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414章 伏杀

第1414章 伏杀

        这处丘陵方圆数里内都没有人烟,倒也不用担心午夜枪声在风雪中传出去惊扰到其他后金军。至于冷酷地将在场的所有敌人都杀死,这对于狙击小队的军人们来说更是毫无心理障碍。他们所接受的信息都说明辽东的敌人野蛮而残暴,对这样的敌人自然不会存有任何心慈手软的念头。

        林间充斥着浓重的血腥气息,似乎是嗅到了这股味道,远处的雪野中隐隐传来了狼嚎声。摩根下令重新将营地中间的火堆点燃,以免野兽过于靠近。然后众人将这些尸体拖到旁边堆放到一起,用积雪暂时将血迹和尸体掩盖起来。这并不是担心有人现这些尸体,纯粹是为了防止血腥味散出去引来太多的食肉猛兽。

        杀死了十二名后金兵组成的巡逻队,但狙击兵们却没有多少兴奋的感觉,毕竟他们此行需要锻炼的战斗技能并不是近身刺杀,用手枪干掉这些后金兵实在没有什么成就感可言。不过摩根下令处理现场和后金兵的尸体,这本身已经表明了某种态度,所以士兵们也都在等待着他下达新的指令。

        “我们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摩根看了看手表,然后对部下们说道:“等敌军的下一支巡逻队自投罗网,拿他们当靶子练练!”

        摩根当然也不愿意冒着风险转了这么一大圈之后,仅仅只是完成了侦察任务。他此行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给狙击兵们提供一个实战训练的机会,但如果连主武器都没使用过,那还叫什么实战训练?

        这两天的侦察行动,让他基本可以确定此处就是后金军巡逻的南方边界了,最近的后金据点也距此有十来里之遥,隔天才会派出一支巡逻队至此换岗,所以他们完全可以以逸待劳,在这里等着敌军的小队人马送上门来。至于后金军要多长时间才会对此有所反应,摩根倒是很乐观,以敌军这种松散的管理制度,恐怕很难有什么完善的应急预案。

        不过出于谨慎考虑,摩根还是将随队的特战营士兵派出一人,连夜返回距此十余里的山区驻地,将此行的经过和摩根的安排告知高桥南。他不需要高桥南派兵到这里助战,但做好接应的准备肯定有必要的,此外他也需要后方及时提供一些补给物资。狙击小队这次行动所带的口粮本来就不多,如果要在野外多活动几日,那就必须依赖后方的供应了。

        既然已经安心要占领这个地方,摩根自然也不再担心火光暴露了行迹,当下便命人先烧一锅水。他们出时所携带的饮水早已用完,如今水壶里都是塞的雪,在里面冻成一团,根本无法饮用。直到此时,才终于能够吃上一顿热食了。喝到热水之后,众人的精神也都明显恢复了许多。

        士兵们从后金兵的营帐中搜出了一些大米,腌肉,一并也丢进锅里煮了。虽然这种杂烩没什么味道可言,但对于已经在风雪中啃了两天冰冷干粮的人们来说,这已经是不错的食物了。

        解决了肚皮之后,摩根便例行部署了夜间岗哨。海汉军可不像后金军那么管理混乱,哪怕只有两三个人的野外宿营,也都会安排轮岗警戒。当然了,狙击小队需要警戒的方向正好跟后金巡逻队相反,北边才是要重点防备的方向。

        忙完这些事情搭好帐篷,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摩根摸索着钻进睡袋里,听着帐篷里手下们粗重的呼吸声,心中反而平静下来。相较于在海南岛事事有人服侍跑腿的安逸生活,摩根反而觉得此时此刻才真正觉得精神充实,在野外作战的那种紧张刺激,是无论如何也没法在办公室中体会到的,而摩根非常享受这样的感觉,甚至不想回到生活更为平静的大后方去。

