了十分被动的下风,如果遇到一支几十上百骑的海汉骑兵,那就算兵力多上两三倍,也只能避之不及。

        而他们此时所看到的海汉骑兵,就至少有两百骑以上,正结成纵队沿着海岸线由北向南缓缓行进。而在其身后是一个初具规模的滩头阵地,除了像模像样的掩体工事,阵地上甚至还有两个沙包垒起来的炮台,天晓得这些刚刚登6不久的海汉军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建起了工事。眼神好的人隐隐还能看到工事后方已经有一些帐篷竖起来,很显然是打算要在此驻留下来了。

        而在滩头阵地后方的海面上,数艘船体硕大的风帆战舰正停泊在近岸处,其朝向海岸一方的船舷炮窗全部打开,对准了内6方向。这样的火力掩护方式对后金军来说并不陌生,在过往的一年中,海汉军曾数次使用类似的方式在辽东半岛多地完成登6。而曾经试图阻止海汉军登6的后金军,在逼近之后无一例外都遭受到了海汉战舰的炮轰,前前后后也死了不少人,可以说全是血的教训。

        如今再看到这熟悉的场景,曾经吃过亏的其中一名牛录额真便赶紧提醒自己的同伴不要急着往上冲,因为这种时候冲得越快,死得也是越快。

        可他们不主动出击,海汉骑兵却没打算要等着后金军看到饱,很快便调整方向,冲着这支赶来增援的后金军杀过来。

        当然了,交战过程并不会有后金一方所期望的近身搏杀,在双方还相距百米的时候,马背上的海汉骑兵便开枪射击,利用火力优势对后金军形成第一波的打击。而海汉骑兵所装备的连步枪火力猛射击频率快,就连后金军也知晓这个特点,但这种情况下又不能避而不战,那样事后必定会被冷酷的扬古利处以极刑,只能硬着头皮往上冲。

        而海汉骑兵看到敌军一动,立刻便调整了行进方向,保持交战距离在后金骑兵的轻型猎弓射程之外。这样的战术虽然会减缓杀敌度,但却撩拨得后金骑兵十分难受,在这种状况下不管是战还是逃,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赶来增援的两个牛录,在出的时候所得到的消息是海汉派出了小股部队在后方登6骚扰,以他们的理解,小股部队顶多也就是两三百人的水准,两个牛录的部队不说能全歼对手,至少在兵力上是占有明显的优势,限制住对方的进一步行动应该问题不大。

        但走到半路就接到消息说对方还有成批的骑兵也随后登6了,两名带队的牛录额真就只能暗自骂娘了。海汉骑兵对后金军来说算是一个噩梦般的存在,虽然这支骑兵的规模不大,但其单兵火力之强,会让每一个碰到他们的后金骑兵都感到头疼和畏惧。使用马刀、弓箭和盾牌这些传统武器的后金骑兵,几乎在每一次与海汉骑兵的交手中都处在了十分被动的下风,如果遇到一支几十上百骑的海汉骑兵,那就算兵力多上两三倍,也只能避之不及。

        而他们此时所看到的海汉骑兵,就至少有两百骑以上,正结成纵队沿着海岸线由北向南缓缓行进。而在其身后是一个初具规模的滩头阵地,除了像模像样的掩体工事,阵地上甚至还有两个沙包垒起来的炮台,天晓得这些刚刚登6不久的海汉军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建起了工事。眼神好的人隐隐还能看到工事后方已经有一些帐篷竖起来,很显然是打算要在此驻留下来了。

        而在滩头阵地后方的海面上,数艘船体硕大的风帆战舰正停泊在近岸处,其朝向海岸一方的船舷炮窗全部打开,对准了内6方向。这样的火力掩护方式对后金军来说并不陌生,在过往的一年中,海汉军曾数次使用类似的方式在辽东半岛多地完成登6。而曾经试图阻止海汉军登6的后金军,在逼近之后无一例外都遭受到了海汉战舰的炮轰,前前后后也死了不少人,可以说全是血的教训。

