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435章 龟缩不出

第1435章 龟缩不出

        额尔赫这辈子都从未这么憋屈过,他虽然不是什么身世显赫、血统高贵的出身,但当初后金攻打大明控制下的金州时,他可是立下了不小的功劳,光是在战场上亲手砍下的明军级就多达数十个。他能够从一名巴牙喇勇士被提拔到甲喇额真的职位上,很大程度便是来自于以前在战场上的勇猛表现。

        以前和明军交手的时候,虽然额尔赫也会觉得敌人有些难缠,但他知道明军在野战状况下绝对扛不住后金铁骑的攻势,只要在野外环境交战,他所率领的后金军极少会有败绩。但眼下的敌人却似乎打破了这个定律,骑兵在其防线面前束手无策,根本不像以前对付明军那样轻松。他这次率领三千兵马应战海汉军,打的主意便是要借助骑兵冲阵破防,但不曾想那高地没冲下来也就罢了,连这平原上的海汉营地也连边都没摸着,这对他的心理打击就实在太大了。

        直到回到金州要塞,额尔赫依然没有弄明白刚才在冲击海汉营地时的连串爆炸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只知道自己麾下的骑兵几乎是在顷刻之间就被打乱了阵脚,而这样的交战方式是他过去闻所未闻的新东西,一时半会还很难接受这样的现实。

        但额尔赫知道自己的失误必然很难逃过上级的责罚,他带兵出去两天时间,便折了一半人马在战场上,这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向督战的上司们交代。

        本书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额尔赫这辈子都从未这么憋屈过,他虽然不是什么身世显赫、血统高贵的出身,但当初后金攻打大明控制下的金州时,他可是立下了不小的功劳,光是在战场上亲手砍下的明军级就多达数十个。他能够从一名巴牙喇勇士被提拔到甲喇额真的职位上,很大程度便是来自于以前在战场上的勇猛表现。

        以前和明军交手的时候,虽然额尔赫也会觉得敌人有些难缠,但他知道明军在野战状况下绝对扛不住后金铁骑的攻势,只要在野外环境交战,他所率领的后金军极少会有败绩。但眼下的敌人却似乎打破了这个定律,骑兵在其防线面前束手无策,根本不像以前对付明军那样轻松。他这次率领三千兵马应战海汉军,打的主意便是要借助骑兵冲阵破防,但不曾想那高地没冲下来也就罢了,连这平原上的海汉营地也连边都没摸着,这对他的心理打击就实在太大了。

        直到回到金州要塞,额尔赫依然没有弄明白刚才在冲击海汉营地时的连串爆炸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只知道自己麾下的骑兵几乎是在顷刻之间就被打乱了阵脚,而这样的交战方式是他过去闻所未闻的新东西,一时半会还很难接受这样的现实。

        但额尔赫知道自己的失误必然很难逃过上级的责罚,他带兵出去两天时间,便折了一半人马在战场上,这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向督战的上司们交代。额尔赫这辈子都从未这么憋屈过,他虽然不是什么身世显赫、血统高贵的出身,但当初后金攻打大明控制下的金州时,他可是立下了不小的功劳,光是在战场上亲手砍下的明军级就多达数十个。他能够从一名巴牙喇勇士被提拔到甲喇额真的职位上,很大程度便是来自于以前在战场上的勇猛表现。

        以前和明军交手的时候,虽然额尔赫也会觉得敌人有些难缠,但他知道明军在野战状况下绝对扛不住后金铁骑的攻势,只要在野外环境交战,他所率领的后金军极少会有败绩。但眼下的敌人却似乎打破了这个定律,骑兵在其防线面前束手无策,根本不像以前对付明军那样轻松。他这次率领三千兵马应战海汉军,打的主意便是要借助骑兵冲阵破防,但不曾想那高地没冲下来也就罢了,连这平原上的海汉营地也连边都没摸着,这对他的心理打击就实在太大了。

        直到回到金州要塞,额尔赫依然没有弄明白刚才在冲击海汉营地时的连串爆炸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只知道自己麾下的骑兵几乎是在顷刻之间就被打乱了阵脚,而这样的交战方式是他过去闻所未闻的新东西,一时半会还很难接受这样的现实。

        但额尔赫知道自己的失误必然很难逃过上级的责罚,他带兵出去两天时间,便折了一半人马在战场上,这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向督战的上司们交代。额尔赫这辈子都从未这么憋屈过,他虽然不是什么身世显赫、血统高贵的出身,但当初后金攻打大明控制下的金州时,他可是立下了不小的功劳,光是在战场上亲手砍下的明军级就多达数十个。他能够从一名巴牙喇勇士被提拔到甲喇额真的职位上,很大程度便是来自于以前在战场上的勇猛表现。

        以前和明军交手的时候,虽然额尔赫也会觉得敌人有些难缠,但他知道明军在野战状况下绝对扛不住后金铁骑的攻势,只要在野外环境交战,他所率领的后金军极少会有败绩。但眼下的敌人却似乎打破了这个定律,骑兵在其防线面前束手无策,根本不像以前对付明军那样轻松。他这次率领三千兵马应战海汉军,打的主意便是要借助骑兵冲阵破防,但不曾想那高地没冲下来也就罢了,连这平原上的海汉营地也连边都没摸着,这对他的心理打击就实在太大了。

        直到回到金州要塞,额尔赫依然没有弄明白刚才在冲击海汉营地时的连串爆炸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只知道自己麾下的骑兵几乎是在顷刻之间就被打乱了阵脚,而这样的交战方式是他过去闻所未闻的新东西,一时半会还很难接受这样的现实。

