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429章 正面交锋

第1429章 正面交锋

        摩根当然不会认为后金派出这么点人马看一眼就会乖乖缩回去,他知道以这些蛮子兵的性子,接下来必然会设法集结兵力与己方狠狠搏杀一场,只是不知道对方的大军要什么时候才能抵达此处。如今要做的事,就是抓紧时间将自己负责的这处吸引火力的陷阱布置得更完善一些,拖住后金军才能让另外两路军队有迂回活动的空间。

        “电报通知中路军和东路军,我部已进入战斗位置,让他们把我部右翼看紧一点,不要让敌军漏过去了!”摩根的目光盯着在村外挖掘壕沟的战俘,向副官下达了命令。

        虽然摩根对战胜后金军有着极大的信心,但他也还会担心对手迂回到高地南边,从三个方向包围这个地方。届时东路军的这点人马要防御几个方向的攻击,可能就会有些吃紧了。而如果中路军能稍稍向这边靠拢一些,不给后金军留出太多的自由活动空间,那么摩根就可以将自己指挥的部队集中到高地北边,以保持最大的火力输出强度,而不用再去考虑自己后路可能会被敌军包抄的风险。

        副官刚离开,村外的工地上忽然传来斥骂声,便见一个背影正在雪地中夺命狂奔,看其衣着背影,应该是之前在此处被俘获的后金兵。为了方便这些战俘干活,并未给他们戴上脚镣手铐,自然也就无法杜绝有心存侥幸之徒尝试从工地脱逃。

        当然了,想要徒步从这里逃出去,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当下便有看守人员跟着追了出去,还有人已经去马厩牵马,显然是不打算放过这个战俘。

        “把枪给我。”摩根伸出手去,立刻便有随从人员将他的专用步枪递上。他人到哪里,枪就跟到哪里,随时都可以投入到战斗中。那人跑出去的距离不远,他认为自己应该有把握一枪解决掉这个目标。

        摩根接过手来,装弹上膛,举枪瞄向远处雪地上仍在奔跑的战俘,略微调整了一下呼吸之后,便扣下了扳机。一声清脆的枪响之后,那人应声便倒,扑在雪地中挣扎了几下仍然没能爬起来。摩根见追过去的人已经很快赶到,便将步枪又交还给随从,淡淡地吩咐道:“抓回来告诫一下其他战俘。”

        至于怎么个告诫法,他并没有说,手下这些人并不是新手,自然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状况。

        不多时逃跑那个战俘便被骑兵用绳索捆着腿一路拖了回来,原来是腰间中了一枪,难怪倒下之后便爬不起来了。血迹在雪野上拖出一条长长的红色印迹,即便是海汉放了他,这样的伤势也决计撑不住逃回后金的控制区了。几名士兵将他手脚撑开,绑在了一架拒马上,那些还在挖壕沟的战俘,只要稍稍抬头就能看到他们这位浑身血淋淋的同伴。并没有人再向战俘们警告什么,这个被抓回的战俘绑在这里,比什么言语都更有用。

        本,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摩根当然不会认为后金派出这么点人马看一眼就会乖乖缩回去,他知道以这些蛮子兵的性子,接下来必然会设法集结兵力与己方狠狠搏杀一场,只是不知道对方的大军要什么时候才能抵达此处。如今要做的事,就是抓紧时间将自己负责的这处吸引火力的陷阱布置得更完善一些,拖住后金军才能让另外两路军队有迂回活动的空间。

        “电报通知中路军和东路军,我部已进入战斗位置,让他们把我部右翼看紧一点,不要让敌军漏过去了!”摩根的目光盯着在村外挖掘壕沟的战俘,向副官下达了命令。

        虽然摩根对战胜后金军有着极大的信心,但他也还会担心对手迂回到高地南边,从三个方向包围这个地方。届时东路军的这点人马要防御几个方向的攻击,可能就会有些吃紧了。而如果中路军能稍稍向这边靠拢一些,不给后金军留出太多的自由活动空间,那么摩根就可以将自己指挥的部队集中到高地北边,以保持最大的火力输出强度,而不用再去考虑自己后路可能会被敌军包抄的风险。

