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439章 疲于奔命

第1439章 疲于奔命

        既然已经轰开了纪家堡的大门,钱天敦自然不会再让对手轻易将其重新封堵住。他希望通过这样的举措,对龟缩于要塞防线内的后金军形成足够大的压力,使其将兵力集中在纪家堡进行防御。这样海汉在后面的作战中也有更大的几率能够歼灭对方的主力部队。

        攻破要塞防线从来都不是春季攻势的最终目标,设法尽可能多地消灭后金军的有生力量,才是军方真正想要达成的目的。而钱天敦的构想,便是将敌军尽量吸引到一处进行歼灭,不然以海汉军的机动力能力,想追杀骑兵占据相当比例的后金军,大概就只能一路跟在后面吃灰,连马屁股都未必能看得到。

        海汉的阵地上已经竖起了近八米高的简易望台。这种望台实际上全是预制件,在战场上可以通过工具快完成组装。其支撑结构其实就类似于后世的塔吊,固定好底部之后,上面的部分搭建起来非常快,搭好之后也具备一定的抗风能力。

        站在这个望台上,已经基本与纪家堡的门楼齐平,比连接门楼的城墙甚至还高出一截,能看清要塞防线后方一段空间的状况。

        “骑兵集结了不少,上千肯定是有的!”高桥南从望台上爬下来之后,将望远镜递给副官,立刻向钱天敦汇报了自己所看到的情况。虽然观察视线会被挡住一部分,但高桥南依然看到了在后方平原上集结备战中的一部分后金骑兵。

        很显然刚才这几轮犀利的炮轰已经让守方有些慌了神,他们不知道海汉会在轰开城门之后动怎样的攻势,但这突破防线的通道既然已经被强行打开,他们也只能让部队集结起来,准备抵御海汉接下来要动的攻势。但要让骑兵顶着炮火从狭窄的城门往外冲,那肯定会出现很惨重的伤亡,所以后金军没有急于出击,而是将部队在要塞后方集结起来,待海汉步兵压上进攻之时再做打算。

        不过钱天敦可没有那么冲动,他在动之前就大致能想到对方可能的反应,自然不会拿宝贵的步兵去干攻城这种以命搏命的粗活。既然对方感到紧张并开始集结兵力,钱天敦认为自己的第一步目的就已经实现了,不用急于在这个时候攻打要塞。他就是希望后金在这种情况下慌起来,对手越是慌乱,就越容易露出破绽,而海汉只要盯紧对手的动向,自然能找到更合适的战机。

        扬古利到现在都还是没弄清海汉在城外架那几门看似不怎么打眼的火炮,怎么会有如此之大的威力。对方就一直瞄着城门洞,不管是想让骑兵往外冲,还是想用建筑材料堵住城门口,在炮火的威胁下都变得难以实现。扬古利不得不调了部队集结在城门附近,以防海汉军径直攻进来。但这么守显然不是个办法,总不能就由得这个大豁口一直晾在这里。

        本书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既然已经轰开了纪家堡的大门,钱天敦自然不会再让对手轻易将其重新封堵住。他希望通过这样的举措,对龟缩于要塞防线内的后金军形成足够大的压力,使其将兵力集中在纪家堡进行防御。这样海汉在后面的作战中也有更大的几率能够歼灭对方的主力部队。

        攻破要塞防线从来都不是春季攻势的最终目标,设法尽可能多地消灭后金军的有生力量,才是军方真正想要达成的目的。而钱天敦的构想,便是将敌军尽量吸引到一处进行歼灭,不然以海汉军的机动力能力,想追杀骑兵占据相当比例的后金军,大概就只能一路跟在后面吃灰,连马屁股都未必能看得到。

        海汉的阵地上已经竖起了近八米高的简易望台。这种望台实际上全是预制件,在战场上可以通过工具快完成组装。其支撑结构其实就类似于后世的塔吊,固定好底部之后,上面的部分搭建起来非常快,搭好之后也具备一定的抗风能力。

