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404章 去辽东

第1404章 去辽东

        刘尚既然能在这个特殊行当里混了多年,就说明他并不是胆小怕事之人,但在面对海汉安全部这块招牌的时候,却总是免不了会心惊胆战一番。

        他会有这样的反应,主要是因为大明情报机关在与海汉安全部过招的数年间,一直都是处处受制,几乎没有作出过什么亮眼的成绩,反倒是折损了相当多的人手。以至于负责情报工作的厂卫和军中密谍都对海汉安全部畏之如虎,唯恐避之不及,这种风气也严重影响到了他的心态。再加上来到海汉之后的所见所闻,让他对两国情报部门在实力上的差距有了切身体会,这种潜藏在心底深处的畏惧就更加严重了。

        直到龚十七离开之后,刘尚才慢慢对这个名字有了一丝印象,北上途中在浙江舟山逗留期间,曾听说过安全部在杭州搞出来的大动作,而其中带队行动的头目,似乎便是叫这个古怪的名字。此人据说是安全部的一员干将,其地位并不比自己曾经接触过的张千智低,想不到竟然会在这里出现,而且还是专门来问自己口供。

        刘尚想不到龚十七只是临时领了这么一个差事,他认为既然龚十七都在跑腿核实信息,想必马博事之后的影响已经颇大,海汉上层对此十分重视,才会安排了这等干将来排查线索。刘尚慢慢回想刚才与龚十七的交谈内容,确认自己并未有失言之处,心情才稍稍舒缓了一些。

        既然安全部介入了,那马博犯的事应该就不只是贪污的罪名了。刘尚并不担心落网的马博以受贿之类的罪名咬上自己,钱他虽然收了,但一分一毫都没动过,而且也没有为钱真正答应过马博任何要求。就连马博要求他离开马家庄这件事,也因为阴差阳错遇到曾晓文派给自己的差事,而被彻彻底底地盖了过去。

        当然了,刘尚现在基本可以确认,曾晓文给自己的差事实际上是出于保护的目的,以此让自己暂时离开是非地而已。只是这个措施是曾晓文的意思,还是他上司的意思,刘尚还是尚未可知。从这个措施来看,至少军方并没有对自己产生什么怀疑。

        而安全部的调查,刘尚不敢去多想,除了谨言慎行之外,他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应对举措。好在从龚十七的问询内容来看,安全部对他似乎并无明显恶意,也没有要限制他行动自由的打算,看样子并没有将那封举报信联系到他身上。

        “以后不能再写举报信这种玩意儿了!”刘尚暗暗在心中给自己下了警告。这次还好他事前掩饰做得周全,没有让军方和安全部怀疑到自己头上,但想起来还是十分后怕了。一旦被揪出来,他很难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来说明自己为何能识破那几名锦衣卫探子的真实身份。

        不过接下来马上就要去辽东出差,想来这马家庄的案子也不会再牵扯到自己了,想到这一节,刘尚更是巴不得马上就走,一刻都不想在芝罘岛待下去了。

        此次山东驻军要派去辽东的人手当然不止他一人,哪能随他心意说走便走。除了像刘尚、覃韦这样过去代班的文武官员外,还有一个连的6军要去旅顺补足驻军兵力。此外由摩根率领的医卫团队也将一同赶赴辽东,他们将带去近期采购的大量药材,对原本缺医少药的当地病患就近进行救治,以尽量减少需要送回山东治疗的病号。

        摩根虽然不太懂中医,对于中药材的使用远不及这个时空的大夫,但他对传染病的了解程度却是同行望尘莫及的。他去到辽东的主要任务不是救治病患,而是设法控制住传染渠道,力求阻止当地的疫情蔓延。对于这方面的操作,目前在山东的海汉高官中可就他这么一个专业人士,大伙儿都得听他的安排才行。