        但额尔赫知道自己的失误必然很难逃过上级的责罚,他带兵出去两天时间,便折了一半人马在战场上,这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向督战的上司们交代。额尔赫这辈子都从未这么憋屈过,他虽然不是什么身世显赫、血统高贵的出身,但当初后金攻打大明控制下的金州时,他可是立下了不小的功劳,光是在战场上亲手砍下的明军级就多达数十个。他能够从一名巴牙喇勇士被提拔到甲喇额真的职位上,很大程度便是来自于以前在战场上的勇猛表现。

        以前和明军交手的时候,虽然额尔赫也会觉得敌人有些难缠,但他知道明军在野战状况下绝对扛不住后金铁骑的攻势,只要在野外环境交战,他所率领的后金军极少会有败绩。但眼下的敌人却似乎打破了这个定律,骑兵在其防线面前束手无策,根本不像以前对付明军那样轻松。他这次率领三千兵马应战海汉军,打的主意便是要借助骑兵冲阵破防,但不曾想那高地没冲下来也就罢了,连这平原上的海汉营地也连边都没摸着,这对他的心理打击就实在太大了。

        直到回到金州要塞,额尔赫依然没有弄明白刚才在冲击海汉营地时的连串爆炸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只知道自己麾下的骑兵几乎是在顷刻之间就被打乱了阵脚,而这样的交战方式是他过去闻所未闻的新东西,一时半会还很难接受这样的现实。

        但额尔赫知道自己的失误必然很难逃过上级的责罚,他带兵出去两天时间,便折了一半人马在战场上,这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向督战的上司们交代。额尔赫这辈子都从未这么憋屈过,他虽然不是什么身世显赫、血统高贵的出身,但当初后金攻打大明控制下的金州时,他可是立下了不小的功劳,光是在战场上亲手砍下的明军级就多达数十个。他能够从一名巴牙喇勇士被提拔到甲喇额真的职位上,很大程度便是来自于以前在战场上的勇猛表现。

        以前和明军交手的时候,虽然额尔赫也会觉得敌人有些难缠,但他知道明军在野战状况下绝对扛不住后金铁骑的攻势,只要在野外环境交战,他所率领的后金军极少会有败绩。但眼下的敌人却似乎打破了这个定律,骑兵在其防线面前束手无策,根本不像以前对付明军那样轻松。他这次率领三千兵马应战海汉军,打的主意便是要借助骑兵冲阵破防,但不曾想那高地没冲下来也就罢了,连这平原上的海汉营地也连边都没摸着,这对他的心理打击就实在太大了。

        直到回到金州要塞,额尔赫依然没有弄明白刚才在冲击海汉营地时的连串爆炸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只知道自己麾下的骑兵几乎是在顷刻之间就被打乱了阵脚,而这样的交战方式是他过去闻所未闻的新东西,一时半会还很难接受这样的现实。

        但额尔赫知道自己的失误必然很难逃过上级的责罚,他带兵出去两天时间,便折了一半人马在战场上,这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向督战的上司们交代。额尔赫这辈子都从未这么憋屈过,他虽然不是什么身世显赫、血统高贵的出身,但当初后金攻打大明控制下的金州时,他可是立下了不小的功劳,光是在战场上亲手砍下的明军级就多达数十个。他能够从一名巴牙喇勇士被提拔到甲喇额真的职位上,很大程度便是来自于以前在战场上的勇猛表现。

        以前和明军交手的时候,虽然额尔赫也会觉得敌人有些难缠,但他知道明军在野战状况下绝对扛不住后金铁骑的攻势,只要在野外环境交战,他所率领的后金军极少会有败绩。但眼下的敌人却似乎打破了这个定律,骑兵在其防线面前束手无策,根本不像以前对付明军那样轻松。他这次率领三千兵马应战海汉军,打的主意便是要借助骑兵冲阵破防,但不曾想那高地没冲下来也就罢了,连这平原上的海汉营地也连边都没摸着,这对他的心理打击就实在太大了。

        直到回到金州要塞,额尔赫依然没有弄明白刚才在冲击海汉营地时的连串爆炸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只知道自己麾下的骑兵几乎是在顷刻之间就被打乱了阵脚,而这样的交战方式是他过去闻所未闻的新东西,一时半会还很难接受这样的现实。

        但额尔赫知道自己的失误必然很难逃过上级的责罚,他带兵出去两天时间,便折了一半人马在战场上,这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向督战的上司们交代。额尔赫这辈子都从未这么憋屈过,他虽然不是什么身世显赫、血统高贵的出身,但当初后金攻打大明控制下的金州时,他可是立下了不小的功劳,光是在战场上亲手砍下的明军级就多达数十个。他能够从一名巴牙喇勇士被提拔到甲喇额真的职位上,很大程度便是来自于以前在战场上的勇猛表现。

        以前和明军交手的时候,虽然额尔赫也会觉得敌人有些难缠,但他知道明军在野战状况下绝对扛不住后金铁骑的攻势,只要在野外环境交战,他所率领的后金军极少会有败绩。但眼下的敌人却似乎打破了这个定律,骑兵在其防线面前束手无策,根本不像以前对付明军那样轻松。他这次率领三千兵马应战海汉军,打的主意便是要借助骑兵冲阵破防,但不曾想那高地没冲下来也就罢了,连这平原上的海汉营地也连边都没摸着,这对他的心理打击就实在太大了。

        直到回到金州要塞,额尔赫依然没有弄明白刚才在冲击海汉营地时的连串爆炸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只知道自己麾下的骑兵几乎是在顷刻之间就被打乱了阵脚,而这样的交战方式是他过去闻所未闻的新东西,一时半会还很难接受这样的现实。

        但额尔赫知道自己的失误必然很难逃过上级的责罚,他带兵出去两天时间,便折了一半人马在战场上,这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向督战的上司们交代。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798619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