        深入敌占区执行侦察任务,这种事情早就没有穿越者去做了,哪怕是钱天敦、王汤姆、哈鲁恭这些一线指挥官,也不会轻易以身涉险。只有摩根,还是会按照一名狙击手的习惯路数,大胆地对未知地域进行侦察探索,哪怕在旁人看来这是无谓的冒险举动,摩根也还是会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或许也正是如此,摩根手下的学员对他都是钦佩不已,甚至有人已经将其奉为了狙击兵这个特殊兵种的祖师爷。虽然这位祖师爷是名西洋番人,但摩根如今汉语也说得比较流利,倒是不会让下属产生多少疏离感。

        海汉国今后会如何向外扩张,执委会的征服欲望尽头在何处,国防部又有什么样的打算,其实都并非摩根真正关心的问题。他只是一个很纯粹的军人,想通过不断的战斗来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不管是后金还是别的什么武装,只要形势需要,摩根都会毫不犹豫地投入到战斗中去。

        “打仗这种事,特别是打胜仗,真的是会上瘾的啊!”摩根脑海中转过一个古怪的念头,然后沉沉睡去。

        天色刚刚蒙蒙亮,摩根便被属下叫醒。这倒不是出了什么情况,而是他昨天睡下之前的要求,在清晨这班岗结束之后便立刻叫醒他。对于今天可能会再次爆的战斗,摩根必须要提前作出一些部署,以求此次的实战训练能够获得最好的效果。

        按照目前所掌握的信息,今天应该会有一支从北方过来的巡逻队替换驻扎在此的人马,所以摩根打算将送上门的这支巡逻队当作靶子,让手下的狙击兵练一练野战。考虑到巡逻队中可能有那么几名骑兵,要将其一网打尽就必须得先干掉最容易脱逃的骑手,所以对于射击的目标必须要有所分工,并且射击角度也得进行一番设计。否则所有狙击兵挤在一起,输出火力的面积和威力都无法挥出应有的水平。

        根据后金巡逻队在这里搭建营地的位置,不难推算出他们从北方过来的登上小山包的行进路线,而摩根所设计的多个射击位便是要针对这条路线,让狙击小队的火力输出强度做到最大化。而对于射击距离的斟酌,更是需要考虑到当下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如果降雪持续,那么能见度就会直接影响到狙击兵们的作战,这些客观因素都必须要提前考虑进去才行。

        摩根担心对方巡逻队来得早,所以也一大早起来进行部署,将主动权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但一直等到中午时分,也没有见到北边有人迹出没。摩根只好留了一半人值守,分批轮流进餐。

        直到下午两点左右,来换班的后金巡逻队终于出现望远镜的视野之中,摩根立刻集合人手,进入战斗位置候命。

        这支后金巡逻队同样也是十二人三骑九步的配置,看来这应该是后金军的巡逻队人员标配了。不过他们应该不会想到,在这处林中等待他们的并不是自己的同伴,而是荷枪实弹准备将他们当作活靶子的海汉军中精锐。

        为求稳妥,摩根安排了手下枪法最好的两人与自己负责那三名骑手,其他人则是由剩下的人分担。此次狙击作战因为准备得足够充分,摩根没有按照一对一的原则安排观测手,而是将观测战果的任务交给了唯一一名非狙击兵,让这次带出来的十二名狙击兵全部充当射手角色,以求将训练效果最大化。

        因为降雪依然未曾停下,摩根决定将目标放到近处再进行射击。当然这个近处是相对狙击步枪的射程而言,对于普通步枪依然是难以凭肉眼进行瞄准的距离。

        但事情的进展却并非摩根预想的那么顺利,这支部队在距离狙击小队藏身的小山包还有大概百丈左右的时候,突然默不作声地停了下来。摩根赶紧拿起望远镜进行观察,现马背上的骑手似乎手搭凉棚在朝这边小山包高处的营地方向张望什么。

        狙击小队昨晚杀完人之后便已经清点过尸体数目,今早又对整个山头进行了一番巡查,基本上可以确定并不会有漏网之鱼。而那些后金兵的尸体全都堆放在一起,如今早已经冻得硬邦邦了,在山下绝不可能看到藏尸之处,那这些后金兵到底是在张望什么?

