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402章 反复试探

第1402章 反复试探

        苏峮还有公务在身,匆匆吃过午饭便告辞离开了。刘尚用筷子慢慢刨着碗里的饭粒,却是心事重重没什么胃口。他在北上时对抵达山东后可能遇到的工作困难有一定的思想准备,但的确没想到这里的局面要比自己想象的更为复杂一些。海汉在山东占领区的统治状况远不如福广浙那几处殖民地稳固,与大明之间的关系也要紧张得多,类似南方那种官府与海汉之间保持高度默契的状况,在山东这边基本是不存在的,明里暗里不曾中断过的对峙才是这里的主旋律。

        让刘尚感到烦恼的倒不是海汉与大明之间大大小小的冲突,而是目前的自我身份认知。他清楚自己已经脱离了大明情报机关,现在和以后估计都只能为海汉效力了,但过去的身份总是如附骨之蛆挥之不去,随时都有让他声败名裂的可能。哪怕他想要帮助海汉对付大明的同行,也还是要冒着身份暴露的风险。这次写匿名举报信的确是一时冲动所致,在最终结果出来之前,他这种惴惴不安的心情恐怕都很难得到好转。

        原本以为来山东只是当个宣传干事,每天和自己人打交道就行了,却没想到来到这里之后依然还得重操旧业。刘尚想到此节不禁面露苦笑,心道待马家庄事了之后,自己这好奇心真得好好收一收了,再像这次一样多管闲事,迟早会把自己害死。

        吃过午饭,刘尚本来想在岛上溜达一圈,但他很快便现真如苏峮所说的那样,岛上大半地方都因为疫情被封锁了交通,只允许少数特定人员通行,而像他这样工作关系已被调离此地的人员显然不在此列。刘尚被戴着口罩的卫兵接连拦下两次之后,便也没了走动的兴致,只能悻悻地回到住处。不过此时正是工作时间,营区根本没人,室外又只有零度上下,他也只能缩在屋里闷着。

        刘尚心道早知这放假如此难熬,自己就该申请个别的差事才是,也总好过窝在屋里霉。既然无事可做,干脆明日便折返马家庄,看看那边的情形到底如何了。

        但刘尚可能天生就是个劳碌命,正当他在宿舍里快要昏沉沉睡过去的时候,又有人找上门来了。

        刘尚被敲门声惊醒之后,起身开门一看,来者倒也不是生人,乃是驻军宣传干事覃韦。刘尚被调去马家庄之前,便是与覃韦在进行工作交接。他对此人印象不错,虽是军人却并不粗鲁,待人接物都颇有礼节,想来入伍之前应该是文人出身。

        “听说刘兄从马家庄回来了,故来叨扰,还望刘兄莫怪!”覃韦见着刘尚之后,拱了拱手招呼道。

        覃韦这语气动作明显是像文人多过军人,刘尚很客气地一边寒暄一边将他让进屋里。刘尚知道对方应该没这么空闲,天还没黑就跑来跟自己闲聊,再说双方的关系的确也没亲近到那个地步,对方主动找上门来肯定是有正事要谈。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苏峮还有公务在身,匆匆吃过午饭便告辞离开了。刘尚用筷子慢慢刨着碗里的饭粒,却是心事重重没什么胃口。他在北上时对抵达山东后可能遇到的工作困难有一定的思想准备,但的确没想到这里的局面要比自己想象的更为复杂一些。海汉在山东占领区的统治状况远不如福广浙那几处殖民地稳固,与大明之间的关系也要紧张得多,类似南方那种官府与海汉之间保持高度默契的状况,在山东这边基本是不存在的,明里暗里不曾中断过的对峙才是这里的主旋律。

        让刘尚感到烦恼的倒不是海汉与大明之间大大小小的冲突,而是目前的自我身份认知。他清楚自己已经脱离了大明情报机关,现在和以后估计都只能为海汉效力了,但过去的身份总是如附骨之蛆挥之不去,随时都有让他声败名裂的可能。哪怕他想要帮助海汉对付大明的同行,也还是要冒着身份暴露的风险。这次写匿名举报信的确是一时冲动所致,在最终结果出来之前,他这种惴惴不安的心情恐怕都很难得到好转。