        不幸中的万幸,海军主力部队已经南下浙江过冬去了,基本不会受到这次疫情的影响。不过因此少了王汤姆和孙长弥两人,山东这边的高层人手在这样的突状况下的确显得有些吃紧,一些日常管理工作也因为疫情原因而出现停滞。

        正好在这个节骨眼上,马家庄这边又闹出一通事情来,不过指挥部对于陈一鑫指挥下的清剿行动倒是乐见其成,把这些藏在暗处的大明探子挖出来之后,就不用担心在山东占领区最混乱的时候被人趁机捣乱生事了,对本地治安来说肯定是好事一桩。只是军方和安全部都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精力,去处理这起间谍案。

        不过指挥部安排对刘尚的调令倒真是临时举措,如果不是他被派回芝罘岛来,指挥部大概也不会专门将他从马家庄征调回来。这对于刘尚目前的处境而言自然是利大于弊,正好可以将他从间谍案的泥潭里拯救出来。等他从辽东公干结束回来的时候,这案子大概也早就已经结案了。

        但刘尚并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才能借着种种巧合逢凶化吉,一而再再而三地躲过了危机。从意识到自己的力量不可能对海汉国造成太大负面影响的那一天开始,他所有的举动都只是本着趋利避害的原则在行事,但起到的效果的确是乎他的认知。从海南岛到山东,他的好运一直在持续,而且看起来并没有即将中断的迹象。

        1636年一月的某个上午,四艘帆船缓缓驶离芝罘港,向北驶往辽东方向。即便是靠海吃饭的渔民,也不会在当下这种时节顶风冒雪出海,这支船队出海之后,很快便消失在了风雪之中。

        这样的恶劣天气,刘尚当然也没什么心情到甲板上看海景散心,只能和其他人一样,缩在船舱里守着炭炉烤火。虽然身上裹着后勤部门的制式军大衣,但刘尚还是觉得身上不太暖和,留着通风的舷窗刮进来的海风吹到肌肤便如同刀子一般,让人实在难以抵挡。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刘尚既然能在这个特殊行当里混了多年,就说明他并不是胆小怕事之人,但在面对海汉安全部这块招牌的时候,却总是免不了会心惊胆战一番。

        他会有这样的反应,主要是因为大明情报机关在与海汉安全部过招的数年间,一直都是处处受制,几乎没有作出过什么亮眼的成绩,反倒是折损了相当多的人手。以至于负责情报工作的厂卫和军中密谍都对海汉安全部畏之如虎,唯恐避之不及,这种风气也严重影响到了他的心态。再加上来到海汉之后的所见所闻,让他对两国情报部门在实力上的差距有了切身体会,这种潜藏在心底深处的畏惧就更加严重了。

        直到龚十七离开之后,刘尚才慢慢对这个名字有了一丝印象,北上途中在浙江舟山逗留期间,曾听说过安全部在杭州搞出来的大动作,而其中带队行动的头目,似乎便是叫这个古怪的名字。此人据说是安全部的一员干将,其地位并不比自己曾经接触过的张千智低,想不到竟然会在这里出现,而且还是专门来问自己口供。

        刘尚想不到龚十七只是临时领了这么一个差事,他认为既然龚十七都在跑腿核实信息,想必马博事之后的影响已经颇大,海汉上层对此十分重视,才会安排了这等干将来排查线索。刘尚慢慢回想刚才与龚十七的交谈内容,确认自己并未有失言之处,心情才稍稍舒缓了一些。

        既然安全部介入了,那马博犯的事应该就不只是贪污的罪名了。刘尚并不担心落网的马博以受贿之类的罪名咬上自己,钱他虽然收了,但一分一毫都没动过,而且也没有为钱真正答应过马博任何要求。就连马博要求他离开马家庄这件事,也因为阴差阳错遇到曾晓文派给自己的差事,而被彻彻底底地盖了过去。