        副官刚离开,村外的工地上忽然传来斥骂声,便见一个背影正在雪地中夺命狂奔,看其衣着背影,应该是之前在此处被俘获的后金兵。为了方便这些战俘干活,并未给他们戴上脚镣手铐,自然也就无法杜绝有心存侥幸之徒尝试从工地脱逃。

        当然了,想要徒步从这里逃出去,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当下便有看守人员跟着追了出去,还有人已经去马厩牵马,显然是不打算放过这个战俘。

        “把枪给我。”摩根伸出手去,立刻便有随从人员将他的专用步枪递上。他人到哪里,枪就跟到哪里,随时都可以投入到战斗中。那人跑出去的距离不远,他认为自己应该有把握一枪解决掉这个目标。

        摩根接过手来,装弹上膛,举枪瞄向远处雪地上仍在奔跑的战俘,略微调整了一下呼吸之后,便扣下了扳机。一声清脆的枪响之后,那人应声便倒,扑在雪地中挣扎了几下仍然没能爬起来。摩根见追过去的人已经很快赶到,便将步枪又交还给随从,淡淡地吩咐道:“抓回来告诫一下其他战俘。”

        至于怎么个告诫法,他并没有说,手下这些人并不是新手,自然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状况。

        不多时逃跑那个战俘便被骑兵用绳索捆着腿一路拖了回来,原来是腰间中了一枪,难怪倒下之后便爬不起来了。血迹在雪野上拖出一条长长的红色印迹,即便是海汉放了他,这样的伤势也决计撑不住逃回后金的控制区了。几名士兵将他手脚撑开,绑在了一架拒马上,那些还在挖壕沟的战俘,只要稍稍抬头就能看到他们这位浑身血淋淋的同伴。并没有人再向战俘们警告什么,这个被抓回的战俘绑在这里,比什么言语都更有用。摩根当然不会认为后金派出这么点人马看一眼就会乖乖缩回去,他知道以这些蛮子兵的性子,接下来必然会设法集结兵力与己方狠狠搏杀一场,只是不知道对方的大军要什么时候才能抵达此处。如今要做的事,就是抓紧时间将自己负责的这处吸引火力的陷阱布置得更完善一些,拖住后金军才能让另外两路军队有迂回活动的空间。

        “电报通知中路军和东路军,我部已进入战斗位置,让他们把我部右翼看紧一点,不要让敌军漏过去了!”摩根的目光盯着在村外挖掘壕沟的战俘,向副官下达了命令。

        虽然摩根对战胜后金军有着极大的信心,但他也还会担心对手迂回到高地南边,从三个方向包围这个地方。届时东路军的这点人马要防御几个方向的攻击,可能就会有些吃紧了。而如果中路军能稍稍向这边靠拢一些,不给后金军留出太多的自由活动空间,那么摩根就可以将自己指挥的部队集中到高地北边,以保持最大的火力输出强度,而不用再去考虑自己后路可能会被敌军包抄的风险。

        副官刚离开,村外的工地上忽然传来斥骂声,便见一个背影正在雪地中夺命狂奔,看其衣着背影,应该是之前在此处被俘获的后金兵。为了方便这些战俘干活,并未给他们戴上脚镣手铐,自然也就无法杜绝有心存侥幸之徒尝试从工地脱逃。

        当然了,想要徒步从这里逃出去,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当下便有看守人员跟着追了出去,还有人已经去马厩牵马,显然是不打算放过这个战俘。

        “把枪给我。”摩根伸出手去,立刻便有随从人员将他的专用步枪递上。他人到哪里,枪就跟到哪里,随时都可以投入到战斗中。那人跑出去的距离不远,他认为自己应该有把握一枪解决掉这个目标。