        “不好!”摩根突然反应过来,后金巡逻队虽然有粗枝大叶的一面,但这里毕竟是战区,对方交接换岗的时候,如果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上来,那肯定会存在一定的风险。毕竟像这样的巡逻小队,被海汉军突然端掉也不足为奇,所以驻守此处的人员应该会给来换岗的巡逻队设置某种安全信号,否则就说明此处已经出了某种问题,不可再冒然进入。

        这种信号或许是在某处挂出一面旗,或许是点燃一个灯笼,但昨天夜里整支巡逻队都死于非命,当然就根本来不及给第二天才抵达这里的同伴留下安全信号。这原本是很基础的做法,但摩根一直有点看不起后金军的军事素质,因此竟然是在有意无意之间忽视了这个因素。对方在可视距离上没有看到应有的安全信号,所以才会停在了雪野中观望不前。

        摩根想通这个环节之后,便立刻下令准备开火。他原本还想将对方放到更近一些的地方再动手,但既然已经露了破绽,那对方很可能就不会再主动进入到己方最有把握的射程之内了。

        摆在山外这支后金巡逻队面前的路有两条,一是分兵派人到山包上的营地查看状况,二是立刻调头离开此处回去复命。但后者显然不太科学,没有摸清状况就逃跑,回去之后肯定也难以向上司交代。所以很快便看到队伍中分出两名步兵,吭哧吭哧地快步向营地方向接近而来。

        摩根注意到那三名骑兵已经慢慢散开阵形,看样子竟似随时准备抛下步兵后撤。但这在后金军中毫不奇怪,毕竟他们的兵种是有高下地位之分的,这些没有坐骑的步兵显然都是下等兵种,自然是最容易在战斗中被当作炮灰的角色。

        摩根心知已经耽搁不得,等那两名步兵上得山来,即便是悄无声息地干掉他们,山外的后金军现状况不对,那三骑肯定会调头就跑。他将眼睛凑到瞄准镜前,默默瞄向距离最远的那名骑手的上半身,然后屏气凝神调整呼吸,以极为轻巧快捷的动作扣动了扳机。

        砰地一声枪响之后,旋即那名骑手便应声中弹,没等他身边的同伴醒悟过来,林中的枪声已经次第响起,十多子弹从林间飞出,自上而下打向雪野上毫无遮蔽物的这几名敌人。便在一次呼吸之间,这一轮的攻击便已经打倒了八人,只剩下一步一骑还愕然立于倒地不起的同伴之中。而已经快要到山脚的两名步兵更是不明所以,他们听到山上有枪声传出,回头看时自己的同伴便已经倒下了大半。这时候是该往不知埋伏了多少敌人的山上冲,还是该调头往平原上跑?

        摩根根本没有理会山脚下那两个后金兵,而是立刻装填了第二子弹,然后瞄准了已经调头策马准备逃离的最后一名骑兵,再次扣下了扳机。那名骑兵中枪之后倒在马背上死活不知,但马却已经疾步跑了出去。而另一名步兵则更为凄惨一些,他还没考虑好是该跟着跑还是设法隐蔽,第二轮射击便已经来了,他至少被四五子弹同时击中,几乎是在倒地的同时就已经毙命了,死得比他那些在第一轮射击中倒下的同伴更快。

        “射马!”摩根大声吼了一句。

        众人飞装弹,然后瞄向正托着那名中枪骑兵跑向远处的战马,开火进行射击。就是这中间短短片刻的耽搁,那匹马的度已经提起来了,而稍显混乱的第三轮射击竟然阴差阳错地没有打中那匹马,就连摩根自己也放了空枪。

        (本章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755862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