        如今再看到这熟悉的场景,曾经吃过亏的其中一名牛录额真便赶紧提醒自己的同伴不要急着往上冲,因为这种时候冲得越快,死得也是越快。

        可他们不主动出击,海汉骑兵却没打算要等着后金军看到饱,很快便调整方向,冲着这支赶来增援的后金军杀过来。

        当然了,交战过程并不会有后金一方所期望的近身搏杀,在双方还相距百米的时候,马背上的海汉骑兵便开枪射击,利用火力优势对后金军形成第一波的打击。而海汉骑兵所装备的连步枪火力猛射击频率快,就连后金军也知晓这个特点,但这种情况下又不能避而不战,那样事后必定会被冷酷的扬古利处以极刑,只能硬着头皮往上冲。

        而海汉骑兵看到敌军一动,立刻便调整了行进方向,保持交战距离在后金骑兵的轻型猎弓射程之外。这样的战术虽然会减缓杀敌度,但却撩拨得后金骑兵十分难受,在这种状况下不管是战还是逃,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赶来增援的两个牛录,在出的时候所得到的消息是海汉派出了小股部队在后方登6骚扰,以他们的理解,小股部队顶多也就是两三百人的水准,两个牛录的部队不说能全歼对手,至少在兵力上是占有明显的优势,限制住对方的进一步行动应该问题不大。

        但走到半路就接到消息说对方还有成批的骑兵也随后登6了,两名带队的牛录额真就只能暗自骂娘了。海汉骑兵对后金军来说算是一个噩梦般的存在,虽然这支骑兵的规模不大,但其单兵火力之强,会让每一个碰到他们的后金骑兵都感到头疼和畏惧。使用马刀、弓箭和盾牌这些传统武器的后金骑兵,几乎在每一次与海汉骑兵的交手中都处在了十分被动的下风,如果遇到一支几十上百骑的海汉骑兵,那就算兵力多上两三倍,也只能避之不及。

        而他们此时所看到的海汉骑兵,就至少有两百骑以上,正结成纵队沿着海岸线由北向南缓缓行进。而在其身后是一个初具规模的滩头阵地,除了像模像样的掩体工事,阵地上甚至还有两个沙包垒起来的炮台,天晓得这些刚刚登6不久的海汉军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建起了工事。眼神好的人隐隐还能看到工事后方已经有一些帐篷竖起来,很显然是打算要在此驻留下来了。

        而在滩头阵地后方的海面上,数艘船体硕大的风帆战舰正停泊在近岸处,其朝向海岸一方的船舷炮窗全部打开,对准了内6方向。这样的火力掩护方式对后金军来说并不陌生,在过往的一年中,海汉军曾数次使用类似的方式在辽东半岛多地完成登6。而曾经试图阻止海汉军登6的后金军,在逼近之后无一例外都遭受到了海汉战舰的炮轰,前前后后也死了不少人,可以说全是血的教训。

        如今再看到这熟悉的场景,曾经吃过亏的其中一名牛录额真便赶紧提醒自己的同伴不要急着往上冲,因为这种时候冲得越快,死得也是越快。

        可他们不主动出击,海汉骑兵却没打算要等着后金军看到饱,很快便调整方向,冲着这支赶来增援的后金军杀过来。

        当然了,交战过程并不会有后金一方所期望的近身搏杀,在双方还相距百米的时候,马背上的海汉骑兵便开枪射击,利用火力优势对后金军形成第一波的打击。而海汉骑兵所装备的连步枪火力猛射击频率快,就连后金军也知晓这个特点,但这种情况下又不能避而不战,那样事后必定会被冷酷的扬古利处以极刑,只能硬着头皮往上冲。

        而海汉骑兵看到敌军一动,立刻便调整了行进方向,保持交战距离在后金骑兵的轻型猎弓射程之外。这样的战术虽然会减缓杀敌度,但却撩拨得后金骑兵十分难受,在这种状况下不管是战还是逃,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810701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