        当然了,刘尚现在基本可以确认,曾晓文给自己的差事实际上是出于保护的目的,以此让自己暂时离开是非地而已。只是这个措施是曾晓文的意思,还是他上司的意思,刘尚还是尚未可知。从这个措施来看,至少军方并没有对自己产生什么怀疑。

        而安全部的调查,刘尚不敢去多想,除了谨言慎行之外,他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应对举措。好在从龚十七的问询内容来看,安全部对他似乎并无明显恶意,也没有要限制他行动自由的打算,看样子并没有将那封举报信联系到他身上。

        “以后不能再写举报信这种玩意儿了!”刘尚暗暗在心中给自己下了警告。这次还好他事前掩饰做得周全,没有让军方和安全部怀疑到自己头上,但想起来还是十分后怕了。一旦被揪出来,他很难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来说明自己为何能识破那几名锦衣卫探子的真实身份。

        不过接下来马上就要去辽东出差,想来这马家庄的案子也不会再牵扯到自己了,想到这一节,刘尚更是巴不得马上就走,一刻都不想在芝罘岛待下去了。

        此次山东驻军要派去辽东的人手当然不止他一人,哪能随他心意说走便走。除了像刘尚、覃韦这样过去代班的文武官员外,还有一个连的6军要去旅顺补足驻军兵力。此外由摩根率领的医卫团队也将一同赶赴辽东,他们将带去近期采购的大量药材,对原本缺医少药的当地病患就近进行救治,以尽量减少需要送回山东治疗的病号。

        摩根虽然不太懂中医,对于中药材的使用远不及这个时空的大夫,但他对传染病的了解程度却是同行望尘莫及的。他去到辽东的主要任务不是救治病患,而是设法控制住传染渠道,力求阻止当地的疫情蔓延。对于这方面的操作,目前在山东的海汉高官中可就他这么一个专业人士,大伙儿都得听他的安排才行。

        不幸中的万幸,海军主力部队已经南下浙江过冬去了,基本不会受到这次疫情的影响。不过因此少了王汤姆和孙长弥两人,山东这边的高层人手在这样的突状况下的确显得有些吃紧,一些日常管理工作也因为疫情原因而出现停滞。

        正好在这个节骨眼上,马家庄这边又闹出一通事情来,不过指挥部对于陈一鑫指挥下的清剿行动倒是乐见其成,把这些藏在暗处的大明探子挖出来之后,就不用担心在山东占领区最混乱的时候被人趁机捣乱生事了,对本地治安来说肯定是好事一桩。只是军方和安全部都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精力,去处理这起间谍案。

        不过指挥部安排对刘尚的调令倒真是临时举措,如果不是他被派回芝罘岛来,指挥部大概也不会专门将他从马家庄征调回来。这对于刘尚目前的处境而言自然是利大于弊,正好可以将他从间谍案的泥潭里拯救出来。等他从辽东公干结束回来的时候,这案子大概也早就已经结案了。

        但刘尚并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才能借着种种巧合逢凶化吉,一而再再而三地躲过了危机。从意识到自己的力量不可能对海汉国造成太大负面影响的那一天开始,他所有的举动都只是本着趋利避害的原则在行事,但起到的效果的确是乎他的认知。从海南岛到山东,他的好运一直在持续,而且看起来并没有即将中断的迹象。

        1636年一月的某个上午,四艘帆船缓缓驶离芝罘港,向北驶往辽东方向。即便是靠海吃饭的渔民,也不会在当下这种时节顶风冒雪出海,这支船队出海之后,很快便消失在了风雪之中。

        这样的恶劣天气,刘尚当然也没什么心情到甲板上看海景散心,只能和其他人一样,缩在船舱里守着炭炉烤火。虽然身上裹着后勤部门的制式军大衣,但刘尚还是觉得身上不太暖和,留着通风的舷窗刮进来的海风吹到肌肤便如同刀子一般,让人实在难以抵挡。

        (本章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755861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