        站在这个望台上,已经基本与纪家堡的门楼齐平,比连接门楼的城墙甚至还高出一截,能看清要塞防线后方一段空间的状况。

        “骑兵集结了不少,上千肯定是有的!”高桥南从望台上爬下来之后,将望远镜递给副官,立刻向钱天敦汇报了自己所看到的情况。虽然观察视线会被挡住一部分,但高桥南依然看到了在后方平原上集结备战中的一部分后金骑兵。

        很显然刚才这几轮犀利的炮轰已经让守方有些慌了神,他们不知道海汉会在轰开城门之后动怎样的攻势,但这突破防线的通道既然已经被强行打开,他们也只能让部队集结起来,准备抵御海汉接下来要动的攻势。但要让骑兵顶着炮火从狭窄的城门往外冲,那肯定会出现很惨重的伤亡,所以后金军没有急于出击,而是将部队在要塞后方集结起来,待海汉步兵压上进攻之时再做打算。

        不过钱天敦可没有那么冲动,他在动之前就大致能想到对方可能的反应,自然不会拿宝贵的步兵去干攻城这种以命搏命的粗活。既然对方感到紧张并开始集结兵力,钱天敦认为自己的第一步目的就已经实现了,不用急于在这个时候攻打要塞。他就是希望后金在这种情况下慌起来,对手越是慌乱,就越容易露出破绽,而海汉只要盯紧对手的动向,自然能找到更合适的战机。

        扬古利到现在都还是没弄清海汉在城外架那几门看似不怎么打眼的火炮,怎么会有如此之大的威力。对方就一直瞄着城门洞,不管是想让骑兵往外冲,还是想用建筑材料堵住城门口,在炮火的威胁下都变得难以实现。扬古利不得不调了部队集结在城门附近,以防海汉军径直攻进来。但这么守显然不是个办法,总不能就由得这个大豁口一直晾在这里。既然已经轰开了纪家堡的大门,钱天敦自然不会再让对手轻易将其重新封堵住。他希望通过这样的举措,对龟缩于要塞防线内的后金军形成足够大的压力,使其将兵力集中在纪家堡进行防御。这样海汉在后面的作战中也有更大的几率能够歼灭对方的主力部队。

        攻破要塞防线从来都不是春季攻势的最终目标,设法尽可能多地消灭后金军的有生力量,才是军方真正想要达成的目的。而钱天敦的构想,便是将敌军尽量吸引到一处进行歼灭,不然以海汉军的机动力能力,想追杀骑兵占据相当比例的后金军,大概就只能一路跟在后面吃灰,连马屁股都未必能看得到。

        海汉的阵地上已经竖起了近八米高的简易望台。这种望台实际上全是预制件,在战场上可以通过工具快完成组装。其支撑结构其实就类似于后世的塔吊,固定好底部之后,上面的部分搭建起来非常快,搭好之后也具备一定的抗风能力。

        站在这个望台上,已经基本与纪家堡的门楼齐平,比连接门楼的城墙甚至还高出一截,能看清要塞防线后方一段空间的状况。

        “骑兵集结了不少,上千肯定是有的!”高桥南从望台上爬下来之后,将望远镜递给副官,立刻向钱天敦汇报了自己所看到的情况。虽然观察视线会被挡住一部分,但高桥南依然看到了在后方平原上集结备战中的一部分后金骑兵。

        很显然刚才这几轮犀利的炮轰已经让守方有些慌了神,他们不知道海汉会在轰开城门之后动怎样的攻势,但这突破防线的通道既然已经被强行打开,他们也只能让部队集结起来,准备抵御海汉接下来要动的攻势。但要让骑兵顶着炮火从狭窄的城门往外冲,那肯定会出现很惨重的伤亡,所以后金军没有急于出击,而是将部队在要塞后方集结起来,待海汉步兵压上进攻之时再做打算。