        原本以为来山东只是当个宣传干事,每天和自己人打交道就行了,却没想到来到这里之后依然还得重操旧业。刘尚想到此节不禁面露苦笑,心道待马家庄事了之后,自己这好奇心真得好好收一收了,再像这次一样多管闲事,迟早会把自己害死。

        吃过午饭,刘尚本来想在岛上溜达一圈,但他很快便现真如苏峮所说的那样,岛上大半地方都因为疫情被封锁了交通,只允许少数特定人员通行,而像他这样工作关系已被调离此地的人员显然不在此列。刘尚被戴着口罩的卫兵接连拦下两次之后,便也没了走动的兴致,只能悻悻地回到住处。不过此时正是工作时间,营区根本没人,室外又只有零度上下,他也只能缩在屋里闷着。

        刘尚心道早知这放假如此难熬,自己就该申请个别的差事才是,也总好过窝在屋里霉。既然无事可做,干脆明日便折返马家庄,看看那边的情形到底如何了。

        但刘尚可能天生就是个劳碌命,正当他在宿舍里快要昏沉沉睡过去的时候,又有人找上门来了。

        刘尚被敲门声惊醒之后,起身开门一看,来者倒也不是生人,乃是驻军宣传干事覃韦。刘尚被调去马家庄之前,便是与覃韦在进行工作交接。他对此人印象不错,虽是军人却并不粗鲁,待人接物都颇有礼节,想来入伍之前应该是文人出身。

        “听说刘兄从马家庄回来了,故来叨扰,还望刘兄莫怪!”覃韦见着刘尚之后,拱了拱手招呼道。

        覃韦这语气动作明显是像文人多过军人,刘尚很客气地一边寒暄一边将他让进屋里。刘尚知道对方应该没这么空闲,天还没黑就跑来跟自己闲聊,再说双方的关系的确也没亲近到那个地步,对方主动找上门来肯定是有正事要谈。苏峮还有公务在身,匆匆吃过午饭便告辞离开了。刘尚用筷子慢慢刨着碗里的饭粒,却是心事重重没什么胃口。他在北上时对抵达山东后可能遇到的工作困难有一定的思想准备,但的确没想到这里的局面要比自己想象的更为复杂一些。海汉在山东占领区的统治状况远不如福广浙那几处殖民地稳固,与大明之间的关系也要紧张得多,类似南方那种官府与海汉之间保持高度默契的状况,在山东这边基本是不存在的,明里暗里不曾中断过的对峙才是这里的主旋律。

        让刘尚感到烦恼的倒不是海汉与大明之间大大小小的冲突,而是目前的自我身份认知。他清楚自己已经脱离了大明情报机关,现在和以后估计都只能为海汉效力了,但过去的身份总是如附骨之蛆挥之不去,随时都有让他声败名裂的可能。哪怕他想要帮助海汉对付大明的同行,也还是要冒着身份暴露的风险。这次写匿名举报信的确是一时冲动所致,在最终结果出来之前,他这种惴惴不安的心情恐怕都很难得到好转。

        原本以为来山东只是当个宣传干事,每天和自己人打交道就行了,却没想到来到这里之后依然还得重操旧业。刘尚想到此节不禁面露苦笑,心道待马家庄事了之后,自己这好奇心真得好好收一收了,再像这次一样多管闲事,迟早会把自己害死。

        吃过午饭,刘尚本来想在岛上溜达一圈,但他很快便现真如苏峮所说的那样,岛上大半地方都因为疫情被封锁了交通,只允许少数特定人员通行,而像他这样工作关系已被调离此地的人员显然不在此列。刘尚被戴着口罩的卫兵接连拦下两次之后,便也没了走动的兴致,只能悻悻地回到住处。不过此时正是工作时间,营区根本没人,室外又只有零度上下,他也只能缩在屋里闷着。