        摩根接过手来,装弹上膛,举枪瞄向远处雪地上仍在奔跑的战俘,略微调整了一下呼吸之后,便扣下了扳机。一声清脆的枪响之后,那人应声便倒,扑在雪地中挣扎了几下仍然没能爬起来。摩根见追过去的人已经很快赶到,便将步枪又交还给随从,淡淡地吩咐道:“抓回来告诫一下其他战俘。”

        至于怎么个告诫法,他并没有说,手下这些人并不是新手,自然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状况。

        不多时逃跑那个战俘便被骑兵用绳索捆着腿一路拖了回来,原来是腰间中了一枪,难怪倒下之后便爬不起来了。血迹在雪野上拖出一条长长的红色印迹,即便是海汉放了他,这样的伤势也决计撑不住逃回后金的控制区了。几名士兵将他手脚撑开,绑在了一架拒马上,那些还在挖壕沟的战俘,只要稍稍抬头就能看到他们这位浑身血淋淋的同伴。并没有人再向战俘们警告什么,这个被抓回的战俘绑在这里,比什么言语都更有用。摩根当然不会认为后金派出这么点人马看一眼就会乖乖缩回去,他知道以这些蛮子兵的性子,接下来必然会设法集结兵力与己方狠狠搏杀一场,只是不知道对方的大军要什么时候才能抵达此处。如今要做的事,就是抓紧时间将自己负责的这处吸引火力的陷阱布置得更完善一些,拖住后金军才能让另外两路军队有迂回活动的空间。

        “电报通知中路军和东路军,我部已进入战斗位置,让他们把我部右翼看紧一点,不要让敌军漏过去了!”摩根的目光盯着在村外挖掘壕沟的战俘,向副官下达了命令。

        虽然摩根对战胜后金军有着极大的信心,但他也还会担心对手迂回到高地南边,从三个方向包围这个地方。届时东路军的这点人马要防御几个方向的攻击,可能就会有些吃紧了。而如果中路军能稍稍向这边靠拢一些,不给后金军留出太多的自由活动空间,那么摩根就可以将自己指挥的部队集中到高地北边,以保持最大的火力输出强度,而不用再去考虑自己后路可能会被敌军包抄的风险。

        副官刚离开,村外的工地上忽然传来斥骂声,便见一个背影正在雪地中夺命狂奔,看其衣着背影,应该是之前在此处被俘获的后金兵。为了方便这些战俘干活,并未给他们戴上脚镣手铐,自然也就无法杜绝有心存侥幸之徒尝试从工地脱逃。

        当然了,想要徒步从这里逃出去,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当下便有看守人员跟着追了出去,还有人已经去马厩牵马,显然是不打算放过这个战俘。

        “把枪给我。”摩根伸出手去,立刻便有随从人员将他的专用步枪递上。他人到哪里,枪就跟到哪里,随时都可以投入到战斗中。那人跑出去的距离不远,他认为自己应该有把握一枪解决掉这个目标。

        摩根接过手来,装弹上膛,举枪瞄向远处雪地上仍在奔跑的战俘,略微调整了一下呼吸之后,便扣下了扳机。一声清脆的枪响之后,那人应声便倒,扑在雪地中挣扎了几下仍然没能爬起来。摩根见追过去的人已经很快赶到,便将步枪又交还给随从,淡淡地吩咐道:“抓回来告诫一下其他战俘。”

        至于怎么个告诫法,他并没有说,手下这些人并不是新手,自然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状况。

        不多时逃跑那个战俘便被骑兵用绳索捆着腿一路拖了回来,原来是腰间中了一枪,难怪倒下之后便爬不起来了。血迹在雪野上拖出一条长长的红色印迹,即便是海汉放了他,这样的伤势也决计撑不住逃回后金的控制区了。几名士兵将他手脚撑开,绑在了一架拒马上,那些还在挖壕沟的战俘,只要稍稍抬头就能看到他们这位浑身血淋淋的同伴。并没有人再向战俘们警告什么,这个被抓回的战俘绑在这里,比什么言语都更有用。

        (本章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782652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