        不过钱天敦可没有那么冲动,他在动之前就大致能想到对方可能的反应,自然不会拿宝贵的步兵去干攻城这种以命搏命的粗活。既然对方感到紧张并开始集结兵力,钱天敦认为自己的第一步目的就已经实现了,不用急于在这个时候攻打要塞。他就是希望后金在这种情况下慌起来,对手越是慌乱,就越容易露出破绽,而海汉只要盯紧对手的动向,自然能找到更合适的战机。

        扬古利到现在都还是没弄清海汉在城外架那几门看似不怎么打眼的火炮,怎么会有如此之大的威力。对方就一直瞄着城门洞,不管是想让骑兵往外冲,还是想用建筑材料堵住城门口,在炮火的威胁下都变得难以实现。扬古利不得不调了部队集结在城门附近,以防海汉军径直攻进来。但这么守显然不是个办法,总不能就由得这个大豁口一直晾在这里。既然已经轰开了纪家堡的大门,钱天敦自然不会再让对手轻易将其重新封堵住。他希望通过这样的举措,对龟缩于要塞防线内的后金军形成足够大的压力,使其将兵力集中在纪家堡进行防御。这样海汉在后面的作战中也有更大的几率能够歼灭对方的主力部队。

        攻破要塞防线从来都不是春季攻势的最终目标,设法尽可能多地消灭后金军的有生力量,才是军方真正想要达成的目的。而钱天敦的构想,便是将敌军尽量吸引到一处进行歼灭,不然以海汉军的机动力能力,想追杀骑兵占据相当比例的后金军,大概就只能一路跟在后面吃灰,连马屁股都未必能看得到。

        海汉的阵地上已经竖起了近八米高的简易望台。这种望台实际上全是预制件,在战场上可以通过工具快完成组装。其支撑结构其实就类似于后世的塔吊,固定好底部之后,上面的部分搭建起来非常快,搭好之后也具备一定的抗风能力。

        站在这个望台上,已经基本与纪家堡的门楼齐平,比连接门楼的城墙甚至还高出一截,能看清要塞防线后方一段空间的状况。

        “骑兵集结了不少,上千肯定是有的!”高桥南从望台上爬下来之后,将望远镜递给副官,立刻向钱天敦汇报了自己所看到的情况。虽然观察视线会被挡住一部分,但高桥南依然看到了在后方平原上集结备战中的一部分后金骑兵。

        很显然刚才这几轮犀利的炮轰已经让守方有些慌了神,他们不知道海汉会在轰开城门之后动怎样的攻势,但这突破防线的通道既然已经被强行打开,他们也只能让部队集结起来,准备抵御海汉接下来要动的攻势。但要让骑兵顶着炮火从狭窄的城门往外冲,那肯定会出现很惨重的伤亡,所以后金军没有急于出击,而是将部队在要塞后方集结起来,待海汉步兵压上进攻之时再做打算。

        不过钱天敦可没有那么冲动,他在动之前就大致能想到对方可能的反应,自然不会拿宝贵的步兵去干攻城这种以命搏命的粗活。既然对方感到紧张并开始集结兵力,钱天敦认为自己的第一步目的就已经实现了,不用急于在这个时候攻打要塞。他就是希望后金在这种情况下慌起来,对手越是慌乱,就越容易露出破绽,而海汉只要盯紧对手的动向,自然能找到更合适的战机。

        扬古利到现在都还是没弄清海汉在城外架那几门看似不怎么打眼的火炮,怎么会有如此之大的威力。对方就一直瞄着城门洞,不管是想让骑兵往外冲,还是想用建筑材料堵住城门口,在炮火的威胁下都变得难以实现。扬古利不得不调了部队集结在城门附近,以防海汉军径直攻进来。但这么守显然不是个办法,总不能就由得这个大豁口一直晾在这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808966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