        刘尚心道早知这放假如此难熬,自己就该申请个别的差事才是,也总好过窝在屋里霉。既然无事可做,干脆明日便折返马家庄,看看那边的情形到底如何了。

        但刘尚可能天生就是个劳碌命,正当他在宿舍里快要昏沉沉睡过去的时候,又有人找上门来了。

        刘尚被敲门声惊醒之后,起身开门一看,来者倒也不是生人,乃是驻军宣传干事覃韦。刘尚被调去马家庄之前,便是与覃韦在进行工作交接。他对此人印象不错,虽是军人却并不粗鲁,待人接物都颇有礼节,想来入伍之前应该是文人出身。

        “听说刘兄从马家庄回来了,故来叨扰,还望刘兄莫怪!”覃韦见着刘尚之后,拱了拱手招呼道。

        覃韦这语气动作明显是像文人多过军人,刘尚很客气地一边寒暄一边将他让进屋里。刘尚知道对方应该没这么空闲,天还没黑就跑来跟自己闲聊,再说双方的关系的确也没亲近到那个地步,对方主动找上门来肯定是有正事要谈。苏峮还有公务在身,匆匆吃过午饭便告辞离开了。刘尚用筷子慢慢刨着碗里的饭粒,却是心事重重没什么胃口。他在北上时对抵达山东后可能遇到的工作困难有一定的思想准备,但的确没想到这里的局面要比自己想象的更为复杂一些。海汉在山东占领区的统治状况远不如福广浙那几处殖民地稳固,与大明之间的关系也要紧张得多,类似南方那种官府与海汉之间保持高度默契的状况,在山东这边基本是不存在的,明里暗里不曾中断过的对峙才是这里的主旋律。

        让刘尚感到烦恼的倒不是海汉与大明之间大大小小的冲突,而是目前的自我身份认知。他清楚自己已经脱离了大明情报机关,现在和以后估计都只能为海汉效力了,但过去的身份总是如附骨之蛆挥之不去,随时都有让他声败名裂的可能。哪怕他想要帮助海汉对付大明的同行,也还是要冒着身份暴露的风险。这次写匿名举报信的确是一时冲动所致,在最终结果出来之前,他这种惴惴不安的心情恐怕都很难得到好转。

        原本以为来山东只是当个宣传干事,每天和自己人打交道就行了,却没想到来到这里之后依然还得重操旧业。刘尚想到此节不禁面露苦笑,心道待马家庄事了之后,自己这好奇心真得好好收一收了,再像这次一样多管闲事,迟早会把自己害死。

        吃过午饭,刘尚本来想在岛上溜达一圈,但他很快便现真如苏峮所说的那样,岛上大半地方都因为疫情被封锁了交通,只允许少数特定人员通行,而像他这样工作关系已被调离此地的人员显然不在此列。刘尚被戴着口罩的卫兵接连拦下两次之后,便也没了走动的兴致,只能悻悻地回到住处。不过此时正是工作时间,营区根本没人,室外又只有零度上下,他也只能缩在屋里闷着。

        刘尚心道早知这放假如此难熬,自己就该申请个别的差事才是,也总好过窝在屋里霉。既然无事可做,干脆明日便折返马家庄,看看那边的情形到底如何了。

        但刘尚可能天生就是个劳碌命,正当他在宿舍里快要昏沉沉睡过去的时候,又有人找上门来了。

        刘尚被敲门声惊醒之后,起身开门一看,来者倒也不是生人,乃是驻军宣传干事覃韦。刘尚被调去马家庄之前,便是与覃韦在进行工作交接。他对此人印象不错,虽是军人却并不粗鲁,待人接物都颇有礼节,想来入伍之前应该是文人出身。

        “听说刘兄从马家庄回来了,故来叨扰,还望刘兄莫怪!”覃韦见着刘尚之后,拱了拱手招呼道。

        (本